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55)

源远流长(55)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时羽千尊踏步而出,问道:“千古,刚刚所施展的是甚麽妖法?我想知道。”羽千泷问道:“你想学?”羽千尊摇头道:“你已败一次,再败一次,你会失去作我对手的资格。”羽千泷哼声笑道:“那重要吗?”羽千尊冷声道:“你我今日亦该了断。”羽千泷摇头道:“我今日的对手不是你,是咱们父亲兼爷爷,杀了他,我才有兴趣与你一战。上次,我是让着你的,哥哥。哈哈哈、、、、”短暂的谈话,暴露出令杀手诧异的称呼,看来军中的传闻是真的。只不过相对于杀手来说,双亲都能杀,人伦又算得了甚麽?羽千尊哼哼冷笑道:“你变了,变得有感情,来吧,我俩一起干掉这个人。”言语间,但见羽千尊腰间剑光一闪,伴随着羽千骨身首异处,众人才瞧得明白,那是一柄水寒剑,所不同的是,这是刃宗水寒剑中唯一一柄软剑。伴随着羽千虹与羽千叶等众的惊呼声,平日高高在上的师尊就这麽被羽千尊杀了。羽千尊冷笑数声,转身向千字辈众人问道:“如何?剑法还不错吧?”众人闻言霎时清醒过来,崇高虽减,但尊崇依旧,千字辈众弟子顿一拥而上。御留香眼疾手快,天罪之刃横空而出,巨大威能震撼天地,将一众人的内力以无可匹敌的真气尽数卸去。但听得御留香冷声喝道:“谁敢搅局,就送他去九泉之下看爷爷。”

    一众人慑于天罪之刃,一时并没动弹。或者说从内心上,师尊死便死了他们想看看,备受师尊溺爱的羽千古与勤修苦练的羽千尊究竟谁更胜一筹。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白教之内,这才是唯一能够激起众人欲望的事情。

    羽千尊缓步走到场中,羽千泷取下背上的剑匣,苍雪剑再度上手,肃穆之间,即是生死之决。此时的羽千尊已预感到了自己的失败,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白教之中的佼佼者,虽不如羽千古,至少该是第二。然而,从他刚刚知晓白教十宗,他恍然才发觉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师尊何等睿智?本部千余人人不过白教其中之一罢了,这才是羽千尊动怒施杀手的原因。羽千尊转身拾起羽千骨的头颅,一番拨弄果然是人皮面具。羽千尊不由哈哈冷笑道:“师尊,你真是用心良苦!”羽千泷瞧在眼里亦暗暗放下心来,就知道他不会这麽轻易就死。

    羽千尊不再犹豫,沉声说道:“看看是你的一式留神厉害,还是我的万川烟逝厉害。”说话间,羽千尊从随意到沉淀,冷静,只是转瞬,瞧得围观之众心惊不已。这份心境内蕴当是化境方显神通,难怪能够击败羽千古。羽千泷此时内蕴全无,一身清丽的薄绵衫,再套个白丝外衫,柔美之态风靡万千,便似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唯一不同的是拿剑手法娴熟。在场的每一个杀手皆是从死人堆里摸爬滚打方能活到今日,追求至高武学进境便成了他们唯一的乐趣。所不同的是,羽千古似乎找到了一个好靠山。

    伴随着二人真气的缓缓催动,场间瞬间夹杂着一股女子脂粉香气的气味。香而不浓,淡而不失色,精致至极。众目睽睽下,二人静心以开,催动真气方圆流动,谁能将真气操纵的更远,内力运导得更精准,都将影响到出剑的气韵。瞧得出,羽千尊心高气傲,真气内敛,内力外放,走的是巧劲。羽千泷真气柔中納气,缓缓转化羽千尊的真气,走的是均势,则剑未出,气韵之下已成势均力敌之势。

    此刻最关注对决的莫过于千字辈诸众,所谓阴阳同体,只是拥有男女的特征,内在在于羽千古与冥花流北宗四奇观中的路芊红一样,一体四肾,多余的器官只能通过残忍切除方能不影响人体正常运转,百胎中才能成就一胎。于此,再以玄天内功为根基,运用禁忌之法得以打通任督二脉,成就不世奇功。一体四肾,以足少阴肾经发功,纵使奇才异骨亦难抵挡。而羽千尊阴阳同体之外,一体双肝,足厥阴肝经异于常人,两个异类究竟谁更胜一筹,颇令人期待。

