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二十三章 尿性人刘昆仑

第二十三章 尿性人刘昆仑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刘昆仑继续在东门岗亭里值班,而切糕帮的三轮车则远远退避到了广场的另一头,去讹从长途汽车站出来的旅客了,买买提们属于楞的,能克制横的,但是遇到不要命的照样得怂,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

    而车站派出所采取了民不举官不究的态度,装作这件事没发生,内部人却知道,刘昆仑上面有人,是刑警支队长詹树森的弟弟,这靠山大的简直吓死个人,全体混火车站一带的流氓地痞都想来巴结他,但刘昆仑对这个谣言矢口否认,他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詹树森,也没有干公安的亲戚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刘昆仑对单位的基本情况也摸清了,金桥大市场内部主要是两伙人在博弈,首先是邓总为首的原先物资局三产公司的一帮人,这些人是大市场最早的创建者和经营者,属于元老,和元老派分庭抗礼的是以王书记为首的机关派,这些人都是原物资局的干部,物资局撤销编制后,大批人分流到企业,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继续老本行干工青妇,坐办公室拿高工资,他们和元老派互相看不顺眼,勾心斗角不断

    第三股势力就是以陆刚陆副总为首的“外面人”,陆刚最早在纺织厂业务科工作,九十年代初期就停薪留职下海闯荡,南下温州广州,北上内蒙俄罗斯,属于眼界开阔,手段灵活的生意人,他的岳父是物资局的前任蔡局长,所以能分得一杯羹进入管理层

    元老派混吃等死,机关派尸位素餐,真正撑起金桥大市场的却是人数最少的“外面人”而刘昆仑是詹树森托了陆刚的关系进来的,严格来说也是外面人,但他从来不参与内部纷争站队,只管好他的一亩三分地

    东门就是刘昆仑的一亩三分地,这附近方圆二百米范围都是他的治安包干区域,大市场保卫科和车站派出所是共建单位,说起来熊科长还是正宗公安干校毕业,在派出所也干过户籍警的,后来调去当经济民警,就是俗称的厂警,再后来经警和物资局一样,属于被淘汰的产物,熊科长从有编制的民警变成了企业的保卫人员不过总算和公安口有香火情,在火车站广场一带吃得开

    全市场的保卫人员一共有三十多个,一个赛一个的吊儿郎当,玩世不恭,上班迟到早退偷懒耍滑那是驾轻就熟,除了刘昆仑例外,他也是全保卫科唯一穿全套制服的保卫人员,一套毛涤混纺质地的老式警服居然还熨出了裤线和袖线,小翻领里面配着白衬衣和黑领带,红褐色人造革武装带扎的紧紧的,左边挂着警棍,右边挂着对讲机,脚下皮鞋锃亮

    在金桥大市场工作的日子舒缓而安详,他和四姐租住的房子到期之后,搬到火车站附近的铁路二十七宿舍,也是租的房子,但房租便宜许多,每天刘昆仑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一日三餐准时准点,早上吃附近的包子和胡辣汤,有时候是油条和豆浆,中午在东门第一家高姐米线吃一碗丰盛的大碗米线,晚上就丰富多彩了,有时候和马后炮一起吃羊肉拉面,满海碗火辣辣的红油拉面,一盘凉拌羊肉配上葱白香菜,有时候烧个羊头,再来一瓶四块五的淮江大曲,这日子过的也是美滋滋

    进了东门大门,第一家餐饮铺子就是高姐米线摊,顾名思义,老板娘是个女的,叫高俊玲,二十七八岁上下,生的人高马大,丰乳肥臀,干起活来风风火火,吵起架来地动山摇,人是直肠子,热情厚道,对刘昆仑尤其好,每次小刘兄弟来吃饭,高大姐手一抖,就多放了七八片牛肉,老马看了有意见非要同样待遇,高俊玲白眼一翻说:“人家小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个老狗逼吃那么多干熊去!”

    最惬意的就是午后,吃饱了饭,用电热水壶烧一壶开水,把黄桃罐头瓶里的一级茉莉花茶泡上,坐在岗亭里的大躺椅上,把穿着三接头皮鞋的脚搁在铺着玻璃台板的办公桌上,任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看茶杯里袅袅的热气,听外面嘈杂的人声,回忆半年前的刀光剑影,会有种大隐隐于市的错觉

    东门是金桥大市场的正门,保卫科把刘昆仑放在这儿倒也是歪打正着,十九岁的小刘精力体魄都在巅峰状态,身材相貌也比那帮歪瓜裂枣强得多,一身制服笔挺,自然能给顾客带来安全感和信任感,大市场里扒手肆虐,丢了钱包手机的人往往先找刘昆仑报案

    刘昆仑只是一个保卫人员,他没有执法权也没有侦察权,只能上报保卫科,市场方面倒是做了些事情,宣传科在墙上写了十几个“请看管好您的财物”字样,以作提醒,仅此而已

    随着气温的升高,人们的钱包手机也越来越容易被盗了,大市场扒窃事件屡屡发生,一上午就能有十几起,熊科长可以视若无睹,但刘昆仑不能,他觉得这些小偷是在羞辱自己这身衣服

