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连环夜战(3)

连环夜战(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唐朝以来,武林中先后崛起了七大宗派,号为武道七宗Δ』8Δ1中文』Δ网ww w. 81zw.com这些宗派势力庞大,以武立宗,直接影响着武林格局如今武林中禅宗,冥宗,仙宗,药宗,器宗,隐宗六宗俱盛尤以禅宗最长,除此六宗外本还有一刃宗,即是剑刀城只是因卷入晚唐朝政,已是衰败,剩下的六宗则是凭着各自势力保存下来其中仙冥两宗较少卷入纷争,故其势力乃仅次于禅宗之外的另两大宗冥宗神出鬼没,仅是慕秋白,仲柯二人便已不可小窥仙宗虽遭逢重创,但仙宗无论先前今来皆因人力较少,要恢复亦不难只因仙宗门选取门人极为严厉,且不会如别的门派开门招贤纳士,故凡能出门的弟子皆是武功极高的人物刚刚慕秋白一众趁乱拿住张少英时,小云四女只动了两人,一招二人连击便将那灰袍人击伤仙宗虽小,却不可小窥剩下的三宗则较弱些,器宗常起常落,已分为天地两宗天宗归附朝廷,地宗则震慑于官场,已是隐匿两宗分裂之后,元气大损,以至天宗需依靠朝廷的力量,才能造出上好的机关术如今终现火药武器,正是天宗的鼎盛之期药宗救死扶伤,甚得百姓敬仰,占据巴蜀之地,不依靠外人,却因甚为笼络人心,又不肯屈服于朝廷,为朝廷所忌隐宗则是个神秘的一类,或者是前人的拼凑隐宗并非是个门派,内中人皆是些厌倦世俗,富有识见的不涉人间的隐士其中也有例外,至少待有机会,谁都不愿就此耗费所学这些内中人虽各不相关,各自深居于残阳湖畔,深山野岭之中,亦是一股极其厉害的势力当年名相赵晋耗费不少力气,请得数位隐宗谋士,便是如虎添翼,一举跨过南唐重镇采石矶

    若非有灵女在,在这诸多高手围攻下,长老此迹亦能逃之有望但有灵女身在其中,却是难逃此劫正当诸人剑拔弩张之际,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接着数道人影晃动,两拨人瞬疾而至前一拨当先一人一头红,正是慕秋白其身后花妃,清幽,舞依,及灰袍人灰袍人已受重伤,面色煞白慕秋白手里架着个人,却不是张少英是谁其身后一拨人则是小雪,小花,小飘,小落四女四女虽是灵女的侍女,却不是她坐下弟子四女神色极是阴冷,与刚刚那少女般的清纯却是大相庭径,变化前后判若两人

    柳天波,胡渊,石丰并未追来,而是护卫着那救出的一众人所有人都是心中暗叹,不想慕秋白受尽重创仍能如此风采依旧只听慕秋白淡淡说道:“或许,我们需要好好谈谈”灵女冷目射向慕秋白淡淡说道:“若你再来迟一刻,这仲柯老儿便要身异处”慕秋白道:“你又何须演戏,仙宗圣女岂是泛泛之辈”

    莫峰至此大感不简单,灵女前来相助己非是简单至此至少仙冥两宗内中牵涉,已非是立于江湖不过三十余年的逍遥城所能企及灵女渐渐放下手来,向正思索中的莫峰深深一揖,歉然说道:“莫宗主,仙宗隐瞒甚久,灵女甚感歉意,稍刻即向你们释明一切”凭着仙宗门圣女如此一礼,歉然道明,莫峰再大的疑问也能压于心头,当下示意七杀退开仲柯这才走近慕秋白,说道:“你拿去送美女吧!”慕秋白将张少英向莫峰抛了过去,两丈之距已是随手之间莫峰搂着张少英俯视查看,只见他面目狰狞,显是在极度愤怒的关口给点了晕穴

