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暗流涌现(41)

暗流涌现(41)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少英这番服下立时催动真气吸纳,顺个三周天,只觉得体内说不出的通畅,神清气爽,极是受用,确实是一味灵丹妙药潘阆眼见张少英顷刻间便将金丹吸纳,不由暗暗咂舌,这金丹非是自己炼制的,而是拜师时所赠,一共三颗,第一颗献给当今皇帝陛下保住自己一条命,这一颗则是拿出来给张少英治病,极是珍贵便是自己服用都得小半个时辰,纵横派菩提果确实有脱胎换骨之能张少英自然不知,药坊,药宗送来的金丹要多少有多少,他很少服用,毕竟那第一颗菩提果就够他受的了端定方休,张少英道了谢,潘阆从怀里拿出一个包裹,似是一本书,递给了张少英,示意其翻阅张少英结果细细一瞧,神色为之一笑,才说道:“阁下看似主仆二人,神通确是不同凡响”潘阆说道:“我此次前来只想问张副盟主要一样东西”张少英道:“你想要太祖密诏?”潘阆应道:“正是”张少英应道:“此物已不知所踪”潘阆道:“但你至少翻阅过不是吗?”张少英微微一笑,让杨管家取来早已写好的文本交给了潘阆潘阆这一翻阅,看张少英的眼神都变了,倏然起身,躬身行礼,说道:“不愧是宗门之主啊,此举果真是精妙,老朽佩服”张少英起身躬身还礼,说道:“道家之事还望阁下多多走动,于情于理,此事终究会有真相大白的一日”潘阆应道:“张副门主位高权重,面子比皇帝陛下还大,今后行事还望多多仰仗”张少英笑道:“阁下何时这般礼貌起来了?”潘阆应道:“寄人篱下,太无礼总是不好嘛!”张少英哈哈一笑,随后屏退了众人,与潘阆独自密话

    待送走了潘阆,张少英神色立时黯然下来,回到帐中,盯着二位妻子的画像痴痴发呆忙过了这几日,三坛一门的事物也处理的差不多,纵横派的副职有很大职权,到需正职处理的事情并不多,但各坛各部各属各队大小事物即便副职已处理好,也需正职批阅才算完成张少英一人独掌三坛一门,若是再加上武林盟的事物,那非得活活累死不可武林盟主三番来讯询问副盟主近况,没有了张少英的武林盟,武林盟面对如此庞大的局面,财源立时枯竭不少,没有张少英的批示,一些大额的财源诸宗驻事根本不会承认张少英虽早已想到这些,也回过上令給诸宗驻事但为了张少英在武林盟中的权威不被削弱,诸宗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后张少英下令,除了纵横门,三坛各自归制,并上书大幕司,再度甄选三坛坛主男主人如此而为,表明了要撒手三坛部属不住向幕僚司进言,要男主人留下三坛幕僚司自是在帐中倾力挽留,张少英淡淡一笑,直言待大幕司下文书再论男主人这一说,一众部属不由暗暗赞叹其此举竟是以下而上书,亦是对大幕司的试探,毕竟离开了姬灵霜,他张少英究竟还有多少看待,尚需验证大幕司若是再度调遣旁人任坛主,自此归制,张少英便无话可说但若置之不理,甚至下令其督领,或者暂领都是对其默认,这可是纵横派的半壁江山于是一众人一面回仙侠山,一面等待大幕司的文书只是身后的八角卫,纵横卫达两千之众,天际上的飞翅便有三百架,颇有一股皇帝出巡的气势张少英倒是很少言语,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药坊的医师生怕有甚麽闪失,每隔一个时辰都会前来搭脉,班嫂领着侍婢队更是日夜照看

    张少英坐在马车中并不停歇,纵横门斥候司也忙碌起来一众人均能感觉到,男主人这是要对森狱下手了如此一来,三坛暂掌事心领神会,亦开始搜罗森狱的踪迹面对三坛传来的森狱讯息张少英自是明白,却也没有说甚麽

