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公主难追:妖夫,别放肆! > 第469章 是这样

第469章 是这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冥妍嘴硬:“你找甜妞做什么?”

    赫连景:“你心里清楚。”

    北冥妍反抗:“我才不清楚。你快点把手放开,不然我让你珏哥对付你。”

    赫连景听得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好好说话。什么珏哥不珏哥的,他若是真娶了你,还要叫我一声哥。”

    “奥。”她淡淡的应了一声,趁机收回被抓住的手腕:“二哥你是真的忘记了甜妞还是假的忘记了,你修炼的武功真的有这么残忍的招数可以彻底把一个人从记忆里清除?我一直想不通你忘了甜甜有什么用呢。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赫连景听也听不懂,沉默了很久,才欲言又止的盯着北冥妍看,他怀疑她骗她。

    可是现在看样子并没有骗他。

    “二哥,你如果有爹爹一半聪明就好了。你看我们爹爹手段多厉害,哄得娘亲这么多年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九五之尊只有一个帝夫,其实还是蛮克制的了。

    就她所知,凤鸣曾经出过的女皇,夫君有好多个,一个赛一个都倾城绝色。

    “说实话,遇见夜夜之前我也想过,如果实在找不到满意的驸马,我就多要几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放在府里,反正很养眼。看着美人心情一好饭都能多吃几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赫连景脸色不佳:是个头。

    她又笑笑,语气戏谑:“大哥追大嫂那也是瓮中作弊的事情,怎么轮到二哥你身上追个美人就这么憋屈呢。”

    赫连景无语:说什么都听不懂。

    北冥妍终于发现自己似乎在对牛弹琴,她忍不住自己的得意情绪,戏谑的说了一句:“我们家的人,就二哥你情场最失意了!”

    赫连景本来不是非去找苏甜不可,但是既然北冥妍把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他还是决定把人给带走。

    亲自找苏甜对峙,看看曾经发生过什么。

    但是赫连景显然小看了北冥妍的嘴巴功夫。

    “二哥,你说你这么贸然的去找苏甜,人家姑娘能告诉你什么?你想想你前几日对人家那不闻不问的态度,你还好意思去找人家?”

    赫连景果然动作都轻了许多,他前几日对苏甜是什么态度?他忘记了。

    “瞧你这冰山脸,二哥你以前很喜欢苏甜的。”

    赫连景都从口里艰难的蹦出了几个字:“多喜欢?”

    “喜欢到连我这个妹妹都不太敢跟苏甜争第一。”

    她眯着眼,看着神态忽然有了起伏变化的男人。

    这个形容是有些夸张了,不过的确是在赫连景心底的确像是投下了一枚炸弹。

    “不可能,全天下我最喜欢的女子,除了你就是娘亲,除了你和娘亲,就只有外祖母了。”

    这一缸子打死了好多人。

    说实话还真的有些感动。

    北冥妍踮脚,想起苏甜那单纯可爱的性格,再想起如今二哥这稀里糊涂的记忆,她忍不住问:“二哥你记忆里难道没有苏甜?”

    赫连景仔细的想了想:“她只是媚姨和夜夙舅舅的女儿。”

    *

    北冥妍忽然觉得这世界上的神功真的是很奇妙。

    竟然能把关于一个人的记忆洗刷的一丝都不剩。

    她忽然觉得有些心酸,也觉得自己太过冒失。

    因为她忽然觉得自己无法想象,那么重要的人她二哥怎么舍得把对方的记忆在脑海里清除出去。

    要有多痛苦多难受才能忍心把前一刻还深爱的人下一刻就忘记的一丝不剩呢。

    是真的爱到不想再继续了,还是破釜沉舟觉得得不到就给彼此最后一个机会。

    会不会二哥的决定是——若是再爱上一次就彻底不放手,如果再见面已经是陌生人一般没有情愫就彻底放手?

    她闭上双眼,清除了心烦的情绪,才笑意盈盈的把手挽上赫连景的手。

    “二哥,其实呢,甜妞说不上多喜欢你,是你自己疯狂的喜欢上她而已。你看你如今都舍得把她忘记了,可能就是想让自己不爱的那般不留余地,你说对吧?既然如此,二哥你或许可以想想你到底是应该继续为爱发疯还是该立定成佛。”

    赫连景沉默了很久,才邪笑出声:“你确定自己不是在编故事?”

