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暴雪来临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暴雪来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决赛正式开始之前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给两位选手预留出准备时间,这次竞赛含有一定危险程度,所以需要准备的充足一些。

    刘昆仑回了一趟家,,探望了春韭和苏晴,这两个命运多舛的女人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春韭已经不能说话,只能静静听着男人说话,刘昆仑说你放心,我一定救活你,最近就在忙这个事儿,可能要出差一段时间,你乖乖吃饭。

    春韭不能回答,不能点头,只有眼神中流露出信任,她就像二十年前那个大市场里卖米线的小丫头一样,永远对昆仑哥充满信任崇拜和爱慕。

    至于苏晴,依然处于植物人状态,好在家里条件跟得上,能够一直维持下去,听说苏晴出事之后,王海昆一直没有任何表示,此人的冷血无情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刘昆仑很担心夺回自己的躯体后,这二十年被老妖精败坏的名誉怕是永远也无法挽回了。

    最后,他又见了三个孩子,木孜塔格面临高考,本应心无旁骛,但是母亲重病不可避免的影响心情,少不得要安慰鼓励一番,至于王锡之,因为独特的家庭环境,这孩子比木孜塔格更坚强一些,处于同命相怜的原因,三个孩子的感情更上一层楼,再加上血缘上天然的关系,不是亲兄弟姐妹,胜似亲兄弟姐妹。

    三月底,刘昆仑带着自己的团队奔赴阿里,他们是搭乘飞机直接到阿里的昆莎机场,沿209国道走一段路,就到了阿里地区和噶尔县的行政机关所在地狮泉河镇。

    狮泉河镇是一座高原小城,这里已经聚集了大批记者,后勤团队早已抵达此处,越野车辆和其他装备物资都完成了准备工作,但是正当决赛仪式即将开始之际,问题出现了。

    两支整装待发的队伍在公路上被噶尔县公安局的警车拦下,要求他们出具进入无人区的相关手续。

    问题非常的无厘头,阿里无人区也是自然保护区,出于环境保护的要求,禁止一切非法穿越,如果是几个人偷偷摸摸溜进去也就罢了,可是大张旗鼓的在无人区进行选秀比赛,就别怪当地政府为难你了,最可笑的是,两支队伍都没注意到这条法规政策,或者他们以为平台已经搞定,就自动忽略了。

    赛事被迫中止,作为主办方的我秀平台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出手干预。

    不能进无人区就无法进行比赛,刘昆仑心急如焚,他思来想去,满脑子都是非法穿越这四个字,既然是非法穿越,那就一定有合法穿越,如果人人都不准进入,那又是谁发现的雪人呢,科考队,对,科考队可以合法进入无人区,挂靠他们不就得了,大不了出点赞助。

    无巧不成书,确实有一支科考队在狮泉河驻扎,即将进入无人区考察,他们是兰州大学古文化研究所的科学考察队,拿的是国家拨款,紧巴巴的不太够花,刘昆仑和李明登门拜访,双方沟通的非常顺畅而融洽,可谓一拍即合。

    昆仑团队解决了合法穿越的问题,季宇梵团队也如法炮制,以巨额赞助作为条件,两队合一队,也拥有了合法身份。

    经历了短暂挫折后,赛事再次开始,可是第二次出发时又遇到了问题,警察在季宇梵的队伍中发现了明显人种特征不同的老外,说有规定,外国人禁止进入,所以季宇梵花高价请来的俄罗斯籍美国籍的退役特种兵保镖和尼泊尔籍的适应高原环境的助理都无法随行,这是不容通融的硬杠杠。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长得像中国人的也未必是中国人啊,于是警察又要求所有人出示身份证,一听这话,大家都垂头丧气,心说完了,比赛玩不下去了,季宇梵是美国籍,刘昆仑拿的是联合国护照,都算是外籍人士,别玩了,打道回府吧。

    可是当刘昆仑拿出联合国护照后,警察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条文里没有说联合国护照怎么处理,这是个法律空子,现场指挥的警官电话请示了县领导,决定放行。

    目光集中在季宇梵身上,只见他也施施然拿出了一本联合国护照。

    刘昆仑瞬间明白了,关键时刻通过联合国秘书长搭救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竞争对手。

    经过两轮折腾,大家的兴致都有些降低,季宇梵团队更是元气大伤,超过一半的团员被拦下,连有效直播都成问题。

    阿里无人区可不是遍地6G信号塔的内地,这里连2G都不通,彼此联络用对讲机,和外界联络用的是卫星电话,这里说是无人区,其实还是有人的,只是人烟极其的稀少,整个阿里地区的面积顶得上内地一个省份,可是人口只有区区几万人而已。