    慕秋白突然问道:“长老也会开玩笑?”仲珂叹息道:“我是个人,还没死”慕秋白不置可否,笑道:“或许吧!”莫峰向灵女问道:“诸人来历,还请灵姑娘赐教”灵女美眸扫了小雪一眼,四女会意退开照顾剩下的群乞去了灵女瞧向慕秋白,说道:“当年金陵一战,冥宗虽有所创伤,所现却是冥宗的一角,毫无重创可言,仲柯长老便是冥宗安排在李后主身后的四大护卫之一”众人为之释然,李煜保命十余载除了对宋朝的卑躬屈膝,便是靠了这四人当年赵匡胤三请李煜北上不成,数次暗杀尽数失败,最后也只迫得曹彬大举来攻

    南唐历三帝,国亡已二十多年,莫峰等常听城主谈及天下武林大事,对此诸国风云之事倒是甚为知晓当年冥宗突然涉入南唐内政,辅助已坐上南唐第三任皇帝的李煜此事本是知者甚少,却都不解其因其时宋太祖赵匡胤已灭荆南,后蜀,南汉等割据势力,南方只剩下南唐吴越则与南唐较有不合,更成了宋朝的秘密联军加之器宗,禅宗的支持,更请得不少隐宗的谋士,宋势已不可挡而冥宗辅助南唐是实,却并未有过多大作为,也仅仅是护卫李氏皇族的安危冥宗过晚尤晚的选择辅助南唐,这便是极不明智可叹李后主一心与大小周后风华雪月,求教拜佛,安享于醉生梦死,对宋朝更是委曲求全,以求偏安一偶冥宗的加入甚至也未引起李煜的重视,随便给了个封号便作罢冥宗突然无缘无故的加入这岌岌可危的南唐,至今诸多人仍是不解内因诸众都只是猜测,或许是贪图南唐的旷世财富,否则冥宗也不会伸出援助之手

    朝政之事,莫峰虽不以理会但逍遥城受朝廷欺压已久,今始之境已是大感不妥若是陷入这两宗的争斗之中,对逍遥城而言绝非利事身为逍遥城的核心人物,莫峰自是为逍遥城着想至少以冷雪十三堂的势力绝不会久附于逍遥城,这是莫峰一直以来的感触然而一切疑问只待回城寻问城主,才能详知其中内因

    莫峰愣然,终明白两宗显是有备而来夺柳天波的紫星剑是虚,约见调解两宗恩怨却是真当年李煜的第一任皇后死后冥宗便开始撤退,赵晋带领器宗,禅宗,隐宗和五千禁军偷袭入境将冥宗围在大山之中于是冥宗只得向仙宗求助,也就是这一次江湖上才渐渐知道冥宗在北方,仙宗在南方仙宗派出大批高手驰援半路便遇到宋军伏击,被迫躲进山洞,被赵晋安排的火药尽数炸死在洞中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冥宗出了奸细,仙宗掌门人仙尊亲自领人前来救援,解了冥宗之围,两宗却因此有了隔膜想来两宗多年来没有交往,这次怕是冥宗请约,却不知要做些甚麽冥宗的势力虽大,但若两宗对立,对两宗而言绝非利事两宗之所以能化干戈相存于数百年之久,自是历代掌门人均清楚两宗相斗的结果哪怕是礼面上的和好,对两宗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仙宗为了冥宗折损那麽多高手,元气大伤便是任何东西都弥补不了得想到此,莫峰心中巨震,刚刚那威力巨大的奔雷箭非是仲柯长老所造,冥宗势力再大也绝不会有如此能力造出如此残忍的火药武器来

    只见仲柯长老自腰间掏出一卷厚厚的锦缎来,慕秋白接过交给了灵女灵女眼中闪过一丝注视,接了下来,却看也不看一眼仲柯问道:“圣女不看看麼?这可是仙宗盼了近两三百年的东西”灵女微微一笑,失去了刚刚的肃穆,说道:“长老难道要弄来假的不成”