    北冥妍挑眉:“不是呢。”

    赫连景的笑意淡了几分:“你让我再想想。”

    “好。”她和苏甜的亲密是因为彼此爹娘之间的关系,也是因为她这同胞哥哥的痴情,但是她最心疼的也是自家二哥。

    时机特别好,手段特别果决,反应又太快。

    她觉得自家二哥这次对自己真的是太过残忍。

    或许是知道了精灵族和帝都两地相隔千里,若是苏甜再次回族内,那两人蹉跎蹉跎,或许是真的山穷水尽,没有挽回的机会。

    苏甜天真无邪,若是在精灵族内,怕是过个十年二十年才开窍也还不算太早。

    但是再过十年二十年,她二哥可就是三四十了。

    *

    赫连景沉思熟虑之后问她苏甜的性格如何,北冥妍如实回答。

    他又问她有没有认识的容貌又美性格又好的美妞可以拉出来借他带到苏甜面前晃悠晃悠。

    北冥妍觉得自家二哥这是在用幼稚的手段引起苏甜的注意,但是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所以一开始她并没有同意的打算。

    但是受不住赫连景软磨硬泡。

    她思来想去,就想到了吴晫的表妹吴思雨,这小姑娘从小跟她一起上学堂,性格活泼外向。

    只不过已经定亲了,也有心上人了,这种小姑娘她才敢让赫连景带去苏甜面前。

    不然万一没有苏甜记忆的赫连景看上了吴思雨。

    或者吴思雨凡心大动,她岂不是好心做坏事了?

    “这吴姑娘,你什么时候可以约出来?”赫连景很急切的问。

    “大概过个两三日。”北冥妍斟酌了片刻,才给了回答。

    “这么久?”赫连景的耐心果然都不见了,他原地踱步了片刻,才跟她商量,要不直接去吴府请人。

    少年高傲的掀起嘴唇薄笑,辞色间满是属于上位者的嚣张。

    北冥妍直接回了一句:“你要不带个男人去刺激刺激苏甜,你以为姑娘家家的那么矜持是相约就能约出门的?”

    矜持一词一出,赫连景感觉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也勉强同意,两三日之后带着“新欢”去见苏甜。

    *

    北冥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自己二哥到底要带着吴思雨去找苏甜做什么了。

    回府见到夜珏,她就开始告状,言语之前满是吐槽自家二哥的语言,顺带着又把他给心疼了无数遍。

    夜珏看她滔滔不绝的说话,给她切了一个冰镇大西瓜,一边认真的听,只是没有回答。

    过了半饷,她吃瓜,顺带问他为什么不理自己。

    “口舌之争,我不参与,而且,背后评论别人,容易祸从口出。”

    北冥妍差点被西瓜给噎着,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那种长舌妇和话唠,在心上人面前说别人的坏话被抓了个正着。

    这是何等之尴尬。

    她面色有些许无奈,还没等她给自己辩解,男人又给她切了一块甜瓜,语气慵懒:“我喜欢听你说,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如果我说夜珏应该主动献身呢?”她忽然口开黄~腔。

    夜珏眸色越发深邃,修长的指埋入她的发间,薄唇亲昵的贴着她的耳,用他能够达到的最温柔的声音对她说:“我爱你,也珍惜你。”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又觉得,自己无理取闹的好。

    就是这样没错了。

    只是……她纠结了片刻,以退为进实在是太厉害了。

    她昨天刚拉着他荒唐了一夜,他今日就跟她谈论珍惜的话题。

    真的是为人师表的,不用说太多,就比讲了无数长篇大论让她有知难而退的想法。

    “你再说一遍!”好不容易从他嘴里听到爱这个字。

    他侧过脸,唇含着水果的香甜,学着她曾经的动作,咬着她的耳垂,小声沙哑道:“最后一次动真格之前,给你无数次任性的机会。”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真格。”声音竟然有些颤。

    她竟然揣测出了他话里的深意。

    “随时。”他闻着她的体香味,手指稍稍往她的秀发中穿梭而过。

    北冥妍心想,随时就糟糕了,她以为他能忍到大婚之夜呢,如果答案是随时的话,说明她随时可能引火烧身。

    这也太刺激了吧,想着,她送上香唇。

    他照收不误,还有手段又手法的让她轻吟出声。

    “滋味可还美妙?”他学会了反调戏,她微微有些不适,刚要退后,就被他扣住了腰肢。

    他的绿眸落在她前凸后翘的身体上,顺手轻轻的在她的腰带上游离。

    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沉,微微俯身,或轻或重的揉着她的腰,语气带笑:“你这小身板,或许……”

    轰——

    北冥妍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她憋得慌,却还是安静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

    生怕他下一刻就转变为狼,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夜夜~”

    眉眼清淡的他低眸注视着她,用一种随时可能把她吞入腹中的眼神,她强忍内心的忐忑,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唇。

    “这样吗?”

    “还是这样……”他心底的饕餮巨兽正在挣脱牢笼,他一手撩开她浓密的发丝,吻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不断下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