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第一险峰

第二百七十五章 第一险峰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海昆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假儿子,按理说这小子应该捏着鼻子喊自己爸爸才对啊,父慈子孝,阖家欢乐,这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戏码,也符合自己的计划安排,但这种反套路的行为反而让王海昆觉得有点新意,更愿意陪他玩下去。

    “DNA鉴定报告在这,难道是假的不成?”王海昆笑眯眯道。

    这份报告,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可能是马君健提前布局安排人手做的假报告,也可能是老狐狸不信任任何人,故意弄处于一个假报告来戏弄大家,大庭广众之下也无法向马君健求证,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看刘昆仑如何对应。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配为人父母,只提供遗传基因,只负责生下来,是不配的,那样和捐精,和*没有太大区别,年轻时的胡作非为,要让另一个独立的人用一辈子来承受,这不公平。”刘昆仑淡然说出这些话,把王海昆和楚桐一并痛斥了。

    楚桐低头,她并不是羞愧,而是反思,这孩子说的没错,如果当年自己生下和刘昆仑的孩子,那就是害了一个孩子的一生,就如同母亲生下自己那样,永远背负着没有父亲的痛苦,所以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在更大的是非抉择面前,个人的小情小爱是不足挂齿的。

    刘昆仑答非所问,王海昆却步步紧逼,继续追问:“那你告诉我,这份鉴定报告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您最清楚。”刘昆仑反将一军,把皮球踢回来。

    “那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王海昆换了一种问法,他兴趣越来越浓了,很久没人敢这样和自己对话了,这不是对话,这应该叫抬杠。

    “您活了多少岁数,我活了多少岁数?您记得出生之前的事情么?”刘昆仑再次反击,将王海昆驳的哑口无言。

    气氛再次趋于紧张,好端端的认亲,怎么变成斗嘴了。

    忽然韦康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玩,昆仑啊,你算遇上对手了。”

    也知道他说的是哪个昆仑,是以前叫刘昆仑现在叫王海昆的中年人,还是全名昆仑的年轻人。

    大家也都跟着干笑,试图缓解气氛。

    李明也笑道:“合着这对父子是薛定谔的父子啊,说是就是,说不是也不是。”

    韦康说:“对了,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是也不是。”

    王海昆干笑两声,他终于咂摸出味道来了,这不是自己在耍别人,而是别人在耍自己,这也不是针对自己的连环阴谋,而是彻头彻尾的阳谋,摆明就是来搞你,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

    鉴定报告是真实的,上面写着被鉴定人与自己并无生物学上的关系,甚至被鉴定人连人类都不能算,提供的DNA样本是不符合人类脱氧核糖核酸结构的,这也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这小子是林蕊造出来的哪吒。

    这帮人知道自己的秘密,更知道自己的需求,那就是一个适合寄生的新躯体,所以他们把王锡之和王锡珩藏了起来,把这么一个货色送到自己面前,任君取用,就像是在饥饿的人面前摆了一份油煎蘑菇,香喷喷的,但有可能剧毒。

    你们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反其道而行之,玩弄人心,王海昆是行家里手,他微微一笑,正准备说两句诛心的话,刘昆仑却站了起来,将餐巾一甩,脸一耷拉:“不吃了,走了!”

    说完就要退席,他并不是作势要走,而是真要走,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小暴脾气,太牛叉了,说走就走,完全不给老爹面子,这哪是刚认祖归宗的外面野孩子啊,分明是宠坏了的二代公子。

    连王海昆都惊了,这小子这么生性,不过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也是心理战的一部分,他一个眼神丢过去,站在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去路,身后推轮椅的彪形大汉也走了过去。

    刘昆仑动作幅度很小的勾出一拳,这是内家拳的路子,正中保镖胃部,当场放倒,转身扭腰一记直拳,两米高的大猩猩被轰飞,摔在餐桌上,杯盘刀叉一片狼藉,烛台也倒了,众人目瞪口呆,其余的保镖也全都傻眼。

    这个保镖是王海昆特聘的肉盾,别看身形巨大,其实动作敏捷,会柔术,一个人打七八个壮汉没问题,主要是吨位大,底盘稳,就算是巅峰时期的泰森都未必能将他KO,这小子瘦瘦高高的,居然如此强悍的爆发力,堪比重量级拳王,普通人在他面前恐怕半个回合都过不了。

    刘昆仑冷笑,三米多高的雪人都能一拳放倒,还差你这种凡人么。

    有这一拳垫底,再没人敢阻挡,好端端的宴席也没法继续来,桌子都砸了,其他人本来也心惊胆战,一惊一乍的,早就没了食欲,也趁机一走了之,最后只留下马君健和楚桐。

    王海昆看了一眼楚桐,他知道这个女人不走是因为资金还没到位,但是这笔钱自己并不打算出。

    他的眼神虽然无声,但楚桐立刻就明白了,低声说你多保重吧,起身也走了。

    “老板……”马君健急赤白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用说什么,我都知道。”王海昆摆摆手,大猩猩这才从狼藉中爬起来,擦擦鼻子下的血迹,看起来还有些懵,这一拳起码打出了脑震荡。

