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为了让您高兴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为了让您高兴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那是,血的呼唤。

    一处秘洞之前,白发李煜静默地站在洞窟之前……他手牵着秋娘。

    并非是他在害怕,而是秋娘在害怕。

    “你…你真的要进去吗?”

    “我不进去。”李煜澹然说道,“就在这里,等它出来……应该是它来见我。”

    杜秋娘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感觉一股可怕的气息自洞窟之中缓缓逸出……那幽暗之中,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步步走出。

    “他说的不错,确实应该是我来见。”血海魔王【焚天】之声,“你终于来了,血神子!”

    李煜澹然道:“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我只有一个问题。”

    “请讲。”

    李煜道:“最后不管是我吞噬了冥河,还是冥河吞噬了我……你会效忠谁?”

    魔王【焚天】却是直接回收,只见两道血光射出,竟是化作两柄诡异宝剑,一长一短,“不管是谁,我只会效忠能够得到这俩杀戮至宝所承认的人。”

    “这是……”

    “杀人不沾因果。”血海魔王【焚天】轻笑道:“杀戮天道的雏形,【阿鼻】、【元屠】!”

    “杀戮天道……”李煜沉吟半响,“这就是冥河想要创立的新天道……那么,来吧。”

    他直接伸手,伸手去握住长剑【阿鼻】剑。

    然而,就再他伸手抓住【阿鼻】剑的瞬间,只见天空之上一抹白光一扫而过,同时扫在了几人的身上。

    下一刻,他们几个便同时诡异的消失不见……在下一刻,他们已经在那无数坠落的身影当中。

    “这是……”白发李煜目光瞬间凝缩了起来!

    ……

    ……

    “真得是,亏本生意……”

    澹台大仙拄着长剑,一拐一拐地在拎着艰难走动……计算失误,白发李煜的那一掌拍去的不是她0.8条命,而是0.95条命。

    她急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带在这之前,她需要将宋教习给捞回来。

    “记得好像是掉这附近……”

    宋教习的伤应该也十分可怕,记得是被白发李煜一掌拍碎了肩膀。

    “书呆子,你没死到死吱一声啊……我快不行了咧……”

    大仙不禁体力不支,躺倒地上,她眼皮低沉,目光朦胧,却见朦胧之中,似有一抹白光照射到了自己的身上……突然就感觉身体变得轻如无物,彷佛在天上飞……自由落体一样。

    自由落体?

    大仙勐然已经,瞬间睁开了双眼,顿时大惊失色……身边竟都是一群自由落体的家伙!

    好家伙。

    她看见小林魔王了……

    ……

    ……

    大河…大河的边缘出,有一道踉踉跄跄走来的身影。

    只见宋教习此时一手低垂,行走之间毫无动静……半边的肩膀甚至都塌了下去。这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却被硬生生地用毒力将半边身子的经脉直接进行了麻痹。

    只能暂时镇痛而已,伤势不治疗,这手臂大概率是要直接废掉。

    宋教习来到大河边缘,默默地站着……忽然,她自怀中取出了一椭圆形的盒子,拉开之后,出现的则是一小块手表盘大小的屏幕……屏幕之上,此时正闪烁着六个小小的光点。

    六个光点,赫然是北斗七星的排列……七星之中,此时只欠缺了【天枢】星。

    “要开始了吗……”

    宋教习沉吟片刻,便轻吁了口气……她自储物道具之中抖擞出来了一物,一个足足有一人高的金属圆柱。

    宋教习飞快地按着圆柱之中某个按钮,圆柱体直接弹出了一块带有键盘的面板——她飞快地在上面设定着什么。

    就在此时,宋教习眉头一皱,似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靠近自己,抬头一件,只见一道白变光疯狂扫来!

    宋教习目光一凝,在那白光扫中自己之前,毅然全力对准了那金属柱子一掌拍出!

    “打中了,还是……慢了?”

    白光扫落的瞬间,宋教习只感觉一股抽离之感袭来,却是不能确定,自己最终有没有将那拍中那金色圆柱体……

    大河边缘,只见那金色圆柱被什么东西撞开了似的,直接就飞向了大河之中……没入水中,缓缓下沉。

    忽然,金色圆柱体裂开,随后一个钻头启动,迅速地破入河底,钻了下去。

    ……

    ……

    ……

    ……

    王座。

    那是即便五人同坐也会显得十分宽敞的王座,通体暗金,蔷薇凋花,其精致程度要远超绯红大公的宝座,并且……更在其上的位置。

    即使是文明不同,此时也不会有人不知道,那是远比绯红大公更为尊贵的座位——可绯红大公临渊已经自称是此地的主人了!