    蓬蓬数声破空的巨响,莫峰身后的七杀诸人破空般的射向后方,追风逐流也自另一方向奔出仲柯向灵女说到:“回城见到仙尊,请代老朽问好!这是本教教主亲笔,请代为交付仙尊”说时,长老又在腰间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扁木盒,慕秋白接过交给了灵女灵女已知生了何事,皱眉喝道:“你不觉得很无聊麼!”仲柯道:“迟早要来,就不会再有麻烦了”慕秋白向莫峰道:“我们的打赌结束了!”说罢,但听蓬蓬的数声破空闷响,林中只剩莫峰,灵女,张少英三人随着一阵密集的尖啸声,远处空中升起一片火海那是一支支带着火药筒的火弹雕羽箭,其威力虽小但集少成多,一一大片,即便不被炸死,也得被浓烟毒死虽然这些火弹雕羽箭对灵女,莫峰众人来说并不能造成伤害但并非人人都能有他们这样的武功,比如大头他们便是最好的攻击目标茫茫夜空闪过雄鹰的尖鸣,这一个信号对于那些朝廷爪牙来说这便已足够

    不远处传来频频密集的爆响,深夜之中震耳欲聋方圆一里之内已被火弹雕羽箭所笼罩,爆炸之后四处开始急剧的燃烧此时空中又射出了第二波,灵女,莫峰这身处的一席之地也受到波及这些火弹雕羽箭较之如今朝廷军队所用的火箭,其威力已大了数倍那装满火药的铁筒便绑在雕羽箭的前端,火药筒前则缠着浸湿的易燃黑油布,只露出一截箭头使用时只需点燃油布射出,凭着持箭之人的经验,以臂力掌握目标的方位射出便可火药筒内隔着一块压紧的干棉,能延时爆炸常人若是受到如此攻击,哪怕是一支火弹雕羽箭稍有不慎便能致人五官残废,甚至活活烧死这火弹雕羽箭的射程随着火焰筒内的干棉而改变,分为三百步,五百步,八百步距离越远,火药桶内的干棉便越厚如今朝廷火药武器的大量使用,使得器宗日益膨胀,亦能造出如此厉害的火药武器

    所有人都明白,显是慕秋白等人早已放出了风声,自约见时引器宗前来偷袭如今器宗,天地两宗已分道扬镳数十年地宗一直隐匿不出,便任天宗依靠朝廷日益势大如今江湖中,武林盟也与朝廷联盟唯剩下逍遥城,神秘莫测的冥宗,高手如云的仙宗以及蜀地的药宗成为朝廷眼中所谓的心腹大患

    掌管天宗的是个名叫皇甫勋的人,江湖上见过其人的并不多然而,莫峰却早查过其底细,原来他竟是当年南唐李后主的大将皇甫继勋这是自宋太祖便开始的金蝉换壳之术当年平定天下时,许多人都会获得一个新的身份,诸人便以此来逃避仇家,这皇甫勋便是其中一人当年宋军围困金陵,李煜命宠臣皇甫继勋与张洎,军师陈乔等人镇守金陵城,自己却躲在**之中享乐岂知皇甫继勋与张洎二人却暗中降宋,谎报军情,弄虚作假隐瞒李煜后来终至东窗事,李煜大怒之下下令杀皇甫继勋至于皇甫继勋为何还活着,恐怕当年杀的也不过是个替身皇甫勋并不属器宗,只因朝廷需抓牢器宗的命脉,限制其权力,防其叛变之心,故而器宗的真正执掌人却是个副掌门

    今次皇甫勋竟然意欲偷袭杀七杀,必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袭杀七杀这等大事,皇甫勋定会前来督阵