    刘昆仑决定出手,他是懂规矩的人,在做事之前先找到熊科长汇报,保卫科长是单位里的实权人物,熊光明科长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单位,而是在外面忙乎自己的一摊子事情,这天刘昆仑亲眼看到熊科长的捷达车开进来才去找他的

    熊光明对刘昆仑这个新人印象深刻,知道他是个愣头青不要命的傻小子,但平时话很少,开会的时候闷不吭声的,也不大和同事们来往(喝酒赌钱),所以并不很瞧得上他,若不是陆刚的关系,他都懒得搭理

    听刘昆仑说了要整肃市场内扒窃现象的建议,熊科长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徐徐吐出烟雾,开始教育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熊科长说:“小偷小摸,从古至今就没断过,公共场合嘛,肯定少不了偷东西的,这事儿神仙都杜绝不了”

    旁边一个保卫干事拎着热水瓶过来,帮科长的不锈钢保温杯添满水,阴阳怪气帮衬了一句:“小偷也得吃饭啊”

    刘昆仑看一眼他俩,再看看科里那些头顶着鞋底正在打牌的伙计们,一言不发就出去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他们没啥好说的

    回到东门岗亭,刘昆仑拿了一张近江晚报,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笔,于是去宣传科借记号笔,宣传科是机关派把持的部门,从来瞧不起刘昆仑这样的临时工,外来户,要搁在平时,一句话就给打发了,但是今天副科长*有雅兴,正在挥毫泼墨练大字,刘科以前是物资局宣传干事,会写一手美术字,但是书法就差点意思,他练的是最基础的颜体,写的正开心,就说:“毛笔你能用不?”

    宣传科的人听了都暗笑,刘科这是耍人玩呢,保卫科都是一介武夫,能写个屁的大字

    没想到刘昆仑却把毛笔接了过来,把手上那张近江晚报铺开,躬身,悬腕,笔走龙蛇,刘科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瞥了一眼,目光立刻被勾住,笑容僵硬冷却下来,其他科员也都凑过来看热闹,宣传科内一片寂静

    刘昆仑写的字很见功力,每一笔都像是带着锋芒,锐利中又透着一股隽秀,刘科都看傻了,这小子的书法水平比自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莫非上学时候在少年宫跟名师练过?

    “小谁,你在哪儿练的大字?”*问道

    “在家门口练的,没事就写”刘昆仑一边写一边回答

    “看你这个水平,练的可不少啊,你父母很支持你学书法啊,这玩意光笔墨宣纸就得不少钱”

    “不花钱,就用旧报纸和污水”

    *没听懂,又问:“你说啥,污水?”

    “就是臭水沟里的黑水,那玩意比墨汁还浓,还臭”刘昆仑写完了布告,将毛笔还给一脸懵逼的*,拿着墨迹未干的报纸走了

    东门岗亭外面贴了一张用报纸毛笔书写的布告,内容如下:布告即日起市场内严禁扒窃,违者后果自负!署名是东门岗亭刘昆仑,年月日

    这地方是金桥大市场的正门,每天人流量数十万计,人来人往的都看到了这张奇葩布告,大家莞尔一笑之余,仅是感叹这人毛笔字写得不赖,内容没人当真,刘昆仑也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他知道有些人是当真的

    当真的人就是那些在大市场里扒窃为生的毛贼,他们和公交车上的扒手虽然不是一伙,但消息是互通的,知道刘昆仑是个尿性人,再加上小刘怒打切糕帮的光辉事迹,让他们不得不慎重对待此事

    小偷们一致认为,让他们从此不在金桥大市场里“做生意”是万万不行的,一家老小总得吃饭吧

    扒手在老大家里开会商量对策,他们一边打牌一边说话,背后的墙上挂着三幅画像,居中的是长裾大袖的古人,左边是个贼眉鼠眼的短打偷鸡贼,右边是民国打扮的劲装夜行人

    墙上挂的都是小偷的祖师爷,这一行并没有标准认证体系,祖师爷也不统一,左边那个獐头鼠目的是水浒传里的鼓上蚤时迁,因为有梁山好汉的名头加持,所以被尊为小偷祖师爷,右边那个晚一点,是民国时期的飞贼燕子李三,身手不凡,轻功了得,还有同名的电视剧加持,所以也算是小偷家族中的翘楚,中央那个宽袍大袖的古人就了不得了,那是西汉时期的东方朔,因为三次潜入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盗窃仙桃,所以他一个文化人硬是被小偷们强行尊为名誉祖师爷

    不肖子孙们之一,大市场里扒手的头儿,人称佛爷的家伙甩出一对2,骂道:“操,咱们这一行自古以来就是靠手艺吃饭,祖师爷赏的饭吃,再说了,人家熊科长还没说啥呢,哪轮得到他当家!”

    另一个叫猴子甩出四张8,说声炸,又道:“但是咱和这种疯狗也没必要计较,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不在他眼皮底下做事不就行了,大市场那么大地方那么多人,他一个人能看过来?”

    佛爷的一对二没有发挥出威力来,愠怒道:“也行,那得派个人随时盯着他,猴子你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