    “那是…血海天魔的辇车宝驾?!”

    “魔主……”

    “天勇者,洛……”

    数百?上千……数千?

    白色方塔的四周,此时坠落的身影已经密密麻麻,几乎要将整个广场似的地方都覆盖了过去……一道道强悍的气息汇聚——汇聚在这里的,不是血海的强者,就是后羿部落的强大巫族,还有人族轩辕以及他那些百战战将。

    甚至……在角落处,还有一名华贵的女子,天妃应龙!

    此时,众人默默地看着那辇车开驶进入祖灵殿之中——当辇车驶过了高深殿墙,抵达了方形白塔的瞬间,只见那白塔竟是突然射出一道冲天白光,随后点点星光散落。

    它并未对任何人带来伤害,它反而更像是某种礼炮一样……为王的到来而发出的礼炮!

    就在此时,散落的星光忽然汇聚,竟是化作了一个浅蓝色的星罩,将整个广场都封闭了起来……无数的强者被困在其中,身上佩有枷锁,形如囚徒!

    “该死!就凭这些,就想要困住劳资?!”

    只见一名暴怒的人族战将此时震声一喝,手中长剑直接看向了脚下枷锁……这剑虽非什么神兵至宝,但也是强兵一把,竟是一砍之下直接断裂!

    人族战将惊怒。

    【角斗场内不得破坏挑战者标记】

    一道低沉声音缓缓响起……那赫然是长眉老者的声音。

    说话间,那名人族战将勐然发出了巨大的惨叫之声……只见双脚的枷锁之上,竟是散发出阵阵的紫色电弧,在电弧的刺激之下,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位人族战将并已经口吐白沫,倒地抽搐……又几息之后便沉底昏死过去!

    “高寿!”

    人族轩辕此刻惊呼一声,本能地大步走向了自己的手下,行动之间,银色的锁链叮当作响!

    他正在追击血海的天勇者赵无眠,可在快要登上祖灵殿的瞬间,却被直接传送到了这祖灵殿之中,至今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几道身影此时飞快地从不同的方向冲撞,赶到了那倒地的人族战将高寿的身边……此时,轩辕已经开始查看着自己的手下。

    “吾主,他怎样了?”

    人族轩辕脸色阴沉…沉声道:“断气了。”

    “什么!

    ”另一位战将勃然大怒,“一定是那白袍老鬼搞鬼…我杀了他!

    ”

    正要发难。

    人族轩辕却一手将人给扯了回来,沉声道:“没有我命令,都不许动!”

    “可是……”

    “闭嘴!”

    他们从未见过自己的国主如此的冷冽,不由得噤若寒蝉。

    人族轩辕皱了皱眉头,环视四周一圈……天妃应龙他自然是看见了的,就在广场的另一端,中间隔着血海的一众魔人。

    但这里被蓝色光罩与枷锁囚禁的强者实在是太多,太多……

    “为什么,唯独只有他可以免于这一切……”

    轩辕神色凝重地看着那天魔宝驾,竟是看见那白塔此时忽然透射出了一道道的金光台阶,一路蜿蜒而上,顺延到了那辇车之前,竟像是讨好对方一般!

    “难道……”

    人族轩辕不禁忆起了他与那血海天魔第一次见面之时,曾经有过一名手持长枪的可怕强者,曾经称他为……【圣主】?

    ……

    “是他?”

    九黎之主四周无人,不管是血海魔人还是巫族战士,此时都尽量地没有靠近这个绝世凶魔。

    只是九黎之主却从来都不在意这些,此时反而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蓝色光膜之外……

    ……

    “那是魔主!哈哈哈!魔主魔威盖世!”

    见辇车宝驾缓缓驶来,甚至不受那长眉老者的制约,一众不明真相的阿修罗魔族顿时喜出望外,毕竟明显是优势在血海这一方。

    “哼!你们不也是被配上了枷锁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血海妖人!”

    “你找死?”

    “反正迟早也要做过一场,在哪都一样!”

    双方骂战,却因为那长眉老者的存在,也只能是骂战,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被枷锁紫电电死的是谁……

    “魔主…是魔主……”

    【湿婆】是清醒过来了,犹如一盆冰水浇头般,此时满脸阴沉,却是悄然地躲到了某处——它不知道,自己私自吞噬了【欲色天】与魔将【鲁托罗】,血海天魔会怎样处置自己。

    “他好像…好像没有发现我……”

    ……

    大家都是令牌的持有者,凭什么他就能成为座上宾?

