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敌暧昧小医师 > 第195章 我不敢走

第195章 我不敢走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先不说这个,你现在走两步我看看。”

    韩老首长摇头道:“不行,我不敢走。”

    真是不敢迈步啊,曹子扬想晕过去:“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首长啊,走路你都怕?别怕,试一试,这能证明用药有效,还提早了好几天,是好事。”

    韩老首长还是摇头:“不行不行,我有点两眼昏花。”

    “你就轻轻走两步,我看你走的稳不稳,然后根据情况再换一个药,这是必须的,因为你昨天开始喝的药非常毒,要尽快中和,否则有危险,走吧,争取时间。”曹子扬恶汗的很,这面对的是首长啊,却好像哄孩子一般。

    “那……”韩老首长稍微挪动了一下步子道,“我真要走?”

    “嗯,要走。”

    韩老首长勉为其难道:“好吧,你站着,别动,我走过去。”

    曹子扬耐心道:“我不动,我等着。”

    “你千万别动。”

    “我说了我不动就不动。”

    “我走了啊,你等着。”

    “嗯,我等着。”

    两分钟过去……

    韩老首长道:“你别动啊,我就要走了,你一动我又无法走。”

    曹子扬道:“哎,老首长你什么眼神?我一直没动。”

    “好,你别动,我走。”

    又两分钟过去……

    韩老首长仍然在和曹子扬讨价还价,那场面非常别扭,曹子扬还无法生气,生怕弄不好反而把韩老首长惊着,以至于功亏一篑。另外就是,曹子扬可以理解一个坐轮椅的人忽然能站起来那种复杂的心情,那种心情很奇妙,令人不敢相信,令人产生怀疑,甚至错觉,不知所措,以为那只是一场幻梦,生怕只要踏出一步,梦就会破碎。

    前前后后,韩老首长磨蹭了二十多分钟,还没有走出一步,那会儿孔首长来了,因为看曹子扬那么久不出去,有点担心。结果,看见韩老首长的状况,孔首长亦非常惊讶,然后加入去支持、鼓励,却都没有效果,韩老首长仍然是那副害怕状态。最后又磨蹭了十多分钟,韩局长夫妇回来,韩局长总归是了解自己老子,一个激将法就把韩老首长动员了起来。

    然而,很悲剧,韩老首长刚走一步就要摔,曹子扬手快扶住他,把他扶回床上!

    没有人说话,整个房间的气氛显得怪怪的,一个个都一脸郁闷,包括韩老首长。韩局长夫妇和孔首长想说点什么话安慰韩老首长,却犹犹豫豫说不口。曹子扬则没有那个空闲时间,他蹲在床边,拉起韩老首长的裤管看韩老首长的脚,敲敲拍拍进行强度按摩,整整忙了五分钟。

    按完摩,曹子扬站了起来道:“走吧,老首长,我们去客厅。”

    韩老首长很随便的哦了一声,韩夫人去摆轮椅,韩局长则准备把韩老首长扶上轮椅。

    曹子扬道:“不用轮椅,走路到客厅。”

    “啥?”韩局长脸色古怪,声调更古怪,“走路?”

    韩夫人和孔首长没有说话,但表情和韩局长一样,很古怪,以为曹子扬说错话!

    韩老首长却好像忽然淡定了不少,问曹子扬:“走路行吗?刚刚就摔了,走不了,虽然比之前好,但好不了多少。”

    曹子扬道:“绝对行,只要听我的话。”

    曹子扬把韩局长拉开,把孔首长和韩夫人也请开,然后觉得空间不够,干脆把他们都轰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曹子扬和韩老首长两个人,曹子扬站在床边,韩老首长坐在床上。曹子扬舒了一口气,露出笑容道:“来吧老首长,敌人已经打到老窝,我们要转移到客厅。”

    “这哪儿来的敌人?”韩老首长又没有信心了,看样子又要犹豫。

    曹子扬厉声道:“韩将军,立刻转移到客厅,这是命令,请执行命令,否则军法处置。”

    “是。”韩老首长扶着床站了起来,“我执行命令。”

    韩老首长咬着牙,闭上眼踏出第一步,然后第二步,然后第三步,每一步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虽然,韩老首长走的有点飘,有点想摔,最终却并没有摔,不过即便摔都不会有问题,曹子扬就在前面两步,一直退着走。韩局长夫妇和孔首长亦是一样退着步走,一直到客厅都一样。

    曹子扬没有到了客厅就让韩老首长停下,而是让韩老首长转着圈走,整个屋子都非常安静,非常紧张,忽然外面却跑进来一个警卫,大声道:“报告。”

    孔首长道:“报什么报,滚。”

    警卫很无辜的走了,孔首长继续站在一傍看着韩老首长走路,直到曹子扬喊了停,韩夫人都哭了,立刻想去扶韩老首长坐下,曹子扬道:“不能坐,就这样站着,立正站着。”

    韩夫人立刻撒手,曹子扬是神啊,敢不听神的话么?

