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各显神通(56)

各显神通(56)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倒是张少英的随行部众,跟随主子最长的都有快两年了,从没见过他今日如此神情81中┡文网ww*w.ん81zw.com身为箕坛之主,有号令在前,各部属下虽是焦急,却不敢违背号令倒是邝佐忽然明白,暗叹好高明的一着啊!他张少英是谁?这世间还有甚麽名利可入他眼中,威严御下才是他所缺失的根本,如今这个年轻主子成熟了,他要走自己的路,一条肯定不属于纵横派的路

    张少英不在本以杨管家为主,但张少英却让他留在了营地,剩下的便是八角卫副使明珠和一帮子斥候令了,他们突然一下子没了统帅人群中唯有月仙,夜虚,风神三人未动,不动的理由很简单,待张少英危急了,他们才能动手,日前张少英与三人的约定,白纸黑字,出了任何问题,皆怪不到三人

    武林盟本在溃散之中,听得张少英前来本自欢喜,陡然只见到龙湘子,张少英等五人顿无不诧异,纵横门的那些人呢?

    这时,闻得天际有人朗声念道:“为所当为,价非估值,近及一利,傲红尘,你这麽做且是掘坑自掩”这几句话说的锵锵有声,沉稳大度,不怒自威,当非凡者许多人瞥眼看向东面,但见东面飞翅黑压压一片,至少有两三百架之多,装饰竟不属于天煞盟,亦不属于武林盟诸宗这时的高丘岭天煞盟其实也已经四分五裂,傲红尘都不知自己杀了多少人了他跟这些人无冤无仇,偏偏激的竟然是这些人毫无畏惧,至死方休的决心

    天际的不明飞翅开始向高丘岭投放人力,却连施驾之人也下来了,吴蕴紧盯着这伙来历不明之人,见他们开始与天煞盟杀手厮杀才暗暗松了口气花易玄说过,这种舍己为人之事诸宗是无法尽力奉献的,一切只能靠武林盟自己很快,这伙来历不明之人吴蕴与颜回均瞧出了端倪,戾气甚重,下手狠辣,混乱中已经在高丘岭上占据一块地方尤其其中一部分人手持火把,弯弓搭箭射向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的天煞盟机关兽,一瞬间便有七八头机关兽着火饶是如此,天煞盟机关兽依旧不退,轰然6续冲上高丘岭,意欲将岭上越来越多的敌人赶下去,毕竟这麽多人聚在一起,也能伤到自己人,机关兽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傲红尘挥刀斩死了一名武林盟门派弟子,飞身跃到刚刚占据一席之地的不明来路之人丈远处紧盯着人群中间的一个蒙面白衫老者,沉声说道:“无常,我欣赏你的勇气但你不敢面对我”说罢,不及白衫老者应话,傲红尘的环刀疾翻中刺中一个前来偷袭之人的咽喉,顺势斩入另一人腰眼,招式行云如流水,轻捷精细无常哼哼冷笑,说道:“确实如此,我对你亦无话可说”但见无常一挥手,身旁蒙面人中一男一女窜出,攻向傲红尘无常身边这时已经有二十余众,均是清一色的柳叶刀,正是卧龙窟七大杀手的通用兵器七大杀手中,傲红尘击败过四位,亦是花费时间最多的杀手组织,无常正是卧龙窟七大杀手第一位之前卧龙窟英雄榜圈定十大杀手之排位,除了这七人,卧龙窟并未昭示另三人的姓名且这七人的名字很奇特,无常,胡说八道,魔仙陈,简如明,越天河,景依旧,若青霜,天下黑榜上虽有众人的名字,但究竟是男是女亦不可知之前卧龙窟英雄榜遭到傲红尘的倾力打击,损失殆尽,这麽久没动静原来在准备复仇

