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锦瑟重弹

第一百八十三章 锦瑟重弹

作者:晚枫无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看着孔采薇兴高采烈地提着裙裾向着顾清临的方向跑过去时,跟在孔采薇身后的小厮见状连忙拔腿跑了过去。

    花灯节虽是人多热闹,但每年都有被拐走的少女和儿童,若是今儿他家小姐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不用在孔府混了,小厮一边在拥挤的人潮中挤出一道缝隙,一边呲牙咧嘴。

    留下两名侍女站在原地跺了跺脚,紧接着两名侍女忙向站在一旁诧异的诸位小姐告罪一声,也提起脚步追了过去。

    一名身穿青穗色夹袄的侍女看着不顾一切追过去的小姐,两道弯眉紧拧,也不知道这顾公子有什么好,惹得她家小姐都丢掉了大家闺秀该有的矜持。

    小姐每次都这样,一见到顾二少爷就把什么都抛在了脑后,偏顾二少爷也不拿她们家小姐为重,这都不知道让自家小姐在那些贵小姐们面前丢了多少颜面。

    而人群中正走在叶婉茹身前的顾清临听见这道娇滴滴脆生生的喊声时,整个后背僵了一下,随后有些烦躁的挑了挑眉毛。

    他太大意了!原以为婉拒孔采薇的相邀便不会在花灯会上偶遇,可谁知道这人山人海的,孔采薇眼神会这么好使!

    叶婉茹恰好看到顾清临那一瞬间的不自然,眼带疑惑的看了一眼顾清临,要是她没看错,刚刚顾清临好像脊背抽搐了一下。

    这人不会是有什么不能说的隐疾吧?叶婉茹不由开始上下打量着顾清临,眼里的审视意味深重。

    越想越觉得可能,她曾在古籍上见过一种病症,有一种隐疾是在人的经脉上形成的,不发病时与常人无异,若是发起病来,便会变得暴躁异常,肢体抽搐。

    想起以往与顾清临的数次接触,这人阴晴不定的性格可不就跟此隐疾有几分相似之处?

    本就没想好如何应付孔采薇的顾清临察觉到后背如芒的目光,心里苦笑一声,婉儿刚才不会听见这声喊叫了吧?当下便走起路来颇有些不自然。

    虽然刚刚听到孔采薇的声音传来时,他下意识的就像拔腿逃跑,可花灯节上人实在是太多,他要是跑了,这么多人他又怕婉儿被挤到。

    抬起的脚步便又落了下来,只能装作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叶婉茹观察一下无果后便收回了视线,微微低头给飞儿将一些花灯节上的趣事,自从让出去那盏兔子花灯,飞儿虽脸上没表现出来不开心,但眼里始终有点心不在焉。

    叶婉茹不忍飞儿难过,更何况飞儿还这么懂事,她一边和飞儿说话,一边细心的寻找一盏适合送给兄长的花灯。

    孔采薇看着等下长身玉立的青年挑着笑转身后,便更是焦急,顾不得提着裙摆,双臂端起,横在身前阻挡着蜂拥的人群,看着那道背影,脚下慌乱。

    看着越走越远的人影,孔采薇心下焦急,奈何人流太多,她被阻在后面怎么也追不上,焦急的声音里不知不觉便带着一丝委屈的哭腔。

    “清临表哥!”

    孔采薇大喊的声音震得她身前和夫君同游花灯节的妇人耳朵一阵发疼,那妇人面有愠怒,扭头看去就见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女眼带婆娑。

    看着少女如此情形,妇人到了嘴边的责难拐了个弯,心中想这姑娘大概是和心上人走散了,怪不得这么着急,遂开口安慰道:“姑娘莫急,何不叫小厮去寻一寻人?花灯会上人员繁多,可别叫拍花子的花姑子拐了去。”

    孔采薇听后一愣,眼中随后升起意思后怕,花灯会上被花姑子拐了的姑娘不在少数,大多是卖到偏远地方做了婆娘,要么是卖到青楼技访一类的烟花地。

    “多谢这位夫人提醒,我家小厮就在后面,刚跟二哥走散了,便有些着急。”孔采薇对着善意提醒的妇人福一福礼。

    这时又一次听见声音的顾清临转身回头,便看见孔采薇正低头和一位妇人说着什么,妇人脸上带着点揶揄的笑意,顾清临心中一惊。

    这妇人不是拐卖姑娘的花姑子吧?他虽只心悦婉儿一人,更不想与孔采薇成亲,但也不能看着孔采薇这样一位心地纯善的姑娘陷入险境。

    正抬脚要过去时,便见到两名小厮急匆匆的赶到了孔采薇的身边,顾清临在心里悄悄舒了口气,随即转过身继续听着叶婉茹和飞儿的谈话。

    因为顾清临的驻足而走在他身后的几人都微有停顿,闵柏衍看着顾清临转过去的背影哼笑一声,若是刚才他没看错,那位呼喊顾清临的便是孔大人之女。

    闵柏衍冷眼看着,他心里看不惯顾清临的纨绔做派,自是不想让此人留在这里碍眼,更何况顾清临还有事没事在婉儿面前卖弄诗词歌赋。

    “姐姐,你看那盏花灯!”飞儿语气有些激动,摇了摇叶婉茹的手臂。

    叶婉茹顺着飞儿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一众缤纷艳丽的花灯中一盏玄色雄鹰花灯格外引人注目。

    花灯不过一尺长短,做展翅状,两只宽大的羽翼上纤毫毕现,在烛火的照耀下隐约发出黛蓝色的哑光,尖锐如钩的鹰喙染成了鹅黄色,如炬的一对鹰目嵌了两颗闪亮的黄琉璃。

    形态模样逼真的好似一只在空中盘旋已久的雄鹰被炫彩夺目的花灯所吸引,现在驻足落在这片璀璨之上。

    叶婉茹对着飞儿会心一笑,向着那处花灯的方向走去。

    几人走到近前才发现那是一家绸缎庄,店里的两名伙计正站在一排排的花灯下正看着几位站在那里猜灯谜的人,而那盏玄色雄鹰花灯正是用了上好的云锦所制。

    伙计问清是哪盏花灯后便那么长竹竿将花灯取下,挂在众人头上高的地方,以保众人能看清楚花灯的每一处细节,伙计从袖口里抽出一沓纸笺递给飞儿道:“只要连答对十个,这盏花灯小公子自可取走。”

    顾清临就着飞儿摊开的手扫了一眼纸笺上的灯谜,只看了一眼,便身如雷击,整个人动弹不得,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叶婉茹。

    少女白皙的脸上在花灯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眼角眉梢都带着温婉的笑意,一头墨发轻绾,额前的刘海随着微风浮动,露出眉心处一点嫣红的胭脂痣,似是一颗红宝石,为不施粉黛的少女增添了一份明媚之色。

    “锦瑟重弹再结丝。”

    顾清临猛地听到身后一道略带娇羞的声音轻轻念出了这句灯谜,他身体僵硬的转过了身,就见发髻稍有散乱的孔采薇正站在他身后目光灼灼又有些欲语还羞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