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昆仑侠 > 第八十八章 正义的审判

第八十八章 正义的审判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寒料峭,县城郊外的土壤依然硬的如同铁板,戴着手铐的嫌疑犯指着一块地方,挖掘机开始工作,一铲子就把埋得浅浅的崔亮挖了出来。

    不远处,摄像机镜头前,一个穿红色冲锋衣的胖乎乎的男记者正拿着麦克风说话:“法医验证尸袋里的遗体确系杀人犯崔亮,为何一个本该在监狱里服刑的犯人,却离奇出现在郊外的荒地里,请看法制生活下一期报道。”

    省电视台法治频道的记者跟踪报道这个案子已经一周了,在北河县的采访让他充满了悲愤和豪迈之情,随着案件的一步步深挖,更多的内幕被爆出来,崔家简直恶贯满盈,罄竹难书,打死人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崔老四为害乡里,用毒针杀狗只是他的业余爱好,此君的主业是盗窃和开设赌场,这些年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崔老三身为县里干部,充当亲戚的保护伞,每一件恶行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崔老二是副乡长,曾经打死过一个上访人员,后来轻描淡写就糊弄过去了,现在苦主重新上诉,案子曝光,崔老大在担任村主任期间,搞选举舞弊,侵吞村里公款,欺男霸女,劣迹斑斑。

    崔家被小灭门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据统计崔寨村的鞭炮消耗量超过了以往全年的消耗量,这说明饱受崔家恶霸欺凌的村民们用放炮的形式来表达喜悦之情。

    在崔寨村乃至北河县,民间舆论对于刘昆仑杀人案持一边倒的支持态度,都说杀人者是好汉,是英雄,是为民除害,这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这个刘昆仑到底是何许人也,他又怎么会成为高位截瘫?记者展开了调查。

    镜头前是刘昆仑的前同事,金桥大市场的退休职工马千里,老马叹口气说:“小刘这孩子一直正义感很强,爱打抱不平,喜欢学雷锋做好事……”

    刑警张湘渝对面镜头侃侃而谈:“刘昆仑是一名保卫干事,平时和警方合作比较密切,帮助我们破过大案子,他的残疾也是在和犯罪分子做斗争的时候受伤导致的……”

    商户罗小梅动情的说道:“那天下大雨,我们孤儿寡母来到大市场想找个工作,是刘昆仑忙前忙后,听说孩子没吃饭,还掏钱请我们吃了一顿饭……”

    金天鹅的总经理陆刚说:“刘昆仑是我单位的优秀员工,从不迟到早退,乐于助人,积极上进,要不是身体不好,单位的团支部书记非他莫属。”

    商户高俊玲说:“有刘昆仑在,我们就有安全感。”

    长途汽车站门前*买买提竖起大拇指:“刘昆仑,亚克西!”

    刘昆仑的形象在记者心目中渐渐高大起来,他呕心沥血做出的节目报上去,可是台里却不批,记者去要说法,主任说上面发话了,低调处理,就别再把舆论炒热了。

    ……

    刘昆仑在看守所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他是高层关注的犯人,再加上李所长刚被抓起来,所里谁也不敢为难他,看管干警找了两个犯人专门伺候刘昆仑,这也是合规的,毕竟刘昆仑高位截瘫,身上还挂着尿袋子废袋子,这样的犯人按理说就该保外就医的,一个干警这样说。

    刘昆仑的辩护律师周正义再次出场,他的诉求也是给委托人办理保外就医,在各方协调和记者见证下,灭门惨案的元凶办理了保外就医,从北河县看守所搬了出来,入住近江武警总医院。

    周律师和刘昆仑进行了会面,他听了刘昆仑的叙述后,严肃无比道:“这个案子很难办,但我会竭尽全力,同时也需要你的配合……”

    会面之后,周正义离开医院,见了刘昆仑的家人,告诉他们委托人一切安好,我会争取把罪名从故意杀人罪降低到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上,总之尽量保住一条命。

    刘沂蒙和苗春韭千恩万谢,心里终于有了一线光明。

    在灭门案审理前,近江市有关部门先处理了另外几个案子,崔寨村所属乡派出所的所长指导员副所长全被摘了帽子,罪名是伪造户籍,崔亮明明年满二十岁,却作假影响司法,执法犯法,罪无可恕,等待这几个害群之马的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北河县司法局、公安局看守所的有关负责人,违规将犯人放回家中过年,事发之后又故意毁灭证据,给案件侦破带来困难,相关人员被开除公职后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牢狱之灾。

    崔家老三崔海东被查明干扰司法工作,在县热电厂建设中收受贿赂,严重违纪,被双开后移送司法。

    一个月后,春暖花开的日子,崔寨村灭门案在近江市中院开庭审理,庭审不对外公开,只有少数人到场旁听。

    不出意料的是,检方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这罪名本身就比故意杀人罪要轻得多,也更加合理,一个瘫子上门去杀人家全家,而且身上没带任何武器,这根本说不通。

    庭审开始,刘昆仑坐在轮椅上被推入被告席,他头发剃光,精神状态还不错,身上挂着两个造瘘的袋子,腿上铺着毛毯,周律师西装革履,金丝眼镜闪着寒光,一副咄咄逼人的斗士模样,他提出要为委托人做无罪辩护!

