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替身娇妻宠不够 > 第265章 秦桑,给我生个孩子!

第265章 秦桑,给我生个孩子!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5章 秦桑,给我生个孩子!

    秦桑虽说是跟肖宇吃饭,实则是知道肖宇出差去香港大半个月,必然很想念豆豆。

    她也不想做电灯泡,吃过饭就跟肖宇分别,嘱咐他带豆豆玩一会儿,12点之前送她回兰苑。

    肖宇乐颠颠的答应,千送万送,十分感激的把秦桑送走了。

    豆豆虽然不太乐意,但也没拒绝。

    最主要是,肖宇低声下气,求爷爷告奶奶的留她。

    仿佛豆豆如果走,他立马就跪下来抱住她的腿似的。

    其实,秦桑看的出来,豆豆还是对肖宇有些例外的。

    否则,依照豆豆的脾气跟身手,别说一个肖宇,就算是七八个抱住她,她都能快速脱身。

    秦桑就笑晏晏的开车自己回了兰苑。

    顾行墨还没回家。

    她美滋滋的洗了个澡,调暗了壁灯,窝在床上玩手机。

    本是玩到犯困的时候,卧室门外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秦桑揉揉眼睛,一个激灵坐起来。

    卧室门被推开。

    顾行墨高大挺拔的身影背着光,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他单手撑着门,似乎深深朝秦桑望来。

    秦桑睡意登时去了大半,拥了拥怀里被子,疑惑出声:“顾先生?”

    顾行墨走了进来,手里的西装丢在了厚重的地毯上。

    秦桑这才看清楚他的神情。

    慵懒微醺,像是惬意的猛兽,举手投足都懒洋洋的。

    唯有那双眼神,目光深且沉,密密的望着她,像是要把秦桑吃下去般。

    秦桑掀被下地,光着脚走过去,闻到了一股酒气。

    “顾先生喝酒了啊。”

    “嗯。”

    顾行墨伸手解着白色的纽扣,闷哼应着。

    她穿着浅色的睡袍,系带将腰拢的细细的,跟柳枝般不堪一握。

    肩头跟颈侧,雪白之色,极是惑人。

    这样子的她,看的顾行墨瞳色渐深,喉结滑动。

    秦桑指了指浴室,乖巧的问:“要我帮顾先生放洗澡水吗?”

    顾行墨停住了解袖子的手,随意的握住了她的手指,嫩的像是剥了皮的嫩姜。

    他一用力,就将秦桑拢进怀里。

    鼻尖在她发顶,轻嗅着。

    沐浴后的朦胧暗香,撩的顾行墨心念浮动。

    秦桑吃了一惊,别扭的在他怀里挣扎。

    她觉得顾行墨不像是完全喝醉的样子。

    淡淡的酒气,混着他身上那种药香似的气息,让秦桑呼吸都跟着停了一停。

    “顾先生,你……你要不要先去洗澡啊。”她还在劝着。

    顾行墨似是闷笑一声,拦腰将人抱起,朝床边走。

    这动作,这气氛……

    摆明了接下来就没好事儿啊!

    秦桑踢着小腿,窘迫的急声,“顾先生,别……不行的,我……我我我,我还在例假中啊!”

    他不会真的禽兽现在要对她做什么吧?!

    顾行墨恍若未闻,径直将她按在床侧,高大的身躯随之而上。

    借着暖黄的视线,细细打量她。

    秦桑惊的呼吸不上,慌手慌脚的扯过被子,企图做最后的防线。

    顾行墨呼出一口酒气,清清冷冷的低语,“我有那么急色?把让你吓成这样。”

    秦桑脸一红,紧攥着被子的手松了些。

    顾行墨手指按住她的下唇,故意吓她:“不过,也不碍事的,不是还有别的办法吗。”

    “嘶……”

    秦桑倒吸一口冷气,抿紧唇角。

    她已然明白他的意思。

    不,不行!

    她绝对不会给他做那种事情的!

    顾行墨见效果不错,她果然一副舌尖都要吞掉的骇然,瑟瑟发抖。

    他胸膛震动,愉悦的笑出声。

    低头将额头蹭着她的。

    秦桑动也不敢动,感觉到他呼出的酒气,都快要把她也熏醉了。

    他懒洋洋的阖着眼睛,假寐着问:“要不要,考虑,给我生个孩子,嗯?”

    今晚上爷爷一脸的希冀,期待着小曾孙。

    顾行墨心弦微动,若是秦桑的话,他或许可以要一个孩子,圆了爷爷的念想。

    秦桑嗓子发干,讪笑着,“顾先生,不要开玩笑了。”

    顾行墨睁开眼睛。

    瞳色溟黑如夜,透出些冷:“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被他这么认真的凝视,秦桑有些慌。

    她是怕的。

    怕顾行墨是在说真的。

    她急了,双手攀着他的肩膀,使劲拉开两人的距离:“顾先生,这种话,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说了。”

    顾行墨声音陡沉:“你不愿意?”

    怀他的孩子,对她来说,就这么难以接受?

    秦桑见他要生气了,不敢再乱出声。

    可是有些话已经翻到嘴边了,随时会冲口而出。

    顾行墨冷笑,捏住秦桑的下颔,“有话就说,不用憋着。”

    “没,没有。”

    她温顺的垂了眼帘,不想因为怀孩子这种无稽之谈跟顾行墨翻脸、闹僵。

    若是平时,顾行墨也就放了她,不再追究。

    今夜,微醺中的他,显得比往日咄咄逼人。

    捏住她下颔的力道在加重,虽然不疼,却让秦桑不得不与他对视。

    “说。”

    简短的一个字,他已经愠怒。

    秦桑眨眨眼睛,不敢去看他眼中薄薄的冷光。

    她轻咳一声,尽量让气氛缓解,“顾先生,你醉了,不如我们睡觉好不好,时间也太晚了。”

    顾行墨像一只被触怒的猛兽,利爪锋寒着,穷追不舍。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

    秦桑是真的被他吓到了,一声不敢坑。

    两个人沉默对峙。

    顾行墨目光半分不错,似乎不得到回答,不会罢休。

    十几秒后,空气都快要凝固。

    秦桑还是顶不住这样的压力,她别开视线。

    声音有些哑,却无比清晰。

    “顾……顾先生,我们可是当初是说好的,五百万我只陪你,做你的情一人。并没有说过需要我给你生孩子。我没有这个义务。”

    她当初是走投无路,为钱求助他,被迫卖、身。

    并非代孕。

    秦桑感激顾行墨做的一切。

    她却绝对不能怀顾行墨的孩子。

    身体可以交付。

    心她却要守住。

    若是她真的有孩子,那必然也是爱情的结晶,也是她心甘情愿的为了喜欢的人生儿育女。

    可她跟顾行墨之间又算什么呢。

    先不说她喜欢不喜欢顾行墨。

    她难道要生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吗?

    她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