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27)

源远流长(27)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人泛舟清湖,对弈缅怀,数年不曾有过的涟漪再次荡漾开来或许心有千言万语,或许早已隔阂丛生,此刻二人只愿天长无尽,相望于人间

    三日的时光,二人纵情声色,虽愿无穷无尽,但张少英已显犹豫之态,他每日要处理的事极多,每耽搁一日,堆积的行文便堆满了八仙桌柳燕没有去勉强丈夫,三日来的郎情妾意却一扫而光,他终究走上了昔日自己与阿姐的期望之路利益谋划只是人性的历练,他已经属于纵横派

    晚间,张少英在客栈中批阅行文,柳燕亦上前帮忙,并吩咐被丈夫派来照顾自己的班嫂在一旁侍候有了曲鸿与柳燕相助,三人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将行文阅完从行文中可以看出,这时闹腾许久的纵横派三坛内乱从四派并成两派扶摇终于与百里鸿连成一气,虽未宣称脱离纵横派,三坛建制亦如常,但三坛逐渐分为两派箕坛坛主谣光与新任箕坛副坛主角羽连成一气,上书大幕司要求清门户但大幕司早已下令,三坛要事将交由张少英副使处理,于是谣光一众上书到了张少英这里柳燕特意起身去瞧了丈夫的批文,只有二字,常事柳燕很疑惑,三坛内乱本质上只是赚钱的用具,即便垮了也影响不了横网更可况,诸宗都已经构建新的情报网,今后将会是双网制,此对宗派的长远有着深远的影响唯一令柳燕担忧的是,丈夫的纵容将会殃及心坛,尾坛众多无辜弟子的性命但以纵横派的谋划,丈夫的心性,为了纵横派的大局,牺牲个万把人可能都只是一个数字的概念,因为纵横派的风格确实能够做出这种事

    柳燕不想去管这些,大幕司送来的来报柳燕皆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她甚麽都不想承担,只想快些寻到阿姐如今她虽实职在身,却只是个挂名而已阿姐自从离开玄天派再无音讯,柳燕没得办法给掌门人姬奔月送了信,奔月只是回了两句,“人生如梦,且惜且久”柳燕一直是这麽做的,但她寻不到阿姐的踪迹,只能再写信给了师尊姬沄的回复是同样的,另加了一句,孩子,委屈你了有这一句话,柳燕多日来的委屈就此一扫而光怨念一过,心中所挂念的自是丈夫,听闻其遭到刺杀,昔日情分皆纷纷踏至,亦不由自主的向丈夫所在地靠拢作为瞧过横网建制图的目击者之一,柳燕对那些中下层的人事窝点自是一清二楚横网虽然不太清楚纵横派内事,但江湖传言自是听在耳中,当下才报给了张少英

    对于妻子的转变,张少英始终不忍再去叨扰她的思绪妻子是个幽静之人,这种争权夺利之事她并不习惯整理完一切已是深夜,二人回得房中,一时寂静无声,不知该说些甚麽等了三日都不见丈夫开口,但柳燕始终不会忘却,少刻,柳燕问道:“你准备如何?”张少英神色俱失,叹道:“阿燕,我有我的苦衷”柳燕腻声道:“我知道可这天下间还有比阿姐更重要之事吗?你耗得越久,阿姐越寒心,心冷了不是一下能捂热的”张少英犹豫了一下,叹道:“此事关乎纵横派的兴亡,我没得选择”柳燕虽明事理,甚至理解,但她并不认为纵横派已到了如此地步,上面还有大幕司,有姬师哥,还有师尊,亡不了柳燕再度失望了,丈夫那股名利之色愈加浓厚,再不复昔日憨态之深刻柳燕没有再劝,离开的这些日子她也看淡了,自己与阿姐在丈夫心中的地位早已动摇但即便如此,柳燕心中仍以丈夫为唯一,离开丈夫的日子她每晚都辗转难眠,渴望丈夫的呵护

    张少英已瞧出妻子的失望,但他明白,自己已经做了抉择,他没有闲暇去搭理这些事情,他很累,他也不敢懈怠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轻轻搂着妻子,吸嗅着妻子那醉人的体香丈夫的动作表明了他的决定,柳燕顿泣泪而下,心中只有深深无力,她无法改变丈夫,也无法改变阿姐,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从拜入纵横派的那一刻开始,柳燕便深知为人处事之道,竭力溶与这个大家之中如今的地位,如今的身份,作为阿姐的阿妹她都责无旁怠,非血亲却浓于亲,无论是师尊还是姬师哥都接受了这份情感杂念之中,柳燕哭道:“好郎君,我好怕,好怕我也成为你选择的方向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还有甚麽不能与我说的,我们一起承担”

