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血雨腥风

血雨腥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少英饮了几碗酒,突然觉瘦马一众对他不再像以前那麽纠缠了81Δ中文Δ网ww『w.Δ81zw.com忽然觉他们之间离得很远,他无法去言语这种感觉,却很强烈张少英突然心中一酸,有种被抛弃的感觉自从来到玄天派,他们聚得也少了,话也说得少了张少英不禁潸然泪下,虽竭力忍耐却也忍受不住柳燕坐在他身旁,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清楚她握住了张少英手,递过手帕,柔声道:“我知道你一定很难受,可是这关系太大,瘦马他们跟在你身旁,实在是凶险”袅袅仙音,如若冬酿,张少英心头一暖见张少英忍不住落泪,瘦马一众俱是一酸以前他们是离不开张少英,现在有瘦马挑头,诸众都已经习惯了张少英很多事没有告诉他们,自然有所隔膜

    张少英问道:“你们怪我麽?”诸众都摇了摇头瘦马道:“老大,我们跟在你身边只会拖你的后腿,你是干大事的人”张少英豁然大悟,想来四使一定是跟他们说了甚麽张少英道:“你们放心,老大一定会去看你们”青舒道:“掌门人说了,我们即便去了逍遥城也还是玄天派弟子”金刚道:“老大,我们去逍遥城习武,将来做你的帮手”果果恨恨道:“大哥哥,到时谁敢欺负我们,我们就杀他全家,灭他九族”张少英笑了,只有逍遥城才能说出这麽狂妄的话张少英道:“我只是不想你们再有何闪失,等老大去看你们的时候,老大甚麽都不会瞒你们”瘦马道:“老大,咱们以前是兄弟姐妹,这一辈子就都是兄弟姐妹”张少英激动道:“正是,来,咱们喝”这样的酒,瘦马他们可不敢多喝,只是喝了一大口于芳就坐在张少英身旁,一直默默不语,忽然唤道:“老大,我想留在你身边好麽?”声音纤柔,张少英突然觉于芳比以前更像女孩子了他自然知道于芳的心意,诸人对他敬若神明,倘若他不亲自说,于芳也不会死心

    张少英柔声道:“小芳,咱们以前是乞丐,除了每天愁吃穿,几乎想不到别的老大不会忘本,可是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老大一直把你们当妹妹看待,对你是这样,对香儿也是这样老大心疼你们每一个人,你懂吗?”瘦马一众都静了下来,于芳潸然泪下,甚是凄苦,喃喃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于芳忽然端起酒,一饮而尽张少英心中难受,他知道他伤了她的心没有人说话了,只有柳燕瞧得明白,诸人瞧了她一眼,然后会再去瞧于芳一眼柳燕劝道:“小芳,就只有你一个女孩子了,老大对你自是疼爱有加他说了实话,虽然会令你伤心,却不想你苦苦等下去,你该体谅他的苦心”于芳点点头,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凄然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这一番说下去,诸众自然都高兴不起来酒席一毕,张少英便带着大家来到河边蓄打水游戏,想一想他们有好久没有聚在一起玩了蓄打水是百姓人家人人都会玩的游戏,便是选一处小河,大家划拳,原后每人选一处蓄水,随意冲击下面的人这样的小游戏自然是最上面的人占便宜,最下面的人吃亏了张少英也不想输,偏偏他划拳一直输,最下面的自然非他莫属了诸众久未如此嬉戏,不时便人人兴奋起来诸众上下攻击,自然少不了吆喝叫骂柳燕坐在一旁,但听下流粗野的话儿满天飞,当真是羞红了耳根

    但听金刚怒道:“青舒,你狗日的,你拿我的泥土做甚麽!”

    青舒怒道:“你奶奶的!你那只眼睛瞧见了”

    忽而于芳怪叫道:“你有没有道理呀!就会欺负我”

    忽而果果吼道:“你敢冲我,我半夜去扯你小**”