    横网如今虽在变革之中,但变革建制淬炼多年,这一番运作自是轻车熟道横网的斥候搜寻能力,再加上对诸宗的联盟,且以本身掌握的,如此一合计,不到十余日,便将森狱的大致范围确定了这番有谋划的探寻,横网得到的最终结果便是森狱总坛在大理国境内,随后张少英在空旷之处令三坛一门幕僚司议事对于这一类征战,几乎是纵横卫的事,再加上幕僚司的谋划,已然敲定了十余种方法张少英深深叹息一声,向众部属说道:“论临事起事,你们精纯熟到但即便如此,森狱便是真的亡了吗?杀手只是杀手组织杀人的用具杀手天下黑榜的背后何其深也,你便是将森狱下属分坛尽数刨了,不出十年其又再培养一批人出来,终究难以根治我知道,你们是为女主子,为纵横派,可这戾气之法便是解决之道吗?”男主人这一袭话让三坛一门皆是黯然,能够将森狱这麽大的一个杀手组织搜集出来,这已是不凡之事,杀手的隐匿之道何其隐秘?更别说连根挖起了这次会盟之所以能有如此程度,一是诸宗的人力,物力巨大的支持,以及朝廷的辅佐,才有如此情景但男主人所言非虚,且许多内秘只有男主人夫妇才能接触,幕僚司都无从知晓杀手之害何其久远?纵横派用过多少杀手做些非常之事?要想真正的解决杀手之患,那本身便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尽管七宗定侠言明不再与手组织有瓜葛,但真正遵守的又有几人呢?人不知鬼不觉之事,全无痕迹,这便是杀手组织用无所忌的关键

    尽管幕僚司提的方法很多,但张少英言明不可纵横派单独引火烧身,更禁止以暴制暴,须得中和处置张少英行事向来比较温和,一众幕僚司虽是见怪不怪,但终究是女主人受辱,这口气没有一个人咽得下,若非清楚男主人的性子,各幕僚司的上奏恐怕早已如雪花堆满了大幕司纵横派的幕僚虽无实权,六司同级,但行政决策皆出自幕僚司,再由主掌定夺,行政权威一直高于其余五司张少英本意邀请四方门加入,毕竟这次搜集森狱四方门代表朝廷出力不小男主人这一说,各部幕僚司均感其行事虽温和,但极有效力,朝武联合共襄盛举,确实不失为一条决策如今女主人虽不在身畔,男主人颓然,但处事之力尚不见极端,自是谁也不敢小觑

    当下张少英书写了书信,送往四方门,交由四方门门主郭晓

    这时,斥候来报,说有人拜见,拜贴上署名字素心,竟然是张玉依张少英倏然只感一阵不好,当下撤议,在小溪旁摆了茶案,二人见了礼,相对而坐相互之间二人对各自皆很好奇,张少英对张玉依的印象尚在南门大战之时当年虽被俘留在姬灵霜身边,但见面之后二人相拥而笑的情景至今尤为深刻恒山古时月之主与姬沄素来交好,乃为神交挚友,张玉依小时候姬灵霜都抱过,二人感情甚笃,她此时无端前来,想是与妻子有关

    张玉依虽未刻意去瞧张少英,但眉目之间,其竟然对自己的美貌毫不动容,甚至不起一丝意念,这究竟是定力,还是无暇此时亦不可知

    见张少英端坐如始,只是干抿了一口茶,并不言语,张玉依问道:“此时此景,此茶此水,甘之如何事?”张少英应道:“卿来如始,忐忑而不知何事也”张玉依微微一笑,指着溪水说道:“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沧浪之水你能留住一滴吗?”张少英心神一黯,应道:“不能”张玉依反问道:“即是如此,又何以强留呢?”张少英反问道:“甘之如始,过之便弃吗?”张玉依道:“其所言亦如是”张少英问道:“所意为何?”张玉依道:“人生如漫漫,流水亦匆匆,竟留不住,便只能放任而过”张少英缓缓问道:“此放任又何以言负?我心非绝,又何以言断?”张玉依说道:“是理不如实,世事烦琐,自当明心正典”

    说时,张玉依侧身从袖中取出一个信札,放在张少英面前,说道:“此书你可面友而观,不失为礼”张少英的手在颤抖,竟是期待,或许更是忐忑这番细细阅来,张少英倏然身躯一颤,气息渐乱,这竟然是一封休书,一封逍遥城律法下的休书,在逍遥城,女子名义上是可以休掉丈夫的姬灵霜着意于丈夫单宠一人,而冷落另一人,不意再事,曰夫失常,其意便是他偏心与柳燕而冷落于她张少英自认对待二女上,对姬灵霜敬重,对柳燕则是怜爱,此乃真情所在,非是模棱两可,刻意去避讳如今自己在妻子眼中便似一个负心汉,万死难赎可他又能如何?即便去死,身上所背负的这一切,如何对得起纵横派?对得起师尊?侠义信仰说放便放,到头来终究是个大笑话辜负了纵横派,也辜负了姬灵霜的期望和一番真情所向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