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约避风港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约避风港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能躲避子弹,你不是普通人,所以你到底是谁?”李胜男盯着刘昆仑的眼睛问道。

    “好像我是受害者吧。”刘昆仑说,“我建议你先去查查疑凶的底子,等大体上对案子性质有了概念之后再来找我,到时候咱们带一提啤酒,去避风港**梯台那里细聊。”

    这是昆仑第二次提到避风港**梯台了,当年李胜男在那个地方和刘昆仑凭海临风,把酒谈心,可是这和眼前此人有什么关系。

    “昆仑先生,请配合警方调查。”李胜男正色道。

    “我很配合,好吧,我看你大概是完全没有头绪,那我给你提个醒,这案子要往非常规方向去查,绝不是疯狂粉丝刺杀偶像这么简单,另外,建议你保护刺客的安全,他现在是被灭口的对象。”

    李胜男笑了笑:“谢谢,我们香港警方是全球最高效的警察机构,对于疑犯和证人的保护都是无懈可击的。”

    这时李胜男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接听后,脸色大变。

    “是不是已经被灭口了?还高效,我看是搞笑吧。”刘昆仑嘲弄道。

    “你能听到?”李胜男很怀疑这个人,狠狠盯了他一眼,匆匆离去。

    出电梯的时候,两个G4特工交头接耳。

    “李长官不是资讯部的一姐么,怎么管起刑事部的case?”

    “听说她要调去保安部当头儿。”

    李胜男确实捞过界了, 管了不该管的事情,但她的情况比较特殊,李家是警察世家,李胜男的叔叔做过一任副处长,她本人也有望担任第一个女处长,加之工作努力,所有警种都做过而且做得很优秀,所以没人不给她面子。

    刺杀案的疑凶艾伦.李死在警局的羁押室里,他 把床单撕成布条缠在脖子上,另一头系在床腿上,生生绞死了自己。

    警局监控显示,没有外人进入过羁押室,室内也只有死者自己的指纹和脚印,确信是自杀,艾伦.李的离奇自杀使得案件更加的扑朔迷离。

    李胜男调取了艾伦.李的全部资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详细阅读。

    此人生于1987年,家境优渥,从小就读私人学校,港大毕业后留学英国学习金融,回港后从事期货工作,收入颇丰,而且不赌马,不泡夜店,生活自律,喜爱健身和自行车运动,是香港枪会会员,独自住着千尺豪宅,有一辆GTR跑车,没有固定女友,标准的钻石王老五。

    这样的人生,本应精彩无限才对,为什么会选择走上不归路,李胜男试着发掘真相,一个数字引起她的注意,艾伦的身高只有五尺二寸,折合一米五七的样子,这和他的精英身份很不匹配,再往上细查,艾伦出生时早产,导致身体孱弱,发育不良,所以他才痴迷健身和射击,崇尚一切阳刚的事物,这也是他迷恋昆仑的出发点。

    但这些不能作为刺杀偶像的动机,李胜男又查了艾伦的经济情况,一切良好,账上还有五百万港币,收入都是合法的,正常的,银行流水单上一串串数字中有一行引起了李胜男的注意,每个月艾伦都会支出一笔钱,数额不菲,有时十万,有时八万,收款人都是一样的,是一个瑞士账号。

    李胜男正想调查这个瑞士账号,电话又来了,是法医鉴证科的同事,一位资深女法医,也是李胜男的好友,她说阿曼达你来一趟吧,有些东西从未见过,很奇怪。

    法医中心,艾伦.李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法医将他反过来,指着后脑勺位置说:“颅骨有一个人工开凿的空洞,直径半英寸,头皮覆盖住了,你摸这里。”

    李胜男戴上塑胶手套,摸了摸指定的位置,果然有个软软的凹坑。

    “我查过死者的医疗记录,没有进行过开颅手术,在这里开孔也没有医学上的意义,反而会导致一些病症,所以请你来看一下。”法医抱着膀子,表情冷峻。

    李胜男顿时想到昆仑所说的话,案子要往非常规方向调查。

    她也抱着膀子看了半天尸体,忽然发问:“你见过类似案例么?”