    柳燕原本以为丈夫见到自己的哭泣当会告诉自己一切,但张少英只是轻抚妻子的秀发,轻声道:“此事牵扯太广,亦涉及到御师哥非是瞒你,而是另有原因,阿燕,别为难我我也很累,但我不能倒下,你的,灵霜的,师尊的,姬师兄的这一世恩情我只能慢慢还”柳燕哭道:“可阿姐怎麽办?她受了那麽大的委屈,便是为了弥补洞房初夜的遗憾,除了你她再也不愿别人碰她”妻子的哭泣正是张少英内心深处所念,但他没有选择,无奈的感染下张少英亦眼中含泪,咽哽道:“我知道我需要时间,至少半年,每拖一日,纵横派的安危便会危险一分”柳燕忍不住埋怨道:“可我是你的妻子啊,大幕司也有我的副使之名,还有甚麽机密是我不可知晓的?”面对妻子的哀求与质问,张少英倍感心塞,只能用无声应对柳燕彻底失望了,丈夫竟这般狠心,但她却狠不下心来离开丈夫她无处可去,甚至牵连玄天派,她爱的太深,为了这个丈夫她早已准备了自己的一辈子愤恨,委屈,失落,怀念,依赖,寂寞,盼望,这些日子她一直徘徊在这些情绪之中,倍感煎熬

    柳燕挣脱丈夫的怀抱,丈夫已拿出手帕为她擦泪,这般贴心的举动令柳燕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当年为了一面手帕,他傻傻的追了偷天王半天,如今还放在仙侣山庄珍藏着,这些都是丈夫的爱意这一刻,柳燕暖心之余疲惫袭身,喘息间竟然睡了过去张少英轻轻将妻子放在床榻上,盖上新做的棉花暖被,盯着妻子憔悴的面容,只剩深深的叹息,脑中只有一句话,他没有选择

    次日,张少英欲带柳燕回仙侣山庄,柳燕并没有附和,纠结之下向张少英说道:“阿姐之事你可不不管,但我是你的妻子,你无暇分身的时候,我不帮你谁帮你阿姐也是女人,她爱你,即便今后接受的了你的苦衷,但这个疙瘩永远不会消失”张少英眼中含泪,叹道:“阿燕,娶到你真不知我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柳燕缓缓摇头,理了理丈夫的衣襟,说道:“你别在意这些,利益的抉择并不能成为我们夫妻同心的障碍你深爱着我,我深爱着你,唯一遗憾的是,成亲数载都未能给你们张家生过一男半女,反而上官、、、、、、、、”柳燕住了口

    张少英不解道:“上官甚麽?是蝶舞姑娘麽?”柳燕摇头,苦笑道:“也不知怎麽了忽然想起她”张少英敏锐的察觉到妻子言语中的漏洞,看来妻子也有事瞒着自己张少英没有追问,曲鸿已带着大部队返回,新的护卫军也已跟了过来张少英担心柳燕的安危,柳燕摇头道:“别忘了我也是副使,我一喊来人,保护我的人比你还多”张少英暗暗咂舌,这等护卫当真比皇帝还绵密当初觉得大幕司有些小题大做,而这一战则让他再次领略到了利益深处的可怕当下张少英将晋见入大内之事说了,让妻子先随自己去,同时催促横网寻找姬灵霜下落

    其实柳燕寻了许久,横网的讯息每来一报姬灵霜都会知晓,故而她一直见不到姬灵霜的面,毕竟她几度入大幕司,七坛她先后都带过,对横网的运用柳燕是远远不及思虑再三,知道丈夫入内晋见皇帝陛下,她还是颇为担心,天子大内不比江湖同时柳燕也留了心思,作为大幕司副使她与丈夫拥有同样的权利,如此一场关乎天下局势的聚会,她觉得,也许丈夫是对的

    柳燕询问了晋见的事宜,原来日子并没有定下来张少英接下来将会接见许多名宿,并主持一场武道七宗的聚会,日程都是满的柳燕瞧在眼里只是怔怔的发呆,丈夫争时夺刻是在谋划着甚麽?柳燕哀怨的思绪亦消融了不少但丈夫身畔一直无人照顾,柳燕便让凝香再度去照顾,与风神一样形影不离,直到寻到姬灵霜凝香这一路来辗转在三个主子之间,颇为狼狈,二主子如此安顿亦让其感激不已男主人不是个会享受的人,对纵横派女弟子一向遵循守礼,为了不再有当初五卫的悲剧,危险之时张少英都会将她们支开其实众侍婢也明白,女主人受二主人影响竟然也学会了侍候丈夫的起居,弄得她们这些侍婢常常干望着没事干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