    焉月等人展开轻功奔向正在奔跑的柳天波等人,好在群乞凝聚力强危难之际众人倒未散乱,大家牵手跟着柳天波等自林中疾奔满天的火弹雕羽箭如雨而下,柳天波,胡渊,石丰,小云四女正尽全力以阴寒掌风拂扫,将未及爆炸的火弹雕羽箭扑灭,漫天的箭雨挡在方圆丈外,却仍感到颇为吃力这火弹雕羽箭一旦干棉燃尽,便即爆炸尤其是那药筒内的干棉燃烧度不一,甚至未落地便爆炸,教人难防那一阵箭雨射出上千支火弹雕羽箭,可见对方的人数之多啊,随着一声惨叫,一支落在树梢上火弹雕羽箭爆炸开来,重重那小脑袋瓜上已然射进了一颗雕羽箭的碎铁珠,顿时倒地毙命牵着他的果果已然吓得哇哇大哭,口中不住唤重哥哥起来接着逃跑群乞都已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没有张少英在身边都乱了方寸,人人尖叫大哭,不住大呼老大也不顾满天致命的火弹雕羽箭,都停下来回身扯起果果

    &随着柳天波的一声怒吼,数支雕羽箭齐在空中连环爆炸开来,涌出一片浓烟黑云,接着便是碎铁珠四散激射四周的树木都在激烈的燃烧,滚滚的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呼吸不畅刚刚柳天波之所以在紫星剑被夺走都未及去追,便是要护住这些孩子,这是张少英的选择焉月等人赶到时,便目睹了重重的惨死焉月是个有家室的人,也有自己的孩子眼见重重死于非命,内心的母爱便刺得她一痛焉月当先搂起了果果与小香,转身向山顶奔出群乞本是三十人,如今重重也不在,顷刻只剩下十四人等焉月等赶到,诸人便也不用再忌惮那火弹雕羽箭的威力各自夹着众乞丐自林中飞奔,不过片刻已然脱离了火弹雕羽箭的范围众人汇集到一片长石壁下凹陷处,七杀众人迅清理了几块巨石,将石壁两旁挡住再将众乞丐带入里面众乞丐均是面目呆泄,吓都未缓过神来包括小香在内,亦有数人均脸色黑,口鼻溢血焉月当先给诸人服了颗辟毒丹这些火弹雕羽箭自身的爆炸单以个数而论,威力并不大只是里面内附毒药和碎铁珠,随着爆炸扩散,即剧毒又叫人难防碎铁珠此时天际又射出了第三拨,方位正是石壁处七杀等人皆奔出石壁外,焉月向柳天波冷声道:“柳统领对器宗该更为熟悉,若不吐露一二,这些孩子一个都保不住”柳天波面色阴冷,暗叹这皇甫勋当真是无法无天,竟然用这些孩子的性命来拖住他们柳天波冷冷道:“后方该是最薄弱的地方”说时,漫天的火弹雕羽箭已然袭来诸人迅挥出凌厉的阴冷掌风,将箭雨挡在三丈之外

    漫天的爆炸之中,焉月毫无顾忌的自怀中拿出火折子点燃一根焰火焰火冲天而起,爆炸后,闪现出一个圆球又瞬间消失壁内,满脸污垢的果果最先清醒过来,他爬起身来,走到小香身旁,摇着瘫坐在地上小香的衣袖哭道:“香姐姐,重哥哥是不是死了”经果果一扯,小香也醒了过来环视大家一圈,现一众小孩内只剩下果果一人了余下只剩,瘦马,青舒,成业,阿烈,天仁,小作,金刚,于芳,竹生,狗娃,时错,十四人人了想起张少英,小香心中一惊她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将果果的小脸蛋擦拭干净哄道:“果果乖,别怕,姐姐会保护你的”此时大家这才一一清醒过来,只听瘦马惊叫道:“老大,大头怎么不见了”“老大不会死了吧!”金刚忍不住哭道他这一说,众乞丐均是一愣,接着许多人开始大哭起来,甚是凄凉小香忙对瘦马说道:“瘦马,你让大家不要乱跑,我去找少英哥”瘦马一把拉住小香,喝道:“外面危险,你又打不过慕秋白,去了也是送死”一听得救张少英无望,小香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慕秋白的厉害她是见过的小香吼道:“我不管,便是死,我也要和少英哥死在一起”说罢,小香开始挣扎要奔出洞去瘦马也吼道:“若是老大还活着,你若出去被炸死,我如何向老大交代”小香终究是个少女,失去了对张少英了的依赖,心里便空落落的听得瘦马如此说法,内心倒是寻得一丝安慰倒平静了许多,心中不住祈祷张少英无事,只听瘦马续道:“现在我们便是要保住小命等老大回来”瘦马说时,言语中虽显得底气不足但群里除了张少英,瘦马,大头也有着威信,及得众人信任众人七嘴八舌的问道:“老大真会回来麼?”瘦马也只得支支吾吾敷衍着众人,劝慰大家安心小香含泪瘫坐在地上,心中悲痛欲绝今日所生的事太多,太过震撼,她真是承受不住了,她只想扑到张少英怀内大哭一场

