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公主难追:妖夫,别放肆! > 第317章 红颜祸水

第317章 红颜祸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为什么必须要毁了她的记忆呢。公主殿下她明日便要成婚,我为你,已经陷害过她一次,若有第二次,真的是违背天理。”

    无名的话说出口,又想到了当初一夜销魂,不小心让她坏了孽种的事情。

    罢了罢了,就当是为了那个无缘出生的孩子,总归是他欠了她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了你害人。娘娘,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作恶多端,总是会有报应。”

    “你无需劝我。”雪月的唇间染着薄笑:“本宫一生从来没有一次赢过千寻凝,可我总归要赢她一次。我要她的女儿为阶下囚。”

    无名没有多大的表情,含笑看着雪月:“很难。朝堂局势你可曾细观?文武百姓几乎有半数都支持公主殿下,剩下半数,要么是中立,要么是摇摆不定,真正想要扶持二皇子的人,有多少?”

    “有我雪氏一族在,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无名幽叹一声。

    “劝不动你。你好自为之。”

    ……

    这一夜,赫连云露睡得并不安稳。

    总感觉哪个环节出了错误,心里躁动的慌,想要喝水。

    醒来的时候身上染着湿漉漉的冷汗,刚想从床榻坐起却发现腰间缠绕着一只手臂,禁锢的很紧。

    她的头贴在他的胸膛,可以听见砰砰砰的心跳声。

    她深吸了一口气,戳了戳北冥锡的胸膛。

    没有想到下一秒,软软的唇就落了下来。

    她愣住了,这是什么,难道熟睡还知道耍流氓?

    北冥锡准确的找到了她的唇,含着吸了两口,还觉得不够,手不老实的乱动。

    她急的拍了他两下。

    嘟囔了一句。

    “别乱亲,今日我可要上妆,等会儿会有梳洗嬷嬷过来赐婚我穿凤冠霞帔,你睡饱了快爬起来。”

    早在她乱动的时候,他就已经睡醒了,只是想知道她想做什么。

    却没有想到第一反应竟然是推开他。

    所以他继续装睡。

    “唔,北冥锡……阿锡,别装睡了,我知道你睡得浅……”

    卖萌讨巧,她窝在他怀里闹他。

    见他还不理自己,就抱着他的脖子有一下没一下的亲他的脸颊,鼻翼,额头。

    当她有向下亲吻的趋势,男人的呼吸沉重了几分,发出了一声令人沉醉的轻吟。

    她愣了一下,有些脸红,但是亲吻总是容易让人上瘾。

    黑暗中情绪如同疯狂抽枝的小树,她渴望他的温度,想到自己今日要跟他成婚,就感觉一切如同梦境,美好而又甜蜜。

    床头有个金丝楠木制作的小桌案,上面有几个小瓶子,其中就有一个酒瓶。

    好在她昨夜睡在床榻外侧,此时听见摸摸索索的声音响起,而后几个瓶子碰撞。

    她抓到一个,掀开酒盖子,抿了一口,压着他的肩膀,直接亲吻了下去。

    在酒的刺激下,身体的躁动越发的弄,慢慢品尝他的薄唇,彼此见温柔的呼吸交缠。

    刚开始想要跟他玩,后来是慢慢的失去了理智,只是单纯的抱着他的唇轻舔。

    直到调笑的声音响起,她才意识到自己大清早的做了什么,慌忙松开手捂住脸。

    “唔,没脸见人了。”

    “好甜。”他轻笑,幽暗的眸里倒映着她妩媚的小脸。

    噗,赫连云露心砰砰砰的跳,撩汉不成反被撩,太丢人了。

    “宝宝,别遮。”他的手抵在她的下颚,轻轻起身,往下亲吻:“我很喜欢你这样。”

    “这样什么,这样偷亲你?”她扯着被子捂脸:“这样不利于胎教的。”

    娇嗔的轻唔了几声,她这回事真的害羞了,总感觉肚子里有两个宝宝,做这种动作太羞羞了。

    很多年后,当自家闺女追男人闹得人尽皆知,当自家儿子追媳妇弄得天雷动地火,手段不停的时候、赫连云露追着北冥锡骂说都是当年怀孕期间他勾着她做多了坏事,才害的一对儿女如此不矜持。

    每当这时,他总是无奈的摸摸她的脸颊,装委屈道,明明是娘子你欺负我比较多。

    “我今日心跳的很快,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阿锡,你说今日我们大婚会不会不顺利?”

