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官场先锋 > 第1093章 规避制约

第1093章 规避制约

作者:岑寨散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方晟伏在床上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从眉毛到胡子全都耷拉下来,徐璃不觉好笑,心疼地揉揉他的鼻子,道:

    “累坏了吧?赶明儿我找樊红雨算账,安排她到边远山区视察工作。”

    “跟……跟她没……”

    方晟多说一个字都困难,眼皮直往下坠,好似下一秒就会进入梦乡。

    徐璃又道:“很奇怪呀,你在我这儿哪怕连战两场都没如此累过,是不是她也有啥异赋什么的?或者,她的爆发力特强,嗯,从她身段儿来看确实很有可能,后劲十足……”

    正说着,方晟已沉沉睡去,发出轻微的鼾声。

    徐璃轻轻叹了口气,爱怜地摸摸他的脸颊,凑上去吻了两下。

    第二天徐璃急着回省府大会主持召开京都紧急会议精神,即加强汛期安全防范工作的相关要求。白山山多水急,由此带来枯水期要抗旱,雨季要排涝,周而复始;鉴于上任省委书记李大明就栽在抗旱工作,省委省正府对这方面格外重视,从省委到省正府都有领导出席。

    叫了几遍,方晟哼哼数声却连眼睛都睁不开,实在累得够呛。徐璃没办法只得又吻了两下,打扮定当后匆匆而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中午才悠悠醒来,还好只有两个未接电话和短信,一个是鱼小婷问何时接机,一个是易容方问下午能否安排两位部门领导汇报工作。

    这就是市委书记与市长的区别。当市长离家一天,电话和短信恨不得把手机塞满了,不知积压多少工作;市委书记相对务虚,要处理的事务早点晚点都没关系。

    在轩城机场接到方晟,鱼小婷敏感地嗅了嗅,道:“徐璃的香水味儿,不对,她怎会把你搞得半死?哦,一定是车轮战,昨天遭遇樊红雨,昨晚再战徐璃,对不对?”

    方晟有气无力地说:“别说话,聚精会神开车,我眯会儿。”

    鱼小婷眨眨眼:“今晚……来一次?”

    方晟打了个哆嗦,调高空调温度直接进入睡眠模式。

    珑黄街一分为二改造方案,尤副市长与商会再三交涉后,苏总勉强同意商会再度让步,拆掉现有围墙并向内退让1.7米,西侧民房也拆掉围墙腾出0.6米空档,这样加起来路面宽度便达到3.8米,基本符合单方向双车道要求。

    尤副市长如释重负向方晟汇报了这一结果,以为珑黄街引发的争端告一段落,不料方晟笑道:“本来两头封堵是最经济节约的方案,一分为二实际上增加了工程量和改造成本,超预算了,尤市长啊,再跟苏总商量商量,看看超支部分由商会承担怎么样?”

    “这,这不太好吧?”尤副市长面有难色说,暗想你抓住商会不肯改大门的软肋步步紧逼,也做得太过分了一点。苏总是什么人,润泽官场都很清楚,这回一再委曲求全已经很给面子,也是看在之前方晟无往而不利的份上。

    然而强龙不压地头蛇,把苏总惹急了全力反扑,方晟未必有胜算,之前任大伟亲临润泽视察说的两点要求就是敲警钟。

    方晟若无其事道:“刚开始商会不是许诺承担改造旅游观光街费用吗?现在只要求承担超预算部分,已是很少部分,这点支持都舍不得?不承担,我们预算不够,只好回到当初的方案!”

    简直是敲竹杠啊!

    尤副市长觉得跟在这样的市委书记后面做事真是两头受气,没脾气地说:“好,好,我去跟苏总商量。”

    两条高架的建设方案,其实过去都有非常详细的规划设计,非常缜密合理的认证,只不过因为投入巨大,以及涉及市区交通压力、拆迁压力和明清古建筑保护等原因,被一次次打入故纸堆。

    因此项目组的任务就是从过去业已成熟的方案中挑出最合理的两个,交由方晟定夺。

    周四、周五,方晟花了整整两天率领一大帮官员和专家沿着勘探线路边走边讨论,当晚召集正府领导班子开会,确定采取四年前——其实就在娄伯林手上规划的方案,即南北朝向的人民路以大抛物线线路,避开市区河网密集区域,东西朝向的解放路以浅W线路,避开珑黄街等成片明清古建筑群。

    即便如此,还会碰到令人头疼的明清古建筑,其中有两个院落列入临海省文物保护单位名录。

    方晟信步进入其中一个院落转了转,发现三进院子住了7户人家,院内破败不堪,杂乱无章地长着各种花花草草,最后面那户人家还围了块地方养了几只鸡。

    “市区准许养鸡吗?”方晟皱眉问。

    陪同官员讪笑道:“原则上不准,但养在这种大院里的,数量又少,平时很难……很难管理得到。”

    方晟道:“不是叫你们把精力用在禁止市民养鸡上面,而是要加强古建筑日常保护和修缮,平时不闻不问听之任之,比如这些鸡散养在墙根底下,一会儿啄一口,时间久了对墙也有伤害的;还有住在里面的人家也有义务维修和保护,凡事都等省里拨款,不现实也不科学!”

