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风云际会(6)

风云际会(6)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御留香不愿与这些人缠斗,哗然间四大隐士虽然齐名,平日却甚少相见,但以四人的武学修为,自不缺默契即是如此四人联手仍能让御留香轻易避开,这般分身之术其实并不算高深的武学,但以百战论道,唯姬沄所成才有八道之神韵这是在急的奔行中,转换方位的次数,其步伐,内息皆需极高的武学修为,当前所见,御留香与百战论道之姬沄似乎不相伯仲但以形观势,御留香纨绔不羁,神韵全无,却有如此修为,当真令人难以捉摸如此想来,慕秋白约战御留香恐是凶多吉少

    御留香窜到陈之道身前,问道:“小岳父,你女儿呢?”陈之道对此人竟是忌惮,又是不喜,但他缠上爱女又令他无可奈何这人虽非纵横门之人,但奔月先前对其防备可谓极致,如今又放他出来,可见对其已放心,如此重视,自是与纵横派关系匪浅四大隐士中唯有魏野参加了百战论道,自知其中渊源不浅,是以纵横门诸众对御留香在谨慎的同时,又有一份薄面陈之道应道:“小女已被北宗之主请去,暂不在居内”御留香似是深信不疑,说道:“北宗之主嘛?甚麽名头?难道北方都是他的了,吓死人了呐,我找他去哎呦,他若对那只母的起意,我可就亏大了”说罢,不辞礼即向仙侣山庄赶去

    望着御留香遁去的背影,瞧出了几人的担忧,林逋微微笑道:“此人一出必是早有所断,诸位何需挂虑咱们四人甚少聚集,居内美景尚且瞧不够何以担忧外事,诸位请吧”说罢,只身入内

    当御留香见到陈诗语时,她正在慕秋白的小院内品茶御留香上前即问道:“诗语小甜甜,你且嫁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谁对你不好我便将他们全杀了”陈诗语摇摇头,应道:“我之终身岂可强为,小女子不堪此殊荣”御留香似是至此才知陈诗语并不愿嫁他,极是失望,咕咕说道:“那你要如何才肯嫁我?”陈诗语摇头说道:“我也不知”御留香突然冷冷说道:“我瞧上你了,这辈子你都离不开我,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说罢又自大笑起来慕秋白饮了口茶,说道:“明日逍遥阁,慕秋白恭候御留香一战”御留香奇道:“我为甚麽要和你打哦,你想探我的虚实都说我跟冥王没干系了,老子不解释,你们又能耐我何?偏不与你打,一不小心把你打死了,我也差不多死了如今碰到诗语小甜甜,我更不能死了”说罢,即向陈诗语瞧去神情及是痴迷,似是要将她全身瞧个通透慕秋白豁然起身伏魔刀黑光闪动,磅礴一击斩向御留香

    御留香天罪之刃随手横空,锵的一声闷响,天罪之刃脱手而出,御留香左臂疾挥,终究没脱手这一击显是激起了御留香的兴趣抬头看向慕秋白,摇头说道:“我吃菩提果的时候你还不知在那个女人被窝里呢吃了四颗而已竟敢与我一战,你可是有病麽?”慕秋白暗暗心惊,看来此人与姬沄关系匪浅他是凭着教主与姬沄的交情,方至今日才有每月纵横派一颗纯血菩提果的服用几月以来,慕秋白的武学已是一日千里了但能凭着这一交手,便能断出他服用菩提果四颗,可知其武功高出自己不少正是如此慕秋白没有退却,而是激起了他的心绪,这样的人正是他需要经历的,为此他将不惜性命

    陈诗语隐现担忧之色,但知北宗之主岂是毁约之人,又是无奈眼见陈诗语如此深情,御留香醋意大,怒道:“好,我且与你一战”接着又扫向陈诗语,笑嘻嘻说道:“诗语小甜甜我且送你回去吧?我已应战了”陈诗语眉头微皱,但身为隐宗一脉,不拘方圆,并不如何憎恶,即起身向御留香一礼,说道:“小女子一礼相为,还盼前辈知礼相对“御留香却大大摇头说道:”我可是要娶你的,你叫我前辈不怕天下人耻笑麽?“陈诗语应道:”前辈说的是“御留香只感这小甜甜与众不同,更是大有兴趣,说道:”你喜欢叫前辈那就前辈好了,我会让你嫁我的,反正谁娶你我杀谁,哈哈,我怎麽如此聪明,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说罢,转身去了