    “在书上见过,西元前五千年,中国大汶口文化遗址,有一具尸体的后枕骨上开有类似的空洞,边缘圆滑。”法医说。

    “西元前五千年?上帝啊,你确定没搞错?那时候连商朝都没有呢,是不是被祭祀的人牲?”李胜男博览群书,有些自己的见解,但常规的见解肯定是无效的,法医告诉她,有证据表明,后脑勺开洞的石器时代的人,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又活了两个月。

    “我认为是一种远古时期的手术。”女法医下了结论。

    为什么七千年前的手术如此发达,为什么艾伦在自己的后脑勺上开个洞,李胜男觉得自己也应该去开个脑洞,不然想不通这个问题。

    回到办公室,李胜男继续查银行账号,作为香港警务处资讯部主管,她能通过全球司法机关查到想要的资料,这个瑞士银行账号并不涉及洗黑钱,而是一个公开的募捐账号,主体是一家在开门群岛注册的基金会。

    这家基金会表面上很正常,是致力于解决脑血管疾病的慈善组织,但李胜男知道背后肯定有鬼,想查出线索需要时间,更需要国际刑警组织的配合,短时间内无法做到,她想了个办法,从本土入手,调查香港几家主要银行向外汇款的记录,看看还有谁定期给这个基金捐款。

    香港是法治社会,即便警务处高官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也不能随便查阅私人银行记录,李胜男有办法,她以私人名义找在银监局工作的同学帮忙,违规拉出了一份清单。

    这份清单并不长,只涉及一百多个银行户口,包括汇丰、渣打、恒生、星展等十几家主要银行,向外汇出款项的账户都是私人账户,款项高低不等,高的每月几十万元,少的和艾伦.李差不多。

    李胜男将这些银行户口的名字编成表格,这些人有些是白领,有些是家庭主妇,有些甚至是菲佣,看不出有什么共同点,但是将他们的社会关系统计进来就有新的发现,这一百多个户口,牵扯到香港一百多个小豪门。

    所谓小豪门,就是身价在十位数左右的家族,这样的小豪门在香港有很多,而艾伦.李的原生家庭就是一个标准的小豪门。

    正当李胜男找不到突破口继续往下跟的时候,传来消息,案子结了,疑犯畏罪自杀,警方判断这是独行侠式的单独作案,不存在同伙,案情清楚,可以结案。

    李胜男觉得疑点重重,她找到刑事部的主管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一下,刑事部表示请示副处长之后再决定是否结案。

    傍晚,李胜男接到叔叔的电话,邀请来家里吃饭。

    叔叔李伟聪已经退休,现在为私人提供安保咨询服务,他是曾经做过副处长的人,既是长辈,又是前辈,一家人就没去外面吃饭,在山顶两千尺的豪宅里用餐。

    “来尝尝这个猪脚黄豆汤,是你Aunt的独家秘方煲的哦。”李伟聪拿着汤勺给侄女舀汤,李胜男却不以为然,叔叔的原配早就去世了,续弦是豪门公主,哪会做什么家务,这糖也是菲佣煲的而已。

    吃饭只是为谈话提供平台,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李伟聪提到刺杀案,轻描淡写道:“阿曼达,听说你对这个CASE很感兴趣,叔叔劝你,别玩了。”

    李胜男警惕起来:“Uncle,关于这个CASE,你知道些什么?”

    李伟聪反问她:“你觉得,香港警察的职责是什么?”

    “维护公正与法治,扑灭罪案,这是香港警察的职责。”李胜男立刻给出答案。

    李伟聪点点头:“还有一点,维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

    李胜男说:“您的意思是说,继续查,会影响香港的稳定与繁荣咯?”

    李伟聪说:“喝汤,喝汤。”

    李胜男脑海中闪过清单上的一长串名字,她在商业罪案调查科工作过六年,对经济犯罪有一种直觉,这些名单中,起码有三个人能和叔叔挂上钩,或许李伟聪也有一个秘密账号,每月或者每年给瑞士打钱。

    都是做警察的, 既然对方不愿意说,李胜男也没办法套出任何话来,她默默喝汤,喝完之后告辞,在路上打了个电话到马哥波罗酒店。

    避风港**梯台,李胜男拎着一提啤酒爬上来,夜色已深,大海一片黑漆漆,风从海上吹来,带着咸味的海风让人清醒。

    时间到了,但约的人还没来,李胜男忽然想到昆仑是被G4保护的人,这案子虽然结了,但保护令没结束,他在离开香港之前,不能自由行动。

    她独自喝了一罐啤酒,吹了吹风觉得郁闷消散了许多,也不再打电话,正要离去,一转身昆仑已经站在面前。

    “你怎么来的?吓我一跳。”

    “我从窗口出来的。”

    “你在晃点我么,从那么高的楼上爬下来,你是蜘蛛人么?”

    “并不是,其实我是先往上爬,爬到楼顶再跳下来的。”

    李胜男信了,能躲过子弹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她忽然觉得这个原本熟悉的世界其实相当陌生。

    谈话在坦诚的气氛中进行,在得到李胜男提供的信息后,刘昆仑也将自己掌握的情况据实已告,两个人都明白,想撕开黑暗,掘出真相,就必须抱团组队,资源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