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逍遥之城(5)

逍遥之城(5)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当张少英问这些事,几女只是摇头道:“请尊主吩咐81中『 』文网ww%w.ㄟ81zw.com”之后张少英便不再问了张少英突然想起大家很少聚过了,不知道小芳怎麽样了

    逍遥城本意是给每人分一坐房子,但青舒他们都不习惯分开住,连于芳也是如此,便将所有人安顿在了玉龙山庄内整个山庄有三十人侍候,管家叫福叔,都是双尊安排的迎接张少英入庄,这时青舒他们正在练剑,大家早已扎好了根基,都在勤学苦练,一旁还有侍女侍者伺候,每日还有夫子专门来教学,日子甚是惬意诸众都浑然忘我,竟没注意到张少英来了大家资质都不算好,张少英虽有心以菩提果相授,但现在服下未免太早,更是后患甚重青舒他们学的是一套灵笑七仙剑,是逍遥的手笔这套剑法以轻灵见长,招式婉转精妙,张少英惊叹之余,但觉若是让自己也这麽随手创出一套剑招来,恐怕一招都不堪

    张少英突然心血来潮,脱出外衣将一侍者的衣服借了来,在兵器架上取了柄长枪,跃入场中,大叫道:“尔等前来受死”说罢,举枪乱打青舒一众正练得起劲,突见一人跃入场中,俱是一惊,细细一看不禁都哈哈大笑起来成业道:“你扮鬼我们都识得”张少英褪去装扮,故作怒道:“知道咒我死的下场麽?”金刚道:“你死了也没甚麽”张少英气得几欲吐血,知道他们受了逍遥城的影响,怒道:“把金刚给我抓起来”竹生翻了翻白眼,道:“我们又不认识你”张少英气得七窍生烟,骂道:“狗日的,今日我定要好好教训你们”说罢举枪向竹生刺去,竹生怪叫一声,折身躲开,挥剑格挡顺势向张少英滑去张少英叫了声好,收抢横扫,竹生折身上跃削张少英眉心张少英见他这两招使得虽平常,但力道吞吐自如,甚是高兴,又叫了一声好说时,一旁的几人都围了过来,只有于芳坐在不远处笑盈盈瞧着她这些日子读了不少书,人亦文气起来,性子颇为端静

    这一番纠缠,成业金刚,青舒,竹生四人各展所长,下盘功夫更是稳健,张少英不住叫好,引来四人叫骂,一时你一句我一句,粗话连篇五人意犹未尽拆了十八招青舒他们便都停了手,原来他们只学到十八招张少英赞道:“好剑法”青舒道:“我们学的太慢了”张少英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样的运气你们都得苦练才是”于芳走了过来,问道:“你是专程来看我们的吗?”于芳这时盈盈十七,已是亭亭玉立,肤色渐白,一身银丝白衫甚是秀气端丽,张少英甚是惊奇赞道:“小芳,你可越来越漂亮了”于芳甚是欣喜,柔声说了声:“谢谢老大”张少英一时心花怒放,欣慰之间眼中含泪,连声说好张少英这一哭诸多人知道他的心思,均是心头一酸

    许久张少英叹道:“要不咱们出去逛逛?”于芳道:“咱们一出去便有人捉弄咱们”张少英问道:“是谁?”于芳道:“龙拳老爷李君,神斧天水老怪,南偷偷天王”张少英一听原来是老对头,顿时来了兴致,说道:“那咱们现在去欺负他们去”于芳担忧道:“你一个人能打得过他们?”青舒道:“老大有纵横卫,一定打得他们落花流水”几人都知道这五个纵横卫身手不凡,当下无不欢喜偷天王几人常聚在一起,张少英问清了去偷天王家的路,是一处府第偷神王等三人被双尊叫去明州,已有数日不见了,在家中的是偷神王,正在批阅公文一行人出来,张少英暗想不如趁此与大家出去游玩一番当下写了书信命一卫送了回去,让她不必跟来于芳问道:“咱们可是要出城麽?”张少英点点头,于芳道:“出城要五司度的凭证呢”逍遥城这时虽去了叛逆身份,但驻扎在逍遥城周围的数万军队却没有撤去每个进出逍遥城的人都需要司度的凭证才能进出,逍遥城在三十六坛之上又分为五坊,故称为五司度五司度由五行掌管,张少英住的这处在南属三司度,由清清掌管张少英来时,清清正在歇息,说明了来意,清清竟然甚麽都没有问,直接盖了大印,张少英领谢而去,清清叮嘱道:“明州是咱们自己的地盘可别迷了路”张少英躬身致谢

