69中文网 > 弈刃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冲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冲突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媛儿的父亲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拉着张媛儿就离开了。看来是有什么误解,杜风想要跟上去,却被张媛儿父亲的随从给拦了下来。

    随从伸出一只手臂,将杜风的去路拦住:“这位公子,我家老爷早已经警告过你了,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子三十出头的年纪,身材挺拔,手臂结实有力。杜风能从他身上隐隐的感受到灵力波动,应该是一个修士,而且此人的修为应该在自己之上。

    “好啊。”杜风后退两步,摊开手说到。

    见杜风竟然如此干脆,那人有些惊讶,但也是仅仅迟疑了一瞬,便转身跟了上去。

    杜风自然要干脆点,难不成还痴情的冲上去,他可没那么入戏。只是可怜了张媛儿对张映雪的一片真心,她应该还不知道张映雪已经不在了吧。

    或许她知道,也正准备去接受这个事实,可就在这时,杜风闯了进来。这个自称是张映雪的男人,再次给了她希望,即使让人难以相信。

    杜风开始有些担心,当自己告诉她,自己不是张映雪,而是夺舍了张映雪肉身的杜风的时候,一切会怎样?

    杜风摇摇头,刚一转身,正好碰上走过来的王兆唐。显然,这个家伙是过来说风凉话的。王兆唐看着杜风,轻蔑的说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自己那副德行,你配得上张丞相的女儿?”

    “哈哈,笑话。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杜风大笑,愈笑愈发狠意,他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的说到:“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善恶有报,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我都给你记着呢。”

    “小子,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你记得又怎么了,你能拿我怎样?”王兆唐觉得好笑极了,“你个自不量力的家伙,看来真是不怕死。”

    说着,王兆唐一拳向杜风的胸口打去。王兆唐出身将门,从小习武,身体强健。他全力打出的一拳,就算是练家子也有所忌惮,更别说是弱不禁风的张映雪了。

    可是,他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张映雪!

    王兆唐全力的一击,被杜风轻松化解,他大吃一惊,想要收回拳头,却被杜风的手牢牢捉住。

    杜风轻哼,摇摇头,凑到王兆唐耳边,一字一句的说:“小子,要不是你身后的那个人,我早灭了你了。你真以为这么多人对你言听计从,是怕你,或尊重你?”

    “怎么!单挑啊!”王兆唐被杜风的话彻底激怒,一把推在杜风身上,指着杜风的鼻子大吼。

    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也有少部分想要劝架,却不敢上前。杜风冷冷的看着王兆唐,没做任何过激的反应,在他看来,王兆唐不过是一个四肢发达,爱欺负人,自大的莽夫罢了。

    小胖也站在一旁,手里抄着一个棍子,只要杜风一句话,随时冲上去。但是杜风还真的没有要打的意思,有那个人的存在,加上众目睽睽,自己今天绝对是伤不了他的。而且,经过今天这么一试,杜风突然觉得王兆唐不是杀人凶手了。

    一个杀人凶手,看到自己杀过的人完好的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能冷静不露出破绽,那么杀人凶手一定有很高的心智。

    而很高的心智,王兆唐很显然是没有的。他一直在很明确的表达厌恶自己,排斥自己,甚至要大打出手。这都不是一个杀人凶手应该变现出来的,最起码不会这么快,现在杀人凶手应该做的,是试探。

    “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先生的怒吼传来。人群立马散去,只留下王兆唐和杜风,小胖三人。一顿训斥和板子是少不了的,还有抄书大餐。

    并且,杜风和小胖还得到了先生的青睐,特别布置了‘罚站任务’。

    ‘光荣’的站在书院贤者碑下,杜风挺胸抬头,还不断地指导小胖的姿势。不少学生特意过来看他们,或指指点点,或捂嘴偷笑。

    先生见了这么两个厚脸皮的学生,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一直到太阳落山,围观来往的人逐渐变少,夕阳的余晖照在广场,洒在他们两个身上,真能做一幅画了。不过这幅画的名字,应该不会多好听。

    这时,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走了过来,到杜风的跟前,就是一巴掌。杜风冷不丁的挨这么一下子,还觉得有些好笑。因为这个老爷子他认识,正是那天在后院追着他跑的那个。

    杜风弯下腰,笑眯眯的说到:“老先生,您怎么也来了呢?不是什么大事,还至于您动气吗?打我这种小事,让别的先生来做就行啦。”

    老先生冷哼一声,没有理会贱兮兮的杜风,他看了看小胖,又看了看杜风,在看向小胖,严厉的说到:“你小子,怎么就不学好,跟着映雪胡闹!”

    杜风还想贫嘴,却被老先生给瞪了回去。老先生话不多说,把杜风和小胖带走了。老爷子在书院地位应该挺高,既然老爷子要自己跟着,杜风当然愿意,还有了免去罚站的理由。

    来到门前,老爷子让小胖留在外面,只带着杜风进了屋内。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杜风,一个劲儿的叹气摇头。

    终于,老爷子还是语重心长的跟杜风说:“映雪啊,听我一句劝,别再跟张家和王家纠扯上什么关系了。把心思放在读书上面,行吗?”

    杜风努努嘴,有些不以为然,反问到:“读书?然后考取功名,做官啊?我没兴趣。”

    “映雪!”老爷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重重的喘了两口气,态度转而温和了很多,“映雪,我知道你父亲的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是,好男儿就要勤勉好学,将来考取功名,做国之栋梁。你父亲把你送来这里,也是想看到你有出息啊。”

    嗯?这里面有故事啊。细细分辨,老先生这话里的信息量好多,这张映雪的身世应该不错,应该是家中突生变故,才落得处处受人欺负。

    还有,听老先生这话,张映雪的父亲多半也是他的学生。再联想到老爷子在书院的地位和他的年纪,难道说,他就是张博?那张映雪岂不是老爷子的得意门生?那张映雪岂不就是张博的‘爱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