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二百零九章 新北岸桥头

第二百零九章 新北岸桥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时代的电动车都是无线充电的,这是刘昆仑后来自己摸索出来的,这是赶巧了借一辆车用,他是真心不喜欢电摩,不烧汽油的摩托能算摩托么,那就是娘们骑的玩意。

    北岸桥头的约架对刘昆仑来说是小事一桩,对塔格来说简直是人生中头会遇到的顶级大事,比中考都重要,他知道表哥初来乍到,没什么朋友,单枪匹马肯定吃亏,但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人脉,这一场约架,怕是要出事。

    这事儿塔格没告诉木孜,他认为男人的事情就该男人解决,女人不要过问,但是自己一个人扛还真有点压力,碰巧他的好基友盛兆存看出他的心事,在上厕所的时候,两个人并排站在小便池前,盛兆存提出自己的疑问:“塔格,你有心事啊。”

    塔格满腹心事都快要溢出了,既然最好的朋友问了,那也不能说,他摇头皱眉:“大事,保密。”

    “连我都保密?”盛兆存尿完了抖一抖收起来,拍拍塔格的肩膀,“不够有意思啊,忘了上回是谁给你提供单莺歌的家庭信息的?”

    “好吧,我告诉你, 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塔格长叹一声,“江大附中的崔小浩约架,周六下午,北岸桥头,带多少人不限。”

    盛兆存倒吸一口凉气:“听说崔小浩混得不错,认识很多外面的社会大哥,他家里也是混的,半个近江的黑社会都是他们家熟人,你这个麻烦惹大了,没辙,报警吧。”

    塔格说:“不能报警,这已经是江湖事了,我表哥把崔小浩的一个叔叔打了,也不知道打的多狠,反正在地上打滚,还呕吐了,所以这个梁子已经不是我和崔小浩之间的事情了,是大人们的事情,可是我表哥是外地人,他根本叫不到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盛兆存眼珠一转:“跑呗,谁规定约架就一定要去。”

    塔格说:“我表哥一定会去,哪怕就一个人。”

    “你表哥啥人?这么冲。”

    “我表哥是藏民,四川来的。”

    “那我跟你去看热闹行不行,总得有个人帮你们收尸不是?”

    “你找打。”

    ……

    第二天就是周六,对于这一场约架刘昆仑准备的很充足,他搞了一辆马力强劲的电摩,一根钢质梢子棍,虽然不如长刀威风,但是适合打群架,这是硬件上的装备,至于软件,那就是他的一身武艺。

    这一具躯体绝非肉体凡胎,不知困倦,不知冷热,不知饥渴,神经发达,动作敏捷,弹跳力惊人,爆发力也很可观,刘昆仑估算了一下,以前他能打五六个人不落下风,现在对付五十个人还是蛮有信心的,而且这五十个人的标准是受过训练手持冷兵器,进退有度纪律严明的成年男子。

    所以刘昆仑才敢放心让儿子跟着来,男孩子长到十七岁了,也该见见世面了,春韭管得太狠,以至于塔格骨子里的勇武气概都没发挥出来,不像他刘昆仑的种。

    周六中午,木孜塔格在家自己做饭吃,刘昆仑跟俩孩子混吃混喝,坐享其成,吃完饭差不多时间了,刘昆仑冲塔格使了个眼色,后者放下课本跟他出来,木孜觉得不对劲,跟出来问道:“你俩去哪儿?”

    “去办点事,我们男人的事情。”塔格说。

    木孜一噘嘴,把家门关上了。

    塔格对刘昆仑说:“我有一个同学想一起去行不行?”

    刘昆仑说:“就一个?我以为你能喊一大群呢,看来你混得不好啊。”

    塔格辩解道:“不是,我们学校都是乖孩子,不敢打群架的。”

    两人说着走远了,木孜趴在门背后听到这些字眼,有些不安。

    刘昆仑将停在车棚里的电摩推出来时,塔格惊呆了:“魔改红金刚!五千瓦超大功率,配十八寸超宽热熔胎,最高速度二百八,太酷了!”

    “你懂这个?”刘昆仑有些欣慰,自己像儿子这么大的时候,也对街跑的各项数据倒背如流,梦想着有一辆属于的摩托。

    “网上看过。”塔格摩挲着红色的巨兽,爱不释手,眼里的喜欢溢于言表,刘昆仑暗下决心,无论如何给儿子整一辆。

    只有一个摩托头盔,刘昆仑给塔格戴上,跨上摩托,让塔格坐在后座,一拧电门,超级电摩无声无息的驶出小区。

    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和盛兆存碰头,小盛同学骑了一辆电单车,350瓦那种家庭妇女骑的车子,看到塔格的表哥竟然如此英挺高大,和脑海中穿着脏兮兮藏袍别着藏刀的形象大相径庭,他张着大嘴都傻眼了。

    刘昆仑说这就是你哥们,塔格点点头,刘昆仑又问盛兆存带家伙了么,盛兆存拿出一支锁电动车的链子锁来。

    塔格还没有家伙,刘昆仑左顾右盼,说哪儿有五金工具店?

