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女人,花 > 第26章 法台大队

第26章 法台大队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女人,花 !

    张景义把咸菜递给刘照丰拿着,下炕去外屋,用小碗舀了半碗热水进来,喂着女儿吃。

    刘照丰吃了一个,刘金荣吃了半个,张景义把女儿剩的半个吃了,想了想,拿起一个送到对炕:“你们吃吧,俺们吃不完,你们怕是不够。”

    女人接过去掰开,两个孩子一人一半,几口就没了,又去盯着对面炕沿上的那个,女人抬手一人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睡觉。”

    张景义看着剩的那个饽饽想了想,还是留着了,用手绢连着咸菜包起来放到一边,怕孩子饿了没吃的。

    老霍又进来,一面给了一床被子,没说话,拿了空盆出去。

    屋里灯灭了。外面也没了声息,隐隐传来几声狗叫,张景义搂着孩子,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外面公鸡的啼叫吵醒了张景义,抬头看了看,对炕上两口子已经起来了,正规置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一家人就带着两个口袋。

    “醒啦?”对面女的对张景义笑了一下打招呼。

    张景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爬起来,套上外套穿鞋下地。

    “你姓张是吧?”对面女的问。

    张景义点点头,女的说:“俺家也姓张,我娘家姓李,你们是打哪来的?”

    老霍开门走进来:“都起来啦?老张走跟我去公社打饭拿东西,赶紧弄回来吃完还得去开会。你们女的把屋东西收拾一下,把孩子摆弄好。”

    对炕的张家嫂子是个能说的,一边拾掇一边和张景义说话,等张景义把刘金荣收拾好,打水让刘照丰洗了脸,张家大哥和老霍拿着东西进来,一家两个盆子几个碗,筷子,勺子,茶缸,毛巾肥皂。盆和茶缸都是搪瓷的。

    老霍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说:“赶紧吃了饭,一会儿到场院开大会,完了各家各户还要发东西,分组,今天事不老少,都惊醒着点儿。”

    张景义和张家嫂子去外屋把盆子碗筷勺子什么的用热水洗了,拿进来分饭。

    还是饽饽咸菜,不过有白菜汤,切的很细的土豆条,剁碎的白菜,里面散落着葱末,汤面上飘着一点儿油花。

    刘金荣悄悄问张景义:“妈,咱们天天吃饽饽吗?”

    张景义摸了摸女儿的头,说:“妈也不知道,人家做什么咱就吃什么,咱说了不算。”

    刘金荣摸了摸小肚子:“妈,金宝儿好长好长时间没吃过肉肉了,鱼也没有,鸡蛋也没有。咱家现在是穷了吗?爷爷说穷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没得吃。”

    张景义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儿,刘金荣从衣服里掏出自己的小包包来,从里面拿出一张五万的钱递给妈妈:“妈,我分你一张,我想吃肉肉。”

    刘照丰伸手把钱拿过去塞到刘金荣的小包里,小声说:“快收起来,不能给别人看。现在咱们刚刚来,还不知道去哪买东西呢,等熟了就好了,到时候哥带你去,听话。”

    刘金荣看了看哥哥:“我知道去哪买东西,去大百货。”

    对面张家嫂子笑着说:“你们家以前条件肯定好。那怎么就来这边了呢?这边可没有百货哟,啥也没有,有钱也没地方花去。”

    张景义问:“这是哪儿?”

    张家嫂子说:“偏岭,法台。你来前没人跟你说呀?”

    张景义摇摇头:“就说户口安置好了,叫我跟着来。”

    张家嫂子说:“现在户口分农业户和城镇户啦,咱们这些人是农业户,送下来种地的,以后就得在这扎根了,吃饭在食堂,天天有任务,干了活吃饭。不过吃饭不要钱。”

    张景义说:“不给工资?那缺衣服缺东西怎么办?”

    张家嫂子说:“省着用呗。说的是什么都给分,我看是够呛,这多少人呢。等着呗,给什么用什么,反正不要钱。没工资,种地哪有什么工资,在说这地方,有钱也没用啊,没地方花。”

    张家大哥想了想,对张景义说:“一会儿开会要分组,就是给分活,你以后干什么活。你得去找找书记争一争,你家这情况我看挺特殊,重活你也干不了,别到时候活分下来你干不完,到可能就没饭吃了。”

    张家嫂子问:“你干过活没?以前。”

    张景义摇了摇头:“以前家里没活。我,我就会针线活,补衣服我会。”

    张家嫂子愣了一下:“你不是说连饭都没做过吧?”

    张景义点了下头:“没做过。我先生不要我做这些的。”

    张家嫂子愣了一会儿,说:“你说的是你家老爷们吧?妈呀,还先生。对你可挺好。人呢?”

    张景义说:“死了,九月份。”

    张家嫂子点点头:“妈呀,可怜见的,这才没几天的事儿,怪不得。唉呀,都是命啊。”

    张家大哥说:“你男的原来是干部吧?”

    张景义点点头,张家大哥说:“人死灯灭呀,看你这样也不是个能争的,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了。算了吧,来都来了,也就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以后得学着争学着抢,没人让着你,不争不抢就得饿肚子,你能行你孩子能行啊?”

    外面传来敲锣的声音,张家大哥站起来:“走吧,开会了。”

    两家人出了屋,跟着院里其他人一起来到场院。

    张景义第一次看到这边的情况。

    茅草房,树枝夹的栅栏,厕所和猪圈在山墙头。天空很蓝,四面大山。

    场院在村子的正中,边上全是和霍家差不多的院子,有几条狗瘪着肚子跟在人们后边跑,人家过去就是地,这会儿地里什么都没有了,看着荒凉的很。

    刘金荣趴在妈妈肩膀上四处看,这里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样子,没有熟悉的街道,没有车或者自行车,没有商店,什么也没有,房子看着都怪怪的。

    路就是纯粹的土路,连修整都没有,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大小石头就半露在外面,路面上鸡屎,鸭屎,牛粪羊蛋,秫秆,树枝到处都是,好在天已经冷下来了,夏天肯定会有很奇妙的味道。

    家家房前屋后或者路边都垛着高高的柴垛,树枝,劈柴,苞米杆高粱杆。

    人群慢慢汇集到场院上,这里是大队部,隶属于本溪县偏岭公社。一个公社有好几个大队,每个大队又分好多小队,生产队。这就是生产公社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