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28)

源远流长(28)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妻子的安顿张少英没有拒绝,妻子对自己的真挚从未变过但这等敏锐时刻,即便是妻子张少英也不愿透露,这其中万律不失,其心所成,何惧天威则是中庸三则,天理,天民,天性,是谓人三道以公理凌驾于天子之上,进而理化天下百姓,此乃治世虚张导流之精髓”

    智尧一言,在座诸众听在耳中皆细细体会,与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略同,但自古至今要做到这一点却是极难只是在座的牵扯虽只是一个人,但由不得一点闪失

    陈州离东京开封府并不算远,但张少英这一路缓缓而行,所见者皆络绎不绝先是陈坦秋,再是潘阆,再是隐宗诸多名宿,以及君山三清,随后武道诸宗汇聚冥宗派出了中宗上官蝶舞,仙宗派出了灵女,器宗派出了侯元君,药宗派出了司马慧玉,隐宗派出了君山三清为代表面对日益变化的武林格局,诸宗都需要能真正代表本宗的实权人物便宜行事至于禅宗,向来不会参与这些纷争,是以对此次聚会禅宗并不愿参与,也明白即便参与也改变不了甚麽,反而越陷越深

    只是让柳燕意外的是,药宗居然会派司马慧玉前来,她的赴会身份为药宗天女这是药宗许多年不曾再立的职位,数十年前亦是药宗的门户,备受武林敬仰只因天女必须摒除一切尘世杂念,专研药理济世,故而天女必须从小至死不得出谷偏偏药宗天女大多数都坠入感情之中,屡犯门规,加上众长老觉得如此对待一个性命有违人伦,最后决定不再立

    此次聚会并没有像以往设在高雅之处,而是在一条花船上,三舟逆河而行柳燕发觉一行人皆带了兵器,且身旁的随行之众皆非泛泛之辈,预感到一丝不寻常这是阿姐经常教授的感知之道,她修习并不精深此次汇聚大内名义上晋见皇帝,实质上乃诸宗与朝廷商谈这个天下的利益划分,从本质上承认彼此的存在,进而联合共赢,此乃大势所趋,武属输得起,但朝廷输不起,和谈联合是最好的方式张少英也向柳燕解释过这其中的曲折,皇权贵族,门阀贵族,士族贵族,到今日的私家贵族,数百年间内的这种隐形的权利始终在更替,并不断的变化以适应时代,这才是这个天下的核心柳燕这时渐渐有些理解丈夫的作为,为此丈夫确实不遗余力,他仿佛看到了奶奶楚云的影子

    会上,一众人并没有谈论重要之事,相互之间明显有一丝生疏,这是触及到各方利益诸宗的谨慎反应柳燕才发觉诸宗并不团结,纵横派早已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故而引领武道,不遗余力,以图形式统一,至少不让诸宗相互攻伐此时张少英更担心的是另一点,当下邀请一众人参与回香点心宴,所有的点心皆围绕香字而做,琳琅满目,皆是两岸有名的点心对于张少英取名回香点心宴之名,诸众皆明白其中深意

    这其中君山三清辈分最高,能够下山相见一是为了康成书之死,二是隐宗向来一盘散沙,君山三清庚年之末尚有一教而宗的愿望不以信念为宗,但以身份为一宗之众,从而教隐宗之实至名归三人近年来大悟,主张大才实用,隐居耗费光阴,虚度人生,诸众挂名立宗,哪怕歧义争锋也较散落天地更有意义只是这个江湖不参与便没有话语权,这是君山三清最后的谋算,而这一切更要借助张少英儒生好雅张少英以点心而宴,尚未开宴众人便明白,当年围攻百炼峰虽是纵横门以侠义的名义发动,为得便是争取侠义的上风,遏制江湖上的舆论,因为除了诸宗谁也没有能力去捅百炼峰后面的黑榜这其中双使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其着意攻打百炼峰的意图,从黑榜大白天下开始牵连,这其中的谋划一直令人怀疑,纵横派合谋的嫌疑从未散去,乃至本宗或许都有隐瞒只是纵横派无论是建制还是弟子皆是武林中的顶峰,诸宗不得不敬服,加上百战论道的影响,纵横派才隐然成为领袖,诸宗以此竟能参与,又能不露锋芒如此,纵横派才荐张少英作为纵横派代表,将其摆在了这个武林浪尖之上,一路走来若非纵横派的护佑,张少英不知死了多少回说的通透一些,他只是替罪羊罢了,只是其把握甚好,没出甚麽差错而已