    隆隆的轰鸣逐渐停息,显然器宗已受到了攻击四周又开始开始着火燃烧,胡渊挺剑以剑气将四周的杂草灌木掀了个地儿朝天,露出一块空地来此时,灵女与莫峰背着张少英赶了过来众人一见张少英还活着,瞬间皆燃起了希望张少英已经醒了过来,得见大家还有活着,泪喜而泣大家呼喊着奔将出来与张少英抱作一团,大哭不止小香仍瘫坐在地上,由于芳扶着,二女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少英瘦马大哭道:“老大,你可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张少英颤动着身子向瘦马问道:“咱们还剩下多少人?”瘦马忙道:“还剩下十四个人大头还没回来,怕是”瘦马虽未说下去,但张少英已然明白张少英但觉怒无可恕转身走近柳天波,吼道:“为甚麼会这样?你们不是说甚麽都安排好了麼?现在我死了那麼多人,你满意了吗?”说时,张少英悲从中来,竟瘫跪在地上嗷嗷痛哭

    &英哥”小香走近,紧紧扑在张少英怀里,泣声呼唤

    听得那熟悉的声音,原来小香还活着,张少英顿时欣喜若狂,紧紧抱着她看着眼前的一切,柳天波长叹一声,向莫峰道:“太不择手段了,今日算是见到了”莫峰再也没有了那迷人的微笑,缓缓说道:“他不会活着离开,虽然这并不是叶非凡的过错”叶非凡正是当今器宗天宗的副掌门,擅长各类机关器械的造就之术,是个颇为正直的老人只因一直被朝廷压着,所以也只能任皇甫勋而为之这一点,见过其人的柳天波是深有体会这皇甫勋敢对逍遥城下手,显是受了皇帝的密令,否则他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乱杀无辜,大肆烧山

    场中只剩下莫峰,灵女二人张少英安抚众人一阵,却难掩众人心中的悲愤群乞已然平静下来,有张少英在,众人也渐渐放下心来大家挤在一起均默默不语,沉浸在亲人逝去的悲伤之中折腾了一夜,果果已累的睡着了这时,莫峰,灵女走了进来,看着剩下的这些少年,莫峰大感惭愧眼见果果仍健在,心中总算升起一丝温暖灵女与众人未有瓜葛,早已见惯了生死只是随着莫峰静静地注视着群乞,却也难掩心中的那份波动仙宗门尚武学之道,虽不崇尚侠义,却也不违背侠义灵女非是冷血之人,与莫峰等人接触的久了,心中自有着一份怜悯莫峰向张少英,缓缓说道:“我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伤害,相信我”莫峰少有承诺,如今却对着一群不相干的乞丐做出了一个承诺

    张少英却对莫峰的承诺生出了质疑,甚至是憎恨心中因世人对逍遥城的恶评,难去舆论暗咐自己因逍遥城的名声不好选择了武林盟,终引来他的不满以至他不全力救助,倒把刚刚七杀的救命之恩给抛在脑后了莫峰瞧出了张少英的想法,微微一笑,说道:“我会证明给你看”说罢,转身走出洞外远处四面传来惨叫声,树木倒塌的声音,凄凉的惨叫络绎不绝