    这样的下流话儿,柳燕自是听得明白诸众虽然叫骂的凶,却没人动手见张少英不时向她瞧来,柳燕摇头示意他不必管自己玩了不久,大家都有些累了便坐在一块儿晒太阳,嬉戏,成业不知从哪里学来了几招半生不就的擒拿手,瘦马一众都吃了亏,一众气不过,上前将他群殴了一顿张少英坐在一旁大笑,笑得眼泪直流忽而漫天棍影直向他扫来,张少英混没防备,浑身吃痛,飞身跃起,漫天的弹弓便射了过来张少英几个起落,落在十数丈外,浑身揉搓瘦马一众捏着棍棒冲了过来,张少英怪叫道:“你奶奶的,下这麽重手,不痛麽?”一众停了下来,像是瞧怪物似的瘦马道:“四使说了,你内功深厚,除了脑袋,拿剑捅你都捅不进去”张少英骂道:“那你们怎麽不打我脑袋”金刚唏嘘道:“老大,打破了脑袋会喷脑浆诶”张少英顿时哭笑不得,他没学过擒拿手法,当下去折根松树顶枝来面对一众不知危险为何物的棍棒,张少英的剑法浑然使不出,当下哇哇大叫,乱作一团

    于芳没有去,而是跟柳燕坐在了一起她们叫白,孟,云三女为老师,自然也叫柳燕老师为学之前,先学尊师重道,是以对柳燕甚是敬畏柳燕见于芳虽然笑意盎然,神目之间却甚是凄楚柳燕叹道:“如果老大真心喜欢你,他不会掩饰而且你跟在他身边,很危险,他更不想冒这个险”于芳瞧了柳燕一眼,道:“我知道,您会跟我老大成亲吗?”柳燕道:芳心中一酸,咽梗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柳燕道:“你知道甚麽?”于芳道:“如果是在以前,老大一定会的可是现在不一样,我没您美,也没您有学识”柳燕叹道:“或许吧”想到此,柳燕倒颇觉得羞愧柳燕劝道:“小芳,你以后可以多读些书,多打扮些,以后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不要像我们一样”于芳不解道:“你们甚麽样?”柳燕摇摇头道:“等我们去逍遥城看你们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麽?”于芳道:“你们就不怕危险吗?”柳燕道:“谁不怕,可是容不得我们去选小芳,你洗头了吗?”于芳不解,仍点点头道:“洗了”柳燕笑道:“我帮你扎个飞仙鬓好吗?”于芳不解道:“甚麽是飞仙鬓?”柳燕道:“你坐好,我扎给你看”说罢,柳燕自怀内取出随身携带的梳子,饰物

    整个下午诸众都在一起玩耍,虽尽兴,也很累瞧着于芳的式,一众总忍不住去触摸,惹得于芳都生气了晚上吃了晚餐,四使便接了瘦马他们回去张柳二人呆在客房中小歇了一会儿,等到子时将近,便起身去听轩阁屋外并无人看守,只有四个武林盟弟子接待进入屋中,陈坦秋,楚云,许多掌门人都在两人以晚辈礼见了,言语之间甚是恭敬诸众瞧着两人自不免点缀一番,听到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之词,张少英倒是一阵惭愧子时刚过,一众掌门人都来了,连蓬山,灵山,茅山三派都在内这一众八十三人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陈坦秋秘密将诸人引来,自然是有要事相商,诸众皆肃穆大门紧闭,陈坦秋抱拳道:“深夜召集诸位,多有打扰了”

    邱尚雪道:“我们几派不属武林盟,不知陈盟主有何见教?”陈坦秋向少林方丈道:“大师午日所见,此请畅言吧“汾阳善昭双掌合十,道:“盟主即知又何须老衲多言,君必有高见”陈坦秋笑道:“诸位对于逍遥城的仇,再下从来是不反对,也不主张我这位师弟心性极高,事事总想胜我一筹,这才酿此大祸”汾阳善昭道:“老衲本以为逍遥城弃过从善,悔改久矣可今日所见,戾气犹在,房州百余条性命殒命,老衲也实在不忍”陈坦秋道:“诸位能够给老夫薄面,比武期间未曾去寻仇,老夫已是感激不尽,如今却有一件比诸位之事还棘手之事”诸众掌门人都不解,花易玄道:“还请盟主赐教”陈坦秋道:“古往今来,朝武相争从没间断,老夫拙见,这才朝武相行,如今已是到了分道扬镳之时了”众掌门人俱是一惊,朝武分道,他们每年的赏钱便没了着落诸众不解道:“盟主为何如此?”陈坦秋道:“朝廷虽然忙于打仗,对武林却从没松懈当此武道会万众聚集,朝廷必有所顾虑呀”剑湖派掌门人也古风道:“朝廷一向对武林盟有吞并之心,此次若不是见我们人多,朝廷或许会举兵相向”陈坦秋道:“朝廷每年赐给大家的赏钱为数不少,在下也一分没扣,却不知有几人能瞧出这其中的利害”川西毒门掌门人白刃山道:“平白无故的好处,等同天下掉馅饼,我想诸位掌门必都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