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终章

终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璐这个暑假过的不开心,家里父母逼着她相亲找对象,说三十岁的老姑娘再不嫁人就晚了,可她根本不想结婚,也不想谈对象,因为任何人都比不过那个已经销声匿迹许久的流星般闪耀的明星昆仑。

    母亲托闺蜜又给刘璐介绍了一个小伙子,据说是公务员,工作稳定,有房有车,硕士毕业,和刘璐门当户对,迫不得已,刘璐捏着鼻子去相亲。

    在地铁上,刘璐玩了一个小测试,测今天的运势,结果是:转角遇到爱,她暗道也许今天的相亲对象很nice吧,心中略有期待。

    相亲地点在一家咖啡馆,令刘璐惊讶的是,对方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男生的母亲带了两个姐妹一起来把关,三个老娘们挑剔的目光将刘璐从头看到脚,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超市里的排骨。

    男生条件确实不错,身材高大,稳重大方,他坐着并不说话,几个老娘们三堂会审一样将刘璐的情况问了一遍,多大年龄,什么学历,在哪工作,薪水如何,事业上有啥打算。

    “这孩子情况还不错,嫁过来之后,我们家老头子会和你们校长打招呼,让你带带副课,别当班主任了,带毕业班压力更大,以后你就专业带孩子……我们家条件还可以,小斌现在已经是副科级,再过两年升正科,你做好他的后勤工作就行……孩子嘛,生两个就行,我们家养得起。”

    刘璐简直要拍案而起了,心说我是你们家的生育机器么。

    作为一个高学历的现代女性,是无法容忍这种羞辱的,刘璐打算退场,但是教养告诉她,再忍忍。

    男生说话了:“教育局中教课的王科长你认识么?”

    刘璐摇摇头。

    男生说:“我有个朋友的孩子想进树人,分不够,你们学校的门槛太高,教育局科长打招呼都没用,听说每个教师都有一个名额,你今年的名额用了么?”

    “对不起我还有事!”刘璐实在崩溃,和这种恶臭男相亲简直自降身价,她顾不得什么礼貌了,起身就走,身后传来男生一家人小声谩骂:“什么态度,就这样子一辈子嫁不出去……”

    刘璐走到街角,眼泪止不住留下来,忽然手机响了,是介绍人王姨打来的,指责自己提早离场,又苦口婆心的劝说,说男生很务实,家里条件不错,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嫁过去不受罪,别再挑了,就这个吧。

    “信号不好,我听不清。”刘璐挂了电话,想到街角开了四年的奶茶店,再次悲从心来,手机又响了,是一条信息,点亮屏幕,四年未曾亮起的头像终于亮了。

    “我忙完了,可以带你去看星星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喝奶茶?”

    刘璐破涕为笑,眼泪却依然如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她迅速回复:随时可以。

    对方回复:向前走。

    刘璐心怦怦跳,向前走过街角,看到久别的人站在面前,手捧两杯奶茶,笑吟吟看着自己。

    那人个头变矮了,相貌也没有以前那么英俊出挑了,但绝对是他。

    晚饭时间,刘璐家,老爸正在做饭,住在楼下的老妈闺蜜砰砰敲门,;老妈去开了门:“王姐,吃过了么?”

    王姐说:“不吃,气饱了。”

    老妈纳闷:“谁惹我们王姐生气了?”

    王姐说:“还不是你家璐璐,相亲就相亲,怎么还让人下不来台呢,搞得我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老妈傻眼了:“咋回事啊王姐,我没听璐璐说啊。”

    王姐说:“人家小伙子堂堂正正事业编副科级,哪点不好,家里房子现成的,开车上下班,嫁过去就是享福的,璐璐看不上人家回头给我说一声就是,当场甩脸子走人,多让我这个媒人难看啊。”

    老妈说:“璐璐不懂事,回头我教育她,王姐你别往心里去。”

    王姐说:“我无所谓,关键是人家男孩还就看上璐璐了,非让我把这门亲事说成了不行。”

