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纵横之道(41)

纵横之道(41)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见大战一触即,奔月起身说道:“有何事可说,在我身前动手,尔等有识否?”奔月显是动怒了Δ81 中Δ 文网ww『w.Δ81zw.com慕秋白平复心绪,知自己意气用事了当下向奔月一礼,说道:“我所寻之事你竟知晓,今日请如实相告,不甚感激”本月幽幽说道:“你竟然学会了感激,这究竟是好还是坏呢?”慕秋白反问道:“你觉得呢?”奔月摇头说道:“他叫御留香,并非当年的冥王”堂堂纵横派大弟子一言,慕秋白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叹道:“冥王,一个令人多麽恐惧的名字”

    奔月说道:“此剑他掌握三十多年,虽然杀戮不少,却都非善类,如今家师已寻得破解天罪之刃嗜血之法,来日即有分晓”慕秋白本有千言万语欲找御留香询问,但奔月此言他又不得不信,只觉如此真假难辨之言难以抉择,虚虚实实令人捉摸不透,他并不喜欢这种不清不楚的结果慕秋白向御留香问道:“此剑你从何处得来?可识得冥王?请赐教”御留香说道:“不如咱们打一场,唉,单打独斗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似是觉得自己太厉害,御留香一时愁眉苦脸忽而灵光一闪,喜道:“我只用五成功力好了,如此可就打不死你们了,哈哈”似是觉得这个主意太聪明,御留香喜得又蹦又跳慕秋白走到御留香身前,冷峻的双眼直透御留香内心御留香心神一紧,赞道:“好阅历,吃我一刀”言罢,但见天罪之刃骤然红气冲天,飘散着浓厚的血腥味儿,耀眼红光在烈日照耀下殷红如血庞大的刀气已封住慕秋白周身如此凌厉狂妄,却严谨然的武学当是惊泣鬼神如此平凡的一刀,气韵之间,竟然毫无破绽

    但慕秋白已做好了应对,六剑挥动,五分飞天乘龙斩华丽而出两股庞大的劲气交融骤然间迸裂四散,大地震动,方圆十数丈气劲纵横,凉亭草地已蹦毁殆尽,围观之人皆向后闪避御留香与慕秋白巍然不动,皆神色肃穆,前者之肃穆为凝重,后者之肃穆则为震撼御留香一收天罪之刃,神色一松说道:“能有如此地步,嗯,全力之下你能挡住我两招”慕秋白没有说话,此人之实力他终有领教,伏魔刀豁然回鞘,转身离去御留香喝道:“喂,你打翻了我一桌好吃的,可得还给我才是”慕秋白反问道:“乞讨别人之食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可以为生?”说罢凝重而去御留香脸部抽动,久久不语,忽然灵光一闪,唤道:“你需要的秘密定不会令你失望,你竟打不过我不如拿钱来买”慕秋白停步,冷声说道:“一千两黄金”御留香双目吐出怒道:“如此秘密竟然只有一千两黄金,你,你、、、也太不值钱了吧?”慕秋白不再言语,已快出了院子御留香哀叹道:“那就一千两黄金,你且拿来我便告诉你秘密”慕秋白终于停步,转身走近,不再言语

    御留香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咣当一声,天罪之刃又被他扔在了地上,自己在地上坐了下来奔月问道:“你也缺钱?”御留香说道:“我好久没用过钱了”奔月不解道:“怎讲?”御留香笑道:“我如此厉害直接抢便是了,何需买,你真笨”慕秋白冷冷说道:“你若在考验的我耐心,你会失望的”御留香眼珠咕噜噜的转动,神色滑稽,说道:“我此次出来便是帮奔月小弟杀人的,顺便让老头帮我克服这把刀的嗜血之症,我今日之耐心你该庆幸才是”慕秋白应道:“我已庆幸,你说吧”御留香满意点头说道:“冥王是谁我没见过,但这把刀是我在华山上的洞中寻到,因此便将刀捡来了”慕秋白沉思说道:“看来一千两黄金太贵了”御留香说道:“错错错,在这把刀之外我还寻到了一册“纵横四方”的刀谱,即是我刚刚所施展的了”

