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节日快乐

第一百六十九章 节日快乐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胜男在港大是学政治学的,她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接触到了一桩国际政治阴谋,她真诚的望着加拿大骑警说道:“庄尼,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实情,到底发生了什么?”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掩饰撒谎,庄尼沉吟片刻告诉她,在马尼拉发生的枪战并不简单,死掉的不光是保镖和警察,还有五个老年白人男性,都是持假护照入境的短期旅游者。

    “实际上他们的身份并不简单,这五个人都是各国情报机构退役的外勤特工,有CIA的,有KGB,也有以色列情报局的人,尸检报告显示,他们都是被九毫米子弹打死,最多的身上有二十六发,少的也有十几发,而他们的尸体旁边都发现有自动武器。”

    庄尼显摆着自己掌握的信息,因为李胜男是自己人,情报交流有利于办案,这件案子是由加拿大警方主导的,所以他们的资料最为丰富,庄尼的邮箱里有上百张马尼拉案发现场的照片,一张张触目惊心。

    李胜男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照片,这已经不能称作刑案现场了,分明就是战场,马尼拉大街上追车枪战,摩托车撞的乱七八糟,一片死伤,这是美国大片里才有的场景。

    “现场捡获的弹壳除了常规的九毫米手枪弹壳之外,还有大量的比利时5.7毫米弹壳,在保镖的尸体上发现的则是0.308英寸的步枪弹头。”他见李胜男露出懵懂的神色,知道对方对于枪械弹药知识欠缺,便科普道,“九毫米就是我们常用的手枪和*弹药,香港警察用的G19和MP5就是这种弹药,但5.7比较少见,是一种欧洲特种部队使用的武器弹药,穿透力极强,能打穿避弹衣,0.308子弹是AWP狙击步枪用的,也是特种部队的最爱。”

    李胜男陷入思索,马尼拉之战太离奇了,死了这么多的特工和军警,动用的是军用级武器,这不像是寻常的私人恩怨,倒像是国与国之间的情报战,而且是撕开脸的热战,那王海昆在其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呢?

    “我想这个克里斯.李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李胜男说,“庄尼,你有什么资料么?”

    “克里斯.李是一个全球宗教组织的重要高层。”庄尼非常严肃,“这个组织的能量很大,有很多政界商界的信众,加拿大的华人圈里很有名,光是入会的费用就要一百万加币。”

    “会不会是绑架勒索?”李胜男分析道,“我总觉得,这个克里斯还活着,要想找到他,还要从菲律宾查起,在香港盯着王海昆是没有意义的。”

    李胜男的想法和高层不谋而合,警方决定组成一个调查组飞赴马尼拉调查,这个调查组由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组成,李胜男观察员随行,调查组中加拿大警方占多数,香港警察只是打个酱油而已,但李胜男显然不这么认为。

    警察们来到克里斯被绑架的豪宅,这是一栋位于马尼拉富人区的西班牙风格建筑,现场已经清理过,墙上的子弹头都被起初,地上的子弹壳也收集起来,现在都放在马尼拉警察局的证物储存室,但地上依然保留着*笔画的尸体倒伏的轮廓,可以想象出当时战斗的激烈和残酷。

    随后他们又去了凶手最后一次和警方驳火的贫民区,李胜男和庄尼在迷宫一样的巷子里绕来绕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想从这里逃生,必须要有当地向导的帮助。

    李胜男回到住所,上谷歌搜索王海昆的资料,线索不多,几乎全是他泡女明星的花边新闻,她耐心翻页,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有用的信息,王海昆和菲律宾的渊源匪浅,王家和菲律宾军方关系很好,在菲律宾有油田生意,王海昆本人曾经被菲本地游击队绑架三个月,后来离奇脱身。

    几乎可以确定,王海昆在本地必有内应,只要抓到这个人,案子就破了一半。

    李胜男一个新手能想出来的事儿,那么多资深警察岂能想不出,菲律宾警方在行动,彻查马尼拉的华人华侨,尤其是最近出现的暴发户,很快,一个化名阿斌哥的中国人进入警方视线,这个人是大陆跑路过来的过江龙,最近发了一笔横财买了个赌场,非常可疑。

    菲律宾警察逮捕了阿斌哥,据说抓捕过程很顺利,阿斌哥一脸无辜,无论怎么审都不招,警方祭出大招,威胁他要引渡回中国,阿斌哥依然死扛,最终真的被菲律宾警方引渡回中国,原来他叫薛文武,是一名中国大陆警方通缉的在逃犯。

    在国际刑警的协调下,中国警方也介入了此案,展开调查。

    ……

    眼瞅着就到中秋节,苗春韭的面馆里迎来一个久违的客人,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这个年轻女子穿着时尚,洋气时髦,拉着行李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面熟。

