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弈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探情

第一百八十一章 探情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媛儿,媛儿?”

    听到父亲的声音,张媛儿急忙脱掉鞋子,在床上躺了下来。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张丞相走进了屋内,轻声的带上门之后,来到女儿的床边坐下。

    看了看桌子上已经放凉了的药,张丞相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到:“媛儿,良药苦口,吃了药,病才能好啊。”

    “太苦了,我不要喝。”张媛儿嘟着嘴,跟父亲撒娇的说到。

    张丞相微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一脸的宠溺。张丞相夫人早逝,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除了朝政,自己的一切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

    “那也要吃,你生了病,你自己受罪,爹也着实心疼。”张丞相帮张媛儿盖了盖被子,继续说到,“今日朝后,燕王问起了你的情况,知道你生病之后,立马请国师前来给你看看。”

    “啊?国师?”张媛儿被吓了一跳,国师要给自己看?这还了得,不都露馅了吗?那天回来之后,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假装晕倒骗了父亲,免不了一顿重罚。

    田郎中是老熟人了,一些银子就收买了,可这国师是不是个实诚人就不知道了啊。

    张媛儿连连摇头,说不用了。可是张丞相告诉她说,这是王令,不可忤逆,而且国师的轿子差不多也要到了。听父亲这么说,张媛儿也没办法,只能和父亲在这里乖乖的等着国师大驾了。说真的,这个新来的国师,张媛儿还没见过。

    应该是个穿着道袍的长胡子老头吧,对,应该似的,张媛儿想。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下人来报,说国师的轿子到了。张丞相整理了一些衣冠,便出门迎接了。张媛儿在床上躺着,苦思对策,可直到国师进来,也没想出个结果。

    有屏风挡着,张媛儿看不到国师的样子和穿着。不过听国师和父亲的对话,张媛儿判断,国师应该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这个她当初的猜想也是符合的。

    处于礼教,国师只对张媛儿做了悬丝诊脉。奇怪的是,国师诊脉开始到结束,很长的时间内,一个字都没有说,气氛突然安静的可怕起来。

    张丞相见状况不妙,心中无比担忧,但又不敢去打扰国师思考,只能干着急。随后,国师把张丞相叫了出去,说了几句之后,国师又自己一个人进来了。

    国师靠近屏风,停了下来。张媛儿依旧看不到国师的样子,她心中也泛起了嘀咕,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自己吃错药,真吃出问题来了?这么凝住,难道命不久矣?

    国师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张媛儿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严重,越想越害怕。

    “装病好玩吗?”

    突然,一个声音从张媛儿的脑子里响了起来。国师说话了?可是,怎么感觉怪怪的?张媛儿稍稍抬起头,东看看,西瞅瞅。

    “别看了,就是我。在信里说的那么严重,现在一看,脉象平稳,什么事儿都没有嘛。”

    声音再次响起,张媛儿也终于想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这个,不是映雪的声音吗?而且,他说的信,不就是自己托人交给映雪的信吗?

    张媛儿兴奋的立马做了起来,说到:“你是映……”

    “贫道不是你说的那个人。”那人紧忙打断了他,“还有,生了病就老老实实的躺着,演都演的不像。”

    如果不是后半句,被国师打断之后,张媛儿或许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但是一听后面话的语气,分明就是映雪!

    张媛儿就要穿上鞋跑出了,这可把杜风吓了一跳,怎么着也在你家啊,矜持点行不行。杜风紧忙在此用神识说到:“站住!快躺下!你干嘛你?要穿帮了!”

    “你怎么成了国师了?”张媛儿一听杜风这么说,只好乖乖的躺了回去,小声的问到。

    杜风没有回答,而是嫌弃的说到:“不用你管,好了,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

    张媛儿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映雪已经不再屋子里了。她将半个身子探了出去,看到映雪又和父亲聊了一些什么,两人便离开了。

    虽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张媛儿依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张媛儿在床上兴奋的打着滚儿,真想尖叫两声,但是处于礼教,还是忍住了。

    杜风坐在轿内,突然有些后悔了,是不是这次不应该过来,本来跟潇湘解释说自己和她是清白的。可无端端的,自己凑过来演了这么一出戏码,真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还有七天,七天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应该来不及发生什么的,只要今后不再创造这样的误会。杜风一个劲儿的否认着什么,也不停的暗示着自己,只是张映雪和她有关系。

    “主人,您真的不能再用铭文刀的力量了。”老冬瓜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凑到杜风的耳边,担心的说到。

    “好,我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了。”杜风明白老冬瓜的担忧,点点头答应了他。现在杜风的修为仅是凝气九层,如果不借助铭文刀,是不可能使用出神识传音的。

    这次时间较短,又没有打斗,所以对杜风根基的损伤并不是很大。但也不代表可以忽视,杜风根基已经受到重创,容不得大意,所以才产生了老冬瓜的担忧。

    到了夜里,杜风和小胖再次回到了寺庙。本体去给张媛儿看病,分身也没闲着,这一次,杜风又去城中打探了一番,真还让杜风查到了点东西。

    杜风来到偏殿,卫亭正躺在席子上呼呼大睡,旁边还有一半吃剩下的馒头。杜风上去把他叫醒,卫亭一看是杜风,又乱叫起来,在屋子到处跑。

    “我在后院捡到了一个东西,你看是不是你的。”说着,杜风把卫亭的身份牌拿了出来,举在半空。

    卫亭拿过牌子,放在口中要了两下,傻呵呵的丢在了一边。

    杜风轻笑,看了一眼被丢在墙角的牌子,说到:“师叔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东西吗?是讨厌牌子,还是讨厌思贤书院。”

    卫亭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整个人都愣在当场。可几瞬之后,卫亭又傻呵呵的笑了起来,转身就要跑出屋去。

    杜风也提高了声音,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放在地上,说到:“这是我去寺庙后面的悬崖下面捡上来的东西,师叔不要看一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