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人过是非(8)

人过是非(8)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行人马不停蹄东行,路上儒门延期追剿令已然传遍南北,所见的江湖人士都有一丝谨慎。冥王便是御留香,几十年过去恩怨再起,人人想到的不是复仇,而是复仇所带来的巨大伤亡。一些不利于御留香的留言开始传颂,今天一行人在这里杀了几人,明日在哪里又杀了几人,好似自己亲眼所见一般。张少英明白,这正是山雨欲来的前兆。一行人赶了十一日路终于赶到仙侠山武林正宫,六宗驻事昭阳会泽,皇甫依,齐嫣然,宇文杰,徐德厚,曹九公等排阵迎接。张少英并未与众人客气,而是从随行马车上请下三人来,正是儒门恶儒颜无上,禅宗罪佛无垢和尚,无道徐祖陵。皇甫依等瞧得张少英如此阵仗无不暗暗心惊,这三人虽有冤屈终究非世俗所能接受。武林正宫乃侠义之枢纽,若让这三人进宫,悼碑之前,所牺牲之英烈又将处于何地?禅宗罪佛之名,只是江湖上在正与邪之间的一个称呼,后来三人更合称为三凶刽手。九年前灵云寺四十八名僧人暗中私通强盗,奸淫掳掠,屡教不改,无垢和尚忍无可忍代佛行凶灭了灵云寺满门,成为禅宗一大公案。当年由于朝廷鼓励,武林盟求情,江湖舆论以支持者多,禅宗又不愿折了无垢向佛之心,但终究违反寺规,禅宗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过去。无垢事后自知罪孽深重,自此便隐居灵云寺,从未下过山,不想今日竟然被张少英请了来。

    至于无道徐祖陵,与无垢和尚际遇几乎相同,登天观道士以求仙之名招摇撞骗,愚弄百姓,暗杀无辜数百人之巨苦无没有罪证,甚至杀了官军,徐祖陵代天行道将登天观六十七名道士诛杀,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大案。由于后来官府的介入找到证据,因其惩处的是大凶之人朝廷没有追究,亦无表彰。但因违反道家门规,其自此在登天观足不出户。近十年来不乏名家欲为三人正名,最后终因三人不愿出户而作罢。诸宗驻事不得不佩服张少英之手段,却不知张少英请三人是何用意,三人又是如何被张少英请下山?现在面临的是这三人究竟入不入得宫门,花易玄外出不在,武林正宫以皇甫依为首,但张少英乃武林盟名誉副盟主,他竟归来自当以其为主。张少英并未询问众人意见,众人素知纵横派识术之利害,均暗暗猜测张少英用意。

    张少英将一行人请到侠公殿即开堂议事,并特意请了武林盟诸派驻事。张少英如此大动作反而让诸宗有所保留,均欲一睹张少英如何作为。何况其为副盟主,众人即便觉得不妥亦无法阻拦。待武林盟数百众熙熙攘攘的行大礼之后,张少英落座应声说道:“佛曰,放下屠刀亦能成佛,儒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道曰改过从善,功德无量。今日本尊请了三凶刽手来此,便欲以此为题让诸位指点一二。”张少英此言一出,殿中各派诸事皆面面相觑,副盟主这冷不丁的开辩论会是何用意?大伙可一点准备也没有,七宗定侠刚刚打下基础,可乱不得。三凶刽手虽说有功,终究不容于礼法,世人褒贬不一,难以定论,否则三教礼法森严,怎容三人苟且至今?

    灵山派诸事当先问道:“盟主今日所虑便是为这三人平反吗?”张少英问道:“如此不妥是吗?”灵山派驻事道:“正是,褒贬之下皆为不妥,不如不定义,让天下人,让本身尚有一处立足之地。”张少英沉声说道:“三位肯随我下山即为心中所定。不清不楚,乃是非公断吗?武林盟尚为武林至尊之公理便说不出对错吗?”灵山派驻事应道:“以理断之,逆伦之恶当有天谴,替天行道虽人心所向,亦非法理能容。理法之辨由来已久,今日我等何须再起争执。于理三人当赦,与法三人当偿命。所谓明人不言暗语,朝武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是法外开恩,盟主何故多生事端?张副盟主,属下失言了。”说罢,灵山派驻事躬身致歉。

    张少英微微欠身回应,说道:“是非法理自有公断,三凶刽手当真为法外之地吗?”灵山派驻事一时语塞,亦不愿独自一人与副盟主辩论,一为失礼,二为自身着想。见灵山派哑口,剑湖派驻事上前说道:“张副盟主所言不错,三凶虽行凶杀人,终为除暴安良之善举。朝武这麽多年都未曾提及一句确乃法外之地也。然武林盟侠义之下随意杀戮,虽有禀报官府,又与三凶结果有何不同?事与人言,亦在知与不知,说与不说之间。”剑湖派驻事所言武林盟各派驻事均清楚,陈坦秋曾与各派议过此事结果是有理不扬,为恶不究,让其自消于天地。以陈坦秋在江湖上的影响力,这便是结果,无可争论。武道诸宗各派驻事并没有参与发言,他们更想看看张少英谋划为何,如今诸宗对其是满满的戒备不敢掉以轻心。

