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娇花令 > 第375章 谁玩谁还不一定

第375章 谁玩谁还不一定

作者:惬惬容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5章  谁玩谁还不一定

    容渊盯着她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抬起袖子,为她擦拭:“想冯老将军了?”

    房卿九深吸一口气,浑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沉重消失:“梦到了以前,我忽然想到,我还从未去冯老将军坟前拜祭过。”

    主要是不知道怎么进去。

    冯老将军的墓地,就在将军府的后山,有冯燊专门派人打理守护。

    以前,她还能够以房卿九的身份,光明正大出入将军府。

    现在的她,骨子里灵魂还是那个灵魂,却不再是曾经高高在上的房卿九,而是一个身份普通的闺阁千金。无论是身份,还是容貌都发生了变化。

    拜祭冯老将军一事,她也就只能想想。

    她许久没有梦到过冯老将军了。

    上次梦到,还是见到清世。

    这一次,她想,是因为冯无邪兄妹。

    在北陵国时间不长,但也不算多短。

    房卿九眼底滑过坚定,冯无邪兄妹与王牤注定是要一战的。

    而时隔多年,王牤的心思远胜以前,手底下究竟有多少隐藏的实力,她也不能一一弄清楚。

    她能确定的是,此一战,冯无邪兄妹毫无胜算。

    无论是看在冯老将军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冯燊同门一场,亦或是曾经跟冯无邪小时候有过交集的份上,她都应该对故人照拂一二。

    她不能让冯无邪兄妹送死。

    容渊替她擦拭干额头的冷汗:“你安排吧。”

    房卿九勾唇,关于离开的事,她早有盘算。看着眼前的容渊,她一只手臂从床被下伸出,绕过男子宽厚的肩膀,环住其修长的脖颈:“放心,我一定会来接你。”

    目前看来,想要把容渊顺利的从北陵国皇宫带走,是不可能的。

    所以,房卿九只能带衫宝先行离开。

    但她也舍不得容渊,然而,目前的情势不能任性。

    她与容渊,必须分别。

    嫣红的薄唇勾起,对她的话毫不怀疑:“那我等着。”

    她都能够为他跑来雍州,混入北陵国皇宫,因此,她说什么,他都是信的。

    房卿九看了眼外面还未亮的天色,心思一转,她支起身子,抱住容渊,柔润的朱唇落在他耳廓处,呵出一口热气:“再来一次?”

    容渊顺势揽过她的腰身,手指,落在她亵衣系带的位置,将打结的地方一扯,嗓音沙哑:“随时奉陪。”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儿的宫殿内,再次春意浓浓。

    翌日正午。

    长孙月骊来了。

    她来时步伐轻快,还带着一个人。

    衫宝看到穿着一袭黑领白衣,广袖束冠,看起来亦正亦邪的白洌嵩时,后槽牙咯咯作响!

    她就知道,白洌嵩这厮一定会想办法出现的。只是没想到,她跟阿九只能用太监的身份混进宫来,白洌嵩却是被长孙月骊带进来的。

    斤斤计较的漂亮男人!

    不就是叫了漂亮姐姐吗?

    说他漂亮,是在夸奖他,偏偏这人还一点不领情。

    白洌嵩进入玉华宫殿时,跟疏风打了招呼,然后便停留在衫宝面前。

    他忽然拉过衫宝的手腕,搭在其脉搏处,再看了一眼衫宝红润的脸蛋儿,眼底滑过赞赏,倾身在她耳畔,小声道:“不愧是汲隐的弟子,我还以为,你要解开我种下的毒药,需要费十天半月呢。”

    衫宝哼哼:“你的毒药,也不过如此。”

    长孙月骊站在殿内,正想要跟容渊开口介绍,就见白洌嵩跟一个脸蛋圆润,长相可爱的小太监举止亲昵,愣了一瞬,方问:“白先生,你喜欢这小太监?”

    龙阳之好,她知晓的。

    白洌嵩不理会长孙月骊,继续在衫宝耳边说了一句:“如此说来,倒是我低估了你,对你这小丫头太怜香惜玉了些。下次,我不会如此心慈手软了。当然,你要是解不开我给你下的毒药,也可以想办法找到我,只要你求我,我一定乐意替你解毒。”

    衫宝不耐烦的蹙眉,一把推开白洌嵩,摸了摸热乎乎微痒的圆润小耳垂:“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嘛?”

    白洌嵩一笑,绕过她,入了殿内。

    长孙月骊多看了几眼衫宝,觉得长相的确圆润可爱,也难怪让白洌嵩主动跟其说话:“白先生,你若喜欢,我就让她去伺候你。”

    白洌嵩摇头:“不用。”

    衫宝跟在房卿九身边,还有事要办,暂时不能将其绑在身边。

    容渊看到白洌嵩出现之时,也不起身相迎,只端起清茶,优雅的小抿一口:“你来了。”

    白洌嵩在容渊对面坐下,望了一眼站立在不远处的小太监,若非小太监那眼神神态熟悉,他也猜不到对方身份。

    衫宝这丫头,年纪小,本事却不小。

    长孙月骊见他们二人举止间像是认识的,问道:“你们认识?”

    容渊不答。

    白洌嵩随手整理衣袖:“我与容公子有过几面之缘。”

    长孙月骊笑笑,认识也好,还不用她介绍了。

    房卿九站在一边,看着多日不见的白洌嵩。

    她佩服白洌嵩隐藏的手段。

    来到雍州时,她让李嘉和派人四处查找白洌嵩的下落,想要透过白洌嵩这条线找出容渊的下落,没想到迟迟没有结果。

    由此可见,白洌嵩若是存心想藏起来,谁也找不到。

    想到长孙月骊忙着修建药观一事,今日还特地把白洌嵩带来玉华宫,房卿九便猜到,白洌嵩是顶着药观主人的身份来的。

    也无怪乎长孙月骊把他当成座上宾。

    长孙月骊还有事,不能多留,再加上经过刺客的事,她对玉华宫有了一层心理阴影。跟容渊说了两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白洌嵩留下,说是想要跟容渊叙旧。

    等长孙月骊一走,白洌嵩起身,站定在房卿九面前,盯着她毫无破绽的人皮面具瞧:“房小姐,你身边那丫头好本事啊。”

    房卿九看出他对衫宝很感兴趣,但衫宝留在身边,还有很大作用:“是挺有本事。”

    白洌嵩听出她的弦外之音,笑了声:“放心,我不会把那丫头给玩死,怎么说我都得看在你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不过,等房小姐把正事处理完,可否把那丫头借给我一段时间?”

    衫宝走进来,不等房卿九说话,抢先答道:“你跟我,谁玩谁还不一定!”

    房卿九:“……”

    这两人,啧啧,火花四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