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4)

源远流长(4)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申屠月摇动门环,里面的人随即问了口语,申屠月嘿嘿一笑,退后数步,将手中的兑票揉成一团,抬手间,自门庭上扔了进去但听得门内咦的一声,随后便是一阵惊奇,大门立时拉栓而开,一人窜了出来,随后数人忐忑间蜂涌而出,任由大门虚掩,扬长而去御留香无奈摇摇头,突然纵声唤道:“羽千泷你的朋友来了,再不出来我可走了”声止,院内突然蹿出七人,皆是短衫长裤的仆人打扮,瞧得出功夫一不差申屠月瞪着大眼瞧向御留香,御留香尴尬道:“我把他们宰了不就好了吗?”突然御留香只觉腰间一麻,内息为之一缓,六脉沉淀,正是自己教给张少英的四相六脉点穴法御留香正想骂,内息却顺间上涌,险些呕红被此点穴法点中,除了外力,自身是无法解的,更不可激动,唯有沉息静气,方至端无便无害处倒是重耀与慕秋白两人有所瞩目,能够钳制御留香的点穴手法当非一般,张少英也只是出了一指而已,瞧不出内中名堂

    只见张少英身形一动,向那七个仆人扑去,再折回,提着御留香后腰跃上屋脊,几个起落,已然跃上屋宇群中最高的那幢圆楼屋脊,放眼望去,众人皆不由惊叹一片但见圆楼建在一条人工开凿的十字交叉河上,河流交叉中心处建有一幢四层高的天井高楼,当是芙蓉楼的舞池所在只是这些屋宇比较另类,与本地的屋宇区别颇大圆楼内院除了四条直道,便是花草相间,四季常青的绿树,装饰的极为鲜艳夺目院中尚有近百仆人在巡视,眼见有人侵入,正欲发作但听得有女子说道:“他们是我的朋友,并无恶意,还请放过他们吧千泷拜托了”声音婉转清腻,听着说不出的悦耳众人听得出,声音来自右面第十三间房当下几人几个起落,但见得窗起,皆翻身落下,鱼贯而入

    众人一入得房中,便闻到一股清新的兰花香气弥漫,入眼处,梁柱,纱幔,地毯,用具几乎一片清红,女子闺中之所,溢其皆全因圆楼之故,众人脚踏之处是为南北通透的长廊,左右才是房间只见北面尽处,一红袍女子侧立窗前,一袭背影说不出的清丽,如此神韵足见养性之极致尤其是室内的熏香,与摆放的兰花相冲,似有混合,似有排斥,时而清新,时而香氛,内息之间说不出的受用张少英当先开口,说道:“羽姑娘,些日子不见,佳人风采超群,此刻令在下倾慕不已”羽姑娘转过身来,亦是微微一笑妆容过后的羽千泷鬓发高筑,清淡之妆并不浓重,入眼一刻,仿佛仙女下凡,飘忽眼前

    羽千泷是羽千古为自己的女子之身而取的姓名,此刻瞧来,众人才发觉他不仅男装时候俊俏,女装的时候更娇美无双,洁美无暇若非众人知情,如何看,这都是两个人

    听得张少英调侃,羽千泷问道:“你如此夸赞过你的妻子吗?”张少英听罢,随即脸色一黯申屠月插口问道:“抓他是你的注意?”羽千泷腻声道:“不好吗?”申屠月叹道:“做你的朋友可真危险”羽千泷笑道:“但我想做的事你一定高兴”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羽千泷端来托盘,取笔上色,在御留香脸上画了起来一刻刚过,众人已有些忍禁不住羽千泷在御留香脸上画得浓妆又丑又脏,简直不堪入目申屠月瞧在眼里当是气血沸腾,慌忙搬来抬镜,御留香瞪眼一瞧,陡然身形一动,随即呕血狂喷,周身血雾溅起,众人皆闪身躲避只见御留香颓然倒地,身子不住颤栗张少英走到御留香身畔,正欲探脉,御留香身子竟笔直挺了起来,到将张少英吓了一跳,看来他不惧这四相六脉点穴之法但见御留香抬臂指向张少英,再转身一一指过众人,突然瘫倒在地,呜呜哭了起来张少英忐忑间唤了一声御师兄,却听得御留香咽呜道:“这麽丑的妆还是人化的?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阴霾啊!你们好狠的心啊、、、、、”羽千泷走近御留香,说道:“你再敢放肆,我便爆你跟下酆都的丑事”御留香啊得一声窜了起来,惊恐问道:“你何时知道的?”羽千泷哼哼一笑,应道:“我知道便可了你们提前来访,我这里也没甚麽好招待的,不过柒拾捌间内倒有你们想见之人”张少英应道:“该见时自会相见”羽千泷咯咯一笑,问道:“那你们这麽早来此做甚麽?”御留香一面用衣袖擦妆,一面说道:“听说芙蓉园的金花各个貌美如花,我们只想前来瞧一瞧,看看那个、、、、、”御留香一个狡黠的眼神,其意自明羽千泷道:“那你最好不要有这个主意这是朝廷主持的全朝斗舞大赛,仅这园中的一流好手便不下一百,除了这个房间,你们那里也不能去”

