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奶狗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奶狗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晴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春韭也一样,守着两个孩子她特别满足,更何况还有更大的希望等在前方,有朝一日昆仑哥回归,看到一双儿女养的这么好,他一定感动的,唯一遗憾的是,他看不到这些年自己操劳的每个日夜。

    两个孩子一直没上户口,也没取学名,男孩小名叫葫芦,女孩小名叫百合,取的是葫芦崖山下野百合的意思,但是在作业本上些苗葫芦三个字似乎有些不合适,孩子再大点势必被人笑话,春韭特意跑去书店翻了一下午的书,终于给俩孩子各自去了一个学名,女孩叫木孜,男孩叫塔格,谁也不知道啥意思,反正比当下流行的什么梓涵雨涵的特别,也就这么叫了。

    小白杨听到两个孩子彼此叫着对方的新名字,想起当初跟着李明去雪域高原探险,曾经攀登过一座高峰,那是位于昆仑山上的雪峰,名字就叫木孜塔格峰,是东昆仑第一高峰。

    下午三四点钟是春韭最闲的时光,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街上都冷清了许多,做小买卖的摊主们闲着无聊到处溜达拉呱,隔壁卖熟食芥末鸡的迟大姐口沫横飞,一边嗑瓜子一边给春韭讲着道听途说的离奇故事。

    “春韭你听说么,金天鹅老总的儿子杀人进去了。”

    “是么,他才多大啊就杀人。”春韭以前在大市场干过,对陆刚的印象很深刻,那是个不错的老板,记忆中他孩子挺小的,一转眼都都杀人了,这日子过得可真快。

    “不小了,二十出头了,俺那口子不是在派出所开车么,这些事我都是听他说的,金天鹅的太子爷和他的几个朋友都是学冰球的,用球杆把人的头都打烂了,直接扔江里去了,你说说现在这些小孩多坏啊。”迟大姐瓜子壳乱丢,说的眉飞色舞,“我还听说,这小子杀了不止一个人,还杀了一个女的。”

    她忽然压低声音:“尸体光溜溜的丢江滩上被人发现的,也不知道谁家的闺女,这当爹妈的得多伤心啊,造孽,这下金天鹅几十亿的财产都没人继承了,啧啧,可惜。”

    春韭无语,她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再过十年也会到了惹麻烦的年纪,男孩子怕学坏,女孩子怕长得太漂亮,万一遇到坏人,自己这个单亲妈妈还真有点抓瞎。

    木孜塔格俩孩子不但没有爸爸,还没有外公外婆和爷爷,只有一个病歪歪的奶奶也帮不上太多忙,唯一的姑姑刘沂蒙常年不在本地,偶尔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春韭知道大姑姐在外面受的罪只会比自己多,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爸的重生,这个秘密她藏在心底谁也没有告诉,至于孩子们,根本就不知道爸爸早就死了。

    迟大姐思维跳跃,迅速结束上一个话题,把焦点集中在春韭身上:“我说你老是一个人这样过不是个事儿啊,我看对面小张人就不孬,听说过一阵要换车哩,家乡的新房子也买好了,我看行,跟着他两个孩子也不受委屈。”

    春韭笑笑:“不考虑。”

    迟大姐说:“你要是嫌小张没文化,大姐给你推荐另一个,我一个亲戚当小学老师的,也未婚,我看行。”

    碰巧有人来买芥末鸡,迟大姐匆匆走了,在隔壁还撂过来一句话:“春韭你要是有意思,我帮你约见面。”

    春韭无奈的摇摇头,她怎么可能再嫁,昆仑哥还要回来呢,不过这几年也没听到什么进展,她也不认识那些科学家没法去打听。

    ……

    北京,某高档健身俱乐部,苏晴穿着运动服坐在长椅上休息,镜子里她的背影婀娜窈窕,与少女无异。

    苏晴是超级VIP客户,事实上她家里有游泳池,有跑步机,但一个人锻炼太过寂寞,不如大家一起锻炼更热情和动力,她在会所认识了几个富婆,都是男人事业有成不顾家的那种,富婆们向苏晴科普了很多知识,比如小狼狗小奶狗的区别。

    和苏晴并肩坐在长椅上的女人是张太,她老公是国企一把手,掌管着上百亿资产的那种董事长兼党组书记,在外面养了不下十个二奶,和很多女明星也不清不楚的,张太根本不管,她自己玩的也很开。

    俱乐部两个教练正在远处聊着什么,张太挤眉弄眼道:“你看那边,那个个子高齐刘海的男生,笑起来露虎牙的特阳光的,就是小奶狗,旁边那个肌肉发达的,就是小狼狗。”

    “那你们家老张算什么狗?”苏晴笑盈盈问张太。

    “老张那叫老狗逼。”张太不过四十五岁,正是如狼似虎,坐地吸土的年纪,没事就逛鸭店,但是鸭店的总不如这种泡来的自然。

    “改天我带你去黑马会所见识一下,咱们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样享受,要什么狗都有我跟你说,疯狗都有。”张太笑道,“如果人长尾巴,你一进去就会看到一群群的尾巴在向你疯狂摇动。”

    苏晴淡淡一笑,她的过往没人知道,苏家以前在近江就是开会所的,苏晴本人也在会所干过,这一套门清,回想当年敦皇何等的叱咤风云,估计现在年轻人都记不得敦皇这个名字了。

    那俩健身教练也在觊觎着女客户,被张太称作小狼狗的叫李硕,曾经获得过健美冠军,一身腱子肉狰狞恐怖,号称小施瓦辛格,他身旁的男生叫敖晓阳,刚从体院毕业,练的是健美操,身材匀称个子高,眼睛含笑,标准的阳光男孩。

    李硕说:“瞅那边,那俩都是超级富婆,伺候好了你一年的业绩考核就搞定了。”

    敖晓阳初来乍到,很谦虚的请教李硕:“怎么叫伺候好?”