    老妈为难了:“璐璐既然看不上……这孩子脾气挺倔的。”

    王姐说:“你也是,婚姻大事哪能让孩子自己当家,找个在外面混的小痞子咋办,这事儿不能任性啊,还是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

    钥匙开锁的声音传来,是刘璐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小伙子。

    “妈,我回来了,你们不是催我结婚么,我把对象带来了!”刘璐兴冲冲进来,低头换拖鞋,拿新拖鞋给身后的小伙子,再抬头才看到王姨,顿时有些羞涩:“王姨来了。”

    王姐和老妈面面相觑,老爸听到动静也从厨房出来了,解下围裙,看着站在门口的不速之客。

    小伙子很从容,手上拎着礼物,两盒泸州老窖,一束鲜花,格子衬衫运动鞋,手上没手表也没手串,一看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那啥,坐吧,璐璐你不介绍一下。”老爸说。

    刘璐和小伙子并排坐在沙发上,大大咧咧道:“新找的男朋友,你们觉得合适,我们就处,差不多就结婚,这下老爸老妈总满意了吧。”

    这也太快了吧,上午还在催婚,晚饭时间就要决定终身大事,谁也受不了这个节奏,老爸老妈都晕了,还是王姨顶了上来,当场把关。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哪儿的,在哪上班?”

    “两位阿姨们,伯父好,我叫刘伟,和刘璐一般大,住在近江,在未来科技上班。”小伙子彬彬有礼,对答如流。

    “月工资多少啊,父母退休了么,你家小区车位管理费高不高啊。”王姐三连击又来了。

    “不好意思阿姨,我在未来科技是年薪的,还有股权,父母都健在着呢,这会儿在外国旅游,我们家车库不收管理费。”

    刘璐嫌男朋友太含蓄,更想给这个讨厌的王姨一点颜色瞧瞧,索性替他说:“妈,刘伟是未来科技的P12,就是首席科学家,年薪一千万,在科技园有一栋八百平米带游泳池的独栋别墅,车库能停两辆车。”

    王姨撇嘴道:“那又怎么样,民营企业打工的,一点不稳定……”

    老妈说话了:“王姐我闻到你家锅里的糊味了,你赶紧下去看看吧,我就不留你了。”

    王姨气的拍拍屁股走了,出了门趴在门缝上偷听,只听到屋里刘爸爸热情说道:“小伙子陪我喝两杯,今天开戒。”

    刘伟说声好的,未来的老丈人系上围裙又下厨了,丈母娘忙着削水果,刘璐去开了空调关了窗户,厨房里的香味飘出来,电视机里播放着肥皂剧,烟火气十足,这就是他希望过的普通人的生活。

    ……

    菜市场,昆仑面馆,一个外地游客来到门前先拿起手机咔咔一顿拍,完了问服务员:“你们传说中的老板娘呢?”

    服务员礼貌的回答:“我不清楚。”

    隔壁卖芥末鸡的阿姨嗑着瓜子搭话了:“你说春韭吧,全球第一例渐冻人症自愈患者,人家现在厉害了,两口子去欧洲旅行了,俩孩子都争气,大学毕业直接保送研究生,这福气咋来的知道不,拿苦命换的!那十八年可不是一般人能熬过来的,我是一天天亲眼看着的。”

    游客说:“有什么故事么, 给我们讲讲。”

    迟阿姨说:“真空包装芥末鸡,你不买两只尝尝?你旅游指南上没提这个么?什么,没写,什么破指南赶紧撕了扔了。”

    她口中所说的传奇老板娘其实已经从欧洲旅游回来了,现在正和老公一起在北京游览恭王府。

    刘昆仑恢复了自己的本来姓名,王海昆这个身份四年前就不复存在,烟消云散了,他也没有参加特首竞选,而是捐献完财产隐退民间,成为一段传奇,他是大隐隐于朝,依然保留着几个显赫的官方身份,在北京游玩的时候身边随时有几个警卫人员。

