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146章 潘达

第146章 潘达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6章   潘达

    青年操持着一口东北话,眉目之间和刘妹子有那么几分相似,一看就是亲表弟。

    看他一脸憨厚的样子,皮肤黢黑,尤其是咧嘴一笑更是给人一种地地道道农村小伙子的形象,根本无法联想到这人是个赌徒。

    不过对于赌徒绝对是人不可貌相,这次的赌局是他联系的,也是他打电话给刘妹子,是他在这里接应我们,而且刚一上车屁股还没坐热就想去参加赌局。

    这人表现得这么急切,能是什么好鸟么?

    “不急……”刘妹子在前面摆了摆手:“先把我两位朋友安顿一下,我们再过去,之前打电话给你说过的!”

    青年这才扭头看了我一眼,咧嘴一笑,跟我打了个招呼。

    我也一笑以示回应。

    虽然看到他明明是老实憨厚的形象,可他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不靠谱。

    刘妹子道:“介绍一下,我表弟,潘达,大家也都叫他熊猫……你们也可以叫熊猫……哈哈哈哈……”

    看他憨厚老实的样子确实和熊猫的形象有那么一些关联,潘达这个名字也符合熊猫的英文。

    刘妹子接下来又介绍了我们几个,大家彼此打了招呼之后,算是认识了。

    虽然我对这个潘达没什么好感,可他是刘妹子的表弟我也不好说什么,所以一直堆着笑脸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过这人有点自知之明,刚刚在上车的时候有个细节,我和莎莎坐在后座是我在右,莎莎在左,他明明可以从左边上车,看到后面是莎莎之后,才绕到了我这边上车。

    一个简单的细节就能看出这个潘达的心思其实不简单,也并不如表面上那么憨厚,第一次见面就知道避嫌,眼力还那么好,透过车窗就注意到坐在左边的是女生……

    这样的人往往是最会伪装的,慕哥也说过,最会伪装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所以对于这个潘达,哪怕他是刘妹子的亲表弟我也必须多留一份心。

    在赌徒的世界里,别说是表兄弟,就是亲兄弟互相坑了对方也是常见的事儿……

    一路上潘达都在给我们介绍着赌局的详细情况。

    根据潘达的介绍,我得知这一次的跑山局是一个叫明哥的人组织的,这个明哥好像是个山西人,这些年全国各地开庄,专门做跑山局。

    关于这个明哥的实力,潘达没有说明确,但是胡胖子之前说过,能组织这种游走全国跑山局的人,各地都有人脉,也一定是我们惹不起的人。

    “这个明哥手底下多少人?主要是玩儿些什么?来参加这次跑山局的都是些什么人?多不多?规模如何?”

    潘达在介绍的时候,胡胖子直接问重点。

    潘达摇了摇头,道:“明哥这次带了多少人不清楚,但人数应该不会少,毕竟人家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也要保证场子里的秩序……我记得去年明哥在哈尔滨那边开庄的时候,身边至少带了三十号以上的打手……”

    “那……看局的人呢?”胡胖子沉声问了一句。

    这才是我们最担心的。

    我们是老千,一个场子里有多少打手那只是我们对环境上的判断并不足以让我们畏惧,我想那些大型的娱乐城打手一定不比明哥的少,可最重要的是看局的人,看局的老千。

    虽然到现在也没有进入这个赌局,但我几乎可以确信,这样的场子一定是不干净的,也一定有老千在里面做事儿。

    暗地里的暗灯不清楚,但明灯一定要了解清楚。

    潘达沉吟了一声,想了想,道:“不清楚,一两个肯定是有的……”

    从潘达的语气上来看,他应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刘妹子是个老千,刚刚胡胖子问的问题也只有老千才会那么警惕,可潘达没有表现出对这个问题的惊讶,说明他早就是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有些话我不好对刘妹子讲,更不好对潘达讲。

    说句老实话,还是那句话,我们对这个潘达不了解,现在还没进入这个赌局潘达就已经知道了我们老千的身份,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啊。

    对于任何一个不了解的陌生人,我想任何老千都会产生这样的警惕。

    “看来你这次不称职啊,什么情况都没了解清楚就让我过来……”

    刘妹子的语气有些不悦,本来我们都以为这个潘达对这个跑山局是了如指掌的。

    潘达挠了挠头,一脸憨厚地笑道:“我这不是刚刚得到消息就给你打电话了么?要不是你说刚到牡丹江,我都以为你还在四川,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了……”

    刘妹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多余的屁话就不说了,赶紧给我两个朋友安顿一下,我马上和你先过去踩踩点!”

    车子最后在一户农家院子口停下。

    院子口积雪堆了厚厚的一层,那有些斑驳的两道木门,旁边还有两个雪人,雪人的眼睛鼻子都是用胡萝卜插上去的。

    我隐隐约约还听到院子里有小孩子的嬉笑声。

    车子一停下,潘达就开门下车,刘妹子也让我和胡胖子跟着下去。

    可是一下车,我立马冻成了狗。

    在刘妹子的车里暖气开得很足,根本感觉不到寒冷,可是下了车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跟个冰棍儿似的,手脚瞬间都冻麻了。

    “卧槽……这鬼天气……”

    胡胖子一下车就打了个哆嗦,双手抱着胸,弓着脑袋,把衣服的帽子也拉起来。

    原本就肥胖的胡胖子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粽子。

    我不停地打着哆嗦,跟着潘达,潘达推开院子门,就看到有几个穿着棉袄的小孩子在院子里打雪仗。

    “两位,跟我来……”

    潘达只是笑着和几个小孩子招招手,带着我们就朝着院子对面的一间屋子里走去。

    屋子一推开,一股暖流直接迎面扑来,还有燃烧的煤炭气味儿。

    狭窄的客厅里,有一张大炕,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少女正趴在炕上,嘴里叼着笔,面前摆着一本书,一个笔记本。

    我们一进门,那少女抬头就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