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风云际会(31)

风云际会(31)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少英将百炼峰的经历说了,只是平淡无奇罢了,便似出门做了笔生意,姬灵霜没有再做停留,开始向蜀山赶去』『8Ω1中 文』』Δ网ww w. 81zw.com她不急,因为她们到了蜀山便等于纵横门迁移结束,宋庭定会在试探中开始进攻蜀山蜀山虽然险峻,但近十万人迁移过去,衣食住行皆是难以算计的如今的川蜀虽迁移了大量百姓刚刚恢复生气,但一下子解决这麽多人的吃喝,纵使纵横门调度有方,始终有所不能为尤其是四宗分散四路,虽有牵制宋庭之意,但蜀山才是宋庭的主要目的于是路上张少英一家走得很慢,有了大管家角羽的配合,双使亦不用跟在姬灵霜身旁,纵横门的一切调度皆为双使所能如此的信任,如此的重视,诸众都对这二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运筹帷幄,张弛有度,老练熟道,这不仅让张少英想起了两个人,于是张少英不经意向姬灵霜问起了陈坦秋的踪迹的确,自从离开玄天派,便不曾见过他的讯息了,曾经张少英问过一次,逍遥说陈坦秋根本没来过逍遥城

    姬灵霜微微一笑,说道:“这可是纵横门的大秘密,你可不要说了出去哟”柳燕在一旁娇笑,张少英知道姬灵霜如此神情自是不会说了然而张少英此时脑中所闪现的却是百炼峰那些美貌不可尤物的女子,于是张少英起了报复的心思眼见张少-↗长-↗风-↗文-↗学,∷.vx.n@et英动手动脚,姬灵霜冷眉一横,故作不屑,应道:“哎呦,我怕你是怎的?就怕你不甚久战”张少英怒道:“岂有此理,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郎君的厉害”柳燕在一旁微笑不语,脸颊生晕张少英心神一荡,索性将柳燕也拉了过来柳燕急忙挣脱,斥道:“我可没得罪你”张少英淫笑道:“娘子何须多礼,且快快宽衣吧”柳燕知拗不过他,但要自己故意脱光了衣服去任他糟蹋,她羞也羞死了索性车中一躺,香被蒙头,不理他了姬灵霜正有兴调戏丈夫一番,却见柳燕如此动作,不禁叹道:“这样也行?”张少英嘿嘿笑道:“今日你们一个也逃不了,哈哈哈哈”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拇指大的红色药丸姬灵霜啊的一声,惊道:“你哪里?”话未尽已知张少英这春药是哪里来的了张少英拿的正是百炼峰的药在男女一事中,这天仙丸在武林是相当出名的柳燕耳听得姬灵霜的惊叫,瞧在眼中更是又羞又忿,怒道:“你、、、、、、你、、、、怎的?”她从未想到张少英竟会有如此主意,他又没毛病以前她只是听闻,真想不到他光天化日竟然将这搬羞人之物拿出来炫耀张少英在柳燕娇嫩的脸蛋上摸了一把,嘿嘿笑道:“娘子莫担忧,今日得让这个美人尝尝他郎君的厉害”说罢张少英一手搂紧的姬灵霜的身子,笑道:“娘子且看郎君吃几颗为好呢?”姬灵霜一时尴尬不得在房事上张少英总觉的斗不过他,总被她戏弄虽然张少英不说,但心中还是有所心意的,只是他并不在乎了罢了一个女人只要能将一个男人侍候的服服帖帖的,甚麽他都能忍受,今日吃药不过是好奇罢了

    姬灵霜一番思虑笑问道:“里面有几颗?”张少英一愣,他自向福叔要了这个药瓶,便未曾查探过尴尬之间说道:“十来颗总是有的吧”姬灵霜哈哈大笑,应道:“这药可也有男女之分,你不知道麽?”张少英笑道:“当我是三岁小娃麽?”姬灵霜莞尔一笑自一旁的木匣中拿出了一瓶与张少英一模一样的药瓶来,只是花纹有所不同张少英有些奇了,问道:“你怎的有?”姬灵霜应道:“我有的是钱,还怕买不到这些小玩意儿?”张少英问道:“你想怎的?”姬灵霜应道:“郎君觉得我能吃几颗呢?”此药福爷取来是便曾告诫,切不可多食,一颗足矣,多则伤身致残他虽有心一试,却多是唬唬姬灵霜,见她不上当,又见柳燕抗拒的神情,只得将药扔了姬灵霜笑嘻嘻的放回药瓶,媚声问道:“不吃了麽?”言语亲腻如甘露,听在耳中犹如神魂颠倒,飘飘欲仙张少英顿一个机灵,这般精纯的媚术,姬灵霜可是与他说过的,知自己无法胜过姬灵霜,只得落荒而逃,倒引得二女娇笑难耐…

