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将王道 > 第一百零八章暗杀州将

第一百零八章暗杀州将

作者:沧海暗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撂下这话,拓跋仁转身离开,至于闾若文,他面色青白不一,额头青筋暴凸,粗息连连,可想其怒,末了闾若文沉喝一声,当有一家将从后出来。

    “王爷,何事?”

    “事已至此,本王就掀起这片浪花,赵成霖,他归你了,解决不掉,你就不用回了!”

    “奴下遵命!”

    幽州军骁武军驻地,立节郎将赵成霖看着手中的令书,道:“陛下派遣东镇都将步六孤尼、南阳王拓跋惠寿率军来此,以行平叛王权毅之乱!”

    “此乃好事啊!”将属官钱延庆喜声,只是喜意三分,即变忧虑:“不知步六孤将军和南阳王何时能到?”

    赵成霖将令书扔进烛台烧掉,皱眉道:“估摸就这两天吧!”

    对于这话,钱延庆犹豫片刻,上前低声:“将军,属下有句话,希望将军着虑!”

    “讲!”

    “近来沓卢期动向不明,其身下的几个校尉也都和濮阳王闾若文来往密切,联系王权毅的叛乱,属下害怕这些人私下有事…”

    钱延庆的话虽然说得模糊,可赵成霖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赵成霖顾忌沓卢期,此人与他共掌幽州州军,在情况不明时,贸然对沓卢期的部将进行缉拿,恐会引起不必要的纠葛。

    瞧出赵成霖的犹豫,钱延庆略有急躁:“将军,此刻关键,不敢马虎啊,那王权毅叛乱平州城,不过是陇地叛贼军武权臣王景文的东风西进,但是平州城济阴王殿下乃是勇武睿智之人,必定能够掌控局面,这么来看,陛下又为何远道派兵,让步六孤将军和南阳王来此?”

    “你是说…陛下派军来此另有深意?”

    “正是!”

    钱延庆声言欲烈:“当初陛下继位,杜元宝身为外戚重臣,本就有心不从,奈何步六孤等贵族支持,杜元宝独木难支,才暗中尊崇,现在陛下大行仁政,改革军政,此必定召来以杜元宝为首的一系列贵族权臣的反对,以属下来看,王景文与王权毅父子不过是这场叛乱风浪的前兆,真正较量的还是京兆王与皇帝陛下,在咱们幽州城,濮阳网闾若文,永昌王拓跋仁,还有南面济南城的济南王拓跋丽,这些虚职王爷身为老系贵族,怎么可能轻易把祖宗封赏的名位钱银给让出去?所以说…将军,您得在步六孤将军和南阳王到来前,压住幽州局势,摆清身位,立明旗帜,否则后果如何?难以估量!”

    话到此地,赵成霖再莫清楚,可以说身边的闾若文与拓跋仁二人就像两只龇牙的恶犬,就算他们现在不咬人,可保不住什么时候就扑上来,与其被他们咬伤,不如自己先行动手,介时也好给步六孤尼、南阳王的皇帝军交差。

    于是乎,赵成霖不再犹豫,他立刻命钱延庆率一队骁武军赶往城内的濮阳王、永昌王府邸,请闾若文、拓跋仁来喝茶。

    可是赵成霖没有想到,拓跋仁早已和闾若文私下通信,那拓跋崇有沓卢期这样的妯娌弟兄将领,自然有恃无恐,而闾若文在拓跋仁的暗中提示下,也不敢再拖,否则他的小命就得玩完,故而在钱延庆率队赶往二人王府拿人时,闾若文圈养的家将也悄悄来到州军骁武军驻地。

    深夜,幽州州军的骁武军与骁骑军驻地皆静谧无声,闾若文的家将尸突阕身着骁武军中营士兵装扮,混在巡营兵的队列里,前往赵成霖的中军帐列。

    行至帐列前,带队校尉吴里深低声道:“本校只能送你到这,剩下的靠你自己!”

    尸突阕也不应声,低头向前走去。

    来至帐前,执戟郎拦下尸突阕:“尔为何营何队兵士?怎地来此?”

    “某奉骁骑军中营校尉吴里深之命,有要事前来禀告将军!”

    “骁骑军?”执戟郎听之皱眉,要知道幽州州军虽然共有其名,可是分属两部,一部为骁骑军,归沓卢期所掌,一部为骁武军,归赵成霖所掌,现在骁骑军的中营校尉派人来见赵成霖,这明摆着是事权相异。

    犹豫片刻,执戟郎道:“你在这等着,我去禀告将军!”

    尸突阕拱手立身,算是应允,等候中,尸突阕暗中环顾四周,由于已经深夜,赵成霖的将帐周围除了一队亲兵把守,并无其它动静,至于亲兵,除却帐前的执戟郎,二十步外的亲兵帐内至少有三十人,三十步外的帐庭处立着四名士兵,可这对于尸突阕影响不大,关键是帐中有几名亲兵,尸突阕不清楚。

    暗中盘算谋逆行刺之举时,执戟郎出来道:“你进去吧!”

    尸突阕闻此横心,憋着一股狠劲踏步进帐。

    帐中,赵成霖正在暗自独思情况,一个时辰前,钱延庆奉命离开,到现在没有消息回来,这让赵成霖不安,结果又有骁骑军中营派人来传消息,这更让赵成霖心有怀疑。

    尸突阕来至帐中立住,他抬头禀告时,余光扫视周围,有两名亲兵立身候命。

    “骁骑军中营校尉?可是吴里深?他让你来传什么话?”

    赵成霖沉声,打断尸突阕的心思,尸突阕上前拱手:“将军,此事关乎吴校尉的性命,所以校尉命属下,必须附耳于将军,以免隔墙有耳,走漏风声!”

    对此赵成霖眉宇微皱,但想着钱延庆之前的建议,赵成霖缓息之后,冲左右亲兵摆手,亲兵当即出帐,借此机会,尸突阕大步走到赵成霖的身旁。

    “说吧,吴里深想干什么?”

    “将军,吴校尉让属下代话给您…”尸突阕话至一半,突然动手,此让赵成霖惊心瞬息,在他反应起身抵挡时,尸突阕的臂甲中突显一把尖锥,但见明光一闪,赵成霖的颈项处便血线急出,紧跟着,赵成霖面色骤变,在其后仰倒下的瞬间,尸突阕箭步疾风,拖住赵成霖的身子。

    面对作害之人,赵成霖一双血目几乎凸出眼目,可尸突阕的尖锥刺上涂有剧毒,此毒沾血即噬人,否则以赵成霖的武艺,尸突阕哪里是对手?

    也就三息功夫,赵成霖毙命帐中,尸突阕缓了口气,将赵成霖的尸首扶起端坐,微微颔首低头,让后大步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