    李硕说:“这还用我教么,我给你看这个。”说着拿出手机调出一个小视频来,是男教练在给女客户压腿拉筋,姿势像极了传教士式,女客户发出的声音更加让人面红耳赤。

    “懂了吧,但是在俱乐部里面别瞎搞,有什么在外面搞。”李硕神秘兮兮道,

    伺候好了,收入可比当健身教练多多了,比如那边那俩,都是饥渴型的,可以发展一下。”说着将目光投向张太和苏晴。

    敖晓阳将目光投过去,正好苏晴也扭过头来,四目相对,敖晓阳的脸瞬间红到脖子。

    过了一会儿,经理带着敖晓阳走到苏晴身边,说苏女士,以前陪你的那个教练有事回家了,现在让小阳负责这边。

    于是苏晴和敖晓阳聊了起来,巧了,敖晓阳也是近江人,老乡见老乡,格外亲切,苏晴想起刚才的事儿,就问他知道敦皇么。

    “知道,小时候我爸爸带我去洗过澡,我家就住在乌鲁木齐路。”敖晓阳说。

    这下两人的感情又拉进一步,于是敖晓阳喊苏晴姐,很贴心的陪她锻炼,两人用近江话聊天,苏晴得知敖晓阳刚和女朋友分手,很不解的问他为什么,你这么阳光的小伙子,女孩子应该争着抢着才对啊。

    敖晓阳眼神黯然,说现在的女孩太现实,以我的工资一辈子都不可能在北京买房子,怎么给她未来,我亲眼看到她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奔驰车,那一刻心都碎了。

    苏晴骨子里是个暴躁狭义的女孩,即便现在生了两个孩子也没改变,她说这么不开眼的女孩,姐带你去刺激刺激她。

    ……

    下班时间,某写字楼下,敖晓阳一身运动服捧着鲜花等在门口,他的前女友一身夏奈尔时装匆匆走出,敖晓阳拦住她说了些什么,女孩一脸的不耐烦,打掉他手中的话,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片刻后一辆黑色奔驰车驶来,而苏晴驾驶的墨绿色宾利欧陆就尾随在这辆奔驰E级后面。

    奔驰车里的中年人没有下车,连车窗都没降下,更不会和敖晓阳废话,只能看着风挡玻璃看到中控台上供着的金菩萨和檀木手串,女孩身手去拉车门,忽听后面急促的鸣笛,一张戴着墨镜的美丽面孔从车窗伸出。

    女孩呆了,她不太认识车,但是也能看出这辆车比奔驰高档,而且是京牌,尾号三个8那种,驾车的女子珠光宝气,偏偏又年轻美丽有气质,在她面前自己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小阳,干嘛呢,上车。”苏晴说。

    敖晓阳从另一侧上了车,苏晴特意降下车篷,这辆6.0T十二缸超级轿跑以奢靡的敞篷姿态呈现在嫌贫爱富的女孩面前,不光女孩,坐在奔驰E级里的中年油腻男也呆了,目不转睛的瞪着后视镜。

    苏晴没再说什么,驱车绕过奔驰扬长而去,此时无声胜有声,想必女孩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她乐呵呵的开着车,却发现敖晓阳扭转了头,他眼中晶莹闪烁,这个单纯的男孩哭了。

    “小奶狗莫过于此。”苏晴心道。

    当年的刘昆仑是典型而极致的小狼狗性质,如今的王海昆则是不折不扣的老狗逼,不仅变得不解风情顽固古板,对苏晴也是漠不关心,但是他在外面也没什么绯闻,苏晴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对方没犯错,自己就不能像张太说的那样各玩各的。

    不过话说回来,有个聊聊天也是好的,尤其是一个阳光灿烂还是老乡的小暖男。

    “姐,我请你吃饭好不?”敖晓阳忽然说道。

    “好啊。”苏晴笑道。

    敖晓阳请苏晴吃了一顿望京小腰,完了又去看了一场电影,这让苏晴找到了一点点恋爱的感觉,如果自己当年上了大学,大概就是这样的生活吧,纯真美好。

    看完电影,敖晓阳意犹未尽,但他毕竟不是小狼狗,不敢主动提出什么,一切任凭姐姐安排,但苏晴根本提都没提开房,只是将敖晓阳送到他租住的房子。

    “要不上去坐坐?”敖晓阳不太死心,他并不像表现的那样单纯,苏晴貌美多金还魅力四射,他当然想紧紧抓牢,这是任何一个男性的本能。

    “不太合适。”苏晴说,笑一笑开车走了,还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来摇动着告别。

    敖晓阳心里甜蜜无限,目送宾利轿跑的尾灯离去,才依依不舍的回头。

    一闷棍迎头打过来。

    当敖晓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辆货车的车厢里,一个凶悍的男人拎着硬木棒球棍冷冷看着他。

    “你知道错在哪儿么?”男人问道。

    “不知道,你干什么的?”敖晓阳惊恐万分,他的脚悬空架在椅子上,这个姿势很奇怪,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

    那男人抡起棒球棍,将敖晓阳的两条腿打骨折了。

    昏迷的敖晓阳被送到医院,账上也交足了费用,办妥了活儿的男人在夜色中点起一支烟,手机响了,他清了清喉咙,一口浓痰射在北京的雾霾中,接了电话:“我马君健,你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