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纵横之道(33)

纵横之道(3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着吵闹的人声,胡道第一次有了烦意,拍了桌子Δ81 中Δ 文网ww『w.Δ81zw.com当一众正副司都惊奇的瞧着这个从不失礼的门主时,胡道说道:“此次不论胜负,我们都打击了诸宗,今后他们会派更多的人力过来,为此我决定即刻对诸宗还未撤走得产业进行攻击,引蛇出洞,再一次重创患匪”听得胡道现在便要打,众正司俱心惊不已,这一打出手的便是他们然而坐在这个位置上,只需门主所令不违规法制,他们也无法拒绝但正副司同议事,这是正司们所不能接受的,尤其是违规所为,这是为官场所不能容的何进这时扫向了诸人,所见之人皆胆颤心惊这个人身份虽小,但他若要杀谁,是谁都不敢尝试的自他入南门几个月以来,死在他手中的正副司已不下十人,朝制无法管制且身后有当今圣上撑腰,皇权的背后是学子们对皇权至上的深深无奈

    何进冷冷说道:“非常之时必用非常之事,此次若无高士相助,南门代价会更大”一众人皆面面相觑,但在于真理面前,却是作为文人学子们最擅长的,且为此不惜牺牲性命一正司出列说道:“法不越规,礼不越制,正副同事岂不是没了正副之分”另一正司说道:“非常之时可用,却不能后续所用,否则正副不分,何以言事?”当下一众正司为此说了一大番道理,胡道与四宗看似都在倾听,直到正司们说累了,才渐渐停歇

    胡道书写了文书,随后说道:“你们担忧甚麽?非常之时正副仍为正副,但我要做的不是你们的大道理,而是忠君报国铲除匪患,你们有谁怯懦,本门不会勉强”这番话说的毋庸置疑,为本义所在,但众正司在又将大战面前有一半人不愿出事在他们心中,他们是文臣为国之栋梁,护卫他们是武臣的职责,无论他们如何失败都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只归罪于武臣的护卫不力胡道说他们怯懦正戳中了他们的痛处,于是正司们都言辞力辩,委婉回击胡道的无礼

    哗然间血雾飞溅,支离破碎,血肉横飞,两个正司碎尸当场出手的正是监门何进正司们都吓呆了,私自诛杀文臣那可是滔天大罪,但这个罪对何进似乎没用,因为圣上更相信他然而这样的惨死,尽管正副司们见过了杀戮也不寒而栗,这实在太残忍了何进一身血迹,仿佛地狱来的恶魔,冷冷说道:“今日要谈的是正事我说过非常之时非常之事,其他暂且不论谁再敢扰乱议事,将以门规处置”作为监门,这是何进的权利,比门主更大的权利惊魂未定之际,胡道在感激中将文书了下去,冷冷说道:“如今正事要紧诸位若不听号令将门规处置诸位同事若有不满,可向圣上谏言”说罢,怒而出屋

    惊慌失措的正副司们都惊愕在当场,有欢喜,有恐惧有悲哀,也有副司们心中禁不住的暗喜这些压迫他们的正司被戮,所带来不该失礼同事伦理纲常的纠结胡道领着四宗及贴身护卫走在园内的绿柳堤岸上,消散着心中的不快和艰难,默默为自己找回信心在这腐朽已久的南门里,圣上防范他们,身边的下属防范他们,他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异常的艰难,而这一切倘若没有何进的暗中支持,他们也许走不到今日以前对于监门他们是畏惧的,如今却都有了感激凭着他们高尚的信仰,再现实的艰难,却要在默默的承受中前进,这其中的苦楚和艰难,是常人领略不到的

    何进跟了上来,瞧出了诸人眼中的感激之色,何进说道:“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宋的安定,这一切我不会隐瞒,却在此战结束之后”一众皆是暗喜,胡道唯有施礼道谢何进示意无妨,径自去了也许只有四宗才能体会到胡道内心的坚强和痛苦,残害同事,且盛及千众,这是他这一生都洗不掉的污点,他也做好了不惜身死的准备许久胡道吟道:“沉吟望江雪,冬去春何来”

