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风流仕途:办事员升迁记 >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小题大做?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小题大做?

作者:老周小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建筑物破旧也就不说了,关键是祥州市的街面上看着就不太干净,很多地方垃圾都随处扔,道路也比较窄,他们走的这条路,应该是主干道了,可是也只有四车道,而且两旁的人行道都很窄,没有拓宽的空间了。

    这样的城建水平,确实比嶙山市落后了至少十年了。

    袁新华坐在苏星晖身边,看着车窗外,也摇着头道:“这祥州的街面啊,确实没法看,离我上次来祥州,已经一年多了,可是还是没有什么起色啊。”

    苏星晖默默地点了点头,袁新华又道:“星晖同志,现在你来了祥州,祥州市的工作一定会有起色的。”

    苏星晖道:“我努力吧。”

    不一会儿,车队开到了一栋建筑物门口,停了下来,何诚等人都下了车,袁新华道:“他们直接来市委招待所了,不过现在也确实到了晚饭时间了,那咱们也下车吃饭吧。”

    苏星晖抬腕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到五点半了,既然袁新华这样说了,他便点了点头,跟袁新华一起下了车。

    何诚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道:“袁部长,苏书记,今天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吃饭,再在市委招待所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给苏书记举办欢迎仪式吧。”

    袁新华点头笑道:“行,先吃饭,再休息,坐了一下午的车,也确实累了。”

    何诚前面带路,袁新华和苏星晖跟着他走进了市委招待所,其他人跟在了后面。

    市委招待所靠近街面的这一栋楼房有六层,不算高,应该是至少三十年前的建筑了,有着以前的风格,在三十年前这栋楼房还算挺高的,可是现在就不算什么高层建筑了。

    不过从大堂走进去,出了大堂的后门,再绕过一堵照壁,后面就是别有洞天了。

    后面有一个花园,花园里种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花树,虽然是秋天了,可是许多花树也还是盛开着,花园的正当间是一个大池子,池子当间是一座假山,这座假山只怕有七八米高。

    这座假山是由许多块斧劈石堆砌而成,整座假山高峻、雄浑、陡峭,很具气势,假山顶上还用巧妙的方法引了水,汩汩清泉从山顶流了下来,再加上假山上葱茏的树木,这就让这座假山又多了许多盎然生机。

    苏星晖这样的艺术家,自然看得出,这座假山的材质不是时下流行的水泥、玻璃钢等材质,而是天然石材搭建起来的,这些天然石材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斧凿痕迹,形状都是天然形成的,这些石材搭配在一起,天衣无缝,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出自名家手笔。

    光是这座假山,就是价值不菲啊。

    假山下的池子里,还有游鱼戏水,那些鱼都是锦鲤,这些锦鲤都是高档的观赏鱼,虽然跟香港、日本那些动辄几百万上千万一对的顶级锦鲤不能比,可是也同样是价值不菲了。

    苏星晖心道,这样一个经济不发达城市,这市委招待所外面虽然不怎么样,可是这里面,还真是富贵逼人啊!

    绕过那个大池子,后面是几栋三层小楼,何诚带着袁新华和苏星晖进了其中一栋,苏星晖一看,这栋小楼里也真的是珠光宝气。

    小楼里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墙壁上挂的字画都是当代名家所作,苏星晖看得出来,这些字画的水平还都是不错的,如果拿到拍卖行里去,怎么也得拍出个几十万来。

    而一进小楼,头顶上那盏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也至少价值二三十万。

    一行人进了一个包间,这个包间里的装修自然也不次于外面,包间的面积至少有上百个平方米,有一个硕大无朋的餐桌,至少可以坐三十人,今天这些人倒是都能够在这一桌全都坐下了。

    何诚请袁新华和苏星晖在面对包间门的主位上坐下,然后其他人才依次入座,马上就有几个身材窈窕,面容俏丽的年轻女服务员进来,给大家的杯子里倒上茶。

    很快,各种各样的菜肴便流水价端了上来,很快就把这张硕大的餐桌给摆满了。

    不过,苏星晖看了几样菜觉得有点不对,好像是野味,他便问道:“何市长,这都是些什么菜?麻烦你给袁部长介绍介绍。”