    科考队离开219国道,向西进发,这里有公路,但是那种很简陋的碎石子土路,坑凹不平,轿车走这种路会托底,只有皮实耐操的日系越野车才能胜任,科考队就租了几辆越野车和一辆拉给养的卡车,而两支明星队的阵容就强大多了,丰田皮卡奔驰大G加乌尼莫克全地形卡车,车上拉着旋翼飞行器,车后还挂着越野摩托,简直是武装到了牙齿。

    车队匀速行驶,深入阿里腹地,窗外的景色美不胜收,蓝天白云雪山,像极了世外桃源,但是再美的景色看久了也会疲劳,再加上高原反应和严酷的气候,着实不是一次舒服的旅程。

    在这种道路上任何车辆都开不快,车队前行了五个小时,在一个岔路口分道扬镳,兰州大学的科学家们继续前往,而两支明星队则要进入雪人出没的区域,临行前大家互赠礼物,互相祝福,兰大科考队里有个年轻人是昆仑的粉丝,对季宇梵的艺术造诣也很钦佩,这小伙子叫丁家骏,也是近江人,他拿出卫星电话说:“万一找不到路,打我电话。”

    所谓的比赛正式开始了,天色已晚,队伍扎营休息,阿里地区常年低温,到了晚上更是没事就来一场暴雪,无人区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不是没有人,而是人类无法定居。

    夜间的荒漠戈壁,寸草不生,繁星灿烂,因为空气稀薄,能见度极高,整个银河就横在头顶,对于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能看见这样壮阔的星河就是一种享受,大家都默默地拿出手机和相机,拍摄着夜空,谁也不曾料到,这是暴风雪来临前最后的静谧。

    午夜时分,在帐篷里打坐的刘昆仑听到异响,掀开帐篷一看,外面暴雪肆虐,古人说燕山雪花大如席,一点都不夸张,阿里的雪劈头盖脸,夹着狂风怒号,三米外看不见人,得亏营地在李明的指挥下扎的结实,用车辆做外围屏障,不然光是这风就能把人吹走。

    对讲机里一片嘈杂,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电子干扰,但是还能听见李明提醒大家,不要擅自行动,切勿出帐篷,等雪停了再说。

    暴雪一直没停,天亮时分只是下的没那么肆虐了,周围积雪半人多高,管你什么越野车,只要是带轮子的都开不动了,换句话说,大家全被困在这儿了。

    李明召集两个队的负责人在车里开会,他非常严肃的说道:“遇到**烦了,我建议立即取消行动,呼叫救援。”

    “有这么严重?”季宇梵眉毛一挑:“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听说雪人总是在大雪天出现。”

    李明冷笑:“别找什么雪人了,这场雪来的蹊跷,昨天晚上还晴天呢,突然就暴雪了,要知道现在可是四月,即便是阿里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雪了,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季宇梵说:“现在什么年代了,你以为还是彭加木,余纯顺的年代么,现在一个电话就能呼叫直升机救援。”

    李明说:“下这么大的雪,到处受灾,是先救牧民还是先救我们,难道命还有高低贵贱脂之分么,再说了,这里可是高原,普通直升机飞都飞不动。”

    季宇梵笑笑,拿出了自己的卫星电话,竖起天线,开始和外界联络,但是怎么打也打不通,他走出车门,将天线旋转寻找卫星的方位,依然找不到信号。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光季宇梵的铱星系统打不通,天通一号和海事卫星电话都没有信号,连对讲机都失灵了。

    这下所有人才慌张起来,科技的发达对抗不了大自然的威力,大家被困在无人区腹地,大雪还在下,天知道什么时候救援才能来。

    有人提出派人出去求援,虽然大雪封山,但我们有旋翼机啊,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非常幼稚,旋翼机在这儿根本排不上用场,且不说电池在极端严寒下严重缩水,就是这稀薄的空气都难飞起来。

    这会儿雪又下紧了,大家各自窝在帐篷里用高压锅煮热食吃,每个人都在咒骂着姬宇乾,这家伙太变态了,非要把明星整到无人区里搞什么比赛,闹出人命来看姬宇乾怎么收场。

    与此同时,身在北京的姬宇乾也接到了报告,阿里地区突降五十年一遇的暴雪,数万人受灾,两支队伍失去联系。

    ……

    几件事说一下,昨天出门发生小轻微车辆事故,耽误更新,接下来的几天事情比较密集,有网络文学周,作协的会议,还有大学里的几堂课,连续出差,更新不能保证,本书会在100万字完本,大约是六月中旬,新书会在七月底发布,但不在本站,在罪恶调查局那边,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