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暗流涌现(3)

暗流涌现(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姬灵霜噗嗤一笑,说道:“以前倒是觉得,只要你对我好,你便是将天下间的漂亮女人都睡了,只需你心里还有我81ww┡w.81zw.com然后阿燕骂了我一顿,说我自勉身价,不该惯着你”张少英微微一笑,说道:“娘子骄纵,你夫君我还是颇为自律的”说罢,搂着姬灵霜的右臂不自觉的磨蹭起来

    姬灵霜白了她一眼,张少英瞧在眼中亦是心花怒放,姬灵霜也开始学会白眼了,那股别样的娇媚着实令他有些痴狂姬灵霜盯着丈夫,有些恨恨的说道:“我可多少年没哭过了,真不知道你有甚麽好,害我如此牵肠挂肚,回来还被你欺负”听着妻子颇深似撒娇的言语,张少英笑道:“我也觉得自己没甚麽好”姬灵霜叹了口气,说道:“我跟聂羽当时是师父撮合的,当时他是杭州城文武双全的大才子,包括我前面的两个男人都不如他但他的心不在我身上,也不在纵横派身上,他的心在于天下众生”听到聂羽的名字,张少英倒没多大知觉,毕竟没见过其人张少英说道:“看来他的野心也不小”姬灵霜摇摇头,说道:“如果真实来说,他倒不是为了私心,甚至可以说无私,只是他想要的天下实在有些大了”张少英摇头示意不懂姬灵霜道:“那我给你讲个事情,你就能了解他是甚麽样的人了”张少英问道:“我需要知道这些麽?”姬灵霜说道:“你心里妒忌不想听,可又好奇不是麽?我还是告诉你的好,免得你心里总有个疙瘩”张少英默然以对,他想甚麽都瞒不过姬灵霜

    只听姬灵霜说起了那段不曾消弭过的往事,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姬灵霜刚刚武学大成,随姬沄从南海归中原,然后看中了聂羽的才气和根骨姬沄给聂羽出了三道题,第一道在感情和权利中选择,聂羽坚持要第三种,两者兼得第二道题是十个绝色女子和十万两黄金,聂羽选择了黄金第三道题是,人性和江山,聂羽选择了江山在当时的姬沄看来,此人颇有决断之法,言出必行,固执而不盲目,理性待事,确实是个人才当时的姬灵霜也较喜欢这种男子汉的豪气,一见倾心,将自己交给了聂羽但接触久了,姬灵霜越来越觉,聂羽的心思都不在自己身上其实后来想想,两人虽是郎才女貌,却非感情相投尤其是觉了世间竟有如此强大的门派,立时展露了自己的意图,希望能感化姬灵霜但姬沄并不同意的这样的主张,这才引来聂羽退出师门的极端聂羽是个心怀天下的才子,那一次,姬灵霜与聂羽在南方游玩,路过一处深山的猎户家前来收税的三个粮差见色起意,玷污了猎户的妻子,猎户不愿家丑外扬,翻尽了家中的值钱物事欲平息事端姬灵霜清楚的记得,当聂羽来时,两个粮差肆意殴打猎户,另一个粮差还不断在猎户妻子身上搜搜摸摸,而猎户本是一身本领,却不反抗这些个粮差不过是个杂役,连官差都算不上,竟然如此暴虐!聂羽愤怒而出,将三个粮差打伤了猎户夫妻一瞧在自家伤了官差,惹祸上身,这些挨千刀的岂能放过他们?外边兵荒马乱的,又无处可去,好不易有个歇息之地,竟也不安稳了瞧着猎户夫妇的那份惊恐,恐惧,聂羽大声的斥责,没骨气,没血性随后聂羽偷偷将这三个粮差的事迹公揭,竟然也只是落个丈刑的惩罚反观猎户家,夫妻三人听到了外面的风言风语,最后怕官差报复,只得举家迁徙,一家三口被山匪杀了埋在路边,其妻在猎户面前又遭受了一次玷污,而猎户手中的箭竟然没有射出去一支

