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限量级婚宠 > 第544章傅蒋置我于死地的是段家

第544章傅蒋置我于死地的是段家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是搁在往常工作的时候,她这样问沈定北时,他一定会阴沉下脸斜她一眼的,但今天情况特殊,所以他脸色也很好的样子,并且极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我记得你在沈氏的工资也不低,你的档案上也写着你的家境也还不错,怎么来云都几年了还住在这里?”

    他的语气里一点都没有嫌弃的意思,就只是纯粹地有些好奇,这令柴媛媛心里的自卑感卸下去不少,她静了下才回答他说,“沈氏的工资是还可以啦,我家里也确实不怎么需要我的钱,可我不是还有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弟弟吗?我不想让他边打工打念书,又不想爸妈老了还替他操那么多的心,就把自己多余的钱都给他用了!”

    “……”这个答案多少让沈定北心里讶异了下,但他并没有过多地表现出来,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一袋垃圾说,“换工作的时候顺便地也换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地方住吧,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的地方会不安全!”

    一股暖流至柴媛媛的心底缓缓地流过,她抿着唇朝沈定北的挺括的背影笑了下,唇角也勾起了甜甜的意味,“我弟弟研究生再有一年就毕业了,他前段时间打电话的时候也说以后就不需要我的资助了,并且还跟我说等他找到好工作赚了钱以后,他会好好回报我的!”

    “嗯!”这回沈定北低低地应了声又开始下起台阶,半天后说了句,“你们姐弟的感情真好!”

    柴媛媛美滋滋地回了他一句,“家里就我和他两个,我又是姐姐,当然地要多照顾他一些了!”

    说话间的功夫,俩个人就已经走了二楼了,沈定北是个大男人,下楼梯这种事对他来说是轻轻松松的,他步子又大,娇小的柴媛媛跟在他后面可真是累得有些气喘吁吁了。

    然而,更不幸的是,都眼看快到一楼的时候,柴媛媛突然想起来他的西装外套被自己忘在了浴室里,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她猛地抬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除了骂自己的笨蠢以外,已经完全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沈总!”她着急地出声叫住前面的男人,从六楼下到这里,鼻尖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她指着男人身上的衬衫急道,“您的西装忘我家里了,麻烦您在这里等一下,我给您取下来!”

    沈定北也是经她提醒才恍然想起,但他随即对她摇了摇头,“不用取了!”

    话外音就是扔了也可以的。

    然而,柴媛媛却是极坚持地,“沈总,真的就麻烦您等几分钟的时间了!”

    虽然她知道大老板不缺钱,也不在乎这一件衣服,但她也不想他的衣服放在她这里,因为她知道,如果放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舍不得扔掉然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到哪里,一个单身女人却藏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唔,那个场景还真是怎么想怎么有点猥琐,她可不要做那样的人。

    怕沈定北在楼下等得急,柴媛媛几乎是跑着上楼的,平时到六楼要花费近半个小时的她,这次不过是用了几分钟的时候,身上都冒出汗了。

    匆匆地将衣服拿在手里时,她又忙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往下跑,一口气跑到楼下的时候,额前的乱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双腿也一下发软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跑得太急的缘故,她的脸色也更显苍白了。

    “沈,沈总!”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将西装外套递给面前的男人,然,却是在男人伸手过来接的那一秒里,一阵头晕目眩地软软地倒了下去。

    沈定北被她这个样子惊了一下,他顺势地将要倒在地的柴媛媛揽在自己怀里,这才发现,她的小手冰凉的厉害,整个人也是一副病态的模样,他抬手拍了两下她的脸蛋,“柴秘书?柴秘书?”

    柴媛媛却是早已经没有了意识。

    沈定北没有再多做停留地将她拦腰抱进了自己的车里,迅速地启动好了引擎以后,开始用导航搜索了一下距这里最近的一家医院。

    ————

    疗养院。

    两瓶液体都已经输完了,小曹还是没有带苏婉平回来,蒋倩南的爆脾气真是一下就上来了,正准备按床头铃叫个护士进来,就传来了两声敲门声。

    她语气不大好的说了声进来,扭脸看到进来的人是小曹以后,脸色顿时难看得要命,“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种的,怎么的啊,你是想把我当成老妈子啊!”

