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五百四十七章九天

第五百四十七章九天

作者:疯狂的石头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哦,对了,差点忘了你这么个小虫子。”李白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敖天说道,“吃了它吧,然后把它变成你的伥鬼,别告诉我你不会。”

    敖天瞅了一眼那如同烂泥一般的黑鹿鬼王,一阵腻歪,自己又不是山沟里厮混的大虫,还有驾驭伥鬼的本事,搁旁人他早龇牙咧嘴了,可是面对李白,他立刻屁颠屁颠道:“谨遵上仙法旨。”

    随即张嘴一吸,将那似乎早已看开,神情淡然的鬼王直接吞入了腹中。

    成年蛟龙的体内自成空间,会不断建造起各种各样的杀阵,一方面赋予龙种如剧毒,寒风,烈焰等各种吐息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使得猎物一旦被他们吞下,就要受困于重重杀阵,很难逃出生天。

    所以电视剧和话本小说里演绎的那种钻进巨兽肚子里,然后一路把人心肝脾肺肾捅了个稀烂的套路也就只是一种稀烂的套路罢了。

    没有点斤两,谁会做出这种开门揖盗,授人于柄的蠢事来。

    敖天不能驾驭伥鬼,可将其困在体内的杀阵之中还是轻而易举的,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粉碎掉它的魂魄,用来弥补自己的伤势。

    “办妥了的话,那我们就走吧。”

    他踏在敖天的头顶,最后看了一眼这座满是血腥气的死城,伸手隔空在那女子闺房里取出了一床棉被盖在了身旁少女的身上,随后蛟龙扶摇直上,消失在了云霄之中。

    ......

    木柴噼啪作响,火光映照下,残破的泥塑神像显得有几分诡异。

    神像底下,两道人影隔着篝火对坐着。

    青衫剑仙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讲述道:“这就是我大概了解的经过了,最后我将那头阴物丢给了我座下的蛟龙吞吃,也算为你程国全城人报了仇了。”

    “山夷人复仇,百鬼屠城......程国就这么没了?”

    素衣女子抱着膝盖,不敢置信道。

    一觉醒来,国破家亡,这简直跟康麻子刚睡着,醒来一瞅城头变幻大王旗,竖起镰刀斧头了一样梦幻。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好好活下去,你的亲人们想必也是这么期望的;另外,泰山府君有志建立阴间秩序,刚刚他也曾到场,死难者的灵魂已被他收走,想必都会得到妥善安置,你可以安心了。”

    李白干巴巴劝了句,实际上心里也感觉这是屁话,换作谁遭遇这种事,也很难走出那种绝望。

    “你为什么就不能早些到,假如你来得再早一点,哪怕救不了所有人,救下一半人也好啊。”柳如烟突然道了句,可话刚出口,便恍然回神道,“抱歉......上仙救了我本就是大恩了,我不该这么说的;我只是很......”

    李白摇头道:“无妨。我并非不愿意早到,一切不过是因缘巧合罢了。本来我都已经经过了程国,在感受到那股气息后立刻便折返了回来;只可惜那鬼王动作确实很快,驱使百鬼,远比它一个人展开屠杀还要快得多。”

    他想了想,又道:“这件事很复杂,与天道大势有关,你程国到底是一个方国,有国运庇护,若是往日这等阴物很难肆虐;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化,很快整个人间都会陷入混乱与灾祸中;程国只是一个开始,远远不是结束。”

    柳如烟怔怔地听着,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连上仙您也不能阻止这些灾祸吗?”

    李白摇头:“很难,几乎没可能做到。”

    气氛稍窒。

    他们此时正在一座破旧古庙里歇脚,外面风雨雷电,下得正急,敖天在天空中翻腾,很是喜欢这种环境,却也不敢放肆。

    这里已经临近济水,这场雨兴许都是济水龙神麾下的河伯雨师下的,若是引起了龙神的注意,免不了横生枝节。

    雨声唰唰。

    或许是柳如烟刚醒过来出现在陌生环境,又想起之前所见的那只恶鬼,心中的情绪还绷得紧紧的,还没来回过劲儿来李白所描述的那些刚刚发生的意味着什么。

    现在突然一放松了,想到自己的父母亲人一夜间全部都死绝了,心里的悲伤再难抑制,哇得一声就哭了,是那种嚎啕大哭,全无淑女的样子。

    鼻涕,眼泪都有。

    张大嘴巴,看上去有点丑——丑萌丑萌的;再好看的女人咧着嘴一点形象不顾地哭,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李白没有安慰她,心里其实也有点难过,倒不是为她的遭遇,而是这件事从始至终他其实很难分出什么对错来。