    本来一场猫耍老鼠的鸿门宴变成了闹剧,耍人的被别人耍了,王海昆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火冒三丈,抡起手杖将一个精美的瓷器打碎,但是迅疾他又笑了,这帮小子,故意激怒自己,用的还是心理战。

    你们越是跳的欢,我越是不在意,闹呗,看孙悟空最后能不能跳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刘昆仑出了餐厅,李明追了出来,问他唱的哪一出。

    “这是什么计划,怎么事先没和我商量。”

    “没有计划,有感而发,看到他那副模样我就来气。”刘昆仑说,“我还想揍他呢,克制住了。”

    “无招胜有招。”李明赞了一句。

    ……

    这场闹剧之后,众人离开了医疗中心,在洛桑市区住下,等待下一步安排,毕竟团队对赌失败,现在上上下下都是王氏财团的雇员了,受合同约束,不能太放飞自我。

    王海昆没有再亲自出面,而是派了一个经纪人过来重组昆仑团队,老王的家底丰厚,但是并没有娱乐业基础,相关人员都是从别的公司挖来的,经纪人来自香港,是个英语法语流利,但普通话说的更好的人,名叫黄彼得,曾就职于英皇娱乐,擅长夸夸其谈。

    在洛桑的酒店里,黄彼得召集众人开会,只字不提昆仑和老板的血缘关系,只把他当做签约艺人,他打开PPT,展示自己的计划,在他的构想中,昆仑的定位并不是鬼才导演什么的,而是硬核流量艺人。

    黄彼得的理论很实际,这年头文艺片导演没有票房,才华不能转化为真金白银等于白搭,所以昆仑还是要走网红路线,吸引眼球,汇聚流量,有了流量就拍广告,接代言,先回本,再说发展的事。

    “怎么拉流量呢?”李明发问。

    “当然靠噱头,昆仑不是很能打么,让他去和重量级拳王比赛,开直播,和博彩公司合作,还不赚翻。”黄彼得眉飞色舞,“那一拳好厉害,得有一吨力量。”

    李明讽刺道:“他一个英俊小生,和重量级拳王打,你怎么不找个更危险的呢,比如极限运动。”

    黄彼得眼睛亮了:“对,徒手攀岩,翼装飞行,都可以尝试,常规的流量明星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到,这就是优势。”

    “你怎么不去死,这是变相杀人知道么!”李明气的面孔都变形了。

    黄彼得两手一摊:“我是在帮你们,不然雪藏好了,不出三个月,粉丝就会忘了这个人。”

    “我可以。”刘昆仑说,“我一直想征服阿尔卑斯山。”

    说干就干,黄彼得立刻拿来地图,选取要攀爬的*,阿尔卑斯山脉东西长一千二百公里,南北宽二百公里,平均海拔三千米,有八十二座山峰超过四千米,最*是勃朗峰,最著名的是马特洪峰,但刘昆仑却选中了一座不到四千米的山峰。

    这座山峰叫做艾格峰,海拔三千九百七十米,虽然不算太高,但拥有一面险峻的峭壁,平均坡度七十度,垂直落差一千八百米,爬上这座*是无数极限登山者一生的梦想,被誉为欧洲第一险峰。

    普通人光是看这座山峰的照片就会恐高症发作,实际情况比照片更为危险,因为艾格峰北壁岩石风化,气候多变,前一秒阳光灿烂,紧跟着可能暴雪肆虐,没有成熟的经验,过硬的本领,强大的团队,爬坡等于找死。

    昆仑虽然有跑酷的底子,但跑酷和登山是两个概念,第一次登山就选择艾格峰,无异于找死。

    “你知道艾格峰还有个名字叫食人峰么?”黄彼得问他,眼中充满嘲讽。

    “知道,这座山峰吞噬过很多登山者的生命。”刘昆仑回答他,“但我还知道,丹尼。阿诺用两小时二十八分钟就爬上去了,我估摸着怎么也得比他快点。”

    黄彼得说:“你知道丹尼。阿诺是什么人,他八岁就攀登过四千米*,十四岁登顶艾格峰北壁,三大北壁速攀世界纪录保持者,你之前爬过最高的山是多少米?”

    刘昆仑说:“六百三十二米,上海中心大厦,算不?”

    黄彼得笑喷了:“你爬楼梯上去的吧。”

    刘昆仑一本正经道:“不,我坐观光电梯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