    “春韭姐,是我啊,小红。”女子娇嗔道,“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小红?还真认不出来了,女大十八变啊。”春韭笑道,她不会恭维人,说的是实话,小红刚来面馆的时候是个十五六岁的乡下丫头,脸上两坨农村红,穿着廉价的牛仔裤和印着流星花园F4的T恤,土的掉渣,现在脱胎换骨,变成大城市的时尚女孩了,这北京,还真是一座熔炉啊。

    小红外形虽然变了,但本质没变,见春韭手上有活儿,二话不说丢下LV的小包就帮着干起活来,生炉子烧水刷碗麻利得很,姐妹俩干完了活,去对面炒货店拿了一包五香葵花籽来磕着聊家常。

    “俺姐,我在秀水街卖服装,那家伙,整天面对的都是外宾,我会说好几国的语言哩,英语法语意大利语,日语韩语俄罗斯语,我给你说,我差点钓一个洋女婿哩,那逼是真帅,一米八大长腿,来买假耐克,哄我说是欧洲的贵族后裔,俺姐知道,我也是见过大场面的,欧洲贵族能混成这B样?还想打免费炮,我轻而易举就盘到他的底细,丫的是土耳其人,后来你猜咋样,我把他卖到鸭馆去干了,白马会所,北京刚开张的,赚了一票中介费哩。”

    小红口若悬河,一边嗑瓜子一边吹牛逼,近江乡下土话和正宗京片子无缝切换,飞扬恣肆,容光焕发,菜市场里的男人们路过此处都忍不住行注目礼,小红确实靓丽无比,男人们窃窃私语,说春韭店里的妹子长得好像范冰冰。

    春韭拿起小红的包看了看,咋舌道:“这包老贵了吧,不得上万。”

    小红得意道:“没有,超A货,专柜验货都看不出真假,俺姐你喜欢就留下。”

    春韭说我可背不起,就算假的也不趁。

    小红说俺姐啊,我就是卖这个的,进货价便宜的很,改天我给你带一个新的来,不过话说回来,俺姐你岁数不大啊,怎么整的这么朴素,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才行,把自己拾掇的漂漂亮亮才好找婆家,

    春韭摸出一面小镜子看着自己,是啊,自己也是二十来岁大姑娘,整天套袖围裙的,素面朝天,光顾着挣钱,把个人问题都抛到脑后去了。

    “俺姐,你是不是惦记着俺昆仑哥啊?”小红突然来了一句,春韭立刻红了脸。

    “俺昆仑哥是好,可惜太有钱了,要是还在大市场当保安,你俩还能凑一对,可惜啊……”小红摇摇头,黯然神伤,忽然又兴奋起来,“俺姐,我帮你捯饬捯饬,绝对亮瞎菜市场这帮男人的狗眼,来,我现在就帮你画。”

    春韭洗了脸,任由小红在自己脸上乱涂乱画,又是睫毛膏又是粉底液的,还抹了口红,画完之后,春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不敢认。

    小红收起化妆包说:“今天家伙事不够全,不然更好看,还有你这衣服鞋子都得换换了,咱姊妹俩身高差不多,你穿我的吧。”说着关上店门,从箱子里拿出自己的衣服,逼着春韭换上。

    重新打开店门的时候,附近水果摊的张雪峰正好过来,小张以前也在金桥大市场门口摆摊卖水果,后来也转到菜市场来干,生意做得不错,已经开了两个摊子了,他也是农村来的,同龄人早就结婚生子了,但小张一直拖着不愿意成亲,家里给他安排相亲好多次,每次都故意搞砸锅,也不知道为啥。

    看到两个靓妹,张雪峰也不知道是没认出来还是故意装,左右踅摸:“春韭呢?”

    “小张哥,你真逗,是我啊,小红,这是俺春韭姐,你真认不出来啦?”小红亲切的用穿着过膝马靴的脚轻轻踢了张雪峰一下。

    “小红啊,认不出认不出,春韭也好看了,你们这是干啥去?打扮的这么好看。”小张挠着后脑勺问道。

    “我们逛街去,小张哥一起吧。”小红落落大方的发出邀请,小张本来是借东西的,此时五迷三道,一口答应。

    三人就这么逛街去了,小张主要充当拎包的角色,边走边聊,小红说这次从北京回来是家里逼得,非要她相亲。

    “哼,我才不会找老家的男孩呢,一个个那么幼稚,也没啥出息,不是干建筑就是工厂里打工,两口子都不懂事就结婚生娃,然后娃娃丢给家里老人当留守儿童,一辈子辛辛苦苦打工赚钱,结果连城里的房子也买不起,真不知道这些人是图啥,反正这不是我要的人生。”

    小红说完,又问春韭:“俺姐,你家里不催你么?”

    提到家里,春韭嗫嚅道:“我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事实上从进城后,春韭就没回过老家,也没提起过家人。

    …………………………

    猪年大吉 红红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