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婚妻燃情 > 第十章 早晚阉了你

第十章 早晚阉了你

作者:十六夜·仙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夙的恋情,32年从未绽放过,欧潇歌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既然选择了,那就是一生一世。

    “太好了,既然达成共识,就立刻选定是日子举行婚礼吧!”凌母心头的巨石放下,无精神的面容上浮现难以自控的喜悦。

    “在那之前,先去民政局登记。”欧潇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的名不正言不顺。

    “就这个月怎么样?听人家说,六月结婚新郎新娘可以得到好运和幸福。”凌绯苑也很积极的凑到家长堆里发言。

    “这个好啊!”六月新娘,其实一直都是阳筱然的梦想。“还有选定婚纱、婚纱照、婚礼场地预定,酒席预定等等,还要装饰新房,看来我们有的忙了。”

    “阿姨,场地预定和礼服预定交给我就好了,保证完成任务。”凌绯苑豪爽的毛遂自荐,她在人脉方面很吃得开。

    “喂……你们……不要无视我啊……”欧潇歌哭,无力的呼唤,为什么事情莫名其妙的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明明只是发泄无情而已。

    那几个人商量的起劲,没有一人注意到渐渐风化的欧潇歌,总觉得,有种渐渐被孤立的感觉。

    这就是结局?

    对欧潇歌的家来说,不需要虚荣、虚伪,更不需要油嘴滑舌,对阳筱然和欧潇这种性格的人来说,油嘴滑舌、阿谀奉承是最讨厌的,会给人一种虚伪、厌恶的感觉。

    意外的,凌夙这种一丝不苟、不苟言笑的性格,和欧潇和阳筱然很合得来。

    在欧潇歌回来之前,凌夙一家人和欧潇、阳筱然就已经聊了很久,对凌夙的家阳筱然并不感兴趣,她想要了解的是凌夙的为人、品性以及担当,所以除了凌夙的事情,她什么都没问。

    旁边的欧潇歌一直都在看着,那样认真、真诚的回答每一个问题,不是伪装、更不是敷衍,字字句句带着真诚,这种感觉绝对不是能够演出来的,不知不觉中,连欧潇也加入闲聊之中,不禁让欧潇歌产生很多疑惑。

    凌夙成熟成功有魅力,可以说是个完美的男人,只要他愿意,排着队的女人会愿意投怀送抱,像凌夙那种无懈可击的男人,真的没有理由死缠着欧潇歌不放。

    因为欧潇歌强行与他发生关系?这种理由怎么想都不可能,凌夙怎么看都是那种有过无数女人的类型。

    那么到底为什么?欧潇歌实在想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

    想不通,所以欧潇歌放弃了思考,趁其他人一个不注意,欧潇歌把凌夙拉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反锁,她需要和凌夙谈谈。

    家里的卧室依旧干净整齐,因为阳筱然一直有打扫,也因为欧潇歌一直有遵守约定,每个星期回来一次。

    走在欧潇歌的卧室,这里有很多欧潇歌各个年龄段的照片挂在墙壁上,吸引了凌夙的目光,站到墙壁前,从刚出生到现在的照片挂满墙壁,在这些其中,让凌夙最为熟悉的就是那张撑着红色伞,带着梅花鹿围巾的照片。

    在第一次遇到欧潇歌的时候,凌夙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你到底什么意思?”看着凌夙,欧潇歌眉头紧皱,在愤怒之中,还有无法理解。

    “显而易见的意思,潇歌不懂吗?”转过身,凌夙落在欧潇歌身上的目光泰然。

    “不懂!完全不能理解。”欧潇歌要疯了,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这么一副理所当然、镇定自若的态度,都不会考虑别人的心情吗?“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你对我爸妈都说了什么?”那两个人那么轻易的就接受结婚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一定是这家伙那个精明的脑袋瓜子,给她的父母灌输了坏讯息。

    “你放心,不该说的话我不会说。”迈步走进欧潇歌,直接将她逼到门口,贴近、低头、俯视,他知道欧潇歌的愤怒,不过那些并不重要。“至于我如何找到这里,你不需要知道,潇歌,走到这一步,你已经无路可逃。”左手放在欧潇歌身后的门上,凌夙魔鬼般更加逼近,毫不掩饰自己给欧潇歌施加的压力和威胁。