    控辩双方展开激烈辩论,周正义显然技高一筹,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拿出医疗机构出具的鉴定书,证明刘昆仑系高位截瘫患者,下肢是没有活动能力的,即便他双手能动,但也绝不具备能杀掉五个人的能力。

    “难道他是绝世高手不成?”周正义面带嘲讽的质问道,“拈起一片叶子就能伤人?”

    检察官指出,根据警方的相关记录,刘昆仑并非一般人,他具备常人所没有的坚韧意志和过人的本领,死在他手里的已经有六条人命,这证明刘昆仑具备杀人的能力。

    “我的委托人根本就没有杀人的动机。”周正义说道,他出具了派出所副所长和崔海虎的互发记录,证明刘昆仑是带着善意登门的,事后查验现场,没有一件武器是刘昆仑带去的,全部都是崔家人拿出来的。

    “刘昆仑只带了两瓶酒,你们见过拿泸州老窖当凶器的么?”周正义发出第二次质问。

    有力的证据还在后面,法医从崔亮身上起出数枚金属珠,这是十二号猎鹿弹的弹丸,经检测是从崔海龙的猎枪中发射的,而刘昆仑身上也有一枚同样的弹丸,是同一支枪同一时刻发射出来的,这有力的证明了崔亮是被崔海龙射杀的。

    从这一点来看,刘昆仑似乎只杀了四个人。

    市局法医的鉴证结果还有出人意料的,崔海强的致死原因是中了氰-化物之毒,而在崔海强的卧室里发现了藏有*的瓶子,此人经常用弩箭射杀农村土狗拿来卖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弓弩上只有崔海龙的指纹,并无刘昆仑用过的痕迹,这能说明崔海强也是死于崔海龙之手,和刘昆仑无关。

    这样一来,刘昆仑就只杀了三个人。

    崔明死于失血过多,他胸前插着的酒瓶子脖颈上有刘昆仑的指纹,但刘昆仑胸前也被啤酒瓶插了,同样有崔明的指纹,刑警还原现场,应该是搏斗中两人互捅,几乎在同一时刻用酒瓶碴子捅入对方胸膛,这在法律上是教科书一般的正当防卫。

    至于崔海龙,他是死在自己的枪下,这只猎枪是崔家购买并且私藏的,*上沾有刘昆仑的毛发和血迹,说明当时崔海龙用*殴打刘昆仑,反被刘昆仑开枪打死,但是蹊跷的是,子弹壳上有两次撞针击打过的痕迹,说明这颗子弹是第二次击发才打响的,警方分析,很可能是崔海龙疯狂殴打他人的时候枪械走火,导致身亡。

    最难解释的是崔海虎的死因,不过经法医检测,崔海虎常年酗酒,心肺功能极差,他实际上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和以前的工作生活习惯有关,在和刘昆仑互殴的过程中心脏病发作死亡,这才是真正的死因。

    周正义郎声道:“我的当事人登门求饶,因为他知道自己残疾了,母亲还要在当地生活下去,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母亲不得不低头,可是等待他的是什么?是崔家人的羞辱和殴打,很不幸,刘昆仑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人,杀害他父亲的凶手,已经被法院判刑的崔亮,居然大模大样的坐在家里喝酒,崔家人生怕刘昆仑向有关部门举报,于是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动机,我的当事人被他们从轮椅上拖下来进行惨无人道的杀害,这从现场发现的猎枪、弓弩、含有剧毒物质的毒箭以及刀斧都能证明,如果仅仅是殴打恐吓,是不需要动用这些武器的。”

    “刘昆仑仅仅是为了保住性命而自卫,不具备故意伤害的动机,即使面对五个人的致命攻击,他依然保持了极大的克制,我们都知道,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我认为,故意伤害罪名不成立,我的当事人是正当防卫,应该无罪释放!”

    在庭审过程中,刘昆仑的供词和律师辩护内容相对应,证明他确实是手无寸铁登门,甚至还在崔家老爷子灵位前磕了头,这一点也是经过证实的。

    检方的指控相比周正义的辩护要虚弱的多,几度交锋,周律师都占据明显上风。

    合议庭合议后,法官进行宣判,刘昆仑正当防卫成立,当庭释放。

    旁听席沸腾了,刘家的亲朋喜极而泣,崔家人暴怒,崔大嫂当场就要冲过来殴打法官,被法警控制住拖了出去。

    法警打开刘昆仑的手铐,周律师整理一下领带,亲自将他的委托人推出了法庭,外面记者云集,闪光灯一片。

    周正义知道,此案过后,自己就是江东省乃至全国最厉害的刑事辩护律师了,律师费起码要涨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