    夏人攻破了那鬼王的部族,他的族人要么被屠戮,要么被变卖为奴,自己也遭受了惨绝人寰的折磨,他的复仇理所应当。

    可那么多看似无辜的人牵扯到这份因果中,被鬼物们屠戮一空,就真的是理所应当,因果有报?

    所以说世间虽然多有不平事,可更多的,则是你根本拎不清平不平,对与错的事,面对这种事爽快点视而不见还好,真牵扯进去,就会感觉如陷泥沼,这一点委实怪不得修道人都讲究个出世,不牵因果。

    他之所以最后还是将黑鹿丢给敖天吞了,纯粹是因为觉得对方的所作所为“可以理解,但实在丧心病狂,无法原谅”。

    “琢磨这些糟心事实在是忒不爽利,可不爽也得琢磨,不然就是剑心白壁有瑕,以前曾说要管尽所见天下不平事,可眼见不一定为实,拎不清孰是孰非的事多了去了,自己又没一眼看尽前因后果的能耐,要真细细考究前因后果,又要耽误多少时间?”

    他仰着头,开始想念自己的酒葫芦了,修道人很忌讳钻死牛角尖,担心走火入魔,所以这事一时间想不明白,李白就想暂且放下,以后慢慢来寻找个答案;或者干脆到稷下去问问那学问比天高的夫子,看看能不能问出个所以然。

    只是此时手边无酒也无剑,于是李白只好坐在篝火旁,掐了个印诀,开始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广意上的修行。

    刹那间,隐没在天空中的蛟龙产生了一种面对天地般的巍然恐惧,他仿佛听到了大海潮汐的声音,这声音盖过雷鸣电闪,快过风雨雷电……

    那是天地灵气的律动,整个世界仿佛一片大海,灵气如水,而李白即是漩涡的中心。

    敖天张大嘴巴,它发现自己此时此刻连一丝一毫的灵气都汲取不到,甚至他体内的天地之力都开始有了流逝,向李白涌入的迹象。

    不过很快这种趋势就减小了,李白暗道:“一味掠夺天地造化不是正理,这样吧,我收个百分之九十,剩下的一成,就还给这方天地,免得这片地界日后变得寸草不生。”

    这个时代的生物都适应了天地灵气充斥在周围的环境,一旦灵气枯竭到一定程度,所有动物都会逃跑,植物枯萎,这是生命趋利避害的本能,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毁掉这片地界所有生灵的家。

    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柳如烟,天地间的灵气有如滔滔大江向他涌来,唯独分出了一个小小的支流,分流给了这个凡人女子,而很快,少女的哭声就减弱了,仿佛陷入了某种玄妙的修炼状态。

    片刻后,一阵不弱的波动传出。

    李白瞪大了眼睛:“这就......筑基成功了?什么妖孽!”

    借着自己的一波灵气漩涡,柳如烟居然成功建立起了体内的灵气循环系统,直接跨过凝气期,成功筑基了。

    连敖天这等距离蜕变真龙只差一步的湖君都做不到在李白全力吸取天地之力时,虎口夺食,她这么一个凡人女子居然就做到了?!

    光做到虎口夺食也就罢了,这还能用天赋异禀来解释,但一步筑基这种事绝非什么“天纵奇才”“惊才绝艳”就能解释的了的。

    修道除了凝气期以外,没有一个境界是单纯将灵气吸纳到体内就够了的,就说真正成为修真者的第一步筑基:没能在体内完成真元的循环,构筑出一个系统,断然无法称之为筑基成功。

    而人体本身是没有吸纳运转天地之力这项功能的,所以筑基必须要靠后天修行得来。

    但眼前这个少女,她之前体内绝对没有任何异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凡人女子,根本没半点修炼过的迹象。