    欧潇歌退后,背后紧靠着卧室房门,她咬牙握拳,眉头紧皱,她愤怒却也无奈,她有她的弱点,被凌夙死死的掌握,不仅仅是乳腺癌的事情,更有她疯狂一夜放纵的事情。

    “求你了,您老人家英明神武、行侠仗义,就放了我吧!”最后杀手锏,欧潇歌直接抱大腿了,紧抱凌夙的大腿,各种哀鸣哀怨,加泪流满面的央求着。“你看我也挺可怜的,就当行行好,积点德啥的。”抱着那一点点渺茫的希望,为了自己自由的人生,欧潇歌豁出去了。

    低头,淡定的视线看着欧潇歌,目光停滞了好久,大概是有些意外吧!

    “很遗憾,我已经决定了。”凌夙表示,他的决定从不会改变。

    “我这是垂死挣扎,你发发慈悲能死啊!你是哪根神经搭错了,非要娶我,你该不会是有阳痿早泄艾滋啥的吧!”想到这里,欧潇歌立刻放开了手,然后起身练练退后,与之保持安全距离。

    “乖乖听话。”有些温柔的拍拍欧潇歌的头,凌夙无视了她的垂死挣扎。

    “……”欧潇歌不语,是因为她从凌夙的身上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那股压力震慑着她无法反抗。“混蛋,早晚有一天阉了你。”

    现在她是被土霸王缠上了,早晚有一天她会奋起革命起义,端了他的老巢,抄了他的家!

    去他丈母娘的高挑健硕挺拔俊逸绝美漆黑堕天使,欧潇歌就是被那张伪善、祸水的脸迷惑了,什么美型男,都是罪恶和陷阱的源头。

    “也要潇歌有那个能力才行。”凌夙捏气欧潇歌的下巴,黑眸暗笑,笑的得意,他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想要得到的也没有得不到的。

    “你干什么?放手。”下巴被捏的有点疼,被迫抬眼看着凌夙,让她的心情很糟。“别挨的这么近,我和你不熟。”双手用力推着面前那堵墙壁,再一次了解到她与凌夙之间的实力差距。

    凌夙放低视线,不假思索、霸道的覆盖住欧潇歌那柔软水嫩的双唇。

    使用强硬的手段并不是凌夙所愿,理所当然也只是习惯,他并不是不考虑别人,而是一旦做了决定,就会贯彻到底。

    他吻,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他认为这是让欧潇歌缴械投降的最好办法,但凌夙却不知道,这一吻,也会让他沉沦。

    惊愕的欧潇歌挣扎,拼命的推着凌夙,却一点效果都没有,此时此刻,她并没有心跳不已,有的只是惊慌失措而已。

    凌夙的吻技是得到国际认证,好的没话说。

    “呃!”因呼吸困难而发出声音的欧潇歌,用力的推了一下凌夙,眉头也不禁皱在一起。

    一声让凌夙回神,马上结束了这一吻,也收回了自己的手,险些没控制自己;马上放开欧潇歌,经过第二次,凌夙渐渐意识到,欧潇歌有着能让他体内深处魔鬼苏醒的能力。

    “你……”欧潇歌刚要一声吼,突然想起外面还有人,马上捂住嘴巴。“你流/氓啊!疯了,真是疯了。”用力的蹭着自己的嘴唇,抬起脚向凌夙踹过去,羞红的脸蛋很是气愤的瞪着凌夙。

    凌夙轻松躲开,眼神中带着肆虐的笑意。

    “真正流/氓的人并不是我吧!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在大街上随便抓个人就去开/房。”凌夙名言暗指,庆幸那天被欧潇歌抓到的人是他。

    欧潇歌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不过绝对不能认同。

    “你这家伙……”

    “潇歌啊,你出来一下。”欧潇歌发飙在即,客厅突然传来阳筱然的叫声,打断了欧潇歌的情绪。

    没办法,诸多不满只能暂停,两人离开卧室去了客厅。

    事情商量好了之后,欧潇歌还要笑脸欢送,她那个内心,只有想杀人的冲动,没法说出真相的心情,实在是太痛苦了。

    她该怎么办?就这样顺其自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