    一旁的四宗及随属都知道胡道疲惫了,甚至对这一战看不到希望没有人说胡道的不是,作为门主,作为臣子他已经尽力了,亦是诸人的榜样,让他们认识到自身的责任十三副司说道:“越苦越难,君臣操守万不可废,属下愿为门主鞍前马后”胡道说道:“有诸位鼎力相助,在下甚心感慰”说罢,施礼道谢,众随属下属还礼六副司说道:“这般紧张时刻南门实在太缓慢了,如今又有诸多高士相助,南门不可让诸等心血白费”胡道眼眶湿润了,这是多麽令人感动的谏言,亦是他内心真心期望的然而作为门主,作为南门四宗,他们却是一句话也不能说的十三副司说道:“门主竟已有主意便该放开手脚,以当前局势,以圣上对门主之信任,咱们大事所成一同向圣上以死谢罪”

    胡道转身瞧着十三副司,这个不足四十岁的儒者总是令人惊奇,这也是胡道提携他的原因但在南门作为副司,他上面有监司,正司,宗主,门主,其实过得并不舒坦,出力最多,却总不讨好但这个副司总是那麽乐观,胡道都有些羡慕了或许是同事的鼓励让胡道拾起了一些信心,他终于默默做了一个决定当胡道再转身时,但见他神情清和,眼韬暖光,坚毅的眼神犹如灯明,一瞬间便似换了一个人但听胡道说道:“传令,前十二正副司同时出动,人员一半,援助高士作为后盾,以虎坊庄诃之机关兽打前阵,合围逍遥城,一决死战”

    这些诸宗都没有反对,命令一下,整个南门都沸腾了胡道这一招看似不明智,但作为南门一员都清楚这其中的利弊以前南门的策略虽然看似精湛,却连总坛都丢了,如今被那些患匪迫得四处逃窜如今胡道将南门的一半实力摆在逍遥城前面,纵横门若想战决,必然会想方设法应战,这是正邪双方都需要的然而这一切对南门来说实在太残酷了,这将会有大量的人在这场大战中消逝胡道如此而为便是在血腥的杀戮中让南门彻底的洗礼面对这样的决定,正司们甚至都看到了自己将是消逝中的一员由且如此实在太不明智,南门的建制奢靡已久,他们自然知晓其中的利弊,只不过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不愿提罢了于是一众人都来找胡道理论,找来何进告状,向四宗主谏言,纷纷扰扰,乱成一片甚至有人在说胡道排除异己,意欲独霸南门实则上在性命面前,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谁都不愿在唐玉,胡道这些所谓高士的领导下丢了性命

    何进与胡道,四宗主,几个副司皆沉默不语,聆听着这些吵闹的人声突然何进走向了那个说胡道排除异己,独霸南门的六正司,诸正司皆翻身后避,唯恐避之不及,在南门他的权利实在太大了六正司却没法避开,他已不知被谁点中了大横穴,身子只有一边能动,即便如此他甚至感到了末日的来临即便只剩下半边身子他仍旧向后坡着后退,远离何进何进只是盯着他一言不语,深邃高傲的眼神,盛气凌人的风度让人心生畏惧六正司哀声说道:“监门深受圣上天恩,不可被奸人所惑,同流合污,将南门推向深渊啊”何进淡淡问道:“你有何办法?”六正司说道:“此战非一朝一夕之功,监门万不可急功近利呀,这一切该诸司共同参讨才是”何进点点头,似是有所动容,说道:“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七正司上前说道:“在下愿为戚正司之言”有人领头,顷刻间又有四个正司出列有几个本想动脚,但涉于刚刚何进在堂内的杀戮都忍了下来如今他们这一众聚众闹事,不遵循门规,不遵循上令,失礼上令,失礼的背后便是最原始的杀戮

    何进瞧着几人,挥手让没有加入的诸正司撤去这样的讯息再明白不过了,诸正司惊骇之余皆向后疾奔,连下属退礼都不顾了剩下的几司直感大祸临头,却不敢逃,真若逃他们死得更快六正司本以为有了数人的支持,监门将会有所考虑,万想不到他竟然要将自己这一众都杀了想毕,六正司喝道:“何监门,上下之间,同事一场,岂可随意杀戮,士可杀不可辱”何进突然仰天狂笑,突然冷声喝道:“看看你们的内心,里面只有恐惧和怯懦,忘记了上敬下礼,忘记了家国安定,忘记了生死不惜,忘记了逝者的牺牲,你们、、、、还有何面目说这句话?”倘若是别人说这句话,诸司是不会服气的但何进说这话,不仅因为他是监门,或者是皇帝最信任的人,而是此言说到了他们的内心深处,而何进本身便有这般令人屈服的霸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