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 第721章 懒出病来了

第721章 懒出病来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1章 懒出病来了

    宁平王墨昭和王妃楚娇在雅园住了五日,因着要回宛州打点,不得不告辞离去。

    楚娇临走前还多有不舍,只是不舍的是这五日闲来与她切磋医术的姜长离。

    这五日里秦月瑶发现那墨昭如他家王妃所说,是个寡言少语,不太会说话的性子。

    他本来就话少,加之从前是上阵杀敌的将军,虽交了兵权,这些年想来演武之事也没落下过,自敛了一身杀伐气,初见时不免叫人生惧,等得熟了嘛……

    “本王先行回府练习,若是有不解之处,再传信于秦掌柜,到时候还望秦掌柜不吝赐教。”趁着楚娇与姜长离等人话别之际,墨昭将这几日记下的菜谱仔细折了收好,还不忘跟秦月瑶小声道。

    “王爷放心,晚辈必当知无不言。”秦月瑶见他这般认真仔细的模样,脸上的笑藏不住了。

    这位王爷这几日常往厨房去,请她教了几道王妃喜欢的吃食。

    宁平王当时也没有动手操练,只在一旁看她讲解演示,自己在一旁将步骤和要点都写了下来。

    墨昭收好了食谱,又郑重道:“本王久不问朝事,今次不好直接插手,不过若是晋州生变,本王必会寻亲信往京中支援,此事本王只在此说予你一人,万不能往京中递信,以免落入敌手,打草惊蛇。”

    “晚辈明白,多些王爷仗义相助了。”秦月瑶点了点头,恭敬地朝墨昭行了个礼。

    她本只是想请墨昭帮忙游说一下几请都不出山的谢大人的,却不想这五日下来,墨昭不仅应了此事,甚至还愿举兵襄助。

    他虽不领兵权,可这些年在宛州也并非万事不问,宛州七万守军的几个将领从前都是他的旧部亲信。

    这几日墨昭还给她分析了京中局势,与她详说了墨冥辰他们此举成败的关键点。

    墨昭说这是给她的谢礼,答谢她愿将绝学教给他。

    人家这么说了,她便也听了信了,没有多问。

    夫妻二人上了马车,墨昭坐在车里,看着还趴在窗边跟送行的人挥手的楚娇,挑眉问:“现在满意了?”

    “要真说满意的话,还得等那两个孩子都平安无事才是。”楚娇缩回了脑袋,转身看着坐在对面的墨昭,温柔地笑了,“昭哥,这次多谢你了。”

    两人夫妻几十载,膝下都是儿孙满堂,彼此间已是很少言谢了。

    今次这一声谢,楚娇说得真心实意。

    她执意要来助人,为此犯险的却是早就置身事外的墨昭。

    “你素来劝我远离那些纷争,今日又为何偏要来帮那丫头?”墨昭将她这一声谢欣然受了,有些好奇地问。

    这事若是放在十几二十年前,他出手帮忙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虽觉自己与那皇城里头的人没有什么瓜葛了,可那毕竟是他的晚辈们,大家身上流着相同的血。

    可如今他们都这般年岁了,早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楚娇却偏要为着一个素未蒙面的小丫头,就闹着要来帮忙。

    他家王妃对那秦月瑶感兴趣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秦月瑶宁州厨艺大赛夺冠后,楚娇听说了这个人,就开始多方打听,在知道这姑娘跟他那依旧是素未蒙面的侄孙有点关系后,更是像着了魔似的,疯狂打探二人的近况。

    这次听说百里无忧辞官罢相,威远候慕绥被收押,她在宛州也待不住了,拉了他这把老骨头要往览碧城来。

    楚娇道:“你不觉得,她跟摄政王与我们当年很像吗?”

    她原本只是听说宁州厨艺大赛上得第一的是个女厨子,那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女厨子还当场挫败了高盛铭,楚娇对这女儿当自强的事迹十分感兴趣,闲是便让人多打听些来说给她听。

    却不想这一听倒是听到些不得了的事情,从这女厨子出身农家,凭一手厨艺一路从庆云镇到邺水城再到京城,打败了浮香岛上的桑璟舒后还拜入门下,最后去宁州参赛一举扬名,再到后来京中有传,这位秦大厨原是当年摄政王身陷夜北前娶的妻,这些年一人拉扯着两个孩子终等得摄政王荣归。

    这等事迹寻常人听着都要称奇了,落在她耳朵里,还更有了另一层深意。

    尤其是听到她在奇秀坊里做的那些事,还有近前与丹阳公主合开的华清阁,她心中那点猜测更是得到了印证。

    “只是因为这个?”墨昭想了想她的话,倒也觉得这两人与他们当年有那么几分相似。

    尤其是她与秦月瑶,同样是平民出身,同样是惹上了他们这些所谓有天家血脉的王爷。

    不过他比之那墨冥辰却要好些,他能在万般荣耀于一身的时候及时撤离,去宛州陪妻子过悠闲安定的小日子,如今那位摄政王可就没这么好的心性和运气了。

    皇权富贵一沾身,又有几个真舍得为了平淡的生活抽离?

    楚娇正色道:“还因为我怕你闲养多年,养了一身懒骨头,所以执意拉了你出来磨练磨练。”

    “要说懒骨头,庆云镇那位曾名冠京华的谢大公子若称第二,却是没人敢称第一的。如今他听得百里无忧出事,只怕更不愿意出手了。”墨昭抬手撑头,颇有几分苦恼。

    当年那些旧友死的死,散的散,独百里无忧还守在京中,他这呼风唤雨的丞相当了几十年,现在还不是一朝落难成了阶下囚。

    动兵增援是没什么问题,可要说动谢清远,他自认没这个本事。

    谢清远当年可是跑得比他还快,一去庆云镇后,就把谢家的根基埋的掘地三尺都挖不出来,铁了心地要避开这些麻烦事了。

    人家的亲生女儿三请四请谢清远都不顾,他们这些旧友又能做什么?

    这事他先前本不想应的,可他家王妃嘴快,给满口答应了下来。

    “谢清远那是懒出病来了,得治!”楚娇笑着活动了一下双手,“我不是神医妙手吗,你且等着,回头我一剂猛药下去,保管叫那懒骨头一跃蹦个三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