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53)

源远流长(5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戒执着,敛做作,故奢靡,逆冲动,敢弑杀,恬人伦,淡人世,化开明,立六德,秉公明,禁人欲,无天下,这是东皇提出的世省十二章,深得云都诸众认可,如此为人处世之道方为泱泱中国文明开化之典范,亦为众人竭尽心力修习之路。此时柳燕正躺在牧云端的马车内,当她醒来的第一刻便明显感觉到男子的气息,本欲发力,却感全身酥然使不出力气,似是内力受制。柳燕瞧了瞧牧云端,俊美洒脱的面庞上,那深邃高贵的眼神凌厉而下,瞧得柳燕有些忐忑。牧云端亦暗暗赞叹,一个不惧死亡的人是不会有恐惧心理的,这个美丽的女子便是这样的人。牧云端平静的说道:“张夫人,得罪了。”平静的声音,柳燕瞬间理清思绪,当前的局势杀她并无实际作用,异端势力睿智之下也不会选择如此下策,柳燕默然问道:“你是谁?”牧云端道:“你们一直要找的人。”柳燕道:“大丈夫行于天地,敢作敢当,你们想躲躲得开吗?”牧云端道:“你们要灭,灭得掉吗?”柳燕道:“三月之内必见分晓。”牧云端:“也许会失败,这千千万万的民心呢?”柳燕道:“历史的发展从不会因为少部分人的意愿而改变,你们这一代人也许做的很好,但下一代人却未必。上至皇帝,下至百姓,生存才是最直接的目的,这才是天下百姓所见到的。你们为了理想却要牺牲千千万万的人,这是你们所向往的天下制度吗?”牧云端道:“没有牺牲便不会有觉醒,没有呼唤便不会有追随,只是在等待历史的青睐,那怕失败,至少引领了天下人心,这浑浊的天下总有天明之日,不是麽?。”柳燕沉默了,今日这个天下的分歧不在于谁的势力最大,而在于谁能在这历史的长河中源远流长的传承下去,云都创造了一个公天下的信仰,也许他们可能失败,但所带来的影响对一个统治者来说,这是多麽致命的杀手锏。如此下去,也许百年后云都真能创造一片清明世界。柳燕沉声说道:“人心私立,你能杜绝这个弊端吗?”牧云端淡淡道:“这是制度的问题。”柳燕道:“锐意天下并非不可取,云都不该碰纵横派。”柳燕此问,等于直接宣明三坛内乱为云都所为。牧云端亦不迟疑,说道:“作为利益的顶端,纵横派不该清除麽?”柳燕冷然说道:“这个实力,云都不曾拥有,阴谋诡计动摇不了纵横派的根基。”牧云端应道:“权谋立世,舍人为己,私心之下,你亦不例外,你的丈夫亦不例外。这场对弈才刚开始,诱饵之属,你,无悔?”一声淡淡的问候,柳燕倏然浑身冰冷,不是说自己周围有两倍的兵力在围绕麽?为何只有船队这些人?难道丈夫真是以自己为诱饵?柳燕很快便否绝了这个想法,心却动摇了。也许丈夫会这麽做,为了纵横派他连阿姐都可以不顾,更何况是自己?这一个念头闪过,柳燕所思皆映入牧云端眼中,这一切足够了。

    牧云端端静的沉默让柳燕更加沉重,只剩余音环绕脑海。柳燕勉力掀开车帘,天际正有双卫飞翅在盘旋,柳燕陡然心绪加重,娇躯震动,这都是丈夫算计好的?这一刻,之前对丈夫的怨气和无奈占据柳燕整个身躯,丈夫真的变了,再也不是狐山那个小阴子。

    牧云端叫停了马车,让柳燕服下解药,亲自将她抱到路边。地上早已铺了毛毯,这是除了丈夫外,第二个男人如此亲近自己,柳燕鼻眼间尽是男子气息以及幽绵的菊花气息,是如此浓重绵长,如此洁净无垢,她不由想起了花易玄。君子之行,止于表里如一,丈夫并无这种气魄和魅力,有的只是算计。这一刻柳燕对丈夫极端的失望,她突然觉得很孤独,这天下八方似乎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有些后悔当初听奶奶的话。

    伴随着牧云端车队的离去,天际的双卫随即落地齐刷刷的跪在了柳燕身前。柳燕冷冷瞧着这些人,冷冷说道:“我们又算得甚麽?我一派副使不也得听幕僚司摆弄?这一路的来的运作我甚至只有知晓权,这就是你们给我的名义吗?”跪在地上的双卫敏锐的感觉到二主人的怨气,但他们只是听令行事。且作为家人,受点委屈又算得甚麽?纵横派为大,这是纵横派立宗第一法则,宗派利益永远凌驾于权利之上,实不该耍小性子,这一点男主人做得娴熟有余。

