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引妃入怀:邪王,轻点宠 > 第201章:暴露自己

第201章:暴露自己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点眼力见的混账东西,怎么能让一国太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输?

    依哀家看,你这段时间跟着七王,倒是长本事了!

    以后是不是连尊卑都会忘?

    苏挽云自然不甘心让苏挽月出尽风头,当百里锐回到席位时,她便立马说道:“肯定是太子殿下故意相让,不然她才不会赢呢。对吧,太子殿下?”

    众人闻言,不禁暗道苏挽云是个傻子。

    你当太子殿是什么人?

    他可是一国储君,故意放水输掉棋局,不光自己脸上无光,就是皇上他们也难堪啊。

    你这姑娘八成是没脑子吧,还敢把这种话大声说出来,让所有人都听见,啧,真是丢人现眼。

    百里烨姿态慵懒,手中拿着一杯酒,眉目间有着邪魅的笑:“本王的小月儿有些累了,剩下的题目,太后还是别让她打头阵了吧。”

    “七王这就心疼了?”太后声音微冷。

    她就让苏挽月弹了一会儿琴,下了两局棋,又没干粗活,她有脸喊累?莫不是知道后边的题目乃苏挽月不擅长的,所以想找借口不参与?

    哼,哀家岂会如你所愿?

    “苏二小姐已经赢了两次了,哀家倒有些期待你能否全胜,这剩下的书和画,所有世家小姐们可同时参与。苏二小姐,相信你不会让哀家失望的。”太后话里有话。

    “民女不敢。”苏挽月起身行礼。

    很快,棋案被人抬走,随之摆放而来的,则是诸多书案,那书案上放着文房四宝,件件都是精品。

    “哀家只给你一柱半香的时间,待香燃尽,你们要分别将书画题目的作品给哀家、以及皇上和皇后审阅。”

    “是。”

    苏挽月随便步至一处书案前,看了看桌上的文房四宝,开始研墨。

    而这时,旁边的书案前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浑身上下所散发的气息略微有些熟悉,而且还带着一股子敌意。

    苏挽月即便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她故意把位置选在她旁边,该不会有阴谋吧?

    不过无所谓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凭你方才在大殿之上说出的那句无脑话,我便能断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即便你想算计我,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

    苏挽云看她专心研墨的模样,紧抿着唇瓣。

    贱人,你且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赢的!

    明明这是所有世家女的比赛,凭什么光让你一人占风头,这场宴会可不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皇后瞧着苏挽月那娴熟而讲究的研墨动作,像是早已做过千百回般,终于打从心底相信了,苏挽月已经不是传闻中的那个苏挽月了。

    不过,即便如此,她能不能在最后两场比赛中获胜,还是个未知数,毕竟参赛的这些世家女也是有真才实学的。

    很快,苏挽月研好墨,开始提笔作诗,而这时她却发现,旁边的女子居然悄悄往她这边挪了两步,动作间看似随意没什么可怀疑的,但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呵,原来如此。

    我倒是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苏挽月作好一首诗,直接将宣纸往苏挽云那边挪了挪,装作要在宣纸的右下角提字的样子。

    而这时苏挽云正好埋着头,目光四下挪动也无人能够发现,而本身书案与书案间隔的也不远,所以她便很顺利的看到了苏挽月写的诗。

    真是天助她也,这贱人自己把诗挪过来给她看的,那她就不客气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整个大殿内异常的安静,生怕弄出点什么声音来,就会扰乱了众位世家小姐的思绪。

    一柱半香的时辰虽然不短,但对于既要作诗,也要作画的情况来讲,确实有些不太够用,因此大家也只能画一些简单的。

    然而,苏挽月却是个例外。

    她看了看即将燃尽的最后半柱香,依然在不慌不忙的勾勒着画中的线条。

    旁边,苏挽云有些恼怒。

    该死的,这个贱人到底在画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根本都看不懂!

    不过……这不代表她就没办法了!

    哼。

    香尽,笔落。

    苏挽月正好画完最后一笔。

    “时辰到,请各位停笔!”一名公公喊完话,便立马有别的奴才收走每一张书案上的作品,然后交到东曜皇帝手中。

    东曜皇帝每审阅一份,便交到皇后和太后手中。

    突然。

    他眼前一亮,看着手中的宣纸,念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虽然这诗只有短短两句,但足以表明它的主人是一位拥有壮烈情怀、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而且这字如龙飞腾,似凤飞舞,柔中带刚,委实让朕觉得惊喜。”

    “皇上都这般夸赞了,臣妾和太后倒真想瞧一瞧。”

    东曜皇帝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手中的宣纸递给了皇后,然而,当皇后看完两句诗,注意到宣纸右下角渐渐浮现出来的名字时,当场愣住。

    “这、这……”

    “皇后,怎么了?”东曜皇帝和太后不解。

    “这诗居然是苏挽月写的!”皇后满目无不相信。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般的女子是绝对写不出这种诗来的,没要到今日却从苏挽月那儿见识到了!

    现下,整个大殿都沸腾了。

    而苏挽云自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几乎下意识脱口说道:“怎么可能,她刚才写的明明不是这首!”

    一瞬间,热闹的大殿又寂静得有些诡异。

    柳湘兰不悦蹙眉:“这位姑娘,你是如何知道我女儿写的不是这首?难道你一直在偷看!”

    “我……”

    糟了!

    她真是糊涂,一时嘴快说错了话,反而把自己暴露了。

    “说不出话来了吧?我记得你方才就在我女儿旁边!”柳湘兰得理不饶人。

    “我没有!”

    “那你倒是解释解释,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我……”苏挽云咬着下唇,大概是被逼急了,情绪有些激动,直接张口就来:“因为那首诗是我写的!!”

    哗——

    满座皆惊。

    怎么回事?

    那位姑娘说那首诗是她写的,那意思就是……苏二小姐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