    冷嘲热讽的话语听得小曹嘴角剧烈地抽搐了下,他狗腿地笑了笑,“蒋小姐真是爱说笑话,我哪里敢把您当老妈子啊,这不是傅夫人年纪大了,走路太慢,我又得把她安顿好了才能过来就耽误了点时间嘛!”

    听着他把苏婉平搬出来,蒋倩南没好气地扔给他一记白眼,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套男士病号服时,她眉头立马拧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的病房。”

    小曹点点头,给了她一个我知道这是您的病房,也完全没有跟您抢的眼神走到了病床边,然后指了指傅景洪被剪烂的休闲服,“蒋小姐您人这么美心地又这么善良,您就体谅一下吧,傅夫人等下休息好了,一定会过来看的,您说万一让她看到傅先生肩膀上有这么深的伤口,她等下又哭起来怎么办?”

    蒋倩南,……

    她这一天一天的,竟遇上的都是些什么事。

    小曹看她不说话,精明的眸子转动了下以后,忽然地重重地叹了口气,很不自在地又抬手摸了下后脑勺以后才说,“我一个大男人给另一个大男人换衣服是不是挺不合适的?”

    说着,抬眸一脸讨好又殷切地望向蒋倩南,“要不蒋小姐再发下善心,帮我给傅先生把衣服换了?!”

    “……”蒋倩南瞬间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灿灿烂的笑脸,风情万种的样子,“你都把我夸成菩萨一样的善良的,我当然地是得帮他一下了!”

    小曹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爽快,正欲把衣服递给她,女人却是一下子变了脸色,声音也是大的厉害,“以后出来别说你是混程习之手下的,别的东西不会蹬鼻子上脸倒是厉害得很,看我等下怎么给你们程太太告你的状!”

    小曹,……

    骂完他以后,蒋倩南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后才拄着拐杖急急地离开了病房,心里又是将傅氏的各位列祖列宗们都问候了个遍。

    出了病房以后,蒋倩南就径直走到了绿化带内一片僻静的地方,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来手机以后,她就直接拨通了程习之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儿以后,那端才接下。

    蒋倩南刚想说一声喂,就听到一阵脚步声,隐隐约约地还听到有几道陌生的男音,又过了一会儿以后,程习之磁稳的嗓音才透过电波传过来,“喂!”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蒋倩南颇不好意思地,刚才只顾想自己的事了,也就完全地忘了程氏老总很忙。

    “没事!”程习之轻轻淡淡地说,“就跟几个副总在开会,你打电话来是有事?”

    “嗯!”蒋倩南点点头,默了片刻才说,“小曹一定将昨天在这边发生的事都跟你说了吧!”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程习之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装的,末了又问她说,“还是景洪出了什么事?”

    他这么一本正地地一问,倒是一下把蒋倩南给搞迷糊了,她怔愣了下,如实地说出实情,“昨天我们出门的时候遇袭了,傅景洪肩膀被人砍了一刀,小曹没跟你说?”

    程习之,……

    该夸傅景洪是真正的成长了吗?

    他似有似无地叹息了一声后才说,“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情,不过你打电话来是?”

    “那帮人是冲我来的,是吗?”蒋倩南知道他忙,也就不想再耽误他时间地,“程习之你别骗我,我感觉出来了,如果是冲傅景洪来的,你根本就不可能让邹昊手底下的人过来的是不是?而且事情怎么就会那么巧地,他前脚一来,就有人直接过来动他?如果真的是要他的命,那在京都不是更方便的多,何必大费周章地追到云都来?难道云都治安比京都差?”

    脑子真是转得快,程习之在这边轻笑了一声,完全也没有向她隐瞒些什么的意思,“既然猜出来了,还打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景洪不就在你身边,问他不是更合适?!”

    完全理所应当的语气听得蒋倩南眼皮剧烈一抽,“我现在看都不想看到那个禽兽,就别提跟他说什么话了,程习之我就问你,是谁?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话到此处的时候,她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东西,瞳孔一下也放得很大,她不敢置信地颤着声问出来,“是段家吗?想置我于死地的是段家吗?是不是叶碧蓉知道了我还活着,怕我再对段家造成什么不利,就找人对我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