    赵无眠愤愤不平地咬了咬嘴唇……难道是因为他有两块令牌,自己只有一块的关系?

    显然不会。

    “这家伙,绝对不仅仅是圣皇那么简单!”

    ……

    不管下方如何的反应,声音却彷佛都被那澹蓝色的光罩所过滤一般……天空之中,此时是如此的平静。

    当金色阶梯延伸到了辇车之时,只见一名阿修罗公主此时紧张万分地缓缓走出,迎上了那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期待之色的绯红大公临渊。

    见出现的不过是一个女子,绯红大公临渊目光无甚变化,脸上仍旧带着丝丝微笑,贵族风度拉满。

    “我家魔主说,他不认识你,让你莫要胡乱相认。”那阿修罗公主此时沉声说道。

    “既然殿下不愿相见,临渊自当不能勉强。”绯红大公轻笑一声,“不过眼下这场角斗,殿下是要开,还是不开?”

    那阿修罗公主下意识地扭头看了回去,好一会儿之后才又看着绯红大公道:“大公既然是角斗场场主,角斗挑战开不开,是你自己的意愿,他没有意见。”

    绯红大公笑了笑道:“这是专门为了皇室所打造的角斗场,最终目的是为了取悦皇室的诸位……殿下如果不喜,临渊又怎能斗胆开启?”

    那那修罗公主又看了回去。

    但这次天魔洛却直接传声问道:“取悦皇室?取悦皇室之中的谁?”

    “是这样的。”绯红大公正色道:“角斗场最开始是大皇女为了祝贺殿下的成人礼而下令打造,为了能让殿下您高兴……只不过建成之后,最最喜欢来的还是【荒】殿下。至于陛下,偶尔也会过来。”

    “嗯。”

    只有一声轻【嗯】之音,之后便是漫长的沉默……绯红大公却只是一直保持微弯着腰姿势,一动不动地等待着。

    ……

    大皇女,又是那位【皇姐】吗……

    辇车之中,天魔洛若有所思地手指敲击着躺床的边缘。

    “你的身份似乎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复杂一些。”

    白袍少年冷不丁说道——这家伙去而复归之后,就没有离去了,祖灵殿的出现,让这少年连镖也不押了,足以看见他对祖灵殿的重视。

    “你想象之中,我是什么身份?”天魔洛冷不丁问道。

    “新一代的临界者。”白袍少年澹然道:“甚至,已经是代行者。”

    “代行者。”天魔洛直接说道。

    “……你赢。”白袍少年摇摇头,“别的身份?”

    “比较复杂。”天魔洛略一沉吟,“有没有兴趣陪我下去见一见这位绯红大公?”

    “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白袍少年忽然摇头。

    天魔洛随意一笑,“我不怎么喜欢暴力,而且看情况,他应该也不会在我面前使用暴力。”

    白袍少年却冷不丁道:“他并不是在害怕你……是尊敬,打从心底的尊敬。”

    天魔洛直接起身,“你想留下就留下,想下来就下来,只要在我,没有人能逼迫你。”

    白袍少年沉默半响,见天魔洛已经走出辇车,便也起身跟随……只见自天魔洛出现在金色阶梯的瞬间,绯红大公临渊更加的恭敬了。

    辇车中的部分阿修罗公主被留了下来。

    天魔洛缓缓自那金光阶梯之上走下……血海魔主,发动入侵三界战争的祸首,此刻却竟如同天神般,在众人眼前缓缓走下。

    ……

    “太…太魔幻了!”

    小林魔王脖子都抬累了,喃喃自语。

    “林…林大哥,你的偶像,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小林魔王苦笑一声,旋即又耸耸肩道:“只不过,偶像嘛……厉害就完了!”

    斜月山的双生子妹妹不禁在暗自盘算……以林大哥这兄弟的神秘身份,那么林大哥上山的时候,师尊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

    “果然是他,搅乱我这个时代家伙……他怎可以!”

    角斗场中,那乱码似的光影四周,一如九黎之主那般,无人敢靠近——因为它散发出来的气息过于的诡异,以至于让人心惊胆颤。

    可四周心惊胆颤的人却不知道,此时这乱码似的光影,同样也是心惊胆颤……

    “为什么他就可以,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服!我不服!我才是这个时代的主人!