    随着二人不住催动真气,方圆三丈之内劲气勃发,激烈相持,一时难分上下。但在御留香与羽千骨眼里,一体双肝较的是耐力,一体四肾较的是疏散自如,二者各有千秋。除了先天的异禀和后天的修炼,其根本仍在修心养性上,这一点羽千尊较羽千泷要差上一筹,此时的羽千尊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故而再次催动真气意图以深厚的内力去压制羽千古的起剑势。这一切羽千泷皆瞧在眼里,当即闭目以待,并提气催元,不让羽千尊压上来,毕竟阴阳宝典下卷她刚刚修习个大概,也不敢大肆吸纳羽千尊的真气和内力。眼见压制无用,羽千泷始终保持在平衡势道上,不急不躁。羽千尊嘴角暗暗一笑,水寒剑陡然出鞘,寒光闪动中剑势突然倍增,寒锋起划,庞大的剑势陡然压向羽千泷。便在羽千尊拔剑之刻,羽千泷亦随剑进势,两股庞大的真气似水乳交融,冷热浪击,嘶嘶不绝。此刻靠的便是谁先压制,谁先出手。羽千尊陡然加持的内力让羽千泷有些吃力,毕竟内伤初愈。转念间她已催动心法吸纳,化解中和羽千尊的压力。羽千尊眼见自己瞬间的优势将失,水寒剑陡然震动,身影如梭,化作万千人影袭向羽千泷。这瞬间的变动羽千泷虽有不及,但旨在沉稳,是以当羽千尊出手的那一刻,苍雪剑如电光闪出,一道白光如皓雪当空在身前划出道道真气。围观众人只见两人陡然相扑而上,磅礴的剑势震慑方圆,一个万马奔腾,一个如蛟龙出渊,看似万一之决,实则是这世间最高深的武功。

    随着二人身形交错,不及抵消的内力随着真气迸裂四方,势道依旧骇人,围观之众尚有数人未及时防备当场血肉横飞,皆吓得齐退开三丈之远。肉体凡胎,如此神韵,如此威能,不愧为杀手黑榜第一人。

    场中。当劲风散去,二人身形错开一丈有余。所谓一式留神,所谓万川烟逝,在场之中许多人没瞧出名堂。御留香瞧得出,羽千泷稳重求胜并无不妥,终究太过保守,且上了羽千尊的当。羽千尊并非仓促出剑,而是蓄谋已久,他看透了羽千泷一式留神的破绽。所谓一式留神,一招一剑,一式瞬发,靠的便是内力和速度的压制。而羽千尊的万川烟逝确如其名,真气如百川流动,组成一道道屏障来消耗一式留神的剑势和速度。如此应对虽是普通,但要做到心如止水,万川齐发,以及不影响最终势的发动,相互之间的契合,没有成百上千次的修习不可能做到。

    身形交错的的两人默然当场,竭力压制体内真气汹涌。这一场对决虽只不到盏茶时间,但对人体真气与内力的消耗极大。剑势相持越久,所承受的威能越大,二人的起剑势早已超过人体所承受的极限。片刻后,羽千尊当先呕出一片血雾,颓然倒下,羽千泷稍慢顷刻,亦随后尘。汹涌的血雾直喷出丈余远,御留香与羽千叶同时抢出,此时若无外力疏导解压,二人必将当场毙命。

    一招过后,围观的诸多杀手头一次对这二人抱以异样的目光,原来一个人的武功还能达到如此境地!这一战让诸众突然才发觉,再如何勤加修炼,如果方法本身都不对,那一切皆是枉然。作为杀手,一招毙命是最好的方式,习其一点而透全局,竟可节省时光,亦能达到目的。但对决的二人展现的是真气,内力,剑势,剑,乃至人本身的平衡点,从而达到一式万钧的不败之招。不从于任何一点,进而达到人物合一,通变万化之道,那才是武者一生梦寐已求的化境。

    当羽千泷与羽千尊再度站起身来,羽千尊虽脸色苍白,却咧嘴笑道:“好弟弟,下次再战。”羽千泷靠在御留香身上,虚弱应道:“我败了。”羽千尊哼哼冷笑,说道:“一式留神并非招式,而是万化之境,我想得没错。”羽千泷道:“你看透了我,但对我来说并无意义,没有理由的杀戮是这世间最寂寞的宣泄。”羽千尊冷笑道:“动感情的你,似乎更有韵味了,我都有些情不自禁了,哼哼哼、、、”

    这一战,二人战至平局,御留香对羽千尊不由高看一眼,羽千泷一败一平并非没有原因。这些个怪胎早已超出人体的极限,不可以平常心待之。御留香扫视诸众一眼,天罪之刃在他手臂上缓缓转动,巨大的剑刃在他手中如若玩物,瞧来至少有三百斤不止。在场诸众均知其离去之意,两军交战不派贴,不派使者,堂而皇之而来,即便御留香声名赫赫,诸多杀手亦不愿失了这一份骨气。御留香瞧得诸众猩红的目光,亦战意轰隆,此等大战可遇不可求,杀起来那才叫过瘾。断九泉瞧得御留香的气息不对,劝道:“疯子,不可恋战。”御留香似是没听见,突然沉甸甸的冷笑起来,闻者皆为之一颤。只听御留香阴笑说道:“这麽多人一起打,这辈子都没遇见过。来吧,来吧,都来杀我吧,我不会还手的,来吧!来吧!来吧!”三声来吧,一声又一声沉闷和阴森,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压抑感,狂态尽显。杀戮的人碰到杀戮的人,牵一发而动全身,长离无恨在阵后已知不妙,以这种方式开头,纵横派的犀利手段,清白兰君运用得游刃有余。长离无恨亦知此时唯有一战,当下策令取内围外御,中军备战随时准备攻击武道的任何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