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79章:送我去医院

第279章:送我去医院

作者:西风灼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盛仪看见水火的时候楞了下神,没能及时拦住江偌。

    江偌动作迅速地上车启动,杜盛仪就站在车的正前方挡住了出路,江偌面无表情盯着车前那人,按了下喇叭催促她让开,见她不动,便操纵着油门缓缓前进了一米,逼她让路。

    杜盛仪看看江偌又看看水火,权衡片刻,忽然冲过来,站在车身前不到半米处,江偌见势猛地踩了刹车。

    杜盛仪双手撑在车前盖上,她扒开口罩,紧蹙着眉:“江偌,快下车。”

    车窗紧闭,将车内车外隔绝成两个世界,江偌只见杜盛仪嘴唇蠕动,并不能理解她此刻的紧张的神情出于何意。

    是怕她一脚油门轰上去吗?那她为何要站着不动?

    或是刚才有什么话没说完吗?可她刚才已经说得够多了,太够了。

    还是杜盛仪蓄意编造故事认为不够圆满,怕她向陆淮深拆穿?实际上这种可能只是她自己自欺欺人而已。

    车内十分安静,江偌像进入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径直空间,车外喧嚣仿佛来自异世,思考能力也似乎滞止。

    她看着杜盛仪那张精致妆浓的脸,脑中盘桓的全是方才包厢里她嘴里吐出的字眼。

    江偌想,她与杜盛仪本无冤无仇,却被蓄意牵扯进陆淮深和她的前尘恩怨中,她本是无辜,如果这一下撞上去,应该也不算情理难容。

    片刻之中,身体已经率先做了决定,挂了倒挡猛地往后退开。

    手撑着车头的杜盛仪倏然失去支撑,她噗通一下,膝盖硬生生跪在地上。

    她三个月前那次意外造成的骨折,恢复周期非常长,目前虽然已经能正常行走,但不能做激烈运动,刚才从里面追着江偌出来,已经让她非常难受,现在膝盖毫无缓冲地撞在地上,小腿骨也受牵扯,霎时痛到喘不上气。

    江偌内心本毫无波动,却在看见陆淮深的那一刻,所有克制尽数崩盘。

    她攥紧方向盘入定似的一动不动,就那样置身事外般漠然地看着陆淮深径直奔向杜盛仪,而他扶起杜盛仪后看向自己,那眼神熟悉又陌生。

    江偌试图弄明白是哪里陌生,又是哪里熟悉。

    片刻后她豁然开朗,原来是他眼底那股喷涌躁动的愠怒,从未那样浓郁过,但似乎又在数月前杜盛仪落水那晚见过。

    好似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令人无法理解的事。

    看他现在的眼神,恐怕是恨不得将她拽出车门。

    江偌从未想过,陆淮深那双眼拥有如此大的魔力,可以深沉多情,支绌一张温柔的茧,让她甘心陷入其中,此刻竟又宛如一双无情的手,在她胸腔肆掠撕扯蹂躏,她五脏六腑都在痛。

    但江偌面上毫无反应,甚至坦然地迎上他盛怒的双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想到坦然这个词形容自己的反应,也许人在觉得自己没有错的时候,会下意识地给自己增添底气。

    杜盛仪被他扶去一旁站着,陆淮深面色凌厉朝她走来,江偌将方向盘握得更加紧,向他说了一句话。

    外面听不着声,只能看到她口型,她不知道陆淮深能不能懂,他突然怔在原地,江偌想他应该是懂了。

    她难耐地用手扶了扶肚子,寡淡的表情中溢出一抹痛苦神色。

    她没再去看陆淮深的表情,咬咬牙,松开刹车,脚下一脚油门,车子转了个弯,从狭窄车位中划出一道流畅弧度,迅速开了出去。

    江偌不再有心思关注后面有没有人或车追上来,她被腹部越来越强烈的痛楚惊得冷汗涔涔,她集中精力一心往前开。

    ……

    当时远远地见江偌开车猛进猛退,伤人伤己,陆淮深觉得全身的血都在往头上冲,生怕她倒车再加速撞上去。

    后来再看她的平静到反常的神情,他瞬间明白了她行为失控的理由。

    陆淮深正要开车追出去时,杜盛仪突然来了句:“陆淮深,隋河在这里。”

    陆淮深一怔,蓦地转头:“你说什么?”

    杜盛仪将上身重量放低,撑腿而站,她盯着地面,心底确实有一阵阵心虚,但绝不会说对不起三个字。

    她低声说:“隋河在这里,”她停了下,抬头看向陆淮深:“在我车里。”

    陆淮深眼神寸寸冷下,几步上前,拉开车门,已是人去车空。他四目张望,人来人往,水火善于伪装,再想找人,如大海捞针。

    陆淮深看着汇入车海那抹白色轿车的尾灯,心惊肉跳的感觉只增不减。

    陆淮深下车到江偌离开不到一分钟,贺宗鸣刚停好车跑来,陆淮深一把夺了钥匙去开车。

    贺宗鸣也料到事情不简单,脸色凝重起来,问他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无非是他才在担心的事提前成了现实这回事,而且现在还多了鬼混似的来去无踪的水火。

    “你跟我走。”陆淮深脑子里全是江偌开车离开前那表情,那眼神。

    不对劲,都不对劲。

    贺宗鸣往回看了眼杜盛仪,“她怎么办?”

    提及此,陆淮深眼底多了几分冷厉:“随她怎么办。打电话告诉陈晋南,水火在这儿附近。”

    贺宗鸣一愣,脑袋转过弯来:“是水火让杜盛仪叫江偌过来的?”

    陆淮深一脸风雨欲来,没应声,上了车就追着江偌而去。

    贺宗鸣脸都黑了,“好个调虎离山,这下我们两边都扑了空。”

    就在不久前,陈晋南告诉他们,郊区那边的确来了好几人,打算对马六下手,警方四面夹击,人的确抓住了,但是没有水火。

    问他们身份目的,一个个三缄其口顾左右而言他,一看就是局子里的熟客。

    陈晋南打电话来告知那边情况,那时陆淮深刚收到保镖发来的江偌的动向,江偌突然出了门,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

    他直觉两件是撞在一起并非巧合,水火可能是放了个烟雾弹,真正目标不在马六,而在江偌。

    结果陆淮深赶到,事情却已经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夜里车流拥堵,陆淮深顺着江偌离开方向跟去,不多远,便在红绿灯前看见她的车。

    之后怕江偌发现他追在后面,情绪过激开快车,陆淮深便只是隔着几辆车的距离一路跟着。

    但江偌一直保持着匀速,不过每逢红绿灯时,起步缓慢,每每都要等到后车鸣笛催促,才慢吞吞往前开。

    贺宗鸣看着她开去的方向:“她不回她家吗?这也不是回你们家的路。”

    直至下一个红绿灯路口,红灯变绿,江偌的车子停在那里许久,一动不动,后方车辆车主不耐,喇叭声不绝于耳,有人钻出头来往前张望。

    陆淮深心口一紧,立刻推开车门下去。

    贺宗鸣见陆淮深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他也跟着慌了,赶紧跟下去。

    陆淮深拉驾驶室车门拉不开,扣了几声,“江偌,车门打开。”

    随后,车门解了锁,陆淮深一拉开车门,见到的是江偌五官紧皱,躬着脊背痛苦地扶在方向盘上,闭了闭眼,冲他声若蚊蝇道:“送我去医院。”