    ”

    “我才是…时光的主人!

    ”

    ……

    终于,那并不漫长的光阶走远,众人却彷佛已经度过了一个量劫时代般,天上地下此时都鸦雀无声。

    天魔洛此时出现在绯红大公的身前。

    绯红大公临渊头也不抬,“请殿下上座!”

    天魔洛却没说话,只是目光澹然地扫了下去,在角斗场之中迅速锁定了其中一道身影。

    只见绯红大公临渊此时正色道:“是临渊眼拙了……白眉!”

    瞬间,那白色方塔之前的长眉老者便挥了挥手,只见角斗场中,一名白发垂地少女双脚上的枷锁瞬间断开,随后被一股力量直接从角斗场之中抽出……

    “是血海天妃乌摩,她怎会……”

    “啧……”

    “呵,男魔!”

    “魔主,我也可以伺奉你的!”

    “选我!”

    人群之中,落月公主深深地看了一眼脱离了角斗场,出现在那宝座平台上的白发少年,神色略微复杂,似欣喜,似幽怨,“这样…也好。”

    ……

    “过来我身边。”

    落入宝座的平台之后,白发少女稍稍有些不知所措,但见天魔洛轻声叫唤,便马上抛开了那些忐忑不安,乖巧地来到了他的身边。

    “殿下,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此行女伴。”天魔洛澹然道,“她叫乌摩。”

    女伴……

    贵族出游,身边常有女伴,更何况眼前的这位是帝国的太子,正统顺位第一继承人……别说是女伴,哪怕是太子妃候选也一大群,人家西塞罗亲王的闺女还不是都往皇宫之中送去?

    绯红大公身份在帝国之中也极为的尊贵,皇家的那些事情当然知根知底。

    虽说只是女伴,但可以解读的地方实在太多……

    “原来是乌摩小姐。”绯红大公微微一笑,“招待不周,还请见谅……这是我为你准备的观看席。”

    只见在那高处王座之下,此时又浮现出了一张宝座……与王座自然无法相比,但与绯红大公的宝座对比也已经不遑多让。

    “那张椅子已经够大了,我和他坐一起就好。”白发少女却冷不丁说道。

    绯红大公此时略微抬头,却见天魔洛并无拒绝之意,不禁笑语道:“乌摩小姐所言极是,极是。”

    说着,绯红大公目光再次一动,这次却是落在了那白袍少年的身上,“今日不仅仅殿下大驾光临,还有绝代强者到来,实在是让临渊这小小角斗场蓬荜生辉,甚好,甚好!阁下,你也请上座吧!”

    “你认识我?”白袍少年冷不丁道。

    临渊却神秘一笑,“我不认识现在的你,但我认识曾经的你……你请上座吧,盘大公。”

    “哦?”白袍少年略一沉吟。

    天魔洛却忽然道:“你既然要的是今日之你,又何必在意昨日之你,既来之,则安之。”

    “也是。”

    白袍少年一声轻笑,却是一部踏出,下一刻已经坐上了宝座——就再绯红大公的宝座旁边,并排。

    天魔洛直接往那王座走去…坐下,白发少女乌摩直接贴着他坐下。

    天魔洛此时道:“我有些话要问你,你且上来,一边看,我一边问你。”

    “那么,请让临渊向挑战者们说明挑战的规则。”绯红大公恭恭敬敬地说道。

    “可以。”

    ……

    虽然是说明,但真正进行说明的,反而是那位白袍的长眉老者……白眉。

    【终极挑战从规则】

    白眉的声音缓缓响起。

    众人不禁下意识地屏住气息。

    【最后一名站立者,胜】

    只有一名……胜者!

    “这是……大乱杀之局?”

    赵无眠不禁抽了一口凉气,尽管她隐隐已经有所察觉将所有人都集合在这里的用意,可真的知晓这唯一规则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一阵寒意……

    【现在宣布惩罚机制与奖励机制】

    【惩罚条件,每隔五分钟,将会随机抹杀一名挑战者】

    但不及众人惊恐这规则之时候,白眉竟有炸天似的宣布了另外一个附加条件!

    每五分钟,必死一个……

    【奖励机制,每杀五人,可以指定复活任何一人】

    ……

    “每五分钟死一个,每杀五个,又能复活一个?”

    澹台大仙不禁怔了怔,喃喃自语:“这机制怎么这般诡异…究竟哪个王八羔子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