    几个呼吸间成功筑基,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跟什么太上老君能让凡人瞬间飞升成仙的“九转金丹”一样,纯属方士们糊弄既不想下苦功,又想一步登天的皇帝所编撰的故事。

    这年头凡人的确有可能一步登天,但做的也是受天庭敕封的神官,相当于每天打卡上班还没有节假日的打工仔,或者干脆更惨,做个只能服侍人的力士宫娥,绝不可能是逍遥自在的仙。

    修道一事,没有一步登天,最起码没有一步登仙。

    “要么你原本就会修真,但是从未修炼过。”

    “要么,你就是天人转世,也就是俗称的神仙下凡。”

    李白目光炯炯,仔细打量着对方,透过她的肌肤,将她整个人由内到外看了个通透,终于在她的神海穴中看到了两道金光。

    那是两道神光熠熠的文字。

    九天!

    重若千钧,充斥着铁马金戈之气。

    李白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似乎又沉浸在了狐白记忆中。

    等到柳如烟彻底筑基成功,回过神来,他才道:“我看你修行的资质很好,要跟随我学剑吗?”

    柳如烟犹豫了一瞬,不知为何,刚刚一个恍然间,自己心中悲伤居然已经被压下了大半。

    她道:“我可以考虑考虑吗?”

    李白笑道:“你担心我其实才是幕后黑手吧,毕竟一切都是我一家之言,你昏迷得早,很多事没有亲眼看过,甚至怀疑自己的亲人们其实根本没有死?”

    “但是很抱歉,一切都是真的,至于我有没有欺骗你,接下来我会将那段时间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拓印到你的脑海中,至于信与不信,全在你自己了。”

    他摊开手,示意自己要按在她的额头上。

    柳如烟连忙道:“上仙言重了,小女子没有不相信上仙的意思。”

    嘴上这么说,仍是仰起头,打算让李白施展,有些事说清楚些反而没芥蒂,一味藏着掖着,怀疑迟早会生根发芽,越长越大。

    片刻后,少女回过神,神情中满是凄惶:“求师傅收下徒儿,徒儿愿常伴师傅左右。”

    李白心中有些得意,天赋什么的不重要,主要是为了给这可怜兮兮的小女孩一条活路,当然也绝不是因为他觉得对方是九天玄女才这么做的。

    我李太白一生行事,从来随心所欲,真香警告与我如浮云。

    ......

    另一边。

    耳离开程国后,夙夜难寐,眼前无数次闪过那尊如山法相,还有那惊才绝艳,仿若割裂了苍穹的一道剑光,神人之威,概莫如此。

    几天的逃亡下来,耳心中已经不剩多少怨恨了,只是越发的羡慕那两个人。

    一个青衫负剑,英俊潇洒,最后又带走了他心心念念的程国之花柳如烟,过的是自己根本想象不来的快活日子;另一个据说是一座名为“泰山”的神明,一道金光就遁走了千万里,他却只能一步步,磨破了草鞋脚趾,向着自己的故乡跋涉。

    有时候还会遭遇大概是发现了程国的惨状,派遣出来调查的夏人士兵,还有虽然同样高来高去,但都跟那夜看到了两人相差无数的“仙”。

    所幸,没有仙人在意他,寻常夏人士兵也没能找到他,他就这么艰难跋涉着,饿了就吃从程国偷来的肉干,渴了就循着野兽的足迹从浑浊的水洼中取水饮用。

    直到他一头闯入了一处林子,他才因太过疲惫,随便找了一棵树,攀上去睡去了。

    睡梦中他梦到了自己回到了祖地,和柳如烟一起,他们诞下了一个个可爱的毛头小子,他白天打猎,她就在家打理土地。

    后来黑鹿师傅为他取来了正宗的修炼法诀,他们一家都走上了修炼之道,成了一对神仙眷侣,腾云驾雾上了星河中居住。

    但当他醒来时,只有遍体鳞伤,还有饥肠辘辘的肠胃在提醒着他什么是现实。

    这一刻,他无比渴望踏足修炼之道,哪怕黑鹿师傅之前描绘的那些美好前景都付成空,但他也一定要凭借自己走上修炼之道。

    他要做人上人!

    做那些夏人口中的“仙”!

    要么就如同蝼蚁般卑微地死去,要么就要做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