    何诚满面春风地说:“袁部长,苏书记,这些菜都是咱们祥州的特色菜,祥州是个山区城市,大部分面积都是山区,所以也没什么别的好东西,就是有点儿山货野味什么的,今天咱们这桌啊,就都是咱们祥州山里的山货野味,都新鲜着呢,我给两位领导好好介绍介绍啊。”

    何诚执勤地指着桌上那一盘盘香气扑鼻的菜肴介绍道:“这是祥州云雾山上特有的水鸡,这是羚羊肉,这是水鹿肉,这是角鸡肉,这是穿山甲,这是野猪肉,这是白鹇……”

    何诚介绍得正起劲,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星晖已经是面沉如水,听到后来,苏星晖实在听不下去了,他重重的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拍,厉声道:“何诚同志,请你不要说下去了!”

    何诚抬起头来,愕然的看着苏星晖,他不明白刚才气氛还好好的,怎么苏书记就突然发火了?

    苏星晖转头对袁新华道:“袁部长,不好意思,我有点失态了,不过,刚才何诚同志说的这些野味可都是国家保护动物,这些东西,能上桌吗?”

    袁新华当然也知道这些野味都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过他刚开始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他哪次到地方上去不吃几次野味?这样的东西只是约束普通人的,对他们这些有特权的领导有什么约束力?因此,他对苏星晖的话有一些不以为然。

    不过,他觉得苏星晖只怕是要借题发挥,想要给祥州这些干部来一个下马威,来树立他的威信,虽然袁新华觉得苏星晖在自己面前这样做有一些不给他面子,可是他还是得支持一下苏星晖,毕竟苏星晖的后面是于抗战呢。

    再说了,苏星晖的话那是冠冕堂皇的,这些野味确实是国家保护动物,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是?

    于是,袁新华点了点头,严肃地说:“星晖同志说得不错,何诚同志啊,这些野味可都是国家保护动物,怎么上餐桌了?”

    何诚连忙说:“袁部长,苏书记,你们误会了,这些野味啊,都是自己从山上摔下去摔死的,不是我们让人抓的,既然摔都摔死了,那咱们不吃,那不也浪费了不是?”

    苏星晖沉声道:“这话说了你自己相信吗?都是摔死的?那这水鸡、白鹇也能摔死?穿山甲也能摔死?再说了,就算是摔死的,那也不能吃,也是违法行为。”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苏星晖会为这事而发火,这不是小题大做吗?

    苏星晖道:“我当年在崇津县当县长的时候,我们县里也给我摆了一桌接风宴,里面有国家保护动物,我当时就拒绝了吃那顿饭,这件事情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这件事情,祥州这些干部当然没有听说过,要是听说过,也不会这样触苏星晖的霉头了,崇津县在江右的最北端,而祥州在江右的最南端,两地之间相隔甚远,那里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听说呢?何况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他们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苏星晖看了看大家,语气缓和了一点:“这样吧,今天把这些菜全都撤下去,我们就吃一顿工作餐就行了,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以后咱们祥州市,再也不允许吃什么野味!袁部长,您看这样处理还妥当吧?”

    袁新华心里自然还是有一些不快的,不过他还是点头微笑道:“星晖同志,你做得很对,何诚同志,就这样处理吧,把这些菜都给撤下去,重新上几个下饭的菜就行了。”

    何诚不敢怠慢,连忙吩咐服务员将这些菜又流水价地给撤了下去,然后重新上了一些普通的菜。

    当然,这普通也只是相对于野味来说的,实际上,这些菜也都是祥州的特色菜,厨师精心制作的,都是色香味俱全。

    何诚城府还是很深的,他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殷勤地给袁新华和苏星晖介绍着这些菜。

    很快,酒桌上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袁新华酒量不错,而在场这些干部更是酒精考验出来的,所以大家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苏星晖倒也是来者不拒,每个人敬了他一杯,他也跟每个人都喝了一杯。

    不过,苏星晖也只是跟每个人喝了一杯之后,便停杯不再饮酒了,他说今天酒已经够了,袁部长坐了这么久的车,也要早点休息,接下来就吃饭了。

    袁新华也是哈哈笑着说他年纪大了,又坐了这么久的车,有点累了,要早点吃完饭之后休息了。

    虽然何诚他们还想跟袁新华和苏星晖多喝几杯,不过袁新华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好再劝,于是大家便都吃了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