    张少英说走边走,柳燕接到信时张少英已出了城姬灵霜懂张少英的心思,两人没有去打扰他一行乘船东行,从海面进了东湖下了地南方的锦绣山河,熙熙攘攘自是与北方不同,诸众都是第一次出来,竟不担心吃穿,也不用担心被欺负明州的府治在鄮县,张少英一路骑马前去,大把花钱,谈笑风生,都尝到了久违的亲切只是大家少了粗话连篇,都多了一丝端静,张少英也为诸人高兴歇了一晚,次日众人在浃江游行,顺便让二卫去寻偷天王的踪迹张少英本意是与大家出来游玩一番,倒并没奢望能找到三人但见两岸良田一望无际,城镇密集,繁华盛景,正是江南鱼米之乡午间张少英寻了个大酒楼,点了个隔间,点了一大桌酒菜,几人欢笑之间,甚是高兴众人正说的兴起,偷天王三人进来了,倒是把几人吓了一跳身后的一卫没有说话,走到张少英身后侍立三人挤入酒席,偷天王叫道:“小子,都追到这里来了,你想怎的?”张少英笑道:“填饱肚子再说”三人哈哈大笑,偷神王当下点了一大堆菜,都是浙菜和苏菜,花的是张少英的钱,自然不知道客气张少英并不是挥霍无度之人,这般浪费,心中不忍李君怒道:“怎麽?点你点菜你就舍不得了?”张少英道:“挥霍无度,在下是深感不安”偷天王道:“你又何时见到我们挥霍无度了?”天水老怪道:“偶尔挥霍一下总不见得浪费吧?”张少英道:“吃不完便给外面的乞丐吧?”三人忽然捧腹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

    张少英自知定是自己又愚昧了,看向青舒于芳,几人都摇头不知不解道:“老不死的,笑甚麽?”天水老怪道:“你不知道咱们南方没有乞丐麽?或者是没有真正的乞丐”偷天王一口酒饮尽,笑道:“这里的乞丐都被官府收了,哪儿来的乞丐?”张少英大窘,又是惊奇,再想想这样的锦绣之地,却也并非不可能只是心中仍有疑虑,问道:“真的一个都没有?”偷天王倒是一愣,说道:“也不是一个没有,有手有脚的,无论大小都被官府收了,一些需人服侍的就只能任其自灭了张少英叹道:“都一样”偷天王道:“凡事不能太完美,试问哪朝能有这样的德政?”张少英一想也是,叹道:“我想去瞧瞧”偷天王道:“大慈悲?”张少英摇头道:“就看看”偷天王笑道:“小子可熟了不少哦!”张少英微微笑道:“多谢”

    一行酒足饭饱,青舒一众这时虽锦衣玉食,但都对南方的乞丐甚为好奇,都意欲瞧瞧众人走出不远,宽阔的街道上果有一乞丐衣衫褴褛,蓬头散,身上出恶臭,还断了一条腿,只能在地上爬,比起他们当初更可怜曾几何时张少英,青舒,于芳都是这样活下来的张少英突然想到,他们现在也能毫不犹豫的趴在地上,哀求乞讨麽?张少英看向了青舒几人,每个人但见地上缓慢爬行的乞丐,心中虽有亲切,却又打心底里厌恶,于芳都捂住了鼻子张少英深深长叹,偷天王问道:“你想救他?”张少英摇头道:“我只是在想,我敢不敢也像他一样,趴在地上去乞讨”偷天王三人俱是一愣,天水老怪赞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李君道:“人生在世求的是步步高升,你这样称之为返璞归真太过牵强,称之为愚昧又太过迂腐不堪,你的确不同”张少英摇头苦笑几人走到街围,一共看到三个乞丐,身上虽残破不堪,两个右腿瘸了,一个双腿都断了,只能在地上爬,张少英甚是不解偷天王赞叹道:“看到不同了?”张少英点点头偷天王道:“在南方有很多这样的乞丐,一半是打架斗殴残废的,还有一些原本没有残废,却故意打成残废的”张少英叹道:“我早猜到了”偷天王问道:“你想去找丐头?”张少英点点头

    所有人都来了兴致,这些乞丐每到傍晚才会回去张少英一众便等到了旁晚,果然一乞丐爬到一所巷子里,一辆马车下来两人将乞丐接走了这样的传闻,张少英在狐山便有所耳闻,这时亲眼目睹心中更是愤怒马车一路向南,走到山坳里的一处湖畔的大院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