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逍遥之城(17)

逍遥之城(17)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几人一路出寺,逍遥城人手已备好了马匹┡Ω81中文  网ww』w.『81zw.com张少英暗暗赞叹,他走到哪儿逍遥城都能找到,这样的势力张少英自是明白其中的庞大几人上马向少白岭赶去,一路上司马慧玉不时与张少英聊几句,其意不言自明陈诗语与上官蝶舞亦感不快,然而让她们像司马慧玉这样去奉承,她们宁可不嫁张少英心中无求,在三女面前自是毫不掩饰一众向山间进,走的并不快,不时但见路上坐着十余人,皆是黑衣蒙面,手持长刀,似是拦路打劫的强盗张少英大喜,骂道:“你狗日的,想怎麽打劫?”一众众人皆是一愣,还从没见过如此回应的但见马上诸女阿娜,顿眼放精光一人道:“我要把男得全杀了,女的带回家做小妾”一人凑合道:“正是”说罢,指着司马慧玉道:“我要这个,你瞧那个水灵”说罢,还故意吞了口唾沫儿另一人指着上官蝶舞道:“我要这个,你瞧那份气韵,哎呦,我可受不了了”言语中似是颇为难以忍受,竟然浑身自摸起来另一人指着陈诗语不忿道:“你怎的如此漂亮?岂有此理,快给我下来,让洒家好好抱抱亲亲”三女都遮面,这些人胡乱指点一通,张少英已看出些端倪一人指着诸女叫道:“这些女的我全要了,今晚我要一醉方休”余众皆是不服,顿时吵闹起来,甚是激烈

    张少英突然纵声大笑,一众皆是不解,一人叫道:“他奶奶的,你笑甚麽?”张少英骂道:“一群龟儿子在这里大吼大叫,不怕王法麽?”一众人但觉这龟儿子三字甚是新奇,啧啧称奇纷纷猜测古人认为龟属于雌性,若要配种便得找蛇,意为越种**这些强盗不是不懂,只是这般淫秽下流的段子自是他们所想不到的突然有人叫道:“狗日的,这是骂人**的川话,岂有此理”虽气的跳脚却没动手一人道:“那咱们用甚麽骂他们?”有人道:“这小子出身市井,咱们一定骂不过他,我看咱们捉住了他,将他剥光了,去天童寺转一圈”一念至此,他突然觉自己的想法竟是如此新奇,一时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如痴如醉,续道:“对纵横派弟子张少英少英裸游禅宗天童古刹,当真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才是人生至乐”旁上的人听起来,均感此举的确非同凡响,齐叫道:“抓住他”说罢,扔了长刀齐向张少英迫去

    张少英大吃一惊,这些人的手段他自是再清楚不过本想叫黎姜用泄不停治他们,忽然想起偷天王三人的惨不忍睹一时大感不忍但自知抵挡不住这些人,向诸女叫道:“抓住他们否则咱们可全完了”说罢,跃马而下,撒腿便跑他一跑,司马慧玉诸女却迎身而上,与强盗打了起来,一众人但见美女飘飞美艳绝伦,都心花怒放,都折身向诸女攻去张少英跃出十余丈,见身后无人追来,回身一见之下大感惭愧只得转身加入战团能够与美女交手,在逍遥城的眼里绝对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见这些强盗手脚不停,怪叫连连,不住调戏有的人竟然学着诸女的步子扭来扭去,口中哼声细语,极尽浪态张少英心中大骂疯子,出手甚重这些强盗的武功,尤其是招数,张少英完全没有胜算的但这些强盗只顾与诸女殷殷切语,竟然混没将张少英放在眼里张少英大感不服气,一阵乱打,迎面过来一人,却是个女子张少英惊道:“女强盗?”那女子甚觉新奇,哈哈笑道:“哈哈,正是女强盗我,看刀”说罢,挥刀向张少英砍来张少英忙折身躲避,突然那女子呻呤一声,口吐鲜血,颓然倒向张少英张少英大奇,正不知所以,女子已倒了下来,张少英下意识的接住了她身子