    昨天他在电视上看到了梁老夫妇带着孩子上台表演,自从梁维翰自杀后,梁老夫妇又收养了一个孩子,今年四岁半了,不过这孩子依然不是梁维一的转世,从他身上能看到梁维翰的残影,还能看到另一个更加淡的残影,是林晓晓……

    马君健依然是刘昆仑的跟班,鞍前马后的照顾,此刻他正和负责警卫工作的林建东聊天,林建东说今晚上黄市长想请刘先生吃个饭,要不您帮着带个话。

    “行吧,回头我提一下。”马君健说。

    刘昆仑携手春韭参观着恭王府的雕梁画栋,忽见前面一个穿清洁工马甲的老人正在义务像游客们讲解着和珅的故事,一口地道的京片子透溜。

    “其实这和珅和大人啊,和电视里演的一点不一样,和珅这个人非常英俊不说,还一腔正气……”须发皆白的老者遮阳帽下,垂着一根小辫子。

    谁也没认出,清洁工老头和**半山豪宅里王蹇爵士的半身铜像如此酷似。

    刘昆仑和春韭从清洁工面前走过,继续他们自己的话题。

    “中秋节在哪儿过?是陪你爸还是陪咱妈?”春韭问。

    “那不是我爸,虽然我的生命源自于他。”刘昆仑说,“我爸是刘金山,再说南裴晨有林教授和林海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咱们捣什么乱,倒是该把我四个姐姐还有几个姐夫和外甥都接来,陪我妈好好过一个节。”

    春韭说:“那她呢,怎么办?”

    “哪个她?”刘昆仑装傻。

    “装,你可不能亏待人家。”春韭说,“苏晴是个命苦的,比我命还苦,她这个情况再嫁也难了,你得经常去照顾照顾人家,毕竟……。”

    “别瞎说,有好的我会帮她介绍的。”刘昆仑说,心中有些发虚,莫非自己经常去苏晴那里过夜的事被发现了?

    手机响了,是木孜发来的照片,木孜塔格王锡之三个同龄人正在纽约旅行,站在他们中间的是季宇梵。

    “孩子们都长大了啊。”刘昆仑说,“对了,年底有个朋友的孩子结婚,需要预备一份厚礼。”

    春韭说:“谁啊,我认识么?”

    “是楚桐的儿子,叫刘伟。”刘昆仑说。

    四年前,昆仑在雪山顶喝下拿瓶药之后并没有死,而是全身基因更改,变成了另外一个独立的人,刘昆仑给他安排了一个身份,父亲是自己,母亲是楚桐,假戏真做,就当做自己的私生子了,这样算下来,自己有六个孩子了,木孜塔格是亲生的龙凤胎,王锡之改名叫刘锡之,也算是亲儿子,苏颜和楚楚这俩闺女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当自己亲闺女看待吧,还有一个儿子就是这个刘伟,不久的将来,老刘家还会添一个儿媳妇哩。

    儿女多,老婆也多,外面有一个苏晴,还有一个楚桐,这大家族的关系乱的跟袄套子一样,很让老刘头大。

    刘昆仑晚上如约赴宴,给了黄副市长这个面子,同席的还有李明简艾冯媛李同池李梦蝶等老朋友,大家把酒言欢,商量的都是十个亿以上的大项目,刘昆仑只听不说,一笑而过。

    次日,刘昆仑携妻返回近江,出了火车站,对面就是金天鹅大酒店,在大酒店的北面依然保留着金桥精品市场,市场的大门口停车场外,有一张普普通通的办公椅,椅子腿上还钉着物资局固定资产编号的铝牌子,椅子上放着一个大号黄桃罐头瓶,里面泡着茉莉花茶,还有一根四十厘米长的四棱钢锏,是做五金的商户帮着加工的,配上红木手柄,威风八面。

    刘昆仑端起茶杯坐在椅子上,这是他的工作岗位,大市场看车人,但是他背后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马踏黄河两岸,下联是锏打三州六府。

    横批是:昆仑大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