    双卫的不回应竟是制度,亦是沉默,沉默即是默认。柳燕不愿多言,此刻只想就此逃离纵横派,哪怕是死,她也不愿再待下去了,纵横派的恩情,阿姐,丈夫甚麽她都不想管了。当解药开始解开禁锢时,柳燕行走了一周天内息并未发觉异常,由于修习阴阳宝典,其内力亦瞬间恢复如常。柳燕起身便走,双卫只得起身跟随。柳燕倏然怒道:“我叫你们起来了吗?下属上礼,门规之下你们在我面前也敢如此放肆吗?”愤怒的言语下,素闻二主人一向恬静,今日如此反常当有隐情。但双卫只是随属,并不参与谋划,门规所致,各司其职,亦不敢多言。且二主人所言并非无理,众人只得再度跪下,目送着二主人离去,待女主人离开三百步后,双卫才解礼起身。皆有些担心,不知云都对女主人做了甚麽,一切只有等幕僚司前来。当下六十四人分八拨,分两线,一线向幕僚司靠拢,一线跟随二主人。虽然柳燕并非一个好主人,但对下属都和善,这是纵横派上下的印象。今次人力充足之下,二主人再次遭袭,换制后的八角卫才明白,突发状况太多,非人力所能克服,这需要长久的磨合才能天衣无缝。

    当符昭一行人接到二主人愤而离开的讯息时,符昭已感不妙。三个主子之间本就分崩离昔,这是挑拨离间之计,但这场对弈仅仅是如此了吗?当下符昭让邝佐前去迎接二主人回归,若是不行便一路随行保护。符昭叹道:“这一路行来,也许我们过分了了些。”金誉问道:“才华如你,也会患得患失吗?”符昭道:“门规之下不外乎姬氏尊姓,幕僚司失职也。”符昭一言点中了幕僚司四人的心思,自心里,除职位上的尊敬,众人对这个二主人并无心绪,至少她不是个合格的二主人,一切只因师尊的青睐众人不得不服。

    钱森道:“上层的分裂虽影响不了纵横派的根基,但对行政影响极大,不得不防。”金誉道:“当前急迫是寻回二主人还是继续押送财物,若是两者同时进行,在不暴露的情况下恐力有未逮。”符昭回复心绪,说道:“对方之准备细腻如丝,此刻他们的目标是宝藏,故而他们定会再次伏击。”钱森道:“如此最好,只是作为下属我不得不提醒你,沧海之誓,三个人有一个死去,三个人都得死,这在武林中已不再是秘密。”符昭道:“如果我连此等紧要之事都可忘记,这个令主怕是浪得虚名。传令下去,启用飞翅营,三班轮流探视,以船队为主事。”钱森道:“我有点担心,诸宗抗的住吗?”符昭冷声哼道:“你们小瞧诸宗?这是致命的,诸宗动气那才叫天地失色。”钱森与邝佐相视一眼,均有些不解,他们刚刚入大幕司,缺少卷宗阅历,面对武林局势并不透彻。

    拒马河上。

    柳燕的被俘,给了诸宗狠狠地一巴掌,虽说并不是诸宗的责任。慕秋白与张少英夫妇有结友之情,加之北方乃冥花流地势力范围,慕秋白对此事介怀甚深。但作为一宗之主,他更明白这场对弈意味着甚麽。随后冥花流的飞翅营赶来,慕秋白军令之下,飞翅营开始了探视,警训之令。这平原上飞翅的扭簧需要不停运作故而损耗也快,虽然铸造一个成功的精钢扭簧花费巨大,但冥花流花得起。慕秋白不喜欢议事制度,这等时刻团结并不重要,诸宗皆有自身的本钱。不及片刻,远方的飞翅接连传回警训,有大批敌人在靠近。慕秋白心血来潮,当即施驾飞翅窜入天际百余丈,只见东方远处扬起大片的尘土,显有大量人员靠近。令其为之警觉的是,慕秋白发现河面上似是有热气流动。这绵绵入冬之际,哪来的气流?转念之际,慕秋白突然明白,定是不知名的新传染药在作祟。慕秋白暗暗冷笑,就这点手段吗?当慕秋白下地来时,船队上已有人体力不支倒地,状况不明。龙隐因习有奇花九经之故,河面的上气流他亦最先感受到,似是造成人体气虚之药,并无性命之忧。见得慕秋白跃回船上,龙隐即道:“此药并无性命之忧,只会造成气虚,体力不支。”慕秋白问道:“服用的辟毒丹没有作用?”龙隐道:“这种人体炼丹才有的稀世之物,传染起来人体容易吸收,这是真气无法防备的。”慕秋白道:“这不重要。”龙隐道:“不必担心,暗香流影已散出。”慕秋白点了下头,即暗自催动内息抵抗这无色无味,无影无形的传染药。所谓智者睹未形,这时候任何的变动皆为宝藏,外围之事自有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