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苦苦等待

第五百五十九章 苦苦等待

作者:晚枫无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内侍脸上仍旧带着惊慌不已的神情,但当他步进殿中时,见到皇后娘娘与叶婉茹和呼延雪莹相谈甚欢是,还是故作镇定地走了过去。

    坐在上首的皇后娘娘看见内侍眼中的惊慌时,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微僵硬,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皇后娘娘虽然与叶婉茹和呼延雪莹二人说这话,但目光却始终留意着那名被她派去叶府的内侍。

    小安在她的宫中当差已经有三四年之久,不说见惯世面,但若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他绝对不会惊慌至此。

    可不过是去传个话而已,又能有什么意外呢?还是小安在途中听到了什么传闻?

    想到近日发生的种种,皇后娘娘也突然变得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正在和呼延雪莹小声说着话的叶婉茹,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变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皇后娘娘封于馨,旋即眼中余光扫到那名越走越近的内侍时,一时间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她隐约觉得皇后娘娘的变化与这位走进来的内侍有关,而先前皇后娘娘也曾说过,她已经派人前去府中给爹爹传信。

    从她们二人进了皇后娘娘的宫里后,并无人这般形色慌张的行走在殿中,这不仅仅时宫规森严,更是因为雪莹的身份。

    雪莹身为卓阳国的郡主,且自己前来时,梦月姑姑也是以塔拉塔娜的身份来禀明自己的身份,而并非是叶大人之女。

    想必这其中也定然是受了皇后娘娘的授意,而皇后娘娘的身份便是一国之母,而她宫中的人若是在外外宾面前有失言行那便是失礼之处。

    这种错误贵为一国之母的皇后娘娘又如何会犯呢?

    且她观察这位内侍时发现他身上的衣衫已经半湿,这般的模样,想必是从宫外归来又行了远路才至此。

    那么这位内侍便是皇后娘娘派去府中传信之人,而他虽然看上去还算镇定自若,但眼中那一丝惊慌却如何也掩饰不掉。

    从宫外归来又是传信之人,却又面色惊慌,难道是府中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叶婉茹心中的紧张和惊慌并起,再也不能像方才那般冷静地分析。

    在指尖中捏着的小小茶盅也僵硬地悬在半空,抬不起落不下,就像她此时此刻的内心一般。

    这时的内侍已经在皇后娘娘的注目下,和叶婉茹眼中余光的注视下,走到了皇后娘娘的身侧。

    叶婉茹紧张不已,不得不抬起另一只手来共同握住右手中拿着的小小茶盅,来掩饰自己内心中的慌张不安。

    她眼角的余光中看见皇后娘娘抬起手中的锦帕半掩在唇边,更看到那位内侍走过去后在皇后娘娘耳边一阵耳语,而那位内侍说完那句耳语,似是悄悄松了口气的模样。

    莫非,事情并不是与自家府上有关?叶婉茹微微蹙起眉头,心中疑惑的同时便放松有些僵硬的手臂,把那只始终握在手中的茶盅放回到桌上。

    而恰好在这时她察觉到有一束目光落在身上,她疑惑地抬起头,却发现皇后娘娘封于馨正在凝视着她。

    皇后娘娘眼中的目光极为复杂,且脸上的神情更是震惊之余又有一丝矛盾在其中。

    “府上出事了!”这便是叶婉茹看清皇后娘娘脸上的神色后第一个念头。

    她的脸色攸地变得有些发白,手上尚未放稳的茶盅也滚落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皇后娘娘……”叶婉茹深呼了一口气后站起身来,目光直直地看着坐在上首目光一直未撤回的皇后娘娘封于馨。

    那传话的内侍站在皇后娘娘的身后,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叶婉茹,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些悲悯和不知所措。

    叶婉茹看着她们二人的神色,心中早已经是掀起了惊涛巨浪。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她们这般模样,更不知道爹爹现在如何。而她更希望的是皇后娘娘能够如实相告。

    一旁端坐的呼延雪莹极为敏感的察觉到此时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茶点,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叶婉茹后对着上首的皇后娘娘微微一颔首。

    “听闻皇后娘娘宫中的小花园中遍植奇花异草,如今雪莹能有幸前来,应当去欣赏一下姹紫嫣红的美景,朦胧雨雾中观赏想来也是别有一番风情,不知皇后娘娘可否应允雪莹。”

    皇后娘娘封于馨听见呼延雪莹的这话后脸上的不安攸的散去,而后温婉一笑道:“河阳郡主谬赞了,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花草,能入河阳郡主的眼,也算是这些花草果木的福气。”

    随后,皇后娘娘又对着身边侍立在侧的掌事姑姑梦月轻声吩咐道:

    “梦月,你且去拿一件本宫的披风来,再去亲自为河阳郡主掌伞,这会子虽然雨水不大,但潮气未免过于湿重。”

    “是,娘娘。”梦月姑姑对着皇后福一福身,随后对着呼延雪莹颔首福礼道:“还烦请河阳郡主稍等片刻。”

    “有劳姑姑了。”呼延雪莹对着梦月姑姑微微一颔首,而后上前一步与叶婉茹并行,手掌轻轻的贴在叶婉茹背后抚了两下。

    又对着皇后娘娘行了礼,口中言道:“多谢皇后娘娘不怪雪莹莽撞。”

    叶婉茹有些无奈又心疼地看了一眼呼延雪莹,虽然她年岁虚长雪莹些许,但雪莹有的时候分外懂事贴心。

    且原本她打算带着雪莹好好的在金陵中游玩一番,却不想意外接二连三的发生,反倒头来,还要雪莹为她担忧。

    雪莹说想要去雨中赏花不过是借词而已,而皇后娘娘也并未阻止,这便足以见得事情可能远比她所想的要更加严重。

    但看皇后娘娘的这番做法,似是已经打定主意等这殿中的人散尽后才能如实相告,她就算再心急如焚,能做的便也只有等。

    好在梦月姑姑的动作极为麻利,这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拿了一件披风,一手提着油纸伞走了出来。

    叶婉茹目送着呼延雪莹在梦月姑姑和四位婢女的簇拥下离开,她有些迫不及待地转回身面对着皇后娘娘。

    “小安留下,其余人都退下吧!”

    坐在上首的皇后娘娘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吩咐了一声,同时对着叶婉茹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