    女子呻呤道:“好厉害的内功,奴家可受不住咧”张少英解她的面巾,女子已伸手点了张少英的华盖穴,张少英暗叫不好女子笑嘻嘻的起来,解下了面巾,竟然是三十六坛坛主之一,总坛主花千树的妻子燕流菲张少英惊道:“是你?”燕流菲笑道:“怎麽?不该是我?”张少英竟是张辰曦的大兄长,虽然实则矮了一辈,但论起辈分来倒是与燕流菲平辈张少英怒道:“我早知你们不是好人”燕流菲哈哈大笑,道:“早知道又何必如此?”张少英生气了,气得是自己突然正在激斗的司马慧玉混乱中点了燕流菲的神堂穴,燕流菲怒道:“谁暗算老娘?”张少英顿哈哈大笑,对司马慧玉当当真感激涕零,佩服有加司马慧玉使得是蜀山药宗的内功,无论是招式还是内功都偏向药理,真气一催动便体药气是药三分毒,药宗贵为武道七宗之一,不仅是其药宗的医术,实则上药宗的武功才是其立宗的根本

    药宗的内功很杂,每个名堂都不一样为了祛除常年药理的药性和毒性,药宗一直在想办法中和,这些年来已有所成效像逍遥城的这些高手,对于招数的领悟虽不至返璞归真的地步,但炉火纯青却是江湖上各大门派所不及一众人拦在这里自不是为了闹着玩,试探几女的武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司马慧玉与黎姜虽手艺在身,但这样的争斗实在是经历极少,尤其是招式上的奕斗她们若是一施毒攻虽能将这些人制服,但这些人竟都是逍遥城的人,她们自不好一上来便动手陈诗语与上官蝶舞却是另一番景象,陈诗语对于招式的领悟早已是炉火纯青的地步,且更甚于逍遥城一众,这一交手,便有两人吃了亏,被点了穴道倒是山官蝶舞武功当真是惊天动地,不论是招式还是内功都已堪称绝顶,这一番交手已有四人被点中,不到半刻,一行人皆被制服,或倒或立这些人身子虽不能动,口中却仍不住大肆占便宜司马慧玉正欲去解张少英的穴道,上官蝶舞一股指风弹出,张少英的穴道立解张少英揉了揉穴位,心花怒放,纵声大笑道:“今日落我手里,教你们这些强盗生不如死”

    说罢便向燕流菲走去,燕流菲怒道:“敢动老娘,我让惜惜把辰曦休了”惜惜是花亦荷的小名,张少英倒是知道,当下一路去揭诸人的蒙巾,李君天水老怪正在其中,张少英欣喜若狂,纵声奸笑李君与天水老怪但觉这样的笑声当真是难听极了,却不知张少英却是跟他们学的二人学着燕流菲不住威胁张少英,张少英充耳不闻,将二人放到了河中,又将剩余的人摆在岸边向上官蝶舞诸女一揖,笑道:“诸位仙子歇息片刻,且看张少英张大侠如何整治这些**下流,无耻至极的强盗”诸人但听他谩骂便也回声去骂张少英,诸人的骂声虽轰隆,但在张少英听来,总是他奶奶的,王八蛋,大混蛋,小淫贼,远不如自己的骂功来的神奇,连斗嘴的功夫都不愿回应了,只是在河中翻石寻找着甚麽这其中秦公与丁不忧便在其中,想起张少英在仙侠谷的事迹一时皆感不好,大声咒骂,张少英已走得远了那里听得见

    张少英走的远了,秦公与丁不忧便开始打诸女的注意秦公故作叹息道:“这小子粗俗不堪,**不已,我想你们已经见识了,我看还是别打他的注意”丁不忧道:“这小子甚麽下流**的事都敢做,这一龙戏二凤,你们是早已知道的了”这一众说起来大言不惭,意欲下流至极司马慧玉诸女均是冰清玉洁的女子,这般淫段子说得三女羞红不已,直欲寻个地缝钻进去上官蝶舞顿上前将岸上几人的哑穴封了,出手利落,总算是清静了三女虽然少出走动,此次竟有心而来,自不会因这几句话而退缩,诸女都奉重令而来,更是不敢懈怠尤其是张少英般俗雅相间,至情至性更令几女有所诧异不过片刻张少英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手中捏着一只茶杯大的河蟹岸上的人面向河中,自是看的真切,惊呼之间正欲说话,却那里说得出口张少英做了个恶狠的神情,一众人皆感不妙李君二人但听得张少英走近,尤其是诸人吃惊的神情,皆感恐惧无奈张少英在身侧,侧目也是瞧不见张少英在作甚麽李君忍不住道:“张少英老爷我跟你有甚麽仇?你如此恨我们?”张少英笑嘻嘻道:“你们自己去想吧”说罢,将河蟹亮给了二人瞧二人吓了一大跳,这麽大的河蟹还真是少见,尤其是那两个大钳子,当真令人不喊而栗突然天水老怪嘀咕道:“不只是咱们两个,还有老偷,啊,我想起来了,哈哈哈”说罢,竟然自顾淫笑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