    当年冥王之名是御留香的第三个名字,正是宋朝初立十五年其时武林大乱,冥王持天罪之刃在武林盟与逍遥城的争斗中顺手牵羊,大肆杀戮武学之人,甚至连平民百姓都不放过许多江湖豪侠,甚至嘿道人物都愤恨不已,为此而牺牲诸多性命,引得武道七宗来攻,七宗仍旧伤亡惨重也正是因此,武道七宗死在冥王刀下的好手不在少数,最后引得武道七宗联合诛伐却不曾想联合未成冥王先制人,袭杀沿途各宗,各宗最后竟然大败而归冥王能有如此准确的路途讯息,自是七宗中出了奸细,为此诸众皆闹得不愉快,不欢而散此后各宗虽有追缴,无奈冥王身具至高邪功,又有天罪之刃在手,诸宗一己难以成势,最后只得罢了倒是冥王不知如何得罪了宋庭,引得太祖皇帝赵匡胤创立东门,倾国名士之利,重创冥王,迫得冥王退隐,这其中除了东门的打击,各宗也在其中出力如今冥王已不在,御留香携刃重出武林,无论他是谁,必将引来一场武林汇集,慕秋白只是开了先罢了

    对于冥王的武学,见过他的人大多已死了,没死的至今也老死了,算起来冥王即便活着也有百余来岁了不过天罪之刃正是因为嗜血,才有其长生不老之灵性,眼前之人究竟是御留香还是冥王,慕秋白无法判断他看向了奔月,奔月说道:“他是我家师尊收的第一个弟子,后来出门便未回归本派”慕秋白说道:“看来他年纪不小”奔月说道:“我今日说这麽多,是不愿再因此而起争端,他也是这麽想的”慕秋白看向御留香,御留香叹道:“为了这一把破刀死了这麽多人,我虽喜欢杀人,却不喜欢欺凌弱者我今日之耐心也是不小了,你竟然不信何需再问”慕秋白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何百年来不曾见过你,甚至是你的名号”御留香说道:“你自己孤陋寡闻,如何质疑我?”慕秋白应道:“这并不能作为理由”御留香点头说道:“不错,我花了十年才将纵横四方的刀谱参透,再花了五年让其更加精进纯熟,随后被老头找到,抓了回去,说我不该拥有此刀,如此至今才放我出来,叮嘱我不可再走前人之路,我所言够详细了吧?”慕秋白将信将疑,但这一切奔月并未反驳,想来是不假

    慕秋白豁然转身,不再言语御留香叫道:“我的黄金呢?”慕秋白说道:“我腰疼你自己来取”御留香怒道:“我不要了”随即走到奔月身旁说道:“我可穷死了,看在我帮你的份上总该有所表示吧”奔月说道:“简单,杀一个人扣一千两,救一个人五百两”御留香问道:“黄金?”奔月应道:“白银”御留香不服气道:“纵横派如此有钱,怎的如此吝啬?”奔月说道:“看来你嫌多了”御留香嘿嘿笑道:“那我还是出去抢好了,最近你们杀来杀去的,杀几个商贾巨富可比这划算多了”奔月冷声说道:“只需你动手,我便不会让你有生存的机会”御留香神色一沉,叹道:“完了,我武功这麽厉害,怎麽这麽穷啊”说罢,竟然嗷嗷大哭起来

    奔月问道:“你此次出来的目的究竟是甚麽?”御留香擦擦眼泪,恨恨说道:“给我十万两黄金我便告诉你实话”奔月摇头说道:“骗死人不偿命之人,不买也罢”御留香失望道:“一万两总可以吧?”奔月摇头说道:“你需要钱我随时给你,但我必须明白你此行目的”御留香叹道:“你都不相信我,我说了有甚麽用?”奔月说道:“只需你说的真实,我相信”御留香摇头说道:“骗死人不偿命,你不惧?”奔月摇摇头御留香点头说道:“我这些年做坏人做腻了,想试试做好人的感觉,这个答案如何?”奔月问道:“这样的答案的确令人期待,我很想知道,你究竟为何会有如此想法?”御留香摇摇头说道:“我说是老头让我来的你可信?”御留香所说的老头即是姬沄,这个称呼百十年来都不曾变过对于外人来说这是个不尊上师的名称,对于姬沄来说却是个意味深长的称呼了

    奔月点头说道:“我相信你,竟然你决定做个好人,我们尽一切为你安顿”御留香疑道:“你真的如此相信我?”奔月说道:“师尊为何不动你?因为他始终相信你的本心并不坏,是这个世间的沉沦让你迷失了自我曾经我们有心,只是你无意而已”御留香眼放精光,戾气迸,沉声说道:“都是些自称正派的迂腐之人”言语中怨念甚重奔月反问道:“天罪之刃杀戮无数,难道你认为这也是世间的沉沦?”御留香怒道:“杀人非我本意,刀灵失性与我有何干系?”奔月说道:“不愿承认自身的过错,这便是你执迷不悟的原因”御留香怒道:“你有能耐怎的不用此刀?”奔月摇摇头,已对御留香失去了信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