    傲红尘虽娇狂,却非莽撞之人,殊不知其心中早有打算若是对阵其中一人,三招之下傲红尘自认能击败一人,但若二人联手他便难以抵挡,在这人山人海的大战中更不好分辨好在此时有了机关兽的周旋,高丘岭上的局势渐渐得到暂时的稳固只是卧龙窟早有准备,携带的黑油对机关兽的蚕食正在增加不及细想,傲红尘抽身疾退,但那二人身手好不快捷,柳叶刀晃动中已然递到眼前,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来得两人正是胡说八道与简如明,加上无常,越天河,四人都曾被傲红尘击败过柳叶刀本该是双刀运用,但这些人对刀的运用完全出了武学的范畴,与三年前相比,他们的身法更加精进一开始选择退势,同时面对二人联手,傲红尘并未挥刀,胡说八道与简如明二人正自野心勃勃,陡然的一股明亮在阳光下颇为刺眼,待惊觉时已及咽喉,唯有翻身避开,简如明却觉腰间一麻,那是剑入肌肤的触觉,随即旋刀斩刃胡说八道较简如明先一步动作,当先立足,亦回刀救援,逼退来人定睛一看,出手的正是杀手难以忘怀的两个人,千古苍雪,遇田不孤他二人对这种随手拈来的杀戮并不感兴趣,眼见高丘岭上局势不利,又见不少天煞盟杀手渐渐在杀戮中失控,逢人便杀,便退回岭上清理岭上的武林盟部众,恰巧遇到卧龙窟杀手前来偷袭同为杀手,千古苍雪,遇田不孤对卧龙窟并不敢兴趣,感兴趣的是,傲红尘不能死,他们还想活,那傲红尘便不能死,同时他们也想看看,傲红尘组织这一切究竟要做甚麽

    尽管天煞盟的机关兽已着火了十余尊,但仍有二十多尊冲上了高丘岭捍卫了天煞盟的守势只是高丘岭毕竟地方不大,机关兽太过庞大,奔行起来更需空处,或许正是瞧中了这一点,卧龙窟才敢明目张胆的将人力投在高丘岭上这时的激烈厮杀已经完全乱套了,武林盟对于火烧机关兽的方法与用具,花易玄自在恭州集结时便曾让各门派学习,这时在骚乱中有了克制机关兽的方法,运用起来渐渐得心应手,天煞盟的机关兽已没有了之前的张狂倒是吴蕴与颜回二人,身旁的各部弟子加起来不足四百之众,这一仗实在太惨烈了,伤亡近千,光是在机关兽的践踏下,武林盟至少伤亡了三百之众,那一具具倒下的身躯,瞧得吴蕴与颜回恨不得亲身上前将这些畜生碎尸万段,二人甚至有了撤退的心思但细观战场,各方都已经杀红了眼,武林盟更不曾退却,猛烈的攻势,让诸多杀手们难以施展自身的极限,毕竟侠义之心在陈坦秋的正气倡导子下,各大门派耳听目染几十年,情义深重,此次又做了充足的准备,并无多少人退出,即便是退出的,亦是吓破了胆或者轻浮之人

    高丘岭畔,两宗与天煞盟伏军仍在激烈的死斗之中,有了机关兽的运用,天煞盟伏军便多了层屏障殊不知,两宗弟子自小修习武学靠的均是自身天赋与年复一日的修炼,对弈不以群阵为目的的群战是极为擅长的像冥,仙宗这些大家此时此刻亦是心血澎湃,激烈的杀戮中证明的是他们多年修习的价值他们不缺荣华富贵,不缺男人女人,只是为了本宗的利益活着,习武对他们来说似乎并没有明显作用,侠义为先这些他们更沾不到边,顶多在本宗金钱堡垒下适当收缩收入,即便如此,其中很大一部分也将被朝廷,商贾,各宗,隐形大家吸纳,取不到实际作用而这时的他们,不用再被属下护卫着,他们可以尽展毕生所学,在杀戮中体会到十年难得一遇的机会两宗在等,在等其他几宗前来武林盟也在等,在等花易玄的另一番谋划和援军至于天煞盟明显劣势,为何还敢在此大张旗鼓的约战?难道真只是为了在杀戮中的疯狂而已?这个答案看似理直气壮,却又让人忐忑不安,难以信服

    而有了机关兽的屏障,为了控制战场,玄雨太子,名汇双流这些领头人并未直接与两宗大家缠斗,其他杀手即便不敌亦能在一招内自保,这对于杀手来说便足够激战半个时辰,对于全力集中精神,肆意挥撒体能的所有人来说,这一战打得比任何时候都辛苦,却是如此快意,人生能得几回?相比较耐力,杀手明显要高于两宗,这便是常态与静态的区别猎物越疲惫,杀手便越兴奋,越兴奋便越拼命,不到一炷香时刻,两宗已有弟子开始气力不直,耗损过度,有力无气,疲于应敌而高丘岭后的高峰上受到火势的牵引,已然连绵一片大火,浓烟滚滚已近寒露,天气渐冷,落叶腐枝遍地,火势已然波及山腰似乎傲红尘早在高峰上并没有派遣多少人力,原本估计的天煞盟一千五百之众,这时明面所见都过两千,且高峰如此庞大,居高临下,傲红尘不可能不防守,粗略估计天煞盟至少有近三千众的人力方能成事且傲红尘身后有支持,竟然敢开战,必定有充足的准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