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 第2393章 姜酒生的是龙凤胎

第2393章 姜酒生的是龙凤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林诺刚走到机场的洗手间门外,就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腰际。

    他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被自己的口袋,里面便多了一个信封。

    封林诺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信封,轻轻的捏了几下,好像是照片之类的东西。

    他随即撕开了那个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照片……

    当封林诺看到照片上的内容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第一张照片,是姜酒怀孕的照片。照片上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即将临盆的视觉;可照片上却写的六个月;

    第二张照片,是姜酒在手术台上的照片;

    第三张照片,是小婴儿从姜酒肚子里刚剖出了的照片;

    第三张照片,还是小婴儿从姜酒肚子里刚剖出来的照片;

    直到第四张照片,封林诺才恍然大悟:因为姜酒的身边,竟然躺着两个嗷嗷啼哭的小家伙!

    如果一个是自己的儿子小小诺,那还有一个是谁?

    第五张照片,是两个孩子的近照。封林诺很快便认出其中一个是儿子小小诺,可小小诺的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小婴儿……

    难道……难道姜酒生下的是双胞胎?

    封林诺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照片,从孕育到生养,表明的都是姜酒所怀所生的,是一对双胞胎。虽说两个小婴儿长得并不是很像。

    在第五张照片的背后,还有几行字:【这就是阿九不跟你一起离开的原因!如念,下午四点,我在生物科技公司楼下等你!】

    封林诺深呼吸再深呼吸:原来,姜酒生的是双胞胎?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姜酒跟她的三哥迪卢卡也是龙凤胎。

    难道……还有一个小婴儿是女宝宝?

    封林诺再次翻找同第四张和第五张照片:越看照片上的小婴儿越像个女宝宝!

    上帝呢,自己不但有了儿子,而且还有了女儿?!

    姜酒啊姜酒,你个傻女人怎么不跟自己说呢?!

    也是自己粗心大意了:明明闻得到姜酒身上的甜奶味儿,而且能感觉到她一晚上的疼涨,可却没往哺喂女儿方面去想。

    封林诺在默尔顿古堡里已经呆了两三天,可从来都没有听到过有婴儿啼哭的声音;想必自己的女儿一定是被阿里娅那个女巫婆给藏起来了!

    姜酒之所以不跟他一起离开,是因为她丢不下他跟她的女儿!所以,她才会说出那番绝情绝义的话来……应该是这样的!也绝对是这样的!

    【如念,下午四点,我在生物科技公司楼下等你!】

    封林诺已经顾不得给自己送这些照片的人是谁,又或者他怀有什么样的阴谋,这一趟,他必须前往。

    姜酒丢不下他们的女儿,身为亲爹的自己,封林诺更加丢不下!

    封林诺将那些照片重新塞回信封里,然后朝机场出口的方向极速狂奔出去。

    知道大儿子心情不太好,封行朗一路上都在‘开导’情绪低落的大儿子;他的目光,几乎没离开过大儿子林诺。

    封行朗目送着大儿子朝机场洗手间方向走去,直到视线被挡。

    感觉到大儿子去洗手间的时间有些长了,封行朗便起身朝洗手间走了过去。

    在洗手间门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大儿子从洗手间里出来。

    “诺诺……封林诺?”封行朗一边轻唤,一边走进洗手间。

    十分钟后,封行朗冒着被挨揍的危险找遍了整个洗手间,都没能发现儿子封林诺的身影。

    “臭小子……该不会是又跑回去找姜酒那丫头了吧?”封行朗又急又燥。

    折回去时,丛刚正跟女儿安安通着视频电话。

    “爹地,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安安真的好想爹地的!”

    “爹地也想安安……不过事情不太顺利,爹地还得耽搁上几天!”

    听这话意,丛刚应该是早就知道封林诺不会乖乖的跟他们一起回申城的。

    “爹地,是不是那个大诺诺又惹什么麻烦了?”

    丛安安不满的直哼气,“把他打晕,直接绑回来不就行了?”

    “那多暴力啊!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丛刚好耐心的安抚着女儿的不满情绪。

    “可爹地是安安的爹地……”小家伙卖萌的眨动着星星眼。

    “那个大诺诺,是有点儿烦……但他也是爹地看着长大的孩子!他出事了爹地也不能坐视不管。”丛刚晓之以理道。

    “可是大诺诺有他自己的爹地啊!”

    丛安安任性的直哼哼,“为什么他们一家都缠着我爹地呢?!一个个都像牛皮糖!”

    “乖了……你在家有小虫子伺候着你,不好吗?而且想爹地了还可以跟爹地视频电话……偶尔的距离,只会让相逢更加的充满期待!”