    “是,是。”陪同官员们无言以对,一脸惶恐地把领导指示记到本本上。

    方晟暗暗叹息。

    别看他们这会儿运笔如飞,仿佛下一秒钟就组织落实,其实事情一过立即若无其事,早把自己的指示扔到脑后。这就是官越做越大,离为人民服务的初心越来越远的原因,“政令不出***”,在各级各级都会碰到,身为市委书记,总不能明天再跑到这个院子检查督促吧?

    不过该说的还得说,不说是领导的责任,说了基层不做就是基层的责任。

    方晟又道:“今天开始相关部门做个统计,不管国家级还是省级、市级,凡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的一律不准有住户,有住户的从名录里剔除,取消一切补贴!国家大把大把财政资金用来保护修葺,却任由住户糟蹋,很不合理!比如这个院子,给我立即取消,然后列入拆迁范围!到时还别我漫天要价,按普通民房标准补偿!”

    有官员赔笑道:“方书记,这边抗拒拆迁的风气比较重,真有老百姓拿命保祖宅哩。”

    “拆迁的时候包片领导亲自坐推土车,不敢坐的当场撤职,由二把手上;二把手再不敢三把手,以此类推,我不信没人敢坐推土车!”方晟冷冷道。

    在场官员们脸色都变了,面面相觑暗想这位市委书记够缺德,这种不按牌理的招数都想得出。

    以前南方城市拆迁纠纷闹得最严重时,个别市委书记、市长亲自坐推土车,方晟倒好,自己不坐还逼手下坐!

    回市委大院途中,主管城建的吉副市长试探道:“方书记,线路、规划、拆迁方案基本敲定,是不是可以着手预算、立项等工作?”

    方晟很不满意地说:“预算半个月,立项一个月,跑省里、跑京都三个月到半年,今年不做事了?上次我说了,同步推进!”

    吉副市长只比方晟大四五岁,毕竟属于同一个年龄段,交流起来相对融洽些,涎着脸笑道:“没批复财政那边不好出钱,没钱寸步难行呢。”

    “难道不修建高架,那些破破烂烂的房子就一直竖那儿影响市容吗?”

    一言点醒梦中人,吉副市长连连点头道:

    “对,方书记提醒得对,我们先以市政项目名义对高架工地沿线进行拆迁,这样等批复下来后就能立即组织施工。”

    方晟却又唱起了高调:“在没有立项之前不存在高架工地,正府就事论事就是旧城拆迁,相关部门做好补偿工作就行了。”

    吉副市长被他真真假假的套路弄得没脾气,只得点头道:“方书记说得是,旧城拆迁。”

    临下班前,尤副市长匆匆跑过来汇报,说经过艰苦的协调——从表情看他受了不少夹缝气,终于说服苏总答应商会承担珑黄街改造的超预算费用。

    方晟笑道:“一点小钱在商会眼里算什么?尤市长啊,既然有大金主赞助,不妨把珑黄街搞得漂亮点,绿化、仿古、装饰、亮化等等最好一步到位,免得后面修修补补也麻烦,是不是?”

    尤副市长腹诽道你轻飘飘一句话,不晓得我在人家面前装孙子成什么样子!却笑着应道:

    “商会都是冲方书记的面子,换其他人说话根本不顶用。”

    “尊重是双方的。”

    方晟淡淡道。

    尤副市长翻开笔记本汇报道:“目前来说珑黄街两端封堵已基本到位,工程队正在同步进行南侧河道清淤和河堤加固工作,北侧筑墙工作;中段玲珑巷拓宽倒变成重头戏;需要向方书记请求的是,珑黄街部分街面从水泥路改青石板、沿街店铺仿古装饰、老旧明清建筑修葺以及庭院内部改造等工程,是继续向前推进,还是等立项后再做?”

    “还等什么?只争朝夕!”方晟道,“严格意义上讲,珑黄街改造根本不算一项工程,目前所做的都是正府为了开发旅游资源所进行的资源调整,向省里申报立项的内容是什么?不是说申报改不改,而是申报珑黄街为旅游观光街!”

    这个弯子转得太大了,尤副市长足足懵了两分钟才反应过来,敢情市委书记是在偷换概念,规避省里对项目的制约!

    【作者***】:紧急通知:为防止断更等突发事件发生,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jimes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