    次日,张少英刚醒,营地便接到了秘奏纵横门左路军三门主无涯受到大批不明攻击,身手不凡虽是蒙面,但儒气散,当与南门余孽无疑所部伤亡三百零七人,歼敌八百二十三人,俘虏一千二百三十人这样的的战绩,面对于南门的人力,自是不足为奇也即是旁晚,收到了纵横门右路军六门主的秘奏,所部同样受到不明身份之人的攻击,袭者高达三千众,声势浩大七门主与八门主因正在蜀山安顿人员事宜,六门主一人独木难支,尾难以相顾,纵横门伤亡高达九百三十六众好在这是纵横门撤离的第二批人员,熟道熟事,加之人数高达三万众,很快便将来袭之人击退,歼敌五百六十七人,俘虏一百二十人,余众皆逃窜远遁自纵横门撤离以来,这可是第一次受到攻击,但两拨人皆儒气甚重,与南门干系匪浅

    姬灵霜没做理会,由纵横门双使判断的事情是不会有错的,南门已经垮了,根基难以再复,余孽的攻击代表的是南门末日的衰退宁愿一死以报国,而不愿回归南门,这样的南门还有甚麽期望?

    姬灵霜一众走得是中路军所行之路,剑秋,曼莎,清清三人率领的中路军,加上周遭护卫大多是武林中顶尖的高手,又有奔月,御留香,倒无人敢犯倒是张少英,沿途瞧见了几个匪寨,杀人放火,罪恶难赎,一声令下,八个山头一千二百余众竟然一个没留,只剩下一些小的,受迫害的女子放任自去了每当张少英做这些事,姬灵霜,柳燕二女更多的是感叹和欣慰,这个丈夫总能让这些事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变成恰当,而又不失仁善,恩怨分明,他是一个讲情却又极端讲道理的人

    而远在南来路上的寇准,则开始调动黑暗四处打探消息,并利用皇帝赵恒的八方地网搜查福建路的药宗不出三日即查到了药宗大长老陈琦所住的民居,并派出大量黑暗秘使前去围歼,同时下令如今不足两司的南门倾力协助如此动静自是让黑暗中的慕秋白有所注目,如今冥宗在南方非是他一宗,此时冥宗东宗之主皇甫依已悄然而来一个五十来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高尚的生活锻造的是高贵的气息整个冥宗几乎是阴盛阳衰,五宗唯有他北宗之主为男子身在冥宗,如此高位,她们的生活是皇帝都难以比拟的,每年的个人花费高达数百万贯教主对属下一向爱惜,于是冥宗五宗之主,钱用得大,却也挣得不少

    这一次,冥网看了讯息,大长老陈琦早已不在洪州了皇甫依淡然推测,寇准不过是想引蛇出洞当下二人一合谋,决定将计就计,与寇准打一场事实上,对于这一战的胜负,二人早已了然于胸慕秋白的北宗这时调来了九十一刃流,还有北宗正制北宗七界,大界主啼君,三界主天玄二女,皆是冥宗老人了,均年近一甲子虽年岁已近,却徐娘半老,素黛嫣然,其豪迈内敛之风韵较慕秋白亦不知高出了多少武道大量的人力汇集,寇准身在北方,黑暗与南门又互不统属,难以统一,这一战自是凶多吉少

    于是,皇甫依领着东宗九路冥卫,东宗十六坛三位坛主,浩浩荡荡三千余众加上慕秋白的北宗四奇观,大界主,三界主,以及龙隐的三十昌龙卫,奉营四百一十护卫,浩浩荡荡两千余众向洪州城赶去龙隐一向是神秘的,他身边的昌龙卫是教主的私人护卫队,奉营则是冥宗历代教主的护卫营,虽不足一营,却足以媲美千军万马反倒是令皇甫依与慕秋白惊奇的是,两宗自后袭击黑暗,白龙领导南门打斗一番不敌两宗,败退而去,只留下坚守秘令的黑暗三千余众殊死搏斗

    好在所处之处非是闹市,而是闹市不远的一处民居宅子宅子邻水,所处之地并不开阔,诸多的人力难以挥加之黑暗秘使阵势转换自如,东宗与北宗又从未共处事过,两军各听军令无法协调,一时竟与黑暗斗了个旗鼓相当让皇甫依原本对黑暗不善群战的传闻有所看待,一番死拼,伤亡百余人,两宗便下令撤军好在寇准令时说过,各门主有便宜之权,眼见武道势大,难以重创,当下两门主下令隐匿这番动作颇大,为的非是这一场的胜负,更多的则是盯着在撤退中留下的破绽如此众多的人力,总不能时时在一起,每日的吃喝都得顾忌于是在撤退中留下的破绽便是两方都需要的,洪州城百姓十几万人,要藏下几千人当非难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