    丛刚一边跟女儿聊着天,目光却扫在了朝他奔过来的封行朗身上。

    “行了,爹地要去处理牛皮糖了,我们明天早上再聊!”

    丛刚刚挂断了跟女儿的视频电话,封行朗便已经冲了过来。

    “毛虫子……诺诺不见了!”

    封行朗的气息有些急促,“那混小子怕是又跑回去找姜酒了!”

    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愠怒!

    “又回去找姜酒了?嗯……果然是真爱呢!”

    丛刚幽声作答,“就这点儿,可比你这个三心二意的亲爹强很多!”

    “老子什么时候三心二意了?”

    封行朗怼了丛刚一句话,便觉得这是在浪费口舌,“行了行了,我们赶紧去默尔顿古堡捞人吧!”

    “捞回来又能怎么样?”

    丛刚不急不燥的说道,“问题不解决……他还会一而再且再而三往回跑的!”

    “毛虫子,你是不是早知道诺诺会跑回去?”封行朗怒意问。

    “你以为我是先知呢?”丛刚淡声。

    “那你带来慕尼黑的行李箱呢?”封行朗反问。

    “……”这都被他看出来了?嗯,看来脑子还没被气糊涂!

    在回五颂城堡的路上,封行朗一直沉默是金着:隐隐约约间,他嗅到了他们父子俩被人算计的阴谋气味儿!

    五颂接了个电话;说的是德语,封行朗没能听懂;愠怒的他也不想听懂!

    “封总,恭喜你了……”五颂转过身来朝封行朗说道。

    封行朗斜了五颂一眼,连客套话都懒得跟他说上一句。

    “封总,你又当爷爷了!”

    五颂继续说道,他并不在乎封行朗对他的傲慢。

    “……”又当爷爷了?什么意思?

    “怎么,又有什么人想给我当孙子呢?”封行朗的话又嘲讽的意味儿。

    “我听默尔顿古堡里的线人说:姜酒生下的是龙凤胎!一个男婴,一个女婴!男婴已经被送去了申城,女婴却被留在了默尔顿古堡里!”

    五颂也没跟封行朗继续兜圈子。因为他能感觉到封行朗隐忍的怒火。

    “什么?姜酒生的是龙凤胎?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封行朗立刻坐直了身体,“竟然还有一个女孩儿……一肚子生了两个?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想必这也是你大公子又突然跑回默尔顿古堡的原因!”

    五颂这番解释,无疑是对封行朗最大的安慰。

    “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哈哈,没想到诺小子还真够厉害的!一次就凑齐了个‘好’字!嗯……嗯……还真又给我升了一次级呢!”

    再得一个孙女的封行朗,终于露出了他久违的真实笑脸。

    “要说厉害……也是人家姜酒厉害!”

    丛刚幽幽的吁叹一声,“忍辱负重给你儿子生下了龙凤胎不说,还得受你这个公公的胡乱猜忌……”

    “毛虫子,请注意你的言辞!”

    封行朗怒斥一声,“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吗?我什么时候对姜酒胡乱猜忌了?”

    “你说姜酒图你家宝贝儿子什么?”

    丛刚意味深长道,“图他是个巨婴?图他是个纨绔子弟?图他没耐心?图他不能独自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封行朗总算是听出点儿什么来了:丛刚如此抨击大儿子的同时,就是在褒扬姜酒的忍辱负重?

    “毛虫子,你该不会是封林诺和姜酒的媒人吧?”

    封行朗不但精明,而且还敏感。

    他能从别人不经意的言语中,嗅出细微的深意来。

    “我哪有那个本事……”丛刚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要是跟那个阿里娅没旧情……我给你当孙子!”

    封行朗嗤哼一声,“那个姜酒……该不会是你跟阿里娅生的吧?”

    “……”丛刚考虑到封行朗会敏感,但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的敏感!

    “封行朗,你太抬举我了!姜酒的血统要是有杂……早已经被默尔顿家族的人清理门户了!怎么可能还会留她继承家族的生物科技公司呢?”

    丛刚微声呼吸,“你聪明过头了!”

    “那你跟阿里娅眉来眼去的旧情……我跟五颂可是亲眼目睹了的!”

    封行朗还是不肯就这么放过丛刚。虽说不相信他会坑自己,但也不能保证这狗东西不会坑大儿子封林诺。

    “我……什么都没看到!”

    五颂此刻的辩解,有那么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阿里娅……是Lia同母异父的姐姐!”

    终于,丛刚还是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什么意思?也就是说,阿里娅是你的大姨子?”封行朗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坑了,“呵呵!还说你跟阿里娅没关系呢……原来还有这么一腿啊?那……那岂不是说姜酒是你姨侄女了?!丛刚,你的心机藏得够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