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670章 第一次

第1670章 第一次

作者:霉干菜烧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670

    叶帆看到聂无月此时的神态,颤抖的双手,心里默默一叹,她等这一声称呼,其实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吧。

    今天,他就是为了亲自过来请她去吃饭,才让莎莉叶先不用叫她。

    有些事,还是他自己来做,会更有意义一些。

    叶帆走上前去,伸手接过聂无月手上的衣服袋子,打开来一瞧,笑着说:“哟,面料不错,看起来挺合适你的,要不你换上新衣服,再去吃饭?”

    聂无月忙擦了擦眼角,幸福地笑着点点头,“好,好,好……”

    此时的她,似乎说不出别的话来。

    正好,她也想冷静冷静,于是拿着衣服,进屋子里换了下。

    换了身灰底银色线条的长裙后,聂无月走了出来,虽然也半百年纪,可除了她眼中的沧桑感外,相貌皮肤这些,着实看不出多少岁月的痕迹。

    叶帆不禁莞尔,“我们这样的走出门,谁当咱是母子,也就姐弟吧……”

    聂无月尴尬地捋了捋头发,道:“要不我以后,少用点护肤品,我都做奶奶了,一直被人说年轻,确实怪怪的”。

    “别!千万别!年轻有什么错,保养护肤的使劲用吧,你要是为了我们把自己弄老了,岂不是我们不孝?”叶帆耸了耸肩。

    聂无月笑吟吟道:“哪有这么夸张啊,其实我也不怎么擦乳液那些,可能天生不显老吧。”

    叶帆挑眉,似笑非笑地说:“原来……我妈还有自恋的一面?”

    “哪有……随便说说的”,聂无月尴尬又不好意思地笑了。

    “走吧走吧,该开饭了”,叶帆挥了挥手道。

    两人一起,散着步,走向城堡。

    路上,聂无月看看儿子,满眼欢喜地道:“叶帆啊,你为什么……突然就原谅我了?”

    叶帆笑了笑,他知道聂无月肯定会问,道:“谈不上原谅,因为我本来就没恨你,最多也就当初因为你骗我,我有点生气……

    我们之间,更多的应该是一些尴尬吧,但时间久了,自然而然也就淡化了。”

    “哦……原来是这样”,聂无月心里踏实了许多,一脸宽慰地道:“虽然我当年穷途末路,但我终究做了对不起你的选择,你还肯叫我声妈,我已经很满足了”。

    叶帆啧了啧嘴,想了想,还是说道:“其实……我见了叶龙渊一面”。

    聂无月脚步一顿,脸上有些发白,表情不自然地道:“他……他跟你说什么了?”

    叶帆叹了口气,“你不要紧张,他没说你坏话,也就是把当年的真相,告诉了我而已。

    其实他也做错了选择,他也后悔,但有些事情,后悔也没用,因为已经发生了,就只能正视。”

    “他有什么资格说教?我们母子俩吃的苦,他能体会得到吗?

    当年我自废武功,跪着求了这么久,生死一线的时候,他在哪?你被人绑去旧日支配者,在海外受难,他又在哪!?

    叶帆,当年我确实做了卧底,但我是真心想跟他一起,把你生下来,抚养长大的。

    为了这个目的,我什么名分都不要,哪怕在神龙氏族当个佣人都可以……

    当时他们把我赶走的时候,叶龙渊那家伙连见都不敢见我,他有多残忍,你知道吗!?”

    看着眼中满是愤怒与委屈的聂无月,叶帆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确实做错了,我也不想替他说话,因为从始至终,最受伤的其实是你……

    我也不知道,你们以后会不会见面,总之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能理解。”

    聂无月问道:“那……那你会认他做父亲么?”