    在工具店里,刘昆仑买了一把镐头,只取镐把使用,这玩意打人很趁手,然后又买了二斤大号水泥钉,在奔赴战场的路上,刘昆仑给两个男孩做了战前动员,教育他们不要怕,男子汉总要长大,很多事情是家长和老师还有警察解决不了的,必须靠自己。

    “为自己的亲人和哥们打架,不丢人。”刘昆仑这句话打消了两个少年心中最后一点罪孽感。

    与此同时,木孜找到妈妈告状,说塔格和表哥一起出去打架了,春韭慌了神,她不为刘昆仑担心,这家伙身经百战,枪林弹雨都不会死,可塔格没经过这些啊,万一伤到怎么办,报警吧,又怕连塔格一起拘留,留下案底怎么考大学,情急之下她想到了老师,让木孜联系班主任刘老师。

    木孜给刘璐留言,说塔格和盛兆存出去打架了,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和江大附中的人。

    刘璐是高一七班的班主任,是个很负责任的青年教师,接到信息后迅速开车赶到这边,见面就说联系上了么,木孜说他们都不接电话不回信息了。

    “那就只好使用终极大招了。”刘璐说,“不过需要家长的授权。”

    终极大招就是学校有权力对未成年人进行位置定位,但是这个权限需要家长的授权,春韭自然同意,刘璐申请到授权后,可以看到塔格的地图位置,正在淮江二桥上运行。

    “木孜上我车,大姐你等我们消息,随时接应。”刘璐说,春韭赶忙点头:“刘老师,千万别让他们打架啊,打伤了人我们赔不起……”

    刘璐没听到这句话,她心急如焚,又感觉势单力薄,于是问木孜还能联系到谁,木孜说我马上在群里喊一声看谁在附近,结果还真有人响应,但是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就是塔格暗恋的单莺歌。

    “女同学也行,以柔克刚。”刘璐这样想,对方不也是江大附中的高中生么,男孩子总归要让着女孩子的,她赶紧去接了这俩女孩,驱车直奔北岸。

    ……

    北岸桥头,自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二桥建成后就是近江社会人约架的常用地点,这地方处于淮江北岸,桥头堡下方的一块空地,铁路公路两用桥在头顶经过,从前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现在北岸新城已经建立,好大一片居民区,但桥头堡下面依然空旷,只是荒滩变成了绿化带。

    刘昆仑骑着车从桥上下来,拐了几个弯绕到桥头下方,没看到对方的人,偌大一片空场子就他们三个人。

    “他们不会不敢来了吧。”盛兆存支起电动车,拎着他的链子锁说,他也是老实孩子,从没打过架,要不是和塔格是好哥们才不会凑这个热闹。

    话音刚落,约架的另一方就出现了,和二十多年前的情况不同,这回来的不是摩托车队,而是各式豪车,纯汽油车已经渐渐淡出,主流的是纯电动车,奔驰宝马奥迪等大牌依然占据中高端市场,国产电动车比如比亚迪、青石高科、黄花科技等牌子的电动汽车也有相当大的份额,对方阵容强大,尽是路虎捷豹保时捷之类高端车型。

    塔格和盛兆存傻了,不是说好的高中生约架,怎么车上下来的全是大人啊。

    塔格眼中的大人,就是离开学校的成年人,不管什么时代,社会人的造型都是一样的风格,刺龙画虎,嚣张跋扈,但他们在刘昆仑眼里全是*崽子级别。

    这都是崔小浩的叔叔叫来的人,晒马的性质大于打架,就是一种展示力量的示威行为,表示我兄弟多,江湖路子野,识相的赶紧认怂。

    他们来了十辆车,三十多个人,其中一多半是崔小浩的初中同学,其余是他爸爸崔大浩的江湖朋友,崔大浩是个做运输生意的买卖人,但人在江湖谁不认识几个混混朋友,按照崔大浩的处事逻辑,遇到麻烦要么钱开道,要么拳头解决,他信奉丛林法则,谁横谁有理,谁不讲理谁占便宜。

    三十多个人拎着家伙往那儿一站,虽然排列不整,还抽烟说话,但气势已经压倒对方,对面就来了三个人,都穿着运动服和球鞋,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孩子,崔大浩心说不好,这场架兴许真得打起来。

    江湖约架,一般人越多越不容易打起来,因为彼此间总能找到熟人,有熟人就能说和,毕竟谁也不是真为了打架来的,不过是充个场面架个势罢了,但对方就三个人,那不打都有点说不过去了。

    盛兆存的腿在哆嗦,有些站不稳了,塔格抓住他的胳膊,不动声色,问刘昆仑怎么办,打不打?

    刘昆仑觉得这是一次绝好的教育孩子的机会,他先问塔格:“你觉得呢?”

    塔格说:“打,男子汉不能退缩。”

    刘昆仑说:“好样的,就应该有这种气魄,但是也要分情况,明显的敌众我寡,就不要背水一战了,又不是保家卫国,江湖恩怨而已嘛。”

    塔格不知道他啥意思,盛兆存却听懂了,一把拉住塔格:“快跑,再晚来不及了。”

    刘昆仑点点头:“赶紧跑,走小路,他们汽车追不上。”

    盛兆存慌忙骑上电动车,塔格跨上后座,电动车一溜烟跑远了,塔格回头看,却发现表哥没有跟上来,反而戴上了头盔,拎出了梢子棍,跨上电摩,面对敌阵,如同长板坡前的赵子龙。

    表哥欧珠达杰孤身一人杀向那三十多人,梢子棍在空中舞动,电摩的音响发出最大分贝的轰鸣,也压不过他的怒吼,表哥会被打死的!塔格顾不得多想,从电动车上跳了下来,踉跄着举着镐把冲过去。

    刘璐驾驶的汽车还在匝道上盘旋着,单莺歌看到下面的战况,疾呼道:“快看,打起来了!”

    刘老师匆忙间瞥了一眼,只看到自己的学生苗塔格和他那个又高又帅的表哥一起冲向流氓团伙。

    “快打110,120,报警叫救护车。”刘璐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