    陈诗语美目不惊,深邃有识着实让慕秋白侧目,恍惚间她与教主倒是有一丝神韵虽稚嫩,这样的女子却不可小觑这次前来相助的隐宗大家皆是成名已久,享誉武林的高士,人手虽不多,却都是参知有度的高杰,纵横门对其待遇是门内最高的这时院外传来冥网密奏,展开一阅,原来是朝局变动,寇准辞相,王旦拜相之详细想来他竟收到此奏,如此大事,纵横门恐怕也开始知晓了慕秋白有意一探陈诗语,递了过去陈诗语一观即是秀眉微皱,知慕秋白之意,说道:“当朝宰辅虽多,前有鬼老赵普,此寇准可谓第二人矣“慕秋白问道:”因势罢相,当年赵普正是因此重创仙宗,老把戏了“陈诗语摇头说道:”因势辞相为实,但若贬去陕州却是大大不妥,其南来把握相当大此人之智,决断有行,必将引动变局“慕秋白道:”看来你还有话没说完“陈诗语道:”天下舆论是皇权都不敢轻易逾越的,这烫手之人究竟如何处断即看上令了“慕秋白目光中有一丝赞许,常人可难以逾越这样的意念,不为一朝宰辅所动

    陈诗语起身说道:“我欲出城一会故友,还请宗主转告家父,蕙兰不胜感激“慕秋白应承了,却在陈诗语稚嫩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涟漪,那是心灵深处的情感波动

    夕阳斜照,春波碧澜,苏州太湖畔,陈诗语再一次来到这里,美景依旧,却不见石上之人实则上这里虽是湖边的一块高地却非是欣赏夕阳的有利之处然而他的眼中却对此处有着难以理解的痴迷,尽管只是短短的三年,短短的三面之缘,她却似懂非懂面对这个尘世,方圆之内,身为隐宗一脉,如此朦胧难明,似清非清,似浑非浑,那股高傲,那股寂寞,那股悲伤,那股喜悦,尘世间的经历似乎都在他身上有着常人难以承受的沧桑

    她已在此等了三天,只有静静的等待,或许期待,或许忐忑,究竟是情爱的偏执还是友情的牵绊,她已无法分辨不需长久的相见,只需每年一度的会晤,那相见瞬间,已是这天地间最美的时刻这样的等待她只给了自己七日的时日,时日一过即便是遗憾,她也不会再犹豫,缘分已尽矣

    依旧是鬓紧束,白衣如雪,银丝杜鹃纹饰,背倚长剑苍白如雪,杜鹃纹饰,更添风韵一番文士之清雅,竟有男子的刚烈亦有女子之优柔,清雅婀娜的背影却隐藏着让人难以察觉的戾气,那是淡漠生命所展现的气息三年了他都是同样的衣衫,那股孤冷见到她亦是一松,有忐忑,或者还有心安他展手示请,跃上巨石,傲天而立,眼望斜阳,陈诗语随就,只是静静的站立,通常她们都会在此站上一个时辰才会有交谈

    同样是两艘楼船前来,水手们放下其中一艘,即乘另一艘远去八灯齐耀,桌上只有一壶茶,两个茶杯和一柄剑,他的剑是从不离身的她相信他若要杀她,他一定不会犹豫,但他还是来了,她抵挡不住内心的期盼,或者还有御留香的骚扰二人静静的凝视对方,究竟是仰慕,情爱,挚友,相知,或许他们也说不清楚其实即便见面了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言语,他们所期望便是两个人在一起说说话,不谈过去,不谈将来,也不谈风月,甚至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许久他说话了,念道:“陈诗语“陈诗语一怔,确实在武林中打探她的名字是在轻松不过了,而她却不知他的名字然而即便有心一问,陈诗语又有忐忑,突破这个界限或许再也找不到相会的神韵了见陈诗语不语,他续道:”我叫羽千古“陈诗语仍旧是一怔,不解道:”为何告诉我?“羽千古道:”这样的相会对我来说是束缚,我的命运是不能受束缚的“陈诗语芳心大颤,问道:”你我不会再见?“羽千古微微摇头,说道:”是的“陈诗语心头一苦,很想问为甚麽,但又何必问?她终究没有问,只是沉默羽千古站了起来,似要离去,陈诗语终究忍耐不住,问道:”给我一个理由,遗憾是不能弥补的“羽千古应道:”所以你我不必再见“说罢,已动身走开陈诗语心绪大乱,如此情景又何曾想到过,他又为何如此决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