    叶帆摇了摇头,“我跟他不怎么对路,反正过去最需要父亲的时候,他没在,现在我更不需要了,也就无所谓了。”

    “好,就不该认,他不配!”聂无月恨恨道。

    叶帆心里暗笑,其实聂无月还是对叶龙渊有特殊的情感。

    因为,如果真的对一个人绝望和厌恶,那其实连恨都懒得恨,提起他也不会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不过,这些事,叶帆并不想提,这已经是父母一辈的恩怨情仇,他也管不着。

    聂无月认真地思考了下,语重心长地道:“叶帆,妈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你,把这二十多年没为你做的,都补回来……”

    叶帆莞尔,“不用这么严肃,其实现在这样,平平淡淡的也挺好,你又没做什么特别对不起我的事,别把自己看成犯人一样。

    毕竟,人都有第一次,第一次做人的子女,第一次做孩子的父母……

    没有人天生就是好孩子,好父母,但亲人之间最可贵的,不就是犯了错误,也会不离不弃么?”

    聂无月愣了下,不禁释然一笑,“真是的……到底谁大谁小啊,还被你教育上了……”

    叶帆哈哈一乐,两人这会儿不知不觉,已经进到城堡里。

    偌大的餐厅里,已经放满了精美的珍馐和佳酿、水果,INFERNO的众人已经在座等着。

    莎莉叶等见到叶帆和聂无月一起进来,都是一愣,难得见到叶帆和自己生母颇为亲近的样子。

    莎莉叶则是眼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开心地抿嘴微笑。

    落座后,叶帆举起酒杯,道:“今天叫你们过来,一起喝杯酒,这杯酒的意义很特殊……

    这是我们这些年来,一段旅程的结束,但……也可能是一段新征程的开始!”

    “老大,这么玄乎,啥意思?”利维坦挠着发辫问道。

    叶帆面色一正,道:“末日法王,死了”。

    “……”

    所有人安静了下来,聂无月眼中露出惊愕之色,其他所有人都是表情无比精彩。

    等到一通乱哄哄的提问之后,叶帆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随即,叶帆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简单讲了一下。

    “妈,你是法王义女,你见过法王的样子吗?是不是我说的那样”,叶帆问道。

    聂无月一脸发懵的摇头,“我……我以前说过,法王的样子,没人见过,我虽然是他义女,但其实只不过被他收养教育,但见他次数也不多,所以其实也没什么父女之情……”

    叶帆点头,“是么,那你也无法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法王”。

    “既然拥有尼德霍格法身,按理说不会错,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聂无月一脸不解。

    “什么事?”

    聂无月嘀咕道:“尼德霍格法身这门禁咒,需要的是尼德霍格这条黑龙的龙魂。

    如果你真的把法王的法身击溃了,那他来不及收住龙魂的话,失去意识的龙魂,应该会造成很大范围的破坏,毕竟那不是一般的魂魄。

    可按你的说法,这龙魂似乎就一点点能量,很平静就散去了,这……不应该啊。”

    正在吃着芝士蛋糕的安琪儿很是不屑地开口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灵魂分割吗,一缕残魂,也能完成附体魔法”。

    “你说什么?龙魂被分割了?”叶帆皱眉问道。

    安琪儿轻描淡写地说:“只要精神力强过那个龙魂,自然就可以将龙魂打碎,有什么稀奇的?”

    聂无月眼神凝重地道:“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这样做,只是很难有魂魄足够强大,能用来分割,而这么强的魂魄,需要分割的精神力,也要求极高。”

    “我的天……那按这个说法,万一像老大说的,法王只是一个生化人傀儡,那岂不是……幕后有人可能造出了一大堆法王,还各个都能利用黑龙魂魄变出法身?!”贝利尔脸都绿了。

    这顿饭才刚开始吃,场面就陷入了一阵压抑,原本开心的感觉,荡然无存。

    唯独安琪儿,没心没肺一般,吃了一块蛋糕,小舌头舔了舔嘴唇,很不满地对叶帆叫道:“喂!姓叶的!你不是要来帮我做事的吗?干嘛不问本神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