    “不会。”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她的唇角,轻轻的划过她柔软的红唇,眸子变得暗沉:“别胡思乱想,一切都会顺利。”

    她的心安稳了一些,轻咬他的无名指,牙齿慢慢的磨着。

    他本就暗沉的眸此刻更加的不受控制,粉嫩的唇贴着他的指,他轻轻的描绘着手底的唇,喉结微微滚动。

    好想欺负她。

    “你别动,碰到我了。”

    她忽然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他身子一僵,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他轻笑着,手仿佛生根了似的,如何都不肯松开。

    吧唧。

    忍不住的,她抬头又在他那张妖孽的脸上亲了好几下。

    他好不容易压下的冲动顿时又气了。

    “不准亲。”

    “哼。”她瞪眼睛:“就亲就亲。”

    他拿她没有办法,扶住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抱入怀中,脚踹开厚实的被子。

    呼吸交缠,他温热的呼吸喷在她敏感的脖颈间,她不停的眨眼,感觉到脖子痒痒的。

    可是他不让她动。

    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她咯咯的笑着,一边躲他。

    “不亲了,唔,别过来了,好痒。”

    北冥锡把头埋在了她雪白的脖颈间,烙下一个深吻才挪开,小坏蛋,让她下回还敢大清早惹火。

    惹了火却不帮忙灭,还要不停撩拨。

    想着想着,他就溃不成军。

    多想现在就把她丢在榻上,疼爱个无数次。

    “你笑起来眼尾都会上挑,你发现了没有。”她手指搭在他的眼睑处,扑过去看他的眼睫毛。

    他的鼻翼有两条好看的纹路,很是性感,轮廓深邃,像是混血人种。

    唇浅薄而又绯红,唇尾微微上翘,像是泼墨画中收尾的一笔风姿无限。

    “真好看。”

    说着,她又情不自禁的扭捏着,笑道:“真的是太祸水了,锡哥哥。”

    北冥锡:“……”这样是要被人欺负的。

    “乖。”

    等她闹够了,他才把她放下,像是吃准了她今日会做坏事,他把她交给梳妆打扮的巧手婆,便出门喂养咘离用膳。

    难道她今日想要挑逗他的心思表现的那么明显了?等梳妆打扮好,房间里多了好多年纪大的嬷嬷。

    都是宫里的老人了。

    那些个嬷嬷今个儿一股劲的夸她,她示意姊颜和琉璃多给了几个红包,顿时间那夸赞的声音更是变得让人脸红。

    “公主这般的美人儿,驸马爷今夜是有福了。”

    丫鬟们捂嘴轻笑,停不住的揶揄。

    赫连云露的手里捏着几颗大红色的红枣,去核轻轻的放入唇中。

    才不会呢,她怀着孕呢。

    “驸马爷刚才直勾勾的盯着公主殿下眼神一直都没有挪开呢。驸马爷生的如此俊美还深情,公主好福气。”

    几个嬷嬷看她表情始终是淡淡的,心里也觉得公主殿下淡定的没边了哪里有新嫁娘能够一点都害羞的呀。

    她们伺候了多少的宫廷妃子了,那一个个的成婚都是含羞带娇的,这般霸气的,也只有这一个了。

    有好事又好奇的嬷嬷忍不住,轻声问道。

    “公主莫怪老奴嘴碎,公主今日大喜之日,笑口常开更有福气哟。”

    “本殿心里都乐坏了。”

    她怕是心里小鹿乱撞,小拳拳都砸碎了,表面也可以若无其事的。

    哼唧。

    等到梳妆完毕,她才独自进入内室穿上最外层的喜服,好在北冥锡懂她,没有按照常规选择那种要穿半个时辰的。

    顶着艳丽的妆容,和头顶的首饰,她扫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

    轻啧了一声。

    真是看看都会爱上自己系列。

    她刚挑起绯红染着桃花瓣的衣服,身后就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在她腰上一搂,染着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宝宝,太美了,不想让别人看见你。怎么办。”

    她被他从后面抱住,铜镜里浮现了两张绝色的容颜,暧昧的贴在一起,他的唇,贴着她擦了粉的脸。

    依旧莹润。

    “别,我脸上涂了东西,会花妆的,唔,别乱亲。”

    “宝宝什么都不涂也很美,不管怎么样,都很美。让我想一口一口吃了。”

    他的眼底带着侵略的气息,她往后躲了躲,他却不依不饶。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根处,痒痒的,她轻笑着。

    “我还要穿衣服呢。”

    “我帮你。”

    说是穿衣服,其实是吃豆腐,本来很快能搞定的事情,偏偏拖了一炷香,她软绵绵的窝在他的怀里,声音能滴的出水来。

    她避来避去他总有办法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她抓着衣袖,轻声道:“别这样。”

    他呼吸沉了沉:“我是男人。”

    她有些幸灾乐祸:“憋着。”

    “憋坏了怎么办。”指腹扣着她的脊背,轻轻的滑动。

    “那我换……唔……”

    *

    “驸马爷进去了很久,公主还没有出来,怎么办呀嬷嬷,吉时快到了?”

    皇宫里来的小宫女不是公主府上的人,所以看见北冥锡那样的姿色,心里小鹿乱撞,恨不得今日的新娘是自己,脸通红通红的。

    嬷嬷一看一排脸红的小宫女,心里无语,面上却笑着。

    “人家小两口总有些悄悄话要说的。公主殿下的情况有所不同,不同于一般的嫁娶,帝君说不误了入宫祭拜祖先便好,你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