    御留香面露不屑之色,正欲自诩天下第一夸赞自己一番张少英警告道:“不守方圆之地,你会被革除,御师兄,多担待”张少英出言不卑不吭,语气中并无那股戏谑的口气,倒像是好友之见的言谈御留香倒有些不贯,盯着张少英眼神诧异,没有说话全朝斗舞大赛是朝廷支持建立举行的大汇聚,各种类型的舞曲皆在各路治所比拼,夺得所属之路武魁,进而在冬月入汇东京决赛夺魁,最终夺得全朝武魁,获得皇家册封和赦命,可以彻底离开青楼虽然册封只是一个名誉上的奖励,但最重要的还是那道赦命

    卯时刚过,芙蓉园的灯笼都已经点亮,透过不同颜色的灯笼泛着鲜艳夺目的光彩,让整个芙蓉园艳亮无比本次筛选进来的一共有十二家之多,每晚两场,今日已是最后一场,出场之人正是出云楼羽千泷,以及去年的江南东路芙蓉园本路花魁杜月芝芙蓉园的舞楼非常大,上下三层,可容轻松坐下五百之众,分为东南西北四面张少英与慕秋白一行拿的是最贵的南面,每张派帖高达九千贯钱,每面一百一十七座,分高低九层一行五人买的是最后一层的位置一入舞楼内部,入鼻的便是遍宇香薰清新不散,香炉环绕,更添意蕴且最后一层居高临下,可环视舞楼即便是最后一层,每座都设置的极为精巧,桌上的精致糕点水果酒水茶饮一一齐备,确实对得起这样的高价,

    在宾客入座的同时舞池直道上青楼园阁院楼四级的头牌结阵群舞,伴随着温润古典的奏曲便已让人心旷神怡,溶入其中能够进到本路终赛,各家皆是名动一方的才女,自是吸引者无数五人先行进场,各自坐了下来赏舞本为雅兴所致,气韵极为重要,故而赏舞也是一件肃穆之事,禁止有人大声喧哗御留香对这些并无分寸,顷刻间便将桌上的精致小吃扫了个干净,自有穿着紧束的婢女重新换上不同花样的小吃这种地方慕秋白与重耀皆是第一次来,此刻均闭目养神,不理外界之音,因为一睁眼总能看到熟人譬如张少英一抬头便看见了逍遥,伴他身畔的正是穿着华贵的双尊

    转念间,张少英想起了双妻,不觉黯然细细扫视,张少英心中已有计较,这宾客中的江湖人物不少,神韵亦不同,这场舞魁大会果真不寻常

    这时,二刻已至,随着声乐的渐渐平息,直至消失,整个舞楼肃然宁静,随着引赞高呼起,随后宾客均起身向北而立,引赞再呼跪,遥拜当今皇帝,随后引赞朗声念当今皇帝手诏,众人谢恩之后,方再坐,并赐茶随后是引赞介绍第一场舞子,汤泉山出云楼羽千泷,舞式为长袖舞,舞曲名为瑶池醉待见引赞话毕,舞池台上白雾便起,异香突起,引赞亦没入其中顷刻,待白雾散去,刚刚还平坦的舞池台上,春波碧影,回光闪耀,水面荷花盛开,一白衣女子便睡在翠绿荡漾的湖面上此时,待听得一清脆幽嫩女子声起,清淡幽蕴的唱腔,曲意为,一仙女因天上的枯寂向往人间的繁荣,碍于天规亦只能高高眺望,可叹一望无际的云遮住了人间的繁华,故而心殇饮酒消愁,欲在梦中下得人间一观

    因是皇家支持的,瑶池醉的曲意并不新奇,甚至有奉承成分但羽千泷所扮的仙女刚欲站起,一股仙风飘过,羽千泷绰约的身姿竟然被吹跑了,那股娇柔,弱不禁风的细腻之态引得宾客皆屏住呼吸,遁入意境之中随后听得头顶仙鹤飞过,羽千泷转身跃上仙鹤欲乘云下凡,飘逸若轻的身姿令人暗暗叫绝张少英这时亦是心绪起伏,虽是短短一刹那,羽千泷绰约的风姿已盖过其曲意恍然才发觉,一个女子竟能如此柔美,如此纯洁无暇,完美动人,任何一个动作竟是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化身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