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三千大世 > 第十三章:又见棺椁老人

第十三章:又见棺椁老人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三千大世 !

    如今这片山脉真的是一片破败之地了,奇花泛滥,一些山体被切开,裂成了两瓣,让人触目惊心,以往的祥和可谓早已消逝,现在这里只剩下无尽的凶险了。

    紫阳脸露心伤,在攀过一块大岩石的时候,他站在上面看了一眼,在那遥远的边际线,天与大脉连在了一起。

    此刻,他真的感觉那就是一座屹立在天边的上古城墙,正将他们紧紧的围绕着,他们出不去了。

    “哎!”紫阳叹了口气,满满的无奈,但是路还是要继续走的。

    这个时候,林虎走在最前面,山路嶙峋,所以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们让紫阳处于中间,而大河则垫背,这样可以相互照应。

    在行进途中,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危机,不过路途坎坷,在经历了刚才的践踏之后,乱石嶙峋,更加难走了。

    就说一座小山体,平日里哪里费得了多大的时间,然而现在却有各种岩石与杂木阻挡,不仅走起来十分费劲,而且稍有不慎还会有性命的危险。

    “实在是太难走了,简直比来的时候险峻数倍不止。”他们翻山越石,小心前行,此刻真的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步步惊心。

    最后他们跃过一座破败的山丘,然而不知不觉间,空气中的温度却陡然上升了,并且还夹杂着一阵嘶鸣,让人胸口不免有些闷热。

    面对这种变化,三人倏地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了一眼,神色中皆流露出了惶恐。

    这弥漫的高温对他们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虽然不知道是从何处散发出的,但还是可以置若罔闻。

    不过那一阵沉闷的嘶鸣却让他们忍不住有些发颤,毋庸置疑,如果猜的没错,这嘶鸣肯定便是前不久刚离去的凶禽。

    “唔,希望不要在发生什么意外。”林虎忧心忡忡,望着草莽村的方向默默的祈祷了一句。

    他的脸色并不好,苍白如死灰,显然如果不是还抱有一丝希望,或许早已崩溃了。

    “我真是越来越感觉现在我就走在废书房所写到的那种神话场景里。”大河发出感叹,看着周围的景象,只有一种深深的陌生感。

    这片山脉虽然破败了,但也更加的如梦似幻,由大裂缝喷薄而出的气流,融入这片晕红的空间里,变得如星辰海河一般,那棵血红的巨树如天火在燃烧,弥漫的三色奇花也越发的晶莹了。

    不过紫阳与他们却不相同,他的心思是放在草莽村的上面的

    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管是恐怖的巨禽,还是如潮流般的兽群,都是向草莽村的方向奔去,而且那片腾起的血红霞光也是在那个方向。

    所以他很担忧,怕村长爷爷他们出了什么意外,毕竟那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他希望一切安好。

    而后咽了一口唾沫,特们再次前行,翻过一座破裂的山岳之后,他们脱离了这血树覆盖的范围。

    他们矗立片刻,看向草莽村的方向,已经越来越近了,不过那个方向同时却也让他们惶恐不安。

    此刻那边有大片血光腾起,越发的璀璨,虽然还是有数座山岳阻挡,但那冲天光芒依旧掩盖不住,耀射四方。

    “我怎么感觉那血光处好像就是我们的村子。”望着那血红霞光,大河忐忑不安,猜测道。

    而同一时间,那边有大片的嘶吼腾起,震动四野,还有一对巨大的赤羽呼啸,罡风阵阵。

    “是那头巨禽和那些野兽。”林虎在一旁,看的也是触目惊心,毋庸置疑,能引发如此震动的也只有那头巨禽和那些野兽了。

    只是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野兽偏偏聚在这血红霞光之处,难道又是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过他们却不敢深入下去,因为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太可怕了,鬼知道又会引发什么轰动。

    “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村长多半被波及到了。”大河眼皮跳了跳,再次开口,看着那个方向,他心绪难宁。

    而又一次听到这类的猜测,紫阳和林虎也是沉下了脸,这种猜测完全有可能发生。

    “啊!”不过就在这时,紫阳却突然大叫了一声,将两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

    闻声,大河及林虎两人瞬间便吸引了过来,他们有些惊恐的看着紫阳。

    不过当发现他只是左手食指被划了一道小伤口之后,他们不免又松了口气。

    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只是被划伤了,真是惊了他们一跳。

    这一点小伤根本完全算不得什么,对于本就居住在大脉的他们来说更可怕伤口都见过。

    “没事,碍不了什么事的。”林虎拍了拍紫阳的肩头,安慰道。

    毕竟他们是看着紫阳长大,虽然碍不了什么事,但是他们还是有些心疼。

    然而相反,紫阳却不一样了,一滴血液滴落,他脸色苍白,只感觉身体像是被抽空,极其难受。

    这个小小的伤口,或许算不了什么,可是就在这刹那间,他竟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

    一个小小的伤口怎能引发这么大的痛楚,这实在让他想不懂。

    不过好在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间便又消逝了,所以他并没有说出来。

    他可是大山里的孩子,而且已经十五岁了,这点小伤口若是大喊大叫的话,那就太脆弱了。

    然而就在此时,在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不知不觉间,一滴血液无声无息漂浮而起,刹那间凌空虚度,向遥远的一座长满三色奇花的小山丘而去。

    在这座小山丘之上,则有一个骨瘦如柴的奇怪老人,正背着一口锈迹斑斑的棺椁,摇晃前行。

    只见,他的每一步都很沉重,躯体更像是万古不曾活动过,走一步的同时,竟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而那滴血液到此,顷刻间向老人背着的那口棺椁而去,刚一触碰,血液便径直没入了进去。

    就在血液没入的同时,一切都发生改变了,那口棺椁铁锈脱离,一缕又一缕的星辰从棺体浮出,再其周围沉浮。

    那像是一片宇宙,有无数星体转动,各种星云交织,璀璨而绚丽

    不过那锈迹终是没有完全脱落,还残留着最后一层表皮,始终无法显现最后的光彩。

    不过面对这突然浮现的景象,这个古怪的老人却忽然停了下来。

    他直直的站在那里,抬头望着绵延无垠的大脉,空洞而又无神的眸子中,此刻像是生起了一团火焰。

    而下一刻,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他又转头看了看浮现的星海,而后喉咙处传来一阵蠕动。

    接着,一道宛若从九幽寒谭下传来的话语,从他的口中慢慢的说了出来。“终于找到了,尊上,你遗留在世间的道引被我找到了。”

    说完这句话,他迈出一步,刹那间斗转星移,空间碎片飞舞,场景巨变。

    本来是一座低矮的小山丘,现在却直接转换成一座破裂的山岳,而在那最前面还有大片血红霞光腾起,有一头巨大的凶禽在空中挥舞,其下方更有无数的野兽在冲撞。

    不过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这个古怪老人的眼前竟还有三个人,一个小少年及两个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