    聂羽就在一旁,他没有出手去救,却是异常的愤怒他气的非是战争劫匪的暴虐,也非是官差的压榨而是在各国战乱的情况下,只要能保命,似乎他们就可以忍受一切非人伦的侮辱,即便死也不愿挣扎一下因为在他们看来挣扎也是死,反不如顺来逆受,苟活下去这是战乱时候各国百姓的一种活法,尤其是猎户,渔民这些散户,为了生存他们可以忍受一切,而他们的统治者却还在变本加厉聂羽愤怒的是他们为甚麽宁愿窝囊的死去,也不愿反抗可即使反抗,不过又选出一个皇帝,他们接着心甘情愿的受皇帝奴役拿着老百姓的堆积起来的东西赏赐百姓,百姓还得感恩戴德,歌颂贤明这样的百姓,这样的国家制度,这样的君王,聂羽时常期望改变这一切那一次,聂羽将十八个山匪全杀了,疯狂过后,冷静下来的手段更令人唏嘘那个时候的官差多数皆有不法,这一公揭下来,从官差到县令,显到州,州到道,一路到朝堂就因为聂羽的公揭,鱼肉相食的人们,找到了为自己捞取利益的机会,自是极力排挤,那一次至少有上千人被牵连,两百多人毙命这类事在战争的肆虐下,随处可见,聂羽本着的雄心开始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指点江山,自己来做皇帝但姬沄深知此事的艰难,宗派也一向忌讳入朝堂,并没有松口姬灵霜虽支持聂羽的主张,跟姬沄闹了半年的情绪,也没成

    于是聂羽开始通过纵横派的财力私募人力,那时的他完全沉浸在改变天下,还恩百姓的幻想里最终冷清下来的姬灵霜,开始与聂羽有了分歧,最后聂羽选择了离开她,且以死相逼那一年是姬灵霜永远无法忘却的一年,那种倾尽一切,随后被抛弃的伤痛让她几度轻生,尽管聂羽再三歉意,许诺终生不再碰别的女子自那以后姬灵霜开始有些恨男人,一直以男子做药鼎练功,过了这麽多年也才慢慢放开直到张少英的出现,心绪的那一丝好奇引起了她的注意,以她自己的说法,该是想男人了吧,让张少英捡了条命不说,还捡了个大便宜

    当姬灵霜将这些说完时,张少英若有所思,一个责天下而忧的才子,虽有些固执,但不失为一番大义,比自己可强了不少姬灵霜沉寂了许久才悠悠叹了口气,张少英问道:“可是心里还有些想念?”姬灵霜摇摇头,说道:“真情见性每个人都会,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与你一样,那份亲昵感即便是父母也难以给予的,****之许虽令人牵肠挂肚,总归是乐大于苦”张少英问道:“嫁给我你真的快活麽?如此身份,嫁给我做小妾,天下人已经在背后耻笑你了”姬灵霜摇头说道:“你该知我不在乎这些外人的眼光,我自己过的快活才好”张少英叹道:“我张少英何德何能啊!”姬灵霜说道:“你不必以身份自卑于下,如今你已做的很好了,瞧不起你的人往往都是不了解你的人”张少英笑着将姬灵霜紧紧搂在怀中,说道:“咋俩之间若没有阿燕,你我定走不到今日,你我的性格差异不是一点点”姬灵霜笑道:“是我抢了她丈夫,她不仅不恨我,还帮咋俩牵线搭桥,我心里始终感激着她呢”

    “我不恨你才怪,我一个贤淑女子竟与你们同床共枕,天下人耻笑的可不止你一人”房内,传出了柳燕不满的声音,屋外的一切她都听在耳中姬灵霜笑道:“阿燕,我也没办法,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好”张少英轻叹一声,说道:“你俩一个娴熟端庄,一个犀利决断,为我这样一个浪子改变的非是一点点这便是人吧,感激在心,却难以控制一时冲动”姬灵霜坐直了身子,应道:“即便是碗软饭,你也比别人吃的好,而且管饱,教了你那么多,郎君大人还不解悟?”张少英笑而摇头

    这时柳燕也走了出来,坐在了张少英身边,张少英顺势也搂住了妻子的腰,这左拥右抱之美自是惬意无限当下张少英将张辰逸与南宫秀云的事说了,问二女的意见姬灵霜与柳燕皆摇摇头,示意丈夫做主张少英只觉一苦,叹道:“一边是兄弟姻缘,非我之事,插手不见的就好一边是宗派利益,孰轻孰重,马虎不得”柳燕问道:“事无巨细,殊无完美,且看你如何运筹了”张少英微微一笑,说道:“事已至此,只需南宫姑娘脱离南宫家,倒是可以考量”

    姬灵霜摇头说道:“这南宫秀云好歹是一家之主,为何委身与青舒?其中隐情不得不查,且你对南宫家了解多少?”张少英只感此事不同寻常,却又摸不出头绪柳燕叹道:“很多事非是人力所能扭转的,人家竟然委身,咱们倒不能羞辱了人家,更不能伤了你和青舒的兄弟情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