    张少英道:“混沌是非天下亦可容,为何便不许杀手迷途知返,以今日计,明门聚集者近万众。难道武林盟要将这上万人都抓来举行一个砍头竞技仪式吗?”张少英语一出,诸众皆惊。这才多久才便愈万人,如此处置起来怕是棘手。杀手一行自五代以来鼎盛不衰,泱泱数十万众,聚集万把人张少英当所言非虚。但以实际论,若是三人百人尚可,这愈万人的处置一个不好便是天大的麻烦。上万众的恩怨牵扯足以将这个天下撕碎。自古杀人者偿命,黑榜虽是组织者,但受害家属对杀手从不会有同情心。张少英逆势行事势必得罪天下人,虽说纵横派有这样的本钱。这一切事宜若非花易玄刻意调和,加之武林盟各大门派认知有识,侠义之风盛行,恐怕张少英这个武林盟副盟主虚位都难以挂上。

    花易玄乃陈坦秋衣钵武林盟各大门派始终认可其为人,若论张少英武林盟包括诸宗都有异言,裙带关系观念甚深。各大门派皆乃一方枭雄,凭着各自的能力闯出一片天下,岂轮得到对张少英躬身请礼?所谓行情如此,也只有诸宗从大局之下才发现他张少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纵横派究竟想作甚麽。

    皇甫依心思流转,稍微挺动了一下呼吸,诸宗驻事便各自会意。诸宗一行人一年来参与武林盟事务,用心之下都成为知交好友,知皇甫依担忧张少英拿禅宗驻事昭阳会泽开口。仙宗驻事齐嫣然即声应道:“副盟主要为改过杀手正名,但武林盟秉承侠义至上,恩怨分明之国策。乃至于人言,三凶刽手当自尽以谢天下。”齐嫣然生性严肃,平日甚少欢笑,却往往语出惊人切中要点。若以罪论,天理国法自有宋刑统,三人即便惩恶扬善,但屠戮甚重,判流放亦不为过,若如此与死又有何区别?三人各自受人伦这麽多年早已身心疲惫,一个不好三人自尽谢罪便是顷刻之事。以朝武大战以来论之伤亡十万计,又何曾有过国法?只不过现实论之,这便是法理与现实之差距,不可作为台面上的议题。张少英微微一笑,似是早已料到,应道:“三凶自尽便能结束善恶之行吗?若能正得改过之行,逼死三凶之恶名张少英接下便是。”张少英此话一出,诸宗皆感无奈,这简直就是无赖,清白兰君的名头当真名不符实。他终究是纵横派培养起立的门户,此时位高权重却也可随时废掉,纵横门,明门皆如此类教。

    齐嫣然应道:“一个论透的议题再议亦是枉然。不错,仙宗也行曾差遣过杀手组织行不法之事,恐怕诸宗亦不例外,如今,这一切均由诸宗笔录计入藏书阁以正改过之心,从此与杀手组织一刀两断。五道七宗皆乃武林盟之部属,尊上位居上司,如此,是否诸宗的陈年旧账也要再议一番?”齐嫣然将这些秘密当场说出来,众人虽知内情,终究不太光彩,若要追究起来,善恶之分,罪名之下不免又一番争论。张少英识趣的并未接引这个话题,沉声问道:“如此说来,诸位是不同意此举了?”隐宗驻事曹九公叹道:“世事浑浊,当该虚章导流。武林盟清圣侠义之地岂能向罪恶低头?若是几人到罢了,这数以万计的恩怨,张副盟主可问问那些受害者的家属答不答应。”

    张少英道:“如此说来,至极大道乃为不可鉴也之境地了?”张少英一语将口问死,齐嫣然纵使心性极强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一个不好祸从口出。忐忑间,昭阳会泽上前合十,应声说道:“阿弥陀佛,张施主所为小僧感佩,万恶始源皆在于心魔。佛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黑榜盛及数十万众,这万余人不正应虚章导流之大势,其造福大业?然以实论,是非善恶非我等能定,自有国法所依,民心所向。张施主若能应得天下人,武林盟又何足道哉!。”张少英应道:“这又有何难?二月之后尘埃落定,皇帝一道圣旨大赦天下,充以黑榜金库抚恤家属,当能告慰亡者生灵。”张少英一言竟出,诸众再度震惊,以纵横派的能力,朝廷应该不会拒绝。只是如此一来,皇权免罪,公平何在?天下何平?这一刻各宗驻事对张少英有了抵触情绪,武林盟行事光明磊落,张少英身上全是权谋算计,难以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