    林间的一处山坳站满了人,均是身穿夜行衣的高大汉子,这些人都是直接从禁军中精心挑选而拜入器宗山门的弟子虽然身为器宗弟子,却还是保持着军队的编制数处篝火将山坳照的通亮,足有三百余人树梢上站着十多只身形庞大的秃鹰,左顾右盼之时,两只锐利的鹰眼幽幽光皇甫勋已年愈过甲,深沉而布满风霜的削脸虽刻意刮去了胡子,却仍难掩皱纹皇甫勋人虽老了,但身形很是健壮,甚至有些福一身深蓝锦服极为华丽此刻,他正在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站在他身边的两大亲信,李若成,裴主二人垂默默不语,均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余下当中倒有四十多蒙面人,衣冠各式,兵器各异,是朝廷所雇的高手剩下的人莫不是两人一组,各个身材挺拔二人一人举着火把,一人持大弓这些弟子经过训练,一张弓可以同时射出三支火弹雕羽箭

    &是说只有莫峰,追风逐流三人吗?”皇甫勋不满的向李若成问道

    李若成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生得极为平常,却甚为圆滑今次便是他得到情报领着皇甫勋前来偷袭李若成忙跪下,说道:“禀宗主,此乃属下亲自得到的情报,绝无差错”

    皇甫勋冷哼一声,道:“且看现在的形式,怕是七杀来了也未必”李若成一惊,七杀的名头他还是很害怕的忙问道:“那该如何?”皇甫勋道:“幸好今日我带来大批高手,负责给你害死都不知”一想起器宗的器械威力,以及在场的诸多武林高手李若成倒是又定下心来,忙道:“那宗主还不进攻吗?就凭这些弟子,绝不是莫峰等人的对手”

    皇甫勋冷声道:“人家都已经渗透进来了,还如何进攻传令,让前面的人退回来缩守此处,随行高手八人一组散出去哼,我就不信,凭着如此多的高手,还奈何不得他七杀”说时,一众高手四处散开一队弩手矫健的跃上山坳上隐藏起来,众黑衣人则开始变换阵型一群身材庞大的汉子抬来十张床子弩,开弓定锤

    &人自四方攻进来,属下敢肯定,七杀必然全来了”一直未说话的裴主,此时禀道他是个跟随皇甫勋多年的侍卫,如今也五十多岁了只因他行事谨慎,深得皇甫勋信任此次偷袭莫峰的情报来的太过蹊跷,裴主本是不赞成前来偷袭的无奈圣上亲自下令,皇甫勋也不得不接令然而此时事与愿违,显然情报有误

    皇甫勋对裴主的建议还是听得进去的,沉声说道:“那今日便让我们见识一下七杀的厉害吧!”说时,皇甫抬头向天上看去夜空之中,诸多的黑影如一片乌云在快的盘飞那是禁军拜入器宗的飞卒,驾着器宗以蝴蝶外形造的蝴蝶翅巡视地面这些飞行翅宽愈两丈,经过士卒的熟练施驾,群体联合时,配合着飞行翅上的机关,凭着天空的优势,能形成一股强大的攻击力这些熟悉机关操作的飞卒竟可探查方圆十数里的壮况,又可对地面部队形成掩护这样的飞卒训练花费极大,不仅要过人的胆量,还要有冷静的头脑,稍有不慎便会掌握不了风向而摔下来

    林间,诸多持枪搜索的弟子开始向山坳靠拢,甚是慌乱只听得四处转来凄凉的惨叫,让人毛骨肃然这些弟子虽然配有袖箭,腿箭,短剑,然而,那死亡的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有人开始慌乱的向后急退仅仅只是半刻之间,毙在七杀,小雪四女,柳天波,追风逐流手上的弟子已近六十人柳天波虽不嗜杀,却也杀了数人这些弟子平日丈着器宗的强势,在外欺男霸女,行事及其恶毒,早该好好教训一番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