    韩老首长刚刚在坚持走路,没想那么多,现在停了下来才慢慢激动起来,激动得骂出一串脏话,然后才笑道:“哈哈,我能走路了,曹医生你太神了,不过……我刚刚为什么不行?”

    曹子扬道:“刚刚你跟我们磨蹭了半个小时,讨价还价了半个小时,脚早就站麻了当然不行!你们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能站起来,能走到窗边,就证明你已经能走,脚没有什么大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心理,只要把心理战胜,就是现在的结果。”

    韩老首长恍然大悟,大家都恍然大悟,看着很神奇,但这事情好像是必然的,只有曹子扬知道,这真的是神奇,但不是他的神奇,而是张二钱的神奇,那个变……态老御医用药非常奇怪,但却又效果非凡……

    大家都围着韩老首长在说话,忽然外面又一声报告,孔首长还打算把人骂走,韩老首长道:“老孔,你去吧,工作要紧。”

    孔首长想了几秒,最终接纳了韩老首长的意见,和警卫走了出去。

    韩局长对曹子扬说:“曹医生,我该怎么感激你?好像我们从来没有给过你报酬,这该怎么给?哎,这个先不说了,这儿没其它人,我给你跪了……”

    跪?曹子扬躲得远远的:“别,要死人的,你是局长,我是平民。”

    韩局长道:“行,给你报酬必须要,否则只能给你跪一个。”

    曹子扬看了韩老首长一眼,随即弄明白过来,这是对付他的招,韩老首长这老头很狡猾:“好吧,但绝对不能是贵重的报酬。”

    韩局长道:“不贵重,至少对我们来说那东西没有用,但你却能用上。”

    “什么东西?”

    “名门花园的别墅一栋。”

    “这东西还不贵重?”曹子扬冒着冷汗,“哪儿的别墅要多少千万一栋?”

    “你放心,不是来路不明的,是我妹买的,不信你问一问老头子。”

    “我信,我意思是我不能要,绝对不能要,我有言在先,不能贵重。”

    “那你要什么?你尽管提。”

    “提我的要求么?”看韩局长点头,曹子扬想了想道:“是不是什么要求都行?”

    在韩局长说话前,韩老首长道:“当然,只要我们家能办到,都行。”

    韩夫人也插话道:“嗯,对的,我也会出一份力。”

    曹子扬笑了,因为这一家子已经被他圈进圈套:“好,我的要求就是不要给我报酬,而且不能再说这事情,因为韩老首长也帮过我,不欠我什么!当然,如果实在觉得不舒服,可以给我一箱战神,那烟好抽,就这样的要求,你们说话算话对吧?”

    韩老首长哈哈大笑:“你这小滑头。”

    曹子扬道:“彼此彼此,你还不是老滑头。”

    “行吧,就这样,说话算话。”韩老首长转向韩局长道,“一箱战神听见没有?别的报酬就不用了,心里感激就行。”

    韩局长连忙道:“这个当然,不过战神……我弄不来,要你们军区才有……”

    “这个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在老孔这儿弄,我们麻烦老孔这么久了,不能再那么厚脸皮……”

    韩局长郁闷着哦了一声把曹子扬弄的很郁闷,这局长,给别墅那么贵重的不郁闷,反而给一箱烟郁闷,很令人郁闷!

    韩老首长继续对韩局长道:“愣着干什么?去办去,明天就要送来。”

    “明天?”韩局长想哭,“明天不行啊,我又不是神仙,这事情怎么着都要三天,最迟大寿那天送来,曹医生你同意是吧?”看曹子扬点头,韩局长连忙对韩老首长道,“爸,你看,曹医生同意,你就别再有意见可,不然不尊重曹医生,就这样哈,我立刻去联系……”

    韩局长跑了,韩夫人留下来,她已经不哭,脸上荡漾着很愉悦的笑容。

    看站的差不多了,曹子扬让韩老首长坐到沙发里,帮韩老首长按摩着道:“老首长,我等会写个药方你找人去买,连续喝两天,这期间你不能多走路,亦不能不走路,两边都要有个度,而且找人配合着,不能摔,不然问题很严重,反正这两天忍一忍吧,过了这两天就能自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