    一众人落座之后只是谈论了各类点心的独到之处,稍刻,张少英向众人敬上名茶,说道:“回香之味亦无穷,诸位皆乃人间至品,这余香已淡了”灵女微微一笑,应道:“张副盟主何必感叹,回香之味已淡,只是云中不知深处,故而不闻”张少英微微笑道:“本派并无侧逆之心,诸位的云在下亦一时难以知晓,或许纵横派这点余香也该散场了”一众人听的张少英话中之意均暗暗咂舌,这个人的作风雷厉风行,若是真头脑一热退出这次诸宗谋划撂挑子,诸宗也不一定有如此能人撑得住场面,镇得住诸宗之间微妙的信任平衡张少英是由武道诸宗捧起来的,这种久而久之的机缘并非是谁都能遇到,一切只是利用后的剩余,能者且用上官蝶舞即道:“张副盟主不必猜疑,诸宗联盟已有间隙,竟是诸宗利益本源,当有事实性的恩怨,这一点我等诸宗皆不会回避”上官蝶舞突然将话语说的如此透彻,诸宗俱神色一紧张少英瞧了上官蝶舞一眼,其锐利之风柔中带肃,言语间,不凡之姿引人侧目即道:“曾经我在狐山之时,邻里之间哪怕刀兵相向,最后仍能化干戈,是因为他们明白,皆是一方之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故而终能相互扶持纵横派费尽心思虽是为己,亦非无公,恩怨的牵扯是理不清的恨,当年诸宗皆隐退江湖正是因各种矛盾愈演愈烈,诸宗若不收,两败俱伤便是最好的结局而在这一切的背后,天教,逍遥城,天龙会,天复会,天恨会,天池会,云都,皆有不可磨灭的幕后主使”上官蝶舞应道:“张副盟主所言甚是,自刃宗倒下之后,武道七宗的神话就此破灭,那些盯着我们的黑手便开始伸向诸宗之间,谋划近百二十年之久故而在张副盟主看来,聂羽会是主谋吗?”张少英摇头道:“天地间唯霸皇是也”上官蝶舞道:“也许这个天地间令师尊如是呢?”张少英微微一笑,心思转念,知师尊姬沄年岁之谜在百战论道传言已久,传闻纵横派的菩提果尚有诸宗并不知晓的长寿之法张少英应道:“霸皇之姿,睥睨内敛,我等不见实事,亦不妄断聂羽之实必不差,天池会也罢,云都也罢,诸宗若念解决之道,抽盘即是切实的方法”

    张少英此言一出,诸宗皆是一震,抽盘?所谓抽盘便是诸宗将各自的财流截停,并回流入宗,将这个天下大半的钱抽空,如此,那些暗中看不见的对手便会露出最直接的破绽只要朝廷的财政建制不垮,这一切便能化险为夷但如此诸宗虽能达到目的,自身的根基也毁了张少英出言之后,诸宗皆一片沉默,这其中的考量尚有斟酌之处但这种看不见的对手最可怕,他会在精神上,实质上一点一点的拖垮你

    如今这些人皆手握实权,此时说出时机最适合不过,张少英有此念头怕是蓄谋已久

    许久,药宗天女司马慧玉说道:“药宗只是西南一隅,抽盘之下不知会害死多少病故之人,此行违背药宗济世之道,当不可行”张少英点点头,说道:“诸位有何见教不妨多做言语,以示正听”仙宗圣女灵女道:“抽盘意味着诸宗将放弃本有的脉络,此法是否太过凶残”器宗十二大监司侯元君道:“器宗与药宗皆乃之后者,皆明世于天下,不如冥宗仙宗之隐匿的根基,无论朝廷还是异端势力,此等做法怕是对手高兴了何况,若是对手有能力调控局面呢?别忘了,所谓异端即是极端,大宋朝堂之上不乏异端之能者届时异端势力再来个宫廷政变,那时的局面恐非诸宗所能控制”张少英点点头,看向了隐宗君山三清,三人中的智尧沉吟间说道:“我三人虽代表隐宗,但诸位明白,一盘散沙之众难以有甚麽说服力不过以劣者看来,首先要在精神上战胜对方,甚麽指点江山如诗如画?在找不到正确的治世方法之前皆是妄想还实践,这一实践下去一旦建制不对,即是天下大乱,百姓遭殃素闻四方门右使胡道乃宣夜先生高徒,尚闻“逍遥非儒,皆非凡之人,此理若是成形对异端势力的江山教化将是致命的打击,于朝廷而言亦是稳定天下的利器,只不过对皇权将有极大的限制张少英沉声道:“先生所言极是,此法甚妙然这需要时间的印证,可为方向”智尧也并没指望其言能起到甚麽作用,并未多言直到此时,众人渐渐有些明白张少英的意图,皆暗叹一声好深的心思诸宗之间确实间隙愈深,各种相互之间的恩怨被证实,即便知晓这是天下黑榜搞的鬼,心中总有个疙瘩随着更多的恩怨呈现,将来诸宗散伙将是不可